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想要殺我,哪有那麼容易?”

    四劍血聖的眼神無比堅定,手中的四柄聖劍同時舉起,隨後,插入進身體四處重要的竅穴之中。

    “噗嗤。”

    體內的聖血,順着聖劍的劍鋒,流淌了出來。

    這是一種祕術,可以刺激肉身,激發出血脈之中潛藏的力量。使用祕術,雖然無法讓四劍血聖重新回到巔峯,可是,體內的聖氣終於能夠恢復運轉,不至於任人宰割。

    四劍血聖的眼中盡是怒火,重新站起身來,向前俯衝,雙掌同時拍出去。兩道掌印爆發出奪目的血色光華,伴隨着震耳欲聾的風雷之聲。

    古松子的臉色略微一變,連忙調動精神力,畫出一連九道火焰圓圈。

    “嘭嘭。”

    火焰圓圈全部都崩碎,古松子被打得飛出懸空島。

    另一頭,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也吸入了毒劑的毒素,變得無比虛弱。

    不過,滄瀾武聖也有底牌,取出一張符籙,貼在左手的手腕上面。符籙中散發出來的光華,將她的身體包裹,使得她恢復了一些力量。?

    ● тт kǎn● c o

    以她現在的狀態,顯然是無法繼續爭奪千葉生芯草。

    滄瀾武聖不敢繼續待在懸空島,於是借用符籙的力量,捲起六位女聖,向空間氣泡的外面逃遁。

    懸空島上,只剩四劍血聖和張若塵。

    四劍血聖與張若塵交鋒過不止一次,對他的實力是瞭如指掌,冷笑一聲:“即便本聖吸入了毒劑的毒素,也不是你可以抗衡,立即退走,說不一定還能保住一條性命。”?

    張若塵一隻手提着火鸞劍,一隻手背在身後,微微一笑:“在你眼中,我就那麼弱嗎?只用一句話,就想將我嚇走?”

    “不見棺材不掉淚,四大劍奴斬了他。”

    四劍血聖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隨即,四道穿着血紅色長袍的身影,從他體內飛出,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攻殺向張若塵。

    四大劍奴的實力,可謂是非同小可,每一尊都堪比一位通天境聖者。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涌入進火鸞劍。

    一聲鳴響之後,有着一隻身軀巨大的火焰鸞鳥虛影從劍中飛出,將整個小世界都映照成火紅色。

    “唰唰。”?

    密密麻麻的火焰劍氣凝聚出來,有的穿梭在天地之間,有的圍繞懸空島急速旋轉。

    張若塵的劍,並沒有斬向四劍血聖和四尊劍奴,而是劈向空間氣泡的天空,嘴裏念出一個字:“破。”

    火焰鸞鳥向上衝起,攜帶成千上萬道劍氣,連接成一條赤紅色的劍氣河流,將天空撕裂而開。

    “轟隆隆。”

    這種小世界開始崩塌,空間壁層出現一道道裂縫。

    大聖殘陣的力量,化爲一道道光束,穿透了進來,使得小世界加快速度塌陷。懸空島外圍的防禦罩消失,整個島嶼都在猛烈搖晃,無法保持懸浮,急速向下墜落。

    下方,滅風血聖停下戰鬥,望着正在變得支離破碎的小世界,道:“竟然將世界都打碎,是要同歸於盡嗎?”

    兩位人族通天境聖者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驚懼。

    “瘋了,真的是瘋了!”

    小世界徹底破碎之後,空間肯定會向內收縮塌陷,所有生靈都將死在裏面。

    兩位人族通天境聖者施展出身法,急速向外逃遁,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必須要儘快逃出小世界,才能保住性命。

    滄瀾武聖逃出小世界,重新回到藥園中,回頭看了一眼。

    只見,身後的那一片世界空間,佈滿裂紋,已經變得千瘡百孔,全是空間碎片,整個世界都在快速收縮。

    小世界的直徑,原本是有一百多裏,現在,只有七十多裏。

    最終,將會塌縮爲一點。?

    四劍血聖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向張若塵瞪了一眼,道:“一旦小世界破碎,千葉生芯草也會被毀掉。”

    “毀掉又如何?”張若塵道。

    四劍血聖的確是很想得到千葉聖芯草,可是,還保持着理智,沒有達到不要命的程度。

    再不走,就要死在這裏。

    四劍血聖見張若塵如此瘋狂,也就不再與他爭奪,收回四尊劍奴,急速向小世界外飛去。

    “小子,你是真的瘋了嗎?還不快逃。”

    古松子向張若塵吼了一聲,隨後,不再管他,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形成一個火焰光罩包裹住身體,急速狂奔,只想儘快逃出去。

    張若塵的嘴角一勾,取出水星葫蘆,懸浮在頭頂上方。

    隨着聖氣不斷打入進去,葫蘆變得越來越巨大。

    “給我收。”?

