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厲害的生靈,如此短暫的時間,竟然就殺死一位通天境聖者。”

    張若塵走到四象宗那位通天境聖者的屍體旁邊,盯向血淋淋的屍骸,只見,一片黑色的死亡邪氣籠罩在上面,根本不能觸碰。

    “譁——”

    衣袖一揮,一片聖氣涌出去,驅散死亡邪氣。

    張若塵將屍骸手中的一柄赤紅色聖劍撿起來,捏在手中,能夠感受到聖劍中灼熱的氣息。

    劍體中,似藏有一座火焰神山。

    “好劍。”

    暫時不能使用沉淵古劍,張若塵就缺一柄聖劍。

    一柄厲害的聖劍,足以讓他的戰力,變得更強。

    這柄赤紅色聖劍,名叫火鸞劍,達到千紋聖器級別,算是一柄名劍。

    “咯咯。”

    驀地,只剩半截身體的屍骸,豁然睜開雙眼,露出兩顆滿是血絲的眼球,眼神充滿暴虐之氣,離地飛起,撲向張若塵的脖子。

    “刺啦。”?

    張若塵揮手一劍,拖出一道火焰流光,將半截屍骸切割成兩半,向左右兩側飛出去。

    柳離女聖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道:“他都已經死去,居然還能發起進攻,難道是聖魂沒有消散,在驅使肉身?”

    “不是聖魂,是那股死亡邪氣。”

    張若塵的腦海中,回憶起曾經遇到的一些事,一旦沾上死亡邪氣,修士不是全身腐爛而死,就是失去理智,變得暴虐、嗜血,心中只有殺戮。

    死亡邪氣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

    真的來自崑崙界之外?

    除非活擒那道黑色人影,要不然,很難知道答案。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走到其中一截屍骸的身旁,挖出聖源,收入進衣袖裡面。

    “好可怕,他到底是什麼生靈?”

    “他是亡靈嗎?”

    就在這時,星宿教和堯家的兩位通天境聖者面帶驚恐之色,從懸空島逃出來,身上都受了傷,向空間氣泡的外面衝去,準備遁走。

    “那道黑色人影真的那麼強大?面對滄瀾武聖這樣的勁敵,竟然還能分心打得三位通天境聖者一死兩傷。”

    張若塵的心中暗凜,與六位女聖一起向懸空島趕去。

    同時,他吩咐青墨留在地面,不要去懸空島冒險,尋找一處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伺機出手。

    兩位通天境聖者看着張若塵和六位女聖的身影,皆是搖頭,暗道:“年輕人就是膽大,以那道黑色人影的強大實力,又豈是他們可以抗衡。趕緊逃走,纔是明智之舉。”

    “轟隆。”

    空間氣泡所在的小世界,猛烈震動了一下,隨即,兩片血雲飛進來,使得整個天空都變得緋紅,猶如能夠滴出鮮血。

    兩位通天血將衝出血雲,飛落下來。

    四劍血聖的傷勢已經恢復,四隻手各持一劍,一股劍意從體內涌出,頓時,大半個小世界都被劍氣覆蓋,發出一道道刺耳的劍鳴聲。

    滅風血聖大笑一聲,左右雙手各自甩出一根水桶粗的鎖鏈,猶如兩條鋼鐵巨龍,攔住準備遁走的兩位人族通天境聖者,道:“既然已經來了,還走什麼走?”?

    四劍血聖看着從懸空島上垂落下來的萬千葉片,眼中露出火熱的光華,雙手齊動,頓時,四柄聖劍同時飛出去,形成四條劍氣長河,斬在懸空島上,想要以蠻力破島,取走千葉聖芯草。

    “嘭嘭。”

    遭受四劍的攻擊,懸空島的外圍,浮現出一個巨大的光罩,抵擋住劍氣。

    “竟然還有陣法守護。”?四劍血聖腳踩四劍,化爲一道血色流光,強勢登島。

    懸空島上,已經是一片混亂,張若塵和六位女聖結成劍陣,正在配合滄瀾武聖對付黑色人影,打得島上的古老建築不斷碎裂。

    四劍血聖直接就向千葉聖芯草的中心位置趕去,只要挖出它的根鬚,就能將它帶走。

    “區區一個不死血族,也敢在我的面前奪取千葉聖芯草,找死。”?黑色人影化爲一道墨黑色的氣流,衝出劍陣,伸出一隻金屬手掌,向下一劈。

    四劍血聖反手一劍迎擊上去,擊在金屬手掌上面。

    可是,金屬手掌攜帶有無窮巨力,壓得四劍血聖手中的聖劍不斷下沉,同時,還有一股冰寒刺骨的死亡邪氣,通過劍體,向四劍血聖涌去。

    “你是……死族……”?四劍血聖的臉色鉅變,連忙捨棄手中的聖劍,身形急速向後倒退。穩住腳步之後,立即喚出四位劍奴,擋在身前,不敢讓死亡邪氣近身。

    風鈴聲響起。

    黑色人影落到地面,雙手背在身後,發出沙啞的聲音:“既然知道死族,說明你在崑崙界的不死血族還是有些身份。現在聽從我的命令,助我奪取千葉聖芯草,今後,可以記你一筆功勞。”

    “就憑你的修爲,還不足以讓我臣服。十萬年的千葉聖芯草,對我們不死血族也有大用,豈能讓給你?”

