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仙機山。

    靈山下的湖畔,張若塵恢復之後,體內有五彩色的光芒飛射而出,猶如是用五彩神石鑄煉的身軀,充滿用之不盡的力量,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暢快。

    就連靈山的上空,似乎也受到他體內力量的影響,凝聚出一團五彩色的聖雲,久久不散。

    “天河分工。”

    張若塵的身體,自動離地飛起,飛到數百丈高的半空,打出一招洛水拳法。

    “轟隆。”

    這一片天地都響起震耳欲聾的風雷聲,一條天河虛影呈現出來,懸浮在天穹,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震得靈山輕輕搖晃。

    落回地面,張若塵收回外溢的聖氣,皮膚上的五彩光澤,逐漸變淡,內斂到血肉裏面。

    青墨十分欣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恭喜公子傷勢痊癒,從今往後所向無敵。”

    張若塵笑着點了點頭,驀地,全身上下皆是傳來一股劇痛,臉上冒冷汗,一根根血脈凸顯出來,雙腿乏力,就連站立也都有些不穩。

    青墨臉上的笑容僵住,連忙閃身衝過去,攙扶住張若塵,道:“公子,你怎麼了?難道療傷過程出現了意外?”

    張若塵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感覺每一根血脈、經脈、聖脈都傳出一股刺痛,猶如是要重新碎裂。

    古松子揹負雙手,從茅屋之中走出,輕哼一聲:“你體內的三脈雖然已經完全恢復,甚至更勝從前,但是,畢竟是剛剛孕育出來,猶如初生嬰兒一般,哪裏承受得住血氣和聖氣的猛烈搬運?”

    漸漸的,張若塵感覺到體內的那股疼痛,逐漸減弱,舒緩了過來。

    張若塵很聰明,明白古松子話中的意思,問道:“我需要調養多久,才能與人交手?”

    “以你的體質,只需半個月,應該就足夠。看你這個小子還算頗爲順眼,老夫也不急着趕你離開,接下來的半個月,你就留在這裏調養吧!”

    古松子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就又閒庭信步的離開。

    青墨盯着古松子的背影,突然覺得,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頭兒,並不像表面那麼不近人情。

    “公子,你感覺好一些沒有?”青墨關切的問道。

    “沒事,是我自己太心急了一些。”

    張若塵自嘲的一笑,隨後,深吸一口氣,方圓百里的天地靈氣,化爲一絲絲光紋,涌入體內,在經脈和聖脈之中緩緩流淌。

    一連調息了十個大周天,那股疼痛感才完全消失。

    “公子,我去捉一隻蠻禽回來熬湯,給你補一補。”

    青墨施展出身法,登上巍峨的靈山,消失在一層層白色的迷霧之中。

    古松子在這裏住了數百年,由此可見,此地肯定是相當安全,因此,張若塵並不擔心青墨會遇到危險,準備全力以赴修煉,利用這半個月的時間,讓修爲更進一步。

    張若塵很清楚,一旦他現身仙機山的消息傳出去,必定會將很多仇家吸引過來。只有修爲變得更強,在接下來的爭鬥之中,才能佔據更大的優勢。

    “咦!”

    張若塵的精神力進入氣海,詫異的發現,佛帝舍利子竟然懸浮在氣海之中,位於淨滅神火的上方,散發出萬丈金光,充滿神聖的韻味。

    “佛帝舍利子明明是被我吞服腹中,怎麼會出現在氣海?”

    張若塵感覺到詫異,伸出一隻右手,放在眉心的位置。

    “譁——”

    佛帝舍利子從氣海中飛出,穿過眉心的神武印記,落入張若塵的手中,只有花生米大小,有着一個個佛文在上面沉浮。

    張若塵怎麼也沒料到,此次重塑三脈,竟然陰差陽錯化解佛帝舍利子這一隱患。

    “應該是在經脈和聖脈的成形階段,隨着聖氣急速運轉,也將佛帝舍利子帶入進氣海。”

