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連十日過去,滄瀾武聖藉助神木之氣,一舉突破到通天境,隨着時間推移,她的境界逐漸鞏固下來。

    “從徹地踏入通天,真是有一種一步登天的感覺,猶如是從泥沼之中走了出來,整個人都變得輕鬆自在。”

    滄瀾武聖的一雙鳳眸睜開,雙瞳中有兩團火焰在燃燒,一道道火焰規則向外逸散,猶如是要將這一片天地都化爲火原。

    她對力量的控制,相當精妙,火焰只是逸散到三丈之外,立即就被收回。

    “張若塵竟然還在修煉。”

    滄瀾武聖能夠看出,張若塵的修爲,也有巨大的增長,距離上境聖者後期都已經不遠。

    要知道,十天前,他都還只是上境聖者初期的修爲。

    如此修煉速度,的確是讓人有些瞠目結舌。

    “譁——”

    張若塵的眉心,時空神武印記顯現出來,緩緩的旋轉,猶如是化爲一道空間之門。

    “嘭嘭。”?鍋鍋和魔猿從時空神武印記裡面飛出來,猶如兩個皮球一般掉在地上,向遠處滾去,嘴裡發出嚎叫聲。

    隨即,張若塵也是睜開雙目,甦醒了過來,道:“叫吧,拼命的叫,最好將噬神蟲全部都叫醒。”?鍋鍋和魔猿盯着遠處接天神木樹幹上的一團團藍色火光,立即捂住嘴巴,連大口呼吸都不敢,只有一雙眼珠子還在滴溜溜的轉個不停。?出來之前,張若塵已經給它們講過這裡的情況,所以,二獸相當清楚噬神蟲的厲害。

    張若塵踢了踢鍋鍋那毛茸茸的屁股,道:“別慫,趕緊去幫我把接天神木的樹幹搬運過來,我算你將功補過。”

    鍋鍋跪在地上,使勁搖頭,露出可憐巴巴的眼神,眼眶裡面竟然流出眼淚。

    “你們兩個不是很厲害,藥園外的陣法都擋不住你們,搬運接天神木不是輕輕鬆鬆的事?”張若塵道。

    魔猿也跪在地上,使勁磕頭,道:“主人,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求你饒命,別讓我們去送死。”

    鍋鍋也是做出五體投地的姿勢,向張若塵叩拜。?滄瀾武聖站在一旁,眉頭直皺,怎麼突然之間就多出這麼兩隻活寶,張若塵到底是從那裡變出來的?

    “看來張若塵的身上是有一座獨立的空間,不愧是時空傳人,果然是有很多秘密。”滄瀾武聖暗道。

    張若塵自然只是在嚇唬鍋鍋和魔猿,並沒有真的讓它們去送死。

    帶它們出來,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讓它們去採摘無緣島上那座藥園中的聖藥。大聖殘陣形成的危險環境是對它們的懲罰,採摘聖藥,則是用來彌補神土藥園裡面的損失。

    至於接天神木……

    張若塵擡起頭來,盯着遠處龐大無比的樹幹,道:“以我們現在的修爲,最好還是不要去冒險,等到今後修爲更強之後,再來取走也不遲。”

    二獸使勁點頭,齊聲道:“宗主英明。”

    兩人兩獸離開了這裡,重新回到那片青色殿宇。

    剛剛走出陣法屏障,柳離女聖就立即迎上去,神情十分急切,道:“武聖大人,張公子,你們怎麼現在纔出來?”

    張若塵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昨天,青墨收到一枚傳訊光符,得知煙塵郡主和鎮獄古族的修士遭到大批不死血族的追殺,等了很久你們也沒出來,所以,她只能帶着金蝠巨蟒先一步趕去救援。”柳離女聖說道。

    仙機山的特殊環境,只是使得傳訊光符無法飛出去,但是,外面的傳訊光符是可以飛進來。

    張若塵的眼神一寒,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擔憂,道:“傳訊光符在什麼地方?”

    柳離女聖連忙將傳訊光符取出,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以最快的速度瀏覽了一遍上面的內容,傳訊的人的確是黃煙塵,傳出訊息的最後時刻她所在的位置,是在萬嶽嶺一帶。

    滄瀾武聖顯然也是知道黃煙塵在張若塵心中的位置,擔心張若塵會衝動行事,道:“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現在趕去營救,肯定已經遲了!不死血族圍攻黃煙塵的真正目的,不是想要殺她,而是抓住她,用她來對付你。你一旦現身,也就正中他們的圈套。”

    柳離女聖也有些擔心張若塵,道:“在北域,不死血族的勢力相當龐大,高手如雲,你一個人的力量,就算再強也是以卵擊石,一定要冷靜。”

    “冷靜個屁,誰敢動煙塵郡主,就是與整個明宗爲敵。主人,我們直接殺上去,打得他們灰飛煙滅。”魔猿的雙目赤紅,怒吼一聲。

    鍋鍋顯然也是知道,現在就是將功補過的最佳時刻,連忙捶了捶胸口,道:“宗主,你來做決定,刀山火海我們跟你一起闖,無論如何也要將宗主夫人救回來。”

    “走!”