    張若塵喊出一句。

    懸空島猛烈震動了一下,便是飛入進葫蘆口,島上的千葉聖芯草,自然也被收入進葫蘆裏面。

    藥園中,很多修士都看到這一幕,皆是無比吃驚。

    一隻長達數十里的巨大葫蘆,竟然將整個懸空島都收走,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星宿教的那位通天境聖者驚呼一聲:“水星葫蘆!天吶,崑崙界竟然還有第二隻水星葫蘆,那是比千葉聖芯草還要珍貴的無價之寶。”

    星宿教的鎮教之寶“地法葫蘆”,就是由一隻水星葫蘆煉製而成,因此,那位通天境聖者十分清楚水星葫蘆的價值是何等了不得。

    水星葫蘆的出現,讓藥園中諸聖的眼神,變得更加火熱。

    水星葫蘆重新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落入張若塵的手中,被他收入進空間戒指。

    在張若塵準備打碎空間氣泡的時候,已經吩咐青墨先一步離開。此刻,收取了千葉聖芯草,張若塵施展出最快的身法,在最後時刻,衝出這一座破碎的世界。

    他後頭看了一眼,空間氣泡的直徑變得只有一百多米,八十米,五十米……,最後,化爲一粒光點,消失在藥園之中。

    “留下水星葫蘆,饒你不死。”

    滅風血聖的眼中,充滿貪婪的光芒,化爲一片血雲,向張若塵撲殺過去。

    無論是水星葫蘆,還是千葉聖芯草,都是絕世奇珍,誰不想得到?

    在場的諸聖,也就只有滅風血聖還具有最巔峯的戰力,有很大的機會成爲最後的贏家,因此,滅風血聖相當興奮。

    張若塵站在原地,手中的火鸞劍畫出一個圓圈,一隻火焰鸞鳥的虛影顯化了出來,擋在他和滅風血聖之間。

    “不堪一擊。”?

    滅風血聖的眼中,露出一道輕蔑的神色,飛躍起來,一拳攻擊過去,直接將火焰鸞鳥打得四分五裂。

    “譁——”

    驀地,一柄銀色菜刀,從張若塵的身後飛出,劈在滅風血聖的胸口,打得正是得意忘形的滅風血聖倒飛出去。

    “應該打準了吧?”

    青墨提着祝輕衣,怯生生的從張若塵的身後走出來,看到擊傷了滅風血聖,纔是長長鬆了一口氣。

    “趕緊離開此地,我開路,你斷後。”

    張若塵和青墨向外衝殺,只想儘快離開。

    不僅是兩位通天血將,別的那些人族聖者也向他們出手,想要奪取水星葫蘆和千葉聖芯草。

    十多件聖器從不同的方位飛起來,形成一大片光團,同時打向張若塵和青墨。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扭曲的手段,改變四周的空間結構,十多件聖器的飛行軌跡,全部發生偏移,有的擊落在地面,有的打在別的聖境修士身上。?

    張若塵和青墨經歷艱難的苦戰,終於衝出藥園。

    可是,還沒有來得及鬆一口氣,他們就遭到偷襲。

    一位通天境的人族聖者,猶如鬼魅一般,從林中衝出,施展出一招指劍,擊在張若塵的胸口。

    “噗。”?

    張若塵的胸膛被擊穿,一道血孔貫穿了胸口和背部,五臟六腑全部都受損,嘴裏吐出一口鮮血。

    那位通天境人族聖者不是別人,正是北域聖源的第九院主,邱藍山。

    邱藍山一步步向張若塵走過去,身上的聖威越來越強,沉聲道:“交出水星葫蘆,你和武市錢莊的恩怨,從此可以一筆勾銷。”

    “你是在做夢嗎?”

    張若塵忍住胸口的疼痛,重新站起身來,瞳孔中,涌出濃烈的殺意。

    “別怪老夫沒有給你活命的機會,既然你如此不識時務,那麼,老夫只能送你上路。”

    邱藍山喚出冥蛇劍,捏在手中。

    一股強大的劍意,與冥蛇劍融爲一體,頓時,他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

    唰的一聲,邱藍山化爲一道劍光,向張若塵直刺過去。

    “空間裂縫。”

    張若塵顧不得暴露身份,主動向前跨出一步,調動空間力量,手掌向前一劈,撕裂開空間,形成一道數十丈長的裂縫,似一扇漆黑的死亡之門被打開。

    等到邱藍山發現空間被撕裂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閃避。

    “不……”

    邱藍山被空間裂縫吞噬,墜入進虛無空間。

    隨着空間裂縫閉合,一尊通天境聖者徹地隕落,消失在這一片大地之上,連一件遺物都沒有留下。

    “空間竟然被撕裂,到底什麼情況?”

    “難道,難道他就是那位時空傳人,不是說他已經被中贏王廢掉,怎麼可能還有殺死通天境強者的能力?”

    “莫非崑崙界有兩位時空傳人?”

    ……

    從藥園中追出來諸位聖者,全部都看到這一幕,沒有人不驚。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