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你們的實力,與真聖級別的人物硬碰硬,無異於死路一條。”

    祝輕衣坐在地上,臉上帶着冷笑的神色,又道:“真聖與通天境修士,完全不是一個層次。能夠達到那個境界的人物,無一不是修行數百年的老怪,通天血將見到一位真聖都得俯首行禮。”

    “轟隆。”

    一道火紅色的流光,從天而降,落到不遠處的廢墟之中,凝聚成滄瀾武聖的高挑身影。

    一股強勢、霸道、渾厚的力量,自然而然散發出來,使得她猶如一座參天神峰一般,讓人只能仰視。

    “張若塵,再合作一次如何?”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道:“如何合作?”

    “一起對付斯圖鳳城,你救人,焚天劍歸我。”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道:“你守得住焚天劍嗎?”

    這句話,猶如是刺到滄瀾武聖的痛處,雙眼中露出一道冷色,輕哼一聲,“上一次,只是我一時大意,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張若塵凝視了她片刻,點了點頭,道:“行,信你一次。就看你這一戰的表現,還配不配做焚天劍的持劍人。”

    滄瀾武聖氣得磨牙,以她現在的修爲,除了張若塵,誰還敢以這樣的語氣與她說話?

    不過,遺失焚天劍,的確是她聖道之路上的一個污點,差一點讓她的心境崩潰。

    只有親手將焚天劍奪回,她才能洗涮這個污點。

    祝輕衣自然看得出,滄瀾武聖已經突破到通天境,以她的真鳳體質擁有的戰力,恐怕與真聖相比,也是不弱分毫。

    “你們將要面對的,絕不止一位真聖,想要去救人和奪劍,無疑是以卵擊石。”祝輕衣並不看好他們。

    就憑大師兄的實力,與滄瀾武聖相比,也是隻高不低。更何況,大師兄的身邊還有一位劍聖級別的血奴。

    就憑張若塵和滄瀾武聖,還遠遠不夠看。?驀地,祝輕衣的眼神一凝,耳邊隱隱之間聽到金戈鐵馬的聲音,就像是有千軍萬馬在行軍,那種聲勢相當驚人。

    當她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的時候,卻根本沒有看到千軍萬馬,只看見一道穿着漆黑戰鎧的高大人影,迎着風沙行了過來。?在他的身後,竟是有着一道道戰影不斷呈現出來,又不斷消失。千軍萬馬的聲音,竟是由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形成。

    高手,絕對是高手。

    張若塵和黃煙塵看到此人,緊繃的臉,略微放鬆,皆是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齊聲道:“大師兄。”

    前來之人,正是璇璣劍聖的大弟子,青霄。

    “聽說七師妹出了事,我便立即從止臨關趕了過來,見到你們安然無恙,我也是鬆了一口氣。”

    青霄仔細打量着張若塵,露出一道笑容,道:“在路上,聽到消息,六師弟竟是斬殺了齊真幻,有機會我們師兄弟過一過招?”?“一定會有機會,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

    隨即,張若塵將史仁的事,告訴了青霄。

    青霄的神情一凝,道:“我這裡也有一則不好的消息,是從東域傳過來。千水郡國的王族,被屠戮滅門,七師妹的父母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也是下落不明,疑似被不死血族的聖境強者擄走。”

    青霄沒有隱瞞黃煙塵,畢竟,她遲早都會知道此事。

    “怎麼……會這樣?”

