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酒瘋子穿得皺巴巴的衣服,戴着灰布破帽,滿臉紅霞,喝得醉醺醺的樣子。

    古松子瞪了酒瘋子一眼,道:“老酒鬼,你是不是早就已經在附近,一直不出手,故意看老夫笑話?”

    “你不是號稱十里之內寸草不生?我就是要看看,這些年來,你的手段是不是變得更加厲害。可惜,讓人大失所望。”

    酒瘋子摸着鬍鬚,無情的嘲笑,同時,還打了一個嗝,身上的酒味更濃。

    “老夫最厲害的手段是用毒,可是他不怕毒,能有什麼辦法?”古松子的眼珠子都要瞪到眼眶外面,覺得酒瘋子就是在挑事。

    若不是那道黑色人影還在一旁,古松子已經使用出毒劑,先將酒瘋子放倒。

    就在兩個老傢伙鬥嘴的時候,黑色人影猶如一支離弦之箭,急速向林中逃遁。很顯然,他是察覺到酒瘋子的修爲極其高深,不是自己可以戰勝。

    只能逃。

    “給我留下。”

    酒瘋子放下酒壺,渾身氣勢一變,頓時,整個樹林都在輕微震動,樹葉不斷落下。

    林中,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殘陣,全部都被激活,形成一道道光柱,直衝向天穹。

    “唰。”

    酒瘋子只是身形一動,已經追到黑色人影的身後,一隻手掌按壓了下去。這一招,並不是要將他擊斃,而是想要將他活擒。

    “叮叮。”?

    一隻風鈴飛出來,急速旋轉,變得越來越大,與酒瘋子的手掌觸碰了一下,便是爆碎而開。

    ”轟隆。“

    風鈴爆碎之後,涌出一股翻天覆地的毀滅力量,一大片樹林都被摧毀,化爲焦土,就連一座座殘陣也都四分五裂。

    幸好出手的人是酒瘋子,換做別的聖者,必死無疑。

    “就憑你這點實力,老夫還擒不了你?”

    酒瘋子氣得吹鬍子瞪眼,感覺到很丟臉,以他的修爲,竟然會失手,於是,再次出手擒拿了過去。

    黑色人影不斷打出一枚又一枚風鈴,爆裂而開,阻擋酒瘋子。

    可惜修爲差距太大,任何反抗都是徒勞,酒瘋子一連打碎十枚風鈴,終於將黑色人影鎮壓在掌印的下方。

    黑色人影的雙手撐着懸在頭頂的一隻數十丈長的大手印,雙腿不斷彎曲,嘭的一聲,跪在了林中。

    “吧?所謂的死族,到底是什麼來歷?仙機山的深處,又隱藏着什麼秘密?”酒瘋子的神情很嚴肅,眼中透着一股寒氣。

    “哏哏。”

    黑色人影只是笑了一聲,什麼也不。

    酒瘋子道:“老夫曾經發誓,再也不殺生。但是,你身上的死氣太重,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個生靈?信不信,今日,老夫打得你魂飛魄散?”

    “要殺就殺,何必那麼多廢話。”黑色人影毫無懼色。

    突然,林中颳起一陣狂暴的寒風,吹得一株株參天古樹連根拔起,巨石、泥土、樹葉全部都飛在半空,猶如大地都要翻卷起來。

    天空一片昏暗,空氣中的溫度急速下降。

    天地間,響起各種古怪的聲音,有的像是孩子在哭泣,有的像是厲鬼在哀嚎有的像是戰場上的廝殺聲……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想到從道觀底部逃出來的那一根指骨,臉色猛然的一變,向酒瘋子提醒了一句:“心,有絕世兇物來到附近……”

    黑色人影的嘴裡,發出陰沉的笑聲。

    只見,林中衝出一大片黑色影子,密密麻麻數之不盡,如同是從陰間衝出來的一支陰軍。

    它們身上的攜帶的死亡邪氣,比黑色人影身上的死亡邪氣強大了不知多少倍,讓酒瘋子也都感覺到危險,連忙收回手掌,向後急速倒退。

    “什麼東西?”

    酒瘋子每踩出一步,就是數裡的距離,不想被黑色影子沾上。

    可是,那些黑色影子卻並不打算放過他,追趕的速度變得更快,想要將酒瘋子吞噬。

    “三葉九生花。”

    酒瘋子取出一枚玉質的三葉花,託在手掌心,調動聖氣注入進去。隨即,三葉九生花浮現出九圈青色的聖光,向外涌了出去,一連九層,猶如水浪一般。

    追在後方的黑色影子,剛剛與青色聖光接觸,便是發出慘叫聲,紛紛分解而開,化爲一縷縷黑煙。

    三葉九生花散發出來的光芒相當明亮,形成的聖道氣勁也是十分強烈,即便是站在千里之外,也會感覺到刺眼。

    仙機山的深處,傳出一道尖銳的聲音,震得羣山搖晃。

    聽到那道聲音,剩下的黑色影子,抓住跪在地上的黑色人影,化爲一股黑色颶風,衝向仙機山的深處。

    天空中的鉛雲,也是消散而開。

    酒瘋子沒有追擊上去,雙目望着仙機山的深處,露出沉凝的神情。剛纔,那道尖銳的聲音,實在太可怕,震得他的聖魂都差一點脫離身體,猶如是在警告他。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酒瘋子自言自語的道。

