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死血族的大規模行動,驚動了紅川府和前嶼府的部分人族修士,其中一些膽子較大的修士,悄悄的靠近萬嶽嶺附近,想要查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難道止臨關被攻破,不死血族的大軍將要全面攻佔紅川府?”

    “止臨關並沒有被攻破,只是一小股不死血族繞開防線進入紅川府,有消息傳出,他們是在圍殺九大界子之一的黃煙塵。”

    “什麼?黃煙塵也來到北域?”

    “張若塵在仙機山現身,黃煙塵來到北域不是很正常的是?”

    “雖然只是一小股不死血族,但,全部都是相當可怕的高手,不久之前,負責鎮守燕北郡的一支朝廷軍隊與他們遭遇,直接全軍覆沒。這是聖境人族的征戰,相當嚇人,我們躲在遠處看着就行,千萬別靠近。”

    ……

    …………

    敢來到豐嶽城附近的修士,顯然都不是弱者,至少也擁有魚龍境的修爲。

    一位界子遭到圍殺,絕對是大事件,所有修士都想知道事態將會如何向下發展。

    豐嶽城,曾是燕北郡的其中一處軍隊駐紮之地,城中不僅駐有數十萬精銳大軍,還建立有三座護城大陣,就算是三五位聖者同時駕臨,也不可能將它撼動。

    然而,如今的豐嶽城卻變得無比破爛,城牆被打得千瘡百孔,其中一些城區更是沉入地底。

    至於那數十萬精銳大軍,有一半都被殺死,還有一半則是被煉成血奴,成爲那些血聖的傀儡。

    城中的大街小巷,滿地都是屍骨,血跡斑斑,像是一座屠宰場。

    金蝠巨蟒趴在地上,使用舌頭舔着身上的傷口,察覺到從城外涌進來的血氣,立即擡起一顆巨大的頭顱,嘴裏發出一聲嘶吼。

    正在療傷和恢復聖氣的青墨和黃煙塵,立即停了下來,化爲兩道流光,飛掠到一堵殘牆的頂部,向遠處眺望。

    “郡主,他們開始第六波攻擊,這一次……我們恐怕撐不住了……”

    青墨的那張精緻的小臉上全是血污,眼神有些疲憊,小腹的位置曾被一劍刺穿,直到現在傷口也沒有完全癒合,依舊在滲出鮮血。

    “撐不住也有戰下去,就算要死,也要讓不死血族付出慘痛的代價。”

    黃煙塵提着全是缺口的聖劍,身上的傷勢更重,可是一雙鳳眼卻依舊相當銳利,戰意十足,從空間戒指裏面取出一疊鎮血符遞給了青墨。

    現在,她們最大的倚仗,就是鎮血符。

    起霧了!

    是血霧。

    濃密的血霧,從四面八方涌來,在一瞬間,就將豐嶽城吞沒。

    “咵嗒,咵嗒。”

    血霧中,大批身穿玄鐵重甲的血奴在行軍,踩碎城中的一座座古老建築,不斷有崩塌聲傳出,使得塵土和血霧混合在一起。

    這些血奴,曾經都是人族的精銳軍隊。

    黃煙塵的雙目,看都沒看下方的血奴,而是盯着遠處的數十位不死血族強者。他們都展開血翼飛在半空,有的擁有兩翼,有的擁有四翼,毫無例外全部是一等一的強者。

    僅僅只是血聖,就有九尊,來自四個不同的部族。

    四劍血聖是所有血聖之中的最強者,身上有着一道道劍氣在飛行,聲音頗爲沉冷,道:“以前,本聖一直認爲,你最沒有資格成爲界子,天資和另外八位都差得太遠。可是與你交手這幾次之後,本聖不得不承認,你有成爲界子的資格。只是你身上那股不屈的意志,也遠遠超過別的人族聖者。”

    黃煙塵的眼神清冷,面不改色的道:“所以說,你這位通天血將是有些害怕了?”

    “不,不,本聖只是想要告訴你,你之所以還活着,那是因爲我們想要活擒你,要不然你早就已經被鎮殺。”四劍血聖身上的氣勢,比黃煙塵強大何止十倍,語氣中,也是帶有一些居高臨下的意味。

    黃煙塵露出一道笑意,道:“既然不怕,爲何要躲得那麼遠,反而派遣一羣血奴來打前陣?”

    不死血族諸位強者的臉色皆是一沉。

    修爲達到通天境巔峯的赤雷血聖,大吼一聲:“就憑你上境聖者的修爲,本聖只用一根手指,就能將你按死。立即將你手中掌握的那種符籙的來源說出來,要不然,等你落入本聖的手中,必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與她廢話那麼多幹什麼?直接將她鎮壓,吸了她的鮮血,煉化她的聖源和聖魂,自然就能得到她的所有記憶。”

    一位只有獨眼的中年婦人,取出一件塔形的千紋聖器,將聖氣源源不斷打入進塔中。

    血紅色的聖塔緩緩旋轉,飛到半空,變得足有三百多米高,十二扇塔門全部打開,有着十二條血河從裏面涌出來,向黃煙塵和青墨鎮壓過去。

    即便是站在數百里外的人族修士,也能感受到血紅色聖塔散發出來的千紋毀滅勁,使得他們頭頂的天空,都變成血紅色。

    “出手的人,肯定是淨塔血聖,她可是一位超級殺人狂魔,曾經爲了突破境界,收集鮮血,一人一塔,連屠十三座城池,上百座小鎮,所過之處無一活口。死在她手中的人類,恐怕已經超過千萬。”

    “她手中的無淨血塔,也是一件恐怖的殺兵,只要攻破一座城池的護城大陣,直接就能將數以萬計的人類收進塔中,活生生的煉成一滴滴鮮血。”

    ……

    看見淨塔血聖現身,那些人族修士皆是忍不住顫抖,其中一些人直接退走,不敢繼續在這裏待下去。

    現在不逃,等到淨塔血聖收拾了黃煙塵,萬一從這裏經過,他們豈會有活路?

