🏡
PTT小說網
x
    這是一座完全獨立的小世界,小得聖者使用肉眼都能看到世界的盡頭,大概只有一百多里長。

    腳下是一片赤紅色的血土,天空則是懸浮着一座島嶼。

    島嶼離地大概有千丈的距離,有着成千上萬道白色葉片,從島嶼上,一直垂落到地面。

    每一塊葉片,都像是一道從天而降的瀑布,噴薄聖芒,霞氣騰騰,猶如是有千絲萬縷在葉片中流動。

    眼前這一幕,讓張若塵也都無比驚歎。

    青墨和六位女聖先後闖入進來,全部都目瞪口呆,誰能想到藥園中,竟然還藏着另一座世界?

    青墨有些發慌,道:“完了,我們誤闖到另一座世界,還能回得去嗎?”?

    “不是另一座世界,只是一個空間氣泡。”張若塵道。

    “空間氣泡。”

    青墨和六位女聖都是露出疑惑的神色,以前從未聽過這個詞,不知道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張若塵道:“世界就像是一池水,在水中,會誕生出一些氣泡。每一個氣泡,既是水池的一部分,也在內部形成獨立的小空間。”

    “空間氣泡很不穩定,遭受強大力量的攻擊就會碎裂。在崑崙界,能夠保持百年不碎的空間氣泡也是少之又少。”張若塵道。

    柳離女聖道:“可是,這個空間氣泡,卻至少已經存在十萬年。懸空島上,垂落下來的白色葉片,很有可能就是傳說中生長了十萬年的千葉聖芯草。”

    張若塵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能猜測,道:“或許是大聖殘陣的力量,使得這裏的空間結構變得相當穩定,所以,空間氣泡能夠一直保存到現在。”?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籠罩整個世界,一共發現六道強大的聖道氣息,除了滄瀾武聖和那道黑色人影,還有四位通天境聖者。

    可是,卻沒有發現古松子的氣息。

    “難道那個老傢伙已經死在了大聖殘陣裏面?不對,他的精神力強度遠遠超過我,就算藏在某處,我也未必發現得了他。”

    張若塵總覺得古松子沒有那麼容易死去,那個老家很奸詐,說不上一定又藏在暗處,看着別人打生打死,最後才跳出來奪取好處。

    滄瀾武聖和黑色人影在激烈交戰,劍鳴聲和風鈴聲交響,竟是戰得不分上下。

    另外四位通天境聖者,也在戰鬥,將空間氣泡的大地撕碎了一寸又一寸。

    被圍在中央的那位通天境聖者,身穿金色鎧甲,手持一杆金色長槍,渾身釋放出濃密的血霧,殺氣騰騰,如同一尊來自地獄的修羅殺神。

    此人,正是三位通天血將之中的空前血聖。

    聯手圍攻空前血聖的三人,都是北域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來自三個不同的龐大勢力,背景深厚。

    青墨緊緊的盯着從懸空島上垂落下來的一塊塊葉片,可以肯定,每一塊葉片的內部也都蘊含有驚人的藥性,必定是千葉聖芯草。

    “公子,趁他們正在戰鬥,我們去採摘千葉聖芯草。”青墨搓了搓一雙小手,躍躍欲試的說道。?

    “別看他們現在在戰鬥,一旦我們靠近懸空島,立即就會成爲衆矢之的,遭受所有人的圍攻。憑我們的實力,擋得住他們聯手的一擊嗎?”張若塵道。

    六位女聖點了點頭,覺得張若塵說得有道理。

    “千葉聖芯草就在面前,卻無法採摘,萬一被別人採走了怎麼辦?”

    千葉聖芯草關乎張若塵的傷勢能不能完全恢復,無比重要,青墨自然是相當上心。

    “我們的實力已經很強大,還是很有可能笑到最後,奪取到千葉聖芯草。唯一能夠威脅到我們的人,只有不死血族的三位通天血將。”

    張若塵的手指,向空前血聖的方向一指,道:“在兩位通天血將趕來之前,先斬了他。”

    “雷神之錘。”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聖象,一尊身軀巨大的雷電身影顯現出來,渾身散發出磅礴的氣息。隨即,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匯聚過來,在那道雷電身影的手中凝聚出一柄電錘。

    雷電巨人猛然跳躍而起,到達百丈高空,揮動電錘,向空前血聖的頭頂轟擊下去。

    空前血聖冷哼一聲,伸出一隻金光燦燦的手掌,向天空一按。金色手掌變得越來越巨大,每一道指紋都像是一條山脈,一條大河。

    “轟隆。”

    雷電巨人的攻擊,被空前血聖打出的掌印擋住。

    “好厲害,以我現在的精神力造詣,打出一道聖法,竟然完全奈何不了他,不愧是通天血將。”張若塵暗道。

    “太好了,又有道友出手,今日一定要鎮殺這一尊殺人魔王。”

    四象宗的那位通天境聖者,穿着一身道袍,手持一柄聖劍,長得鶴髮童顏,向張若塵投過去一道友善的目光。

    “朋友與不死血族果然不是一路人,先前多有誤會,還請包含。”

