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麒麟也是修煉四百多年的魔道巨頭,就連聖境生靈也都殺過好幾位,豈會懼怕一個數年之間冒出頭的年輕聖者?

    “聽說,你使用空間力量,殺死了北域聖院的邱藍山。難道就因爲這一戰,讓你膨脹了?你認爲已經能夠與通天境的聖者叫板?”

    趙麒麟戴着面具,看不見他的神情,卻能聽出幾分不屑的意味。

    張若塵道:“看來你們是不打算退走。”

    “錚!”

    一道劍鳴聲響起。

    沉淵古劍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沉重的劍體,黑色的劍芒,剛一飛出,四周的空間自動凝聚出一道道劍氣。

    除了趙麒麟之外,其餘的暗夜使者,全部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劍意壓迫,雙腿發軟,情不自禁向後倒退。

    僅僅只是劍鳴聲,就讓其中一些暗夜使者的雙耳流淌出鮮血。

    “好強大的劍意。”

    趙麒麟的心中暗凜,收起輕視之心,連忙撐起聖魂領域。頓時,十萬道魔氣細絲衝出體外,向外逸散出去,使得這一片破敗之地完全化爲黑暗魔域。

    “八荒**,唯我獨尊。”

    趙麒麟身上的聖威越來越強勁,金色面具下,一雙瞳孔變成血紅色,顯得霸道凌厲,卻又陰森邪氣。

    “原來修煉的是八荒**功。”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

    八荒**功,是最強大的王品功法之一,與六大奇書相比,也是弱不了多少。

    修煉八荒**功,達到通天境,那麼趙麒麟的實力,絕不是一般的通天境聖者可以比擬。

    別的暗夜使者雖然也都是強者,可是,與通天境聖者相比卻又不值一提,看見趙麒麟動用八荒**功,便知道張若塵不是那麼好對付,於是,紛紛施展出身法,退到遠處。

    趙麒麟主動發起攻擊,兩根手指向前一點,頓時,一股冰寒刺骨的聖氣涌出來。

    “啪啪。”

    他與張若塵之間的大地,竟是被指勁震得裂開。

    WWW•ttk an•¢○

    張若塵站在原地,傲然而立,舉起沉淵古劍,劃出一個圓圈,隨即,一圈圈劍氣飛出去,化解那股指勁。

    同時,他又是快速刺出一劍,擊向趙麒麟的眉心。

    兩人纏鬥在一起,時而飛天,時而遁地,竟是戰得不相上下。

    一位觀戰的暗夜使者道:“張若塵真是厲害,修爲竟然達到足以和領袖抗衡的地步,神子大人與他比起來,已經落後了一些。”

    “別亂說話,張若塵的確很強,可是神子也不弱,誰能笑道最後,還是未知數。”

    ……

    毫無疑問,在這個時代,九大界子身上的光芒無比璀璨,每一個都得到女皇使用整個崑崙界資源進行培養,修煉速度和潛力,不是一般的天驕可以比擬。

    恐怕也只有時空傳人張若塵,才能壓制九大界子身上的光芒。

    “一切都該結束了,八荒無極印。”

    趙麒麟的聲音,從浩蕩的魔雲中傳出,隨即,雙手結出一道印法,將方圓數百里的天地靈氣全部都抽了過來。

    一隻長達千丈的大手印,從天而降,一根根掌紋皆是蘊含有玄奇的聖道規則,還沒有落下,就將大地壓得沉陷。

    張若塵擡起頭,向上方盯了一眼,眼神很平靜,沒有懼色。

    “太虛分光。”

    沉淵古劍的劍體之上,浮現出三千道銘紋,爆發出千紋毀滅勁,形成一根烏黑的劍柱。

    戰劍揮斬出去,直接撕裂從天而降的八荒無極印,就連趙麒麟也被打得墜落下來。

    天地間的魔氣,變得稀薄了一些。

    趙麒麟的左肩至腹部,出現一道長長的血痕,傷口深得差一點將他劈成兩半。他的眼中,盡是難以置信的神色:“怎麼可能?你使用的是九生劍法,那是我教聖女首尊的絕學,你是如何學到?”

    遠處,正在療養傷勢的蕭滅,也是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

    蕭滅並不詫異張若塵能夠施展出九生劍法,因爲,他早就聽到一些祕聞,知道張若塵和聖女首尊有很深的交情。

    讓他詫異的是,張若塵剛纔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超過了趙麒麟。

    “一個上境聖者,竟然可以如此強大,難怪有人告訴老夫,張若塵是年輕聖者之中的第一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蕭滅的兩顆綠色眼球又回到眼眶,走到趙麒麟的身旁,站在張若塵的對面。

    趙麒麟略微向蕭滅行禮,道:“宮主安心養傷,這裏交給我就行。”?“交給你,恐怕不行。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張若塵一直都沒有使用出全力,只是在用你練劍?”蕭滅道。

    趙麒麟根本不相信張若塵有那麼強大,只覺得是因爲太大意,纔會被張若塵一劍擊傷。

    “再給屬下一次機會,必定將張若塵生擒。”趙麒麟道。

    “再給你一次機會,恐怕你就會丟掉性命。”

    蕭滅沒有讓趙麒麟繼續出手,提起右腳向下一踩,嘩啦一聲,一座圓形的火焰陣印呈現出來。

    最開始,火焰陣印的直徑只有十丈,逐漸變得巨大。

    二十丈,五十丈,八十丈,一百丈……?