    黃煙塵將界子印打了出去,激發出池瑤女皇留在界子印內部的一根髮絲,髮絲中蘊含的帝皇之氣,使得空間都發生爆響。

    “轟隆。”

    只是一根髮絲,卻變得足有數十里長,像是一柄青色天刀,與無淨血塔碰撞了一擊。

    “界子印是一件至寶,可惜,你的修爲太低,即便能夠借用池瑤女皇的一絲力量,也是死路一條。”

    無淨血塔變得更加龐大,像是化爲一座山峯,壓得界子印不斷向下墜落。

    淨塔血聖的修爲,遠遠超過黃煙塵,再加上,黃煙塵本就受了重傷,因此,就算掌握着界子印也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青墨看出黃煙塵撐不了多久,於是,取出銀色菜刀,調動體內爲數不多的聖氣,將銀色菜刀打出去,擊向淨塔血聖。

    “一件神遺古器,掌握在你這樣一個小丫頭的手中,實在是浪費資源。若是交給本聖,哪怕是真聖,也能鬥個天翻地覆。”?除了四劍血聖,還有另外一位用刀的通天血將也參與圍殺黃煙塵,此人,屬於齊天部族的皇族,名叫齊真幻,乃是齊生的一位皇叔。

    對銀色菜刀,齊真幻是相當眼熱,見青墨將它打了出來,於是身形一動,橫移了過去,擋在淨塔血聖的身前。

    能夠成爲通天血將的人物,自身就是能夠跨越境界戰鬥的恐怖人物。只不過,通天境和真境的跨度太大,他們才無法跨越境界戰鬥。

    “天地無相,轉輪世界。”

    在齊真幻的雙手之間,一個血紅色的光球顯化出來,一道道混亂的聖道規則從裏面涌出來,急速旋轉,形成一個無比龐大的漩渦。

    銀色菜刀與那個漩渦碰撞在一起,速度逐漸變緩,威力也是越來越弱。

    青墨的一張蒼白的俏臉,臉色忽的一變,只感覺她對銀色菜刀的掌控越來越弱,正要將銀色菜刀收回。

    可是,齊真幻卻先一步抓住銀色菜刀的刀柄,臉色露出狂喜的神情,大笑:“神遺古器!真沒想到,本聖也能得到一件神遺古器,有了它,即便遇到人族真聖又如何?說不一定,動用出本源力量,真聖也能殺。”

    “譁——”

    銀色菜刀猛烈顫動,發出震耳欲聾的刀鳴聲,一道道凌厲的刀氣散發出來,震得齊真幻的虎口裂開。

    銀色菜刀飛了出去,重新回到青墨的手中。

    “神遺古器的器靈,竟然如此厲害,看來只有斬了它的主人,才能將它掌控。”齊真幻的眼中,流露出凌厲的殺意。

    青墨只感覺渾身力量都已經耗盡,向下看了一眼,十數萬位血奴,猶如蝗蟲一般,正在圍攻金蝠巨蟒。

    金蝠巨蟒的確很強大,可是,一羣螞蟻也能咬死蛇,更何況,那是一羣不懼生死、不懼毒素的血奴。

    金蝠巨蟒的身軀,完全被血奴覆蓋,根本無法騰飛起來。它身上受了傷的部位,遭到最兇猛的攻擊,傷口在不斷擴大,體內流淌出來的鮮血,也是越來越多。

    它不停掙扎,不斷髮出慘叫聲。

    青墨望着仙機山的方向,喃喃自語的道:“公子,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遭到了圍攻,多久能趕來救援我們。這一次,我和郡主殿下恐怕是真的撐不住了……”

    “就憑你的修爲,竟然能夠撐到現在,真是一個奇蹟。”

    淨塔血聖陰沉的一笑,控制着巨大的血塔,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一直壓到黃煙塵的頭頂上方。

    嘭的一聲,黃煙塵手中的聖劍,再也承受不住無淨血塔的力量,斷裂成了六截。其中一截斷劍,從她的臉頰飛過,割破細膩的肌膚,留下一道鮮紅的血痕。

    黃煙塵的意志力驚人,並沒有絕望,雙手撐着界子印,繼續抵擋上方的無淨血塔。

    不到最後一刻,怎麼能輕言放棄?

    “真的是相當頑強,這一股拼勁,倒是與張若塵很像。”

    四劍血聖的雙眼一縮,察覺到了什麼,向城外望去,露出警惕的神色:“好強大的魔煞之氣。”

    ……

    (還有一章,較遲,建議大家明早再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