    星宿教的那位通天境聖者,乃是一位中年男子,曾經懷疑張若塵投靠了不死血族。

    另一位通天境聖者,來自北域一箇中古世家,堯家,乃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嫗。

    四象宗、星宿教、堯家,皆是北域的超級大勢力。

    他們三人的實力本就不弱,聯手之下,可以和空前血聖打得不分上下。張若塵的加入,頓時打破平衡,使得空前血聖落入下風。

    青墨取出銀色菜刀,捏在手中把玩,時而瞄準空前血聖,時而瞄準正在和滄瀾武聖交手的黑色人影。

    自從與張若塵一起闖蕩,青墨的膽子是越來越大。

    “譁——”

    突然,青墨的手臂一抖,銀色菜刀飛了出去,急速旋轉,化爲一道流光,擊在空前血聖的胸口。

    “噗嗤。”?

    銀色菜刀穿透空前血聖的胸膛,有着大片鮮血,從體內飛灑出來。

    空前血聖遭受重創,眼神沉冷的瞪了青墨一眼,既是憤怒,而又覺得羞辱,威震北域的通天血將,竟然被一個小丫頭重創。

    一旦傳出去,豈不是淪爲不死血族的笑話?

    “找死。”?

    空前血聖背上的血翼展開,爆發出急速,逃出三位通天境聖者的戰圈,衝向青墨。

    “我不是故意的,剛纔手滑了!”

    青墨嚇得慌神,連忙收回銀色菜刀,躲到張若塵的身後。

    手滑了,都能將他打成重傷。

    誰信?

    空前血聖氣得吐血,心中的殺意更濃,覺得那個小丫頭完全就是在故意挑釁他,即便已經受了重傷,也要先斬了她,再離開此地。

    “劍六。”

    張若塵的雙手一合,一道道劍意和聖氣都匯聚過去,凝聚成一柄光芒萬丈的白色長劍。

    “譁——”?

    長劍飛出,化爲上千道劍影。

    空前血聖霸氣十足的大吼一聲,手中的金色長槍刺出去,一陣轟鳴聲響起,所有劍氣全部都被打碎。

    “所謂劍六,也不過如此……那是……你……”

    空前血聖的瞳孔中,出現一道銀色流光。

    一柄菜刀,在流光之中急速轉動。

    因爲距離太近,空前血聖根本沒有辦法閃避,噗嗤一聲,他的頭顱直接被銀色菜刀削去一半,慘不堪言。

    “吼!”

    空前血聖只剩一半的頭顱,傷口處在流血,顯得無比猙獰,嘴裏發出一聲憤怒的長嘯,露出一根根尖銳的獠牙,似要吃人。

    “嘶!”?

    青墨雙手捂着嘴巴,瞪大一雙眼眸,露出驚嚇的神色,不斷後退,道:“對不起,剛纔是真的手滑。”

    就連六位女聖也都覺得青墨太過分,明明擁有強大的修爲,卻偏偏要偷襲,偷襲之後,還裝得很無辜。

    只有張若塵知道,青墨的神情,並不是裝出來的。她是真的很想出手,很想幫張若塵,同時,也是真的很害怕空前血聖。

    四象宗、星宿教、堯家的三位通天境聖者,也是一陣無語,覺得青墨太無恥。

    不過,他們也意識到一點,張若塵和青墨的實力都很強大,再加上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簡直就是一個超級聯盟,一旦出手,可以橫掃一起,肯定會奪走千葉聖芯草。

    “一起採摘千葉聖芯草,離開仙機山之後,三大勢力平分。如何?”四象宗的那位通天境聖者如此提議。

    “好。”

    另外兩位通天境聖者立即同意,暫時結成一個聯盟。

    三位通天境聖者沒有再出手攻擊空前血聖,想要利用空前血聖牽制張若塵和青墨,他們則是飛身而去,衝向懸空島。

    “速戰速決,結陣。”

    張若塵和六位女聖佈置出劍陣,將受了重傷的空前血聖捲入進陣法之中,沒過多久,空前血聖就被打得四分五裂,隕落在空間氣泡裏面。

    與此同時,懸空島上,傳出一道慘叫聲。

    一具通天境聖者的屍骸,從上空墜落下來。屍骸的身上穿着道袍,只剩半截身體,並且瀰漫着一層死亡邪氣。

    他是四象宗的那位通天境聖者,被黑色人影一掌拍死。

    就在三位通天境聖者飛向懸空島的時候,黑色人影就抽身而退,沒有繼續與滄瀾武聖鬥法,追在他們身後,登上懸空島。

    此刻,黑色人影站在懸空島的邊緣,俯看下方的半截屍體和張若塵等人,冷聲道:“想要奪取千葉聖芯草,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這一句話,似乎是在警告張若塵等人。

    張若塵擡頭望去,黑色人影已經消失在懸空島的邊緣,天空中,只是傳來悅耳的風鈴聲。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