    “時空傳人不是一般人,今天,老夫只能以大欺小,親自來擒拿你。”蕭滅道。

    火焰陣印延伸到張若塵的腳下,一股熾熱的力量,撲面而來。

    “他的精神力都被酒瘋子重創,竟然還如此厲害,魔教九宮的主人,果然都不是簡單角色。”

    張若塵十分清楚,絕對不能被蕭滅捲入進陣法裏面,於是,動用出鸞鳳神印疾速,踩着一鸞一鳳,疾速衝向高空。

    “以爲飛到天空就能避開陣法?遇到一位陣法師,也就意味着你將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蕭滅的嘴角微微一勾,手指向天空一點。

    天穹之上,竟然也凝聚出一座火焰陣法,緩緩旋轉,並且壓向下方。

    張若塵站在離地百丈的半空,頭頂和腳下都是一片火海,兩個巨大的陣印在旋轉,映得他身上皮膚也都變成赤紅色。

    “劍七。”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迅猛運轉,滂湃的劍意爆發出來,沉淵古劍散發出萬丈烏光,數以萬計的劍氣爆發出來。

    那股恐怖的劍道力量,讓站在地面的修士也都心生恐懼,只覺得此刻的張若塵,猶如是一位絕代劍聖。

    “唰——”

    張若塵化爲一道光梭,駕馭沉淵古劍,撞擊在天空那座火焰大陣的中心位置,徑直穿透了過去。

    “轟隆。”?火焰大陣崩碎,化爲一團團火球,向下墜落。

    “劍七……難道張若塵已經成爲劍聖?”

    趙麒麟倒吸了一口寒氣,終於意識到,自己和張若塵的差距。

    剛纔那一劍,他絕對接不住。

    與此同時,青墨站在金蝠巨蟒的頭頂,結合一人一蟒的聖氣,激發出銀色菜刀中的本源力量,斬向地面那座火焰大陣。

    轟的一聲,銀色的刀光,將火焰大陣撕裂而開,一分爲二。

    火焰大陣消失之後,地面上,只是留下一道數十里長的刀痕,簡直就像是一條幹枯的河道。

    “神遺……古器……”

    蕭滅察覺到,就在銀色菜刀斬下的時候,有一股相當可怕的氣息釋放出來。

    那一縷力量,超過聖道,乃是神的力量。

    只有神遺古器,才能發揮出這樣的力量。

    蕭滅的手掌按了按頭頂,只感覺腦袋無比疼痛,先前,酒瘋子一擊重創了他的精神力和聖魂,此刻再次發作。

    “走,立即退走……”

    蕭滅一邊壓制頭部的疼痛,一邊調動精神力,化爲一道火焰流光,向黑暗之中飛去。

    趙麒麟則是展開一卷聖旨,動用聖旨的力量,攜帶暗夜宮的一衆使者開始退逃。

    可惜,沒有走掉。

    金蝠巨蟒十分憤怒,覺得這些人是來謀害古松子,於是追擊上去,兇猛的攻擊趙麒麟和那羣暗夜使者,打得他們不斷髮出慘叫聲,有的中了金蝠毒,有的被它吞入腹中。

    張若塵沒有去追殺,緩緩飄落到地面,手掌捂着胸口,臉上帶有一抹痛苦的神色。

    剛纔,強行動用劍七,超出三脈的承受能力,體內再次傳出錐心刺骨的疼痛,滿臉都是冷汗。

    “公子,你怎麼了?”

    青墨飛掠過來,連忙攙扶住張若塵。

    “沒有大礙。”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盤膝坐下,緩緩運轉功法。

    隨着聖氣和混沌之氣在經脈和聖脈中運轉,一連數個大周天,漸漸的,那股疼痛感纔是消失不見。

    等到張若塵恢復過來,金蝠巨蟒的龐大身軀,從遠處行來,出現在他的面前,滿嘴都是鮮血,顯得格外猙獰。

    青墨倒是一點都不害怕金蝠巨蟒,道:“小金說,暗夜宮的暗夜使者,除了趙麒麟,其餘全部都被殺死。趙麒麟也受了不輕的傷勢,使用出逃生祕術才逃走。”

    祝輕衣都在金蝠巨蟒的面前栽了跟頭,它自然是相當厲害的蠻獸,對付一羣暗夜使者,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蕭滅的精神力強度,應該已經達到五十四階巔峯的層次,再加上他在陣法上面的造詣,聖王之下,能夠與他交鋒的人物少之又少。他之所以會退走,只是因爲精神力遭受了重創,有些力不從心。等到他的精神力恢復一些,肯定還會回來,到時候,我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張若塵道。

    青墨問道:“我們該怎麼辦?”

    “離開此地再說,另尋藏身之地。”

    張若塵還在調養期間,不想戰鬥拼殺,免得三脈留下隱患,要不然,肯定要趁此絕佳的機會除掉蕭滅和趙麒麟,怎麼可能放他們逃走?

    張若塵走入進千葉聖芯草中,將昏迷不醒的祝輕衣抱了出來,又將千葉聖芯草收入進水星葫蘆,才與青墨坐在金蝠巨蟒的頭頂,離開了一片破敗的焦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