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也都怔住,每個人臉上的神情各有不同。她們自然不相信有兩位時空傳人的說法,此人,必是張若塵無疑。

    也就是說,這些天以來,她們竟然一直和時空傳人張若塵待在一起,要知道,張若塵可是女皇親自下令要緝拿的朝廷重犯。

    “原來是他,我早該猜到纔對。”

    滄瀾武聖的眼神,頗爲複雜。

    她和張若塵的身份關係竟然如此對立,堪稱水火不容,欠下的人情,該怎麼還呢?

    “既然是時空傳人,今天,更加不能放你離開。”

    四劍血聖和滅風血聖雖然受了重傷,但是,身上的殺氣卻更濃,體內的聖氣完全調動起來,各自打出一招聖術,攻伐了過去。

    張若塵向他們瞥了一眼,調動出氣海中的淨滅神火,雙手向前一推,青色的火焰從掌心涌出去,化爲一道火牆。

    淨滅神火的毀滅力異常恐怖,不僅阻擋住兩位通天血將,也使得那些準備動手的人族聖者紛紛後退,不敢上前。

    張若塵和青墨以最快的速度,衝出無緣島,離開緣湖,消失在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

    “轟隆隆。”

    一道道人影,從無緣島上衝出,急速追擊他們二人。

    張若塵胸口的血孔,不斷流淌出鮮血,傷口無法癒合,使得一塵不染的白色道袍也都變成紅色。

    邱藍山畢竟是通天境的聖者,打出的一道指劍,有劍氣浸入張若塵的身體,再次重創張若塵本就十分脆弱的血脈、經脈、聖脈。

    張若塵十分清楚,絕對不能讓身後那些聖境強者追上,要不然,今日必死。

    “空間大挪移。”

    張若塵咬緊牙齒,拼盡全力調動空間力量,抓住青墨的手腕,向前跨出一步,轉瞬之間,便是到達一百多裡外,進入另一片地域。

    仙機山的環境相當詭異,有着很多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殘陣,與外界自然也就有很大的不同,即便只是一百里的距離,卻已經超出聖境修士的感知範圍。

    接下來,張若塵激發出十二顆佛珠的力量,掩蓋身上的氣息,同時,與青墨繼續奔逃。

    也不知逃了多久,確定沒有敵人追上來,張若塵和青墨才停下來休息。

    張若塵身上的衣袍,完全被鮮血浸透,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

    先前服下結脈丹,的確是讓三脈盡數恢復,可是此刻,體內的三脈又有一大半都破碎,張若塵只是憑藉意志力在苦苦堅持,要不然早就已經倒下。

    “公子,你的傷勢很嚴重,必須立即吞服逢春丹療養。”

    就連青墨都看出,張若塵的傷勢,已經嚴重到能夠威脅生命的程度。

    張若塵猶如病入膏肓了一樣,身體搖搖欲墜,艱難的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一枚逢春丹,正要吞入腹中。

    “如果不想死,就最好放下手中的丹藥。”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林中傳來。

    一團熾熱的火球,從遠處,一直衝到張若塵和青墨的身前,火球表面的火焰漸漸散開,顯露出古松子的蒼老身影。

    青墨取出銀色菜刀,瞪大的一雙杏眸,指着對面的古松子,道:“老頭兒,你要是敢靠近過來,休怪我……我刀下無情,一刀劈了你。”

    古松子知道青墨手中的銀色菜刀很厲害,空前血聖和滅風血聖兩位通天血將都在她的手中吃了大虧,所以,他是真的有些忌憚這個小丫頭,萬一她的哪根經不對,說不準就一刀劈在他的身上。

    “冷靜,冷靜,我們是友非敵,千萬不要衝動。”古松子安撫青墨的情緒。

    青墨手中的銀色菜刀,散發出來越來明亮的光芒,道:“既然是友非敵,你剛纔爲什麼要阻止公子吞服療傷丹藥?”

    古松子道:“結脈丹只是讓他體內的三脈短暫恢復,實際上,三脈依舊相當脆弱。邱藍山的一道指劍,不就將他體內的三脈打碎了一大片?所以,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吞服下逢春丹,非但無法療傷,反而會加速死亡。”

    張若塵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自己身體的狀況,聽到古松子的一番話,也就收起逢春丹,不去冒險嘗試。

    “咳咳。”

    張若塵咳嗽了兩聲,道:“我已經奪到了千葉聖芯草,前輩是不是也該履行自己的承諾?”

    “我古松子一言九鼎,自然不會食言。”

    古松子的眼珠子一轉,又道:“不過,得等到你將千葉聖芯草真正交到老夫的手中,老夫纔會出手幫你療傷。”

    “你這個老頭兒怎麼這樣子?我家公子一貫都是言出必行,他傷得這麼重,你就不能先出手幫他療傷?”