    “仙機山的深處,藏有一個相當可怕的大秘密,不是我們可以招惹。不過,中古時期有人族的大能,留下了禁忌手段,能夠阻止他們走出仙機山,現在倒也不懼他們。”古松子道。

    酒瘋子問道:“你在仙機山待了數百年,肯定知道不少東西,趕緊告訴我。”?“憑什麼告訴你?你以爲自己是誰?當然,你若是能夠將三葉九生花交給我,我還是可以告訴你一些東西。”古松子陰測測的笑道。

    酒瘋子吹鬍子瞪眼,道:“老夫在陰陽海經歷了九死一生,纔將三葉九生花帶出來,你竟然想要?你是在做夢吧?”

    “不給就算了,誰稀罕?不過,仙機山不歡迎你,你最好立即離開,要不然老夫只能動用一些手段趕你離開。”

    古松子沉冷的道,不像是在開玩笑。

    隨後,古松子揹着雙手,向林中走去。走到張若塵身邊的時候,他才丟了一句話,“想要續接三脈,就跟上來。”

    青墨將張若塵攙扶起來,向着酒瘋子眨巴一下眼睛,跟了上去。

    酒瘋子略微的一愣,對着古松子的背影,吼了一聲:“枯老怪,什麼意思?剛纔若不是老夫出手,你都已經被打死,要不要這麼快就過河拆橋?”

    跟在古松子身後的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

    酒瘋子爲何要叫古松子爲“枯老怪”,難道古松子並不是他的真名?

    做爲一位丹道聖師,必定是名傳天下的大人物。

    張若塵仔細分析和思索,驀地,臉色微微一怔,心中暗道:“古松子不會就是當年魔教的那位毒道聖師枯公子吧?”

    八百年前,張若塵就聽過枯公子的名字,比他高出半個輩分。

    張若塵十六歲的時候,枯公子當時也就三十來歲,已經名揚天下,號稱天下第一的丹道奇才。

    八百年後,張若塵翻閱了很多關於當年那些人的典籍,其中,查閱魔帝和池瑤女主決戰篇章的時候,無意中看到過關於枯公子的記載。

    典籍上記載,五百年前,枯公子號稱“毒道聖師”,成爲魔教的長老。

    朝廷和魔教的那場大戰之後,魔教的高手幾乎死傷殆盡,也沒有了關於枯公子的記載,張若塵只以爲他已經死在那場大戰之中。

    本來,張若塵就有些懷疑酒瘋子曾經是魔教中人,聽到他稱呼古松子爲“枯老怪”,自然也就聯想到枯公子的身上。

    “古松子,枯公子,不會真的是同一個人吧?如若古松子是魔教長老,爲何不待在魔教總壇,卻隱居到危機四伏的仙機山?他是在隱居,還是在躲避什麼?”

    張若塵的心中充滿疑問,突然發現,古松子也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

    古松子帶着張若塵和青墨來到一片白霧迷茫的樹林,林中的樹木十分巨大,有的古樹,也不知生長了多少年,立在地面,猶如山峰一樣。

    樹木間的雜草之中有些一些殘垣斷壁,可以看出,這裡曾經十分輝煌,很有可能是仙機宗的舊址,在十萬年前,恐怕是有數以萬計的宗門弟子在這裡練功、煉丹、參悟聖道,可惜現在變得無比荒涼,就連曾經的石階也都被青苔覆蓋。

    張若塵低聲對青墨道:“心一些,按照古松子的腳步前行,不要踩錯。這裡有很多古老的殘陣,稍有不慎,不一定會遇到大凶險。”

    古松子帶着張若塵和青墨,來到一座靈山的下方。

    “嘩啦啦。”

    靈山的崖壁上,有一條靈泉流淌出來,在山下,匯聚成一座青色的湖畔,散發出縹緲朦朧的煙霧。

    湖畔種滿了各種珍貴的靈藥,有的是藥草,有的是五顏六色的藥花,還有散發出迷人芳香的靈果。

    這裡風景秀麗,靈氣充沛,靜謐祥和,與仙機山別的地方比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座仙家聖地。

    “此地,曾經是仙機宗外門最大的修煉靈地,即便是現在,地底的聚靈大陣也還在運轉。”古松子道。

    青墨將張若塵放了下來,讓他坐在湖畔休息。

    古松子向遠處盯了一眼,冷哼一聲:“那個老酒鬼竟然沒有離開仙機山,還偷偷摸摸向這裡趕了過來,真當老夫收拾不了他?”

    古松子釋放出精神力,化爲數十根光梭,飛入進林中,擊在地面。

    “轟隆隆。”

    林中的古老殘陣,全部都被激活,運轉了起來,將那一片地帶封鎖,任何生靈都休想闖入到此地。

    張若塵的眼皮擡了擡,道:“前輩和酒瘋子不像是有大仇大恨,爲何要將他拒於門外,就不能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

    古松子對張若塵沒有好臉色,道:“誰告訴你沒有大仇大恨?想要療傷,你就不要問那麼多不該問的問題。”

    很顯然,古松子不想繼續談這個問題,又道:“現在,你將千葉聖芯草取出來,放入進靈湖之中。”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