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滅沉聲道:“竟敢直呼教主的名諱,你是在找死嗎?”

    兩顆碧綠的眼球,從他的掌心飛起來,頓時,神影和鬼影也都各自釋放出強大的聖道氣勁,準備向酒瘋子發起攻擊。

    “住手。”

    夜瀟湘阻止住蕭滅。

    “夜宮主,你這是何意?”

    蕭滅露出不解的神色,同時,使用精神力控制神影和鬼影停下來,想要聽夜瀟湘的解釋。

    夜瀟湘曾經見過酒瘋子一面,知道他的身份,於是,傳音告訴了蕭滅。

    “什麼,竟然是他……”

    蕭滅重新打量酒瘋子,眼神變得慎重,如果,眼前這個老者就是風醉生,還真不是他能夠得罪得起。

    “拜見師叔。”

    夜瀟湘雙手抱拳,向風醉生行禮。

    “見過風前輩。”

    蕭滅也是跟着行禮。

    酒瘋子只是冷哼一聲,以示心中的不滿,道:“原來你們這些後輩,還記得老夫,還知道什麼叫前輩。”

    夜瀟湘道:“師叔雖然多年不曾回教,可是,你老人家在教中的地位卻是無人可以替代。教主也時常提到師叔,希望師叔能夠回去聚一聚,很想再次喝到師叔親手釀的酒。”

    “六百年前,他殺了枯兄滿門,逼得四師弟自廢修爲,那個時候,我們的師兄弟情誼就已經一刀兩斷。如今他成爲一教之主,反倒唸起舊情,我還能信嗎?”酒瘋子道。

    竟然敢如此數落魔教教主,蕭滅的眼神一寒,雙手情不自禁捏緊了幾分。

    夜瀟湘再次攔住他,輕輕搖頭。

    當初,夜瀟湘親眼看到,酒瘋子指着教主的鼻子罵,罵得比現在還要難聽,可是,一貫都殺伐果斷的教主,卻沒有殺他,最後還是放他離開。

    由此可見,酒瘋子與教主的關係,肯定是非同一般。

    酒瘋子掃視夜瀟湘和蕭滅二人,道:“怎麼?你們還不滾?非要老夫親自出手,趕你們離開?”

    夜瀟湘開口說道:“我們二人奉教主的命令,必須要請枯長老回教,擔任丹王宮宮主之位。教規森嚴,沒有完成任務,不敢回去,希望師叔能夠理解我們的難處。”

    酒瘋子的確是一個不能得罪之人,可是,古松子手中掌握的化聖丹丹方,更是神教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孰輕孰重夜瀟湘自然是掂量得清楚。

    “也就是說,你們今天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酒瘋子邁出腳步,如同御風踏浪,長髮和衣袂都是飛揚了起來。

    隨着他越來越接近夜瀟湘和蕭滅,身上爆發出來的聖威,也是逐漸攀升到頂點。

    夜瀟湘和蕭滅對視了一眼,也開始調動聖氣和精神力。

    “嘭嘭。”?

    兩聲爆響在他們的身體附近響起,強大的聖氣和精神力,引得空氣爆炸,大地都是裂出了一些紋路。

    “風前輩,得罪了!”?

    蕭滅再次施展出鬼神無雙大陣,身軀巨大的鬼影和神影運轉起來,兩者的力量竟是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座直徑五百丈的陣印,向風醉生鎮壓過去。

    與此同時,夜瀟湘爆發出疾速,衝向古松子。

    只要她能夠將古松子擒住,直接帶走,那麼,酒瘋子也只能是無可奈何。

    “轟隆。”

    一聲巨響,從她的身後傳來。

    回頭瞥了一眼,只見,蕭滅施展的鬼神無雙大陣,竟然被酒瘋子一掌拍得崩碎,鬼影和神影都被撕裂。

    毀滅性的氣浪,急速向她涌來,發出譁咔咔的聲音,一層厚厚的泥石都被揭起,似要天翻地覆。

    酒瘋子穿過泥石層,速度比夜瀟湘還要快幾分,伸出一隻黑**手,隔空向她抓了過去。

    就在酒瘋子出手的一瞬間,整個空間都好像凝固了一般,站在千葉聖芯草中的張若塵,也有一種無法呼吸的壓迫感。

    “一位聖王的修爲境界,果然不是聖者可以想象。”

    張若塵只感覺渾身都無法動彈,若是,他與酒瘋子交手,就算掌握着空間和時間的力量,也都施展不出來,只能等死。

    修爲境界差距太大,任何聖術和聖法,也都改變不了結局。

    夜瀟湘的雙手向前一推,瀟湘神針飛出去,從針中散發出來的萬紋毀滅聖勁,凝成一片浩浩蕩蕩的魔雲,使得方圓數百里之地頃刻間變得魔氣森森。

    “破。”

    酒瘋子的嘴裡,吐出一個字。

    隨即,黑**手穿透萬紋毀滅勁,落到夜瀟湘的身上,將她拍得口吐聖血,橫飛出去,撞擊在那座破碎的靈山上面。

    數千米高的靈山,承受不住那股巨大沖擊力量,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完全崩塌了下來。

    靈山崩塌揚起的灰塵,使得天空變得灰濛濛的,給人一種暗無天日的感覺。

    “譁——”

    夜瀟湘碎石堆裡面飛出,籠罩在她身上的那股魔氣消散而開,嘴角掛着鮮血,顯然是傷得不輕。

    蕭滅的精神力遭受不輕的創傷,神情十分萎靡。

    酒瘋子道:“現在,你們可以離開了吧?”