    青墨相當不滿,不停磨牙,很想將手中的銀色菜刀劈出去。

    “千葉聖芯草是何等寶物,誰會願意將它交給別人?萬一老夫醫好了他,他卻賴賬怎麼辦?老夫這一生,醫治過不少人,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有的人,求醫的時候,許下各種承諾,醫好之後,拍屁股就走人;有的人,求醫的時候,跪在地上說我是神,醫好之後,反讓老夫下跪。”古松子冷笑着說道。

    張若塵坐擁一座世界,並不缺聖藥,十萬年的千葉聖芯草的確是可遇不可求,可是,他卻沒有看得那麼重。

    張若塵道:“好,你先帶我去一處安全的地方,我再將千葉聖芯草交給你。最好,誰都不要欠誰的人情。”

    “對,誰都不要欠誰人影。既然你小子這麼爽快,老夫就先替你止血。”?

    古松子走到張若塵的身前,伸出一隻滿是皺紋的手掌,按在他胸口那個血孔的位置。

    隨即,邱藍山留在張若塵體內的劍氣,被古松子抽離出去。

    頃刻間,胸口和背部的血孔癒合,就連五臟六腑的疼痛感都消失。

    “好厲害,這個老傢伙雖然刁鑽古怪,可是,在醫道上的造詣的確是相當高深,讓人不服都不行。”張若塵暗道。

    古松子收回手掌,眼中露出一道驚異的神色。

    剛纔,他在給張若塵療傷的時候,也仔細檢查了張若塵的身體。此子的體內,竟然有一股無比渾厚的混沌之氣,明明是一個肉.體凡胎人類,卻讓他覺得更像是一個天地初開誕生出來的先天生靈。

    古怪,實在是古怪。

    古松子正要開口詢問張若塵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在這時,樹林中,竟是響起一陣悅耳動聽的風鈴聲。

    “叮叮!”

    “糟了,是他來了!”古松子的臉色一變。

    青墨的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有些六神無主,向張若塵望過去。

    以張若塵現在的身體狀態,哪裡還有出手的力量?聽到風鈴聲,他的心也是沉到谷底。

    不過,張若塵依舊保持冷靜,沒有慌亂,道:“趕緊離開這裡。”

    “離開?你們能去哪裡?”

    一道渾身交織着死亡邪氣的黑色人影,出現在古松子、張若塵、青墨的視野中,踩着落葉,一步步走來。

    風鈴聲變得更加響亮。

    這一片樹林之中,一共懸浮着十枚風鈴,散發出烏黑色的光華,每兩枚風鈴之間都有一根黑色絲線連接,一共九十根絲線,交互交織,將他們的退路全部都封死。

    一片樹葉掉落下來,還沒有與絲線觸碰,便是哧的一聲,變成兩半。

    兩半樹葉掉落到地上的時候,分解而開,變成黑色的灰燼。

    古松子的眼神有些冷沉,道:“你們這些域外生靈,終於要從仙機山的深處走出來了嗎?”

    “你在仙機山的外圍待了數百年,看來是發現了不少秘密,今日,不能再留你的性命。”

    黑色人影的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古松子的身前,一隻手掌抓向古松子的心臟。

    古松子雖然一直只是研究丹道,卻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戰鬥力。

    “天火之神。”?

    古松子的身前,一尊火焰巨人凝聚出來,身穿鎧甲,手持圓盾,與黑色人影的手掌發生大碰撞。

    “轟隆。”

    圓盾和火焰巨人都被黑色人影擊穿,一隻攜帶死亡邪氣的手掌,打在古松子的心口。

    古松子的身上,傳出一道破碎聲,隨即,浮現出一層白光,化解了黑色人影的掌力。

    雖然被打飛出去,他卻沒有受傷。

    古松子從地上爬起來,渾身都是塵土,直接將外衣脫下來,只見,衣袍的下方,竟然貼滿一張張護身符籙,恐怕得有三五百張。

    “想要殺我,你殺得了我嗎?”古松子冷聲道。

    看到古松子身上密密麻麻的護身符籙,就連黑色人影也是略微一怔,顯然是沒有料到一個人竟然可以將自己防禦到如此程度。

    想要殺死他,恐怕自己也會累得夠嗆。

    就在這時,古松子取出一隻藥瓶,讓黑色人影扔了過去。

    藥瓶飛到黑色人影頭頂的時候,爆裂而開,逸散出一團金色的毒霧,將他籠罩。

    黑色人影並沒有躲閃,只是淡淡一笑:“竟然想要使用毒霧對付死族,你真是無知得可笑。既然暫時殺不了你,我只能先殺時空傳人,免得他今後成長起來,變成我族的大敵。”?

    “今天,你恐怕誰也殺不了!”?

    不知何時,一個渾身酒氣的老者,竟然穿過十枚風鈴形成的隔絕地帶,出現到張若塵的身前。他提起酒葫蘆,便是咕嚕嚕的喝了一口,絲毫都沒有將黑色人影放在眼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