    張若塵收起傳訊光符,眼中殺氣騰騰,總是有人想要挑戰他的底線,這一次,必須要殺個天翻地覆。

    滄瀾武聖追了出去,想要阻攔張若塵,道:“張若塵,聽我一句行不行,千萬不要衝動,黃煙塵是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也是九大界子之一,朝廷不會坐視不管。”

    “嗷!”

    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響起,只見,一條身長二十多裡的黑**龍顯現出來,從地面,騰飛到半空,散發出無比恐怖的魔煞凶氣。

    張若塵站在黑**龍的頭頂,猶如一位蓋世魔神一般,消失在了雲霧之中。

    六位女聖衝出來,站在滄瀾武聖的身旁,皆是露出震驚的神情。

    “那不是祖龍山的吞天魔龍……它怎麼成了張若塵的坐騎?”

    “難道崑崙界竟然有兩條吞天魔龍?”

    ……

    柳離女聖十分關心張若塵的安危,急切的道:“武聖大人……”

    滄瀾武聖的眼神銳利,道:“肯定是斯圖鳳城,他知道張若塵擒住了祝輕衣。所以,就派人去擒拿黃煙塵,以此來剋制張若塵。最終的對決,必定是他們二人的對決。”

    “你們六人立即趕去兵部大營,將此事稟告兵部的幾位天王,讓他們牽制住不死血族聖王級別的人物,絕不能讓他們跨過止臨關。”

    柳離女聖問道:“大人,你呢?”

    “既然很有可能是斯圖鳳城在策劃這件事,那麼這一戰,我也要去湊一湊熱鬧。”

    滄瀾女聖的背上,長出一對鳳凰羽翼,頓時,一片赤紅色的火海將她包圍。

    下一刻,只聽見一聲鳳凰啼鳴,赤紅色的火海便是沖天而起,飛出仙機山,向萬嶽嶺的方向趕去。

    萬嶽嶺位於紅川府的邊緣,與前嶼府相鄰,與仙機山足有接近二十萬裡的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

    張若塵站在魔龍的頭頂,體內怒火焚燃,“煙塵的手中掌握着很多鎮血符,沒那麼容易被抓住,你一定要堅持住,一定要等到我趕來……”

    這一日,紅川府的修士都很震驚,因爲在同一天,他們看到一條魔龍和一隻火鳳在頭頂上空飛過,只是龍和鳳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鎮壓得他們跪伏在地上,不敢動彈。

    直到魔龍和火鳳飛遠之後,他們才站起身來,感嘆道:“大世變得越來越可怕,真龍和真鳳都出世,崑崙界是要回到中古時代了嗎?”

    張若塵到達萬嶽嶺一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月光下,只見,這一片大地變得無比破爛,瀰漫着硝煙,混亂的聖道力量充斥在天地之間,一座座山嶽都被火焰煉成岩漿,還有一些地方被巨力撕裂而開,化爲深谷。

    此地曾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戰,張若塵在一處深谷裡面,發現了鎮獄古族修士的屍體,體內血液被吸乾,化爲了乾屍。

    “一念通神,萬里尋蹤。”

    張若塵的雙手撐開,將精神力釋放到極致,一直延伸到三萬裡外,終於發現青墨和黃煙塵的氣息。

    張若塵動用出空間大挪移,心念一動,已經到底兩百里之外。隨後又再次使用出空間大挪移,此刻,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嗷——”

    鍋鍋化爲吞天魔龍,魔猿化爲一千三百丈高的巨靈魔猿,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嘴裡不斷髮出怒吼聲,一副比張若塵還要憤怒的模樣。

    ……

    …………

    萬嶽嶺的邊緣地帶,方圓千里完全被一片血氣籠罩,地面上的泥土變成血土,空氣中則是瀰漫着濃烈的血腥味。

    不死血族的大批強者,匯聚在一起,圍住一座被打得破破爛爛的古城。

    一位眉心有着一道閃電紋印的血聖,冷聲道:“真是可惡,黃煙塵那個臭娘們,竟然掌握着一種專門剋制我們的符籙,讓我們損失慘重。”

    此人,來自黃天部族,修爲達到通天境的巔峰,號稱赤雷血聖。

    四劍血聖的眼神陰沉,道:“現在,你們知道本聖第一次去抓捕她,卻被她殺得全軍覆沒的原因了吧?這一種符籙就是我族的剋星,副統領已經下了死命令,必須要擒住黃煙塵,銷燬所有符籙。”

    “那種符籙肯定是鎮獄古族煉製出來,我們必須傾盡所有力量,滅了鎮獄古族,順便救出冥王大人,入主中域,成爲所有人類的主人。”另一位血聖說道。

    四劍血聖冷哼一聲,道:“想要救出冥王大人,就必須得到張若塵手中的滔天劍。想要逼得張若塵就範,就得先擒住黃煙塵。立即展開第五次攻伐,她們已經是強弩之末,這一次,一定要將她們拿下。打碎城池,攻進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