    “師叔,還沒有結束呢!”

    驀地,夜瀟湘做出一個奇怪的動作,竟然無比虔誠的向虛空中的某一個方向叩拜,隨即,在她的眉心位置,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的光紋。

    那些黑色光紋,竟是構建成一張符文印記。

    隨着符文印記越來越明亮,夜瀟湘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大,在她的身後,則是出現一尊威嚴、冷酷、霸道的魔皇身影。

    只是一道淡淡的身影,可是,在他顯化出來的時候,整個仙機山中的生靈都在顫抖,蕭滅和暗夜宮的諸位使者全部都跪伏在地上,如同凡人在叩拜帝皇。

    “拜見教主。”

    他們齊聲道。

    “聖相符,夜瀟湘竟然攜帶有魔教教主石千絕的聖相符。”

    千葉聖芯草中,張若塵也遭受前所未有的聖威壓迫,艱難的抵擋,努力保持站立,不願下跪。

    只是一道聖相符就如此厲害,壓得聖者都要下跪,石千絕必定是已經達到大聖的境界,足以封帝,封皇。

    酒瘋子察覺到不妙,知道不可能戰勝擁有聖相符的夜瀟湘,於是,身形一動,來到古松子的身旁,帶着他向山林外衝去。

    “師叔,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就是在和整個神教作對?”?

    得到聖相符的加持,夜瀟湘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比酒瘋子還要強大一截,兩隻瞳孔之中,飛出兩道光柱,攻擊過去。

    “轟隆隆。”

    那一片山林被摧毀,草木全部都化爲劫灰,大地上,只剩下兩條百米深的峽谷,一直延伸到數百里之外。

    只是兩道眼神光柱,便是如此可怕,能夠改變大地的結構,使得叢林變峽谷,千里外的地域都遭受波及。

    若是聖者遭受這麼一擊,必定灰飛煙滅。

    若是一座城池遭受這麼一擊,城中的生靈,必定會死絕。

    這是超越聖境的攻擊力,達到聖王的層次,可以改天換地,逆轉乾坤,遇到這種級別的力量,只要不是聖王,別的任何生靈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你們留下來活捉張若塵,看守千葉聖芯草,本宮主去擒拿枯公子。”

    扔下這句話,夜瀟湘便是消失在原地,隨後,天空中出現一片黑**雲,向酒瘋子和古松子遁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難怪池瑤登基之後,頒佈《聖法令》,禁止聖王介入俗世爭鬥,聖王的力量的確是太驚人,一招一式都會造成大量貧民死亡。那些城池的護城大陣,也肯定抵擋不住這種級別的力量。”

    張若塵感嘆了一聲,不禁捏緊雙拳,對聖王的境界,充滿無盡的期待和嚮往。

    在崑崙界,絕大多數頂尖勢力的掌舵人,都是聖者的境界,達到聖王境界之後,就會自動退位。

    魔教、血神教、明堂……,這些邪道和魔道的大勢力,即便沒有遵守《聖法令》,可是,也不會輕易去挑戰女皇的底線,會有一定的自我約束,聖王級別的人物一般都不會插手資源、領地、利益的爭奪,大多都是年輕一輩在相互較勁。

    “夜瀟湘應該也跨入到聖王境界,要不然,接了酒瘋子一擊,根本不可能還站得起來。拜月魔教不愧是七大古教之首,底蘊深厚得嚇人,僅僅只是今夜,就有三位聖王現身。”張若塵暗歎。

    對比起來,血神教和拜月魔教差得實在太遠,就算加上剛剛突破到聖王境界的教主夫人,一共也就只有三位聖王。

    千葉聖芯草的外面,響起一道粗厚的聲音:“張若塵,你還要在裡面躲多久?你欠神教的東西,今夜是不是該還回來?”

    張若塵從草葉的縫隙中走了出去,看着站在對面的那個戴着金屬面具的高大男子,笑了笑,道:“若是我沒有記錯,你先前似乎自報了名諱,叫做趙麒麟?”?

    “沒錯,本聖乃是暗夜宮星光堂的暗夜使者領袖,趙麒麟。”趙麒麟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又道:“我似乎並不欠魔教什麼吧?”?

    “神子殿下的界子印就是被你奪走,還敢說沒欠?另外,還有兩位教中的聖境長老,也是被你殺死。這兩筆賬,你賴不掉的。”趙麒麟哼了一聲。

    “不就是要奪取我身上的寶物,找那麼多理由幹什麼?不過,我還是要勸你們一句,時空傳人不是那麼好惹,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張若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