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仙機山所在的區域,囊括方圓十萬裡,縱深極廣,差不多佔據了整整一個郡的領地。

    即便是在仙機山的外圍區域,也有數十處遺蹟之地,那些地方人煙罕至,就連精神力也無法滲透進去。

    進入紅川府的不死血族,就是盤踞在其中一處遺蹟之地。在這裡,有着很多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洞天福地,一座座古老建築即便已經破敗,卻依舊恢弘大氣。

    斯圖鳳城踩着地上白森森的枯骨,來到一座崖壁的下方,向被吊在崖上的那道人影望去,眼神平靜如水。

    “哧哧。”

    數十道雷電涌過去,落在那道人影的身上,劈得他嘴裡不斷髮出沉悶的慘聲,鮮血流淌出來,在一瞬間就又變得焦黑,說不出的悽慘。

    “拜見副統領。”

    崖下的不死血族,全部都單膝下跪,向斯圖鳳城行禮。

    斯圖鳳城點了點頭,示意他們起身。

    夏隆的臉色沉冷,從崖上飛下來,落到斯圖鳳城的身前,搖了搖頭,道:“此人的意志相當堅定,任何痛苦和折磨都能扛下來,使用刑罰,根本無法從他的嘴裡問出東西。”

    被吊在崖上的人影,正是鎮獄古族的少族長“史仁”,九根鐵鎖穿透了他的身上,將他固定在離地三十三丈的位置。

    不過,此刻的史仁,渾身血肉模糊,皮膚焦黑,已經很難辨認出容貌。

    “沒用的……給我一個痛快吧……哏哏……”

    史仁的嘴裡,發出低沉的笑聲。

    做爲鎮獄古族的少族長,有着巨大的價值,斯圖鳳城暫時還不想殺他。斯圖鳳城的手指輕輕摸了摸下巴,感覺到有些難辦。

    “由我來試一試吧!”

    一道精神力,傳入斯圖鳳城的腦海,形成一個極其動聽的女子聲音。

    斯圖鳳城擡起頭來,只見,一道半透明的纖細身影,在半空顯現出來,身體逐漸凝實,化爲極其妖嬈美麗的女子。

    熒惑那雪白如凝脂的嬌軀,蒙着一層淡淡的血霧,像是一層紅紗,使得凹凸曼妙的身材,顯得格外誘惑迷人。

    她的一雙晶瑩光澤的玉足,踩在一縷縷血霧上面,一直向史仁走了過去。

    “拜見神女。”

    所有不死血族的修士,再次單膝下跪。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癡迷和敬畏的神情,既是想要追求這位美麗絕倫的神女殿下,心中卻又相當畏懼,不敢靠近她。

    就連斯圖鳳城的眼中,也都閃過一道欽羨之色,不過,他的心境很高深,很快就將心中的悸動壓制下去。

    與熒惑一起趕來的,還有不死神殿的一支死神騎士和四位銀袍長老,他們也都來到崖下,與斯圖鳳城會合在一起。

    很顯然,不死神殿對“鎮血符”是相當重視。

    這樣的符籙出現,足以威脅到不死血族的生死存亡。?熒惑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按在史仁的眉心,輕輕一點。

    “嘶嘶。”

    史仁只感覺到一股清涼的力量涌入經脈,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緩緩睜開雙目,向熒惑望去,眼神有着迷茫,隨即,露出一道笑容:“張若塵,你終於來了……”?熒惑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層粉紅色的光華,有些迷幻,媚俏的一笑,柔聲道:“告訴我,是誰研究出來的那種符籙?又需要什麼樣的材料,才能將符籙煉製出來?”

    “鎮血……符……是……”

    史仁的臉上露出掙扎的神色,緊緊的咬着牙齒,顯得極其痛苦。

    熒惑的香舌,輕輕的舔了舔紅脣,見史仁竟然抵抗住了她的幻術,於是,五根柔長的玉指伸了出去,按在史仁的頭頂。

    “哧哧。”

    尖長的指甲,直接插入進史仁的頭皮,強大的精神力涌了出去,使用出一種殘忍的手段,直接奪取他的記憶。

    “啊……”

    史仁似乎是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兩顆眼球都要從眼眶中爆出來,嘴裡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看到這一幕,不死血族的修士全部都背心發涼,瑟瑟發抖,以前他們也都聽說過不死神女的手段,今天才算是第一次真正見識到。

    完全就是一個蛇蠍美人,只可遠觀,不可靠近。

    “轟隆。”

    史仁的頭顱之中,涌出一股龐大的精神力量,震得熒惑連忙收回手指。

    熒惑臉上的笑容消失,露出一道驚異的神色。

    “神女殿下,結果如何?”一位面容蒼老的銀袍長老問道。

    熒惑飛落了下來,不過一雙玉足依舊沒有落地,踩在一層血霧上面,道:“此人的精神意志異常強大,若是強行奪取他的記憶,說不一定他的記憶會自毀。”

    夏隆沉聲道:“依我看,直接吸乾他的鮮血,在他最爲疲憊的時候,再抽取他的記憶。何必要那麼麻煩?”