    張若塵露出燦爛的笑容,果然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今後運氣會越來越好。

    重新將佛帝舍利子收入進氣海,頓時,它又懸浮到淨滅神火的上方,緩緩的旋轉。

    從舍利子之中釋放出來的力量,使得張若塵就算不運轉功法,修爲也在以十倍速度提升。

    “佛帝舍利子果然是無價之寶,難怪那麼多修士都想得到它。憑藉它,應該要不了多久,我就能修煉出玄黃之氣,成爲玄黃境聖者。”張若塵暗道。

    進入聖境之後,沒提升一個境界,都是難如登天。

    正是有佛帝舍利子的輔助,張若塵才能在三脈盡碎的情況下還能突破一個境界,成爲上境聖者。

    如今,不僅三脈全部續接,又有混沌之氣、淨滅神火、佛帝舍利子的輔助,修爲的提升速度只會變得更快。

    “精神力強度,應該已經達到五十三階的中期。”張若塵做出這樣的判斷。

    精神力強度,其實並沒有那麼詳細的劃分,只有階數的說法。

    不過,做爲精神力修士,對自己的精神力強度卻有不一樣的評估。剛剛突破到五十三階的精神力修士,肯定是遠遠不如那些在五十三階已經修煉了數十年的人物。

    在張若塵看來,五十三階的精神力修士擁有的實力,對應徹地境和通天境的武道聖者,跨度非常巨大。

    所以,他將五十三階分爲四個層次:初期、中期、後期、巔峯。

    初期和中期,對應徹地境聖者。

    後期和巔峯,對應通天境聖者。

    毫無疑問,大地神殿的司命神女仙妃子和不死神殿的不死神女熒惑,都是五十三階的巔峯。

    而且,以她們對精神力的精妙掌控和擁有的厲害寶物,使得她們的實力,遠遠超過一般的五十三階巔峯的精神力聖者。恐怕也只有通天血將那種級別的人物,才能與她們抗衡。

    五十四階的精神力聖者,對應的則是真聖和至聖。

    畫宗宗主楚思遠的精神力強度,就是五十四階的巔峯。再進一步,達到五十五階,就會步入一個嶄新的天地,成爲精神力聖王。

    當然,看似一步之差,卻是千難萬難,不知多少精神力聖者被卡死在那一關。

    就像楚思遠,在五十四劫的巔峯,少說也已經停留了百年。

    張若塵從五十三階的初期,到五十三階的中期,只用了短短數天時間,在別的精神力聖者看來,絕對是驚世駭俗。這一切,皆是因爲佛帝舍利子。

    若是楚思遠能夠得到佛帝舍利子,恐怕瞬間就能突破,踏入精神力聖王的層次。

    接下來,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捏在手中,閉上雙目,頓時生出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

    使用別的劍,不會有這樣的感受。

    “唰。”

    張若塵的手臂一抖,黑色的巨劍刺了出去,腳下跟着踩出玄妙的步法,在湖畔留下一道道虛幻的身影。

    劍隨身走,身隨劍行。

    就在那裏舞劍,張若塵如癡如醉,沒有動用聖氣,只是使用單純的劍招。

    天心劍法。

    真一雷火劍法。

    九死劍法。

    時間劍法。

    ……

    只要是張若塵曾經修煉過的劍法,翻閱過的劍典,一招一式,在這一刻,自然而然的施展出來,無論是什麼劍法,每一招都十分連貫,顯得行雲流水,恰到好處。

    直到遠處,飄來一股迷人的香味,張若塵才收住劍勢,停了下來。

    “已經悟透劍七的第九層境界,只剩最後的第十層境界,劍出無悔,就能將劍七修煉到大圓滿,封號劍聖。”

    張若塵的心中還是頗爲期待,做爲一個劍修,誰不想成爲劍聖?

    現在,張若塵距離那個衆人都夢寐以求的境界,已經只差最後一步。

    劍七的第十層,劍出無悔。

    “劍出無悔,似乎已經不是一種劍道境界,更像是一種人生境界。”

    張若塵皺起眉頭,總覺得有些抓不住最後的那一層境界,難道是因爲閱歷還不夠?

    飄來的香味更濃,讓張若塵根本無法靜心思考,所幸也就不再去想,準備順其自然。

    青墨也不知是從哪裏抓來一隻六階蠻禽,竟然真的燉了一大鍋湯,湯汁顯得金光燦燦,湯中不僅有肉,還有一些靈藥。

    古松子早就已經衝出茅廬,蹲在大鍋的旁邊,瞪大一雙眼睛,不停吞口水,道:“青墨姑娘,你對丹道似乎也有很深的研究?”

    “沒有研究。”青墨道。

    “不可能,你加入進湯中的十三種靈藥,每一種的藥性都不一樣,卻又能夠相輔相成,使得藥性變得極其強大,堪比半株聖藥。這樣的搭配,就連老夫以前也不曾見過。”

    古松子的視線沒有離開大鍋,舔了舔嘴脣,十分心急的問道:“還沒有熬好嗎?”

    青墨道:“這是我給公子熬的大補湯,又沒有你的份,你那麼着急幹什麼?”

    古松子一個人在仙機山待了數百年,一直都是吞服血丹補充肉身的消耗,從來沒有吃過食物。

    突然之間,青墨卻在他的門外熬了一大鍋湯,以青墨的廚藝,加上湯中散發出來的香味,可想而知這一鍋湯對古松子的吸引力是何等巨大?

    古松子嚴肅的道:“張若塵大病初癒,不適合大補。反而是老夫,忍飢挨餓了數百年,本就瘦弱不堪,風吹就倒,又勞心勞力幫張若塵煉製蘊脈丹,最近感覺眼睛都快看不清路,腦袋昏沉得很,正應該補一下。”

    張若塵從遠處走來,聽到古松子如此不要臉的話,不禁露出一道笑意,道:“只要古前輩能夠將關於死族的祕密說出來,這一鍋湯肉,自然是有你一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