    四劍血聖收回插在岩石之中的聖劍,向滄瀾武聖盯過去,道:“它不是崑崙界的生靈,先聯手斬了它,再爭奪千葉聖芯草。如何?”

    “好。”

    滄瀾武聖並不是一個迂腐之人,頃刻間就做出決定,準備先除掉黑色人影這個不穩定因素,再與不死血族較量也不遲。

    她咬破手指,一滴鮮豔的鳳血飛出,落在聖劍之上,向黑色人影揮斬過去。

    “四方誅神。”

    四劍血聖以一人之力,施展出一種劍陣,四柄聖劍排列成一個圓圈,隨後,重疊在一起,擊向黑色人影的胸口。

    張若塵借用六位女聖的力量,手指一點,火鸞劍飛出去,形成一片火雲,從上空一直斬向大地。

    黑色人影的確很強,可是,終究是孤木難支。

    “哧哧。”

    攜帶有鳳血的聖劍,斬在黑色人影的腰部,撕開一道長長的傷口,有着血霧飛灑出來。

    鳳血蘊含的力量,使得他身上的死亡邪氣都燃燒起來。

    黑色人影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冰冷的道:“你們每個人都是死罪,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

    “嘭。”

    黑色人影的身體散裂而開,化爲一團黑霧,消失無蹤。

    天地間,只剩下逐漸遠去的風鈴聲,既是無比動聽,又像是死亡之音。

    黑色人影退走之後,四劍血聖立即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衝向千葉聖芯草的中心位置。

    千葉聖芯草十分巨大,每一塊葉片都有千丈長,噴薄着刺目的霞光,越是中心的位置,越是明亮,遠遠望去,像是一盞能夠照亮一座世界的聖燈。

    聖氣越來越濃密,似乎都要化爲液態。

    “不愧是生長了十萬年的聖藥,果然是無上至寶,只要能夠獨吞它,足以讓我在十年之內,突破到聖王境界。”

    四劍血聖壓制住心中的激動,伸出一雙大手,正要拔出千葉聖芯草的根鬚。

    驀地,一片十數丈寬的草葉後面,逸散出一團金色霧氣。

    四劍血聖只是吸入了一口,臉色就猛烈一變,“金蝠毒!到底是誰在暗算本聖?”

    “刺啦。”?四劍血聖控制一柄聖劍,揮斬出去,斬斷草葉。

    在草葉的後方,古松子的枯瘦身影顯露出來,陰損的一笑,“暗算你又如何?千葉聖芯草本就是老夫的東西,整個藥園都是老夫的私人領地,你們闖入進這裡,就應該付出代價。”

    張若塵追在後方,看到漂浮在空氣中的金色毒霧,立即停下腳步。

    這個老傢伙,果然躲在千葉聖芯草的附近,又是這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很顯然,古松子十分清楚,以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殺出重圍,帶着千葉聖芯草離開。

    所以,他才藏在這裡,等到衆人廝殺到尾聲再動手。

    古松子摸出一枚黑色丹藥,捏在兩指之間,向張若塵打了過去。

    張若塵接過丹藥,問道:“什麼東西?”

    “九龍十虎丹,服下之後,可以讓你的修爲瞬間暴漲十倍。只要你幫老夫奪下千葉聖芯草,出去之後,老夫就幫你療傷。”古松子道。

    張若塵實在是不太相信古松子,不過,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和古松子的處境,估計老傢伙也不太會騙他。

    吞服下丹藥,張若塵的心中充滿期待,等待藥力爆發,就先解決掉兩位通天血將。

    然而,服下丹藥之後,身體卻一點變化都沒有。

    另一頭,四劍血聖顯得乾脆果斷,調動體內一半的聖氣壓制住金蝠毒,再次揮動聖劍,向古松子斬過去。

    這個老傢伙相當可惡,必須先斬了他。

    聖劍只是揮出一半,四劍血聖就感覺到後繼無力,雙腿一軟,差一點跪在古松子面前。?

    古松子笑道:“其實,老夫登上懸空島之後,還佈置了一種無色無味的毒劑。即便是聖境生靈來到這裡,只要沾上了那種毒劑的毒素,至少也要虛弱一個時辰。哈哈!”

    豈是,以聖境生靈的強大修爲和生命力,完全可以百毒不侵。

    然而古松子卻不是一般的用毒高手,在丹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聖師的程度。

    不僅四劍血聖在心中咒罵,張若塵、滄瀾武聖、六位女聖也都想要將古松子打成豬頭,簡直太陰險,太無恥。

    古松子盯向張若塵,道:“你不用擔心,剛纔已經服下解藥,不會受毒劑的影響。先替老夫斬了他們,出去之後,我們就商談療傷的事。”

    “……”張若塵道。

    所謂的九龍十虎丹,原來只是一顆解藥。

    張若塵對古松子有了更深的認知,比小黑和酒瘋子加起來還要坑,以後他說的話,半句也不能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