    斯圖鳳城搖了搖頭,道:“你這是殺雞取卵,根本沒有體現出鎮獄古族少族長的真正價值。只要將他掌握在手中,不僅可以用來對付張若塵,而且,將來營救冥王大人,也是一張好牌。”

    “沒錯。”

    熒惑點了點頭,贊同斯圖鳳城的觀點,眼眸輕輕的眨巴了一下,笑道:“雖然沒有問出真正的結果,但是,卻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穫。他在中了幻術的時候,竟然喊出張若塵的名字。由此可見,這種符籙,多半與張若塵有很大的關係。”

    斯圖鳳城道:“而且,他還說出了這種符籙的名字,鎮血符,看來真的是專門煉製出來對付我族。”

    熒惑和斯圖鳳城都是聰慧絕頂的人物,很快就從史仁的隻言片語之中,分析出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譁——”

    一道傳訊光符,從天邊飛來,落入斯圖鳳城的手中。

    看完上面的內容,斯圖鳳城的身上,涌出一股可怕的寒氣,咔嚓一聲,將傳訊光符都捏成粉末。

    熒惑的眼皮微微一擡,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派去擒拿黃煙塵的修士全軍覆沒,包括四劍血聖、齊真幻、淨塔血聖、赤雷血聖,一共十數位血聖,一個都沒有逃出來。”斯圖鳳城道。

    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沒有一個不震驚。

    要知道,只有爆發超級大規模戰爭的時候,纔會造成如此多的聖者隕落。

    只是去抓一個黃煙塵,卻有十數位血聖死去,簡直就是爆炸性的事件,如此巨大的損失,足以將斯圖鳳城這位指揮者送上審判臺。

    熒惑有些吃驚,道:“難道是止臨關的兵部強者趕了過去?”

    斯圖鳳城搖了搖頭,道:“是張若塵,還有吞天魔龍。”

    熒惑的一雙星眸,散發出奪目的光華,完全無法理解,道:“張若塵的三脈真的已經恢復?吞天魔龍與張若塵仇深似海,怎麼可能與他聯手?再說,就算他們聯手,也不可能殺得了十數位血聖,並且還包括兩位通天血將。”

    斯圖鳳城點了點頭,道:“應該還有別的強者出手,此人至少也達到真聖級別,要不然,四劍血聖和齊真幻不可能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本來還有些輕視他,現在看來,張若塵這個對手還是很有挑戰性。”

    “既然鎮血符很有可能與張若塵有關,我們不死神殿的人也留下來助你一臂之力,此次,一定不能再讓張若塵逃走。”

    熒惑覺得張若塵的崛起,有些難以阻擋,隱隱間,竟是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

    …………

    豐嶽城中,食聖花吸收了大量血氣和聖力,藤蔓頂部的花朵,直徑達到十米左右,散發出明亮的光華。

    食聖花一直寄居在張若塵的體內,也吸收了大量的混沌之氣和神木之氣,如今,它的實力,已經能夠和通天血將級別的人物一較高下。

    沉淵古劍將不死血族留下來的戰兵全部煉化,劍中的銘紋數量,又增加了數百道,總數接近九千道。

    黃煙塵、青墨、金蝠巨蟒的傷勢也都痊癒,恢復到巔峰狀態。

    鍋鍋的精神相當亢奮,捏在胖乎乎的拳頭,道:“塵爺,到底什麼時候去救史仁,我都有些等不及了,直接殺過去吧,將他們橫掃。”

    “殺到哪裡去?”張若塵問道。

    “呃……對啊,都不知道他們躲在哪裡,真是一件麻煩事。”鍋鍋搖了搖頭,嘆了一聲。

    “等吧,他們肯定會主動聯繫我。”張若塵道。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聖道波動,從天外飛來。

    只見,一杆烏黑色的長矛,穿透雲霧,墜落到豐嶽城的中心。本就破爛不堪的城池,再次發出轟鳴聲,揚起厚厚的一層黑色塵土。

    鍋鍋連忙衝過去,從大坑裡面將長矛拔了出來,扛到張若塵的面前:“塵爺,不死血族的戰書就刻在長矛上面,約我們到仙機山的南崖見面。”

    張若塵抓住長矛,舉了起來,看着上面的一個個文字,眼神越來越沉冷,問道:“仙機山的南崖,距離豐嶽城,應該有二十萬裡吧?”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只有真聖級別的人物,纔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隔着二十萬裡的虛空,將一杆聖器級別的戰矛打得此處,並且還能造成一定的破壞力。對方不僅是在下戰書,也是在示威,想要震懾我們。是在問我們一個問題,你們敢不敢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