    黃煙塵聽聞消息,如同遭受晴天霹靂,臉色在一瞬間變得無比蒼白,就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張若塵連忙扶住她的腰肢,將她擁入懷中,心中的自責更深了幾分。

    “此事多半是斯圖鳳城的手段,我與他不止交手過一次,對他有一些瞭解。此人,爲了對付敵人,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青霄道。

    張若塵眼中的怒火都用噴涌出來,道:“這一戰,便是他的死期。”

    “斯圖鳳城膽敢繞開防線,進入紅川府,本就是狂妄至極,的確是該給他一個沉重的教訓。不過,斯圖鳳城是一個心思縝密之人,曾經兵部的一位天王,佈下天羅地網,也沒能殺死他。對付他,我得再去請一位幫手。”

    說完這話,青霄的身形一動,便是消失在原地,傳音告訴張若塵,他一定會準時趕到仙機山的南崖。

    青霄的出現,讓祝輕衣再也笑不出來,此人可是一位真正能夠與斯圖鳳城抗衡的人物,讓無數血聖都聞風喪膽。

    張若塵感覺到黃煙塵的身體有些發涼,擔心她接受不這個打擊,關切的道:“此事交給我就行,你去乾坤界休養吧!”

    黃煙塵使勁搖頭,眼中露出仇恨和尖銳的目光,道:“我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脆弱,這一戰,必須有我的一份。”

    一行人出發,急速向仙機山的南崖趕去。

    站在遠處觀望的人族修士,見到滄瀾武聖和青霄相繼現身,心知肯定有大事發生,於是也跟着趕去仙機山。

    仙機山,南崖。

    斯圖鳳城站在高聳入雲的崖壁頂端,雙瞳散發出奪目的光芒,望着下方的雲海,微微的一笑:“來了!”

    “不愧是張若塵,的確是膽量過人,竟然真的敢來。”熒惑站在一層層雲霧之上,臉上的笑容無比妖媚。

    “他敢來,也就說明必定是有所準備,我們得小心提防才行。”

    斯圖鳳城向前跨出一步,直接跳下萬丈高崖,墜落到地面,開始統籌和佈置。

    仙機山的南崖,乃是一處中古遺蹟,留有大量古老的建築,地面是密密麻麻的白骨,地底則是佈置有一些古老的陣法。不過,那些陣法,大多都已經殘破,威力有限。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鍋鍋站在魔猿的肩膀上面,踏入進這片遺蹟,不斷靠近南崖。

    越是靠近,空氣中的血霧就越是濃烈。

    片刻後,一道渾厚的聲音,從血霧中傳出:“張若塵,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會來送死。”

    透過一層層血霧,張若塵看到滅風血聖的巨大身影,沉聲道:“誰生誰死,還說不一定。”

    滅風血聖只是發出一陣笑聲,倒也沒有再多言。

    魔猿加快腳步,終於來到崖下。

    那些不死血族的修士,看到魔猿的龐大身軀,也都露出吃驚的神色,“竟然真的是一隻巨靈魔猿。”

    要知道,巨靈魔猿在太古時期都是蓋世兇獸,可以和神龍搏鬥。

    聚集在南崖的不死血族,數量並不多,一共也就四五百位,可是每一個卻都很強大,放到戰場上,足以獨當一面。

    觀察了周圍的環境,張若塵的目光,纔是鎖定在半崖的位置,看到被吊在那裡的史仁,眼中立即冒出密集的血絲。

    “譁——”?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向前一衝,準備跨越空間,前去半崖救人。

    “定。”

    熒惑的衣袖一揮,一連打出十二塊光芒四射的聖骨,落到十二個方位。

    聖骨墜落到地上,猶如是十二座山嶽撞擊大地,發出轟鳴聲,使得這一片天地都在猛烈晃動。

    張若塵才一步跨入進空間,便又被震得反彈而回。

    空間變得無比穩固,即便是時空傳人,也無法隨心所欲的掌控。

    熒惑很像是一位妖嬈的仙子,從天而降,笑道:“那是十二塊大聖骨,每一塊骨頭上面都刻有相當複雜的銘紋,組合在一起,可以定住空間。要對付時空傳人,怎麼能夠一點準備都沒有?”

    張若塵緊捏着雙手,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道:“沒想到,不死神女竟然親自趕來紅川府。”

    “人家想你了嘛!”

    熒惑的聲音充滿媚惑,能夠酥麻男人的骨頭。

    斯圖鳳城走了出來,站到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揹着雙手,道:“張若塵,輕衣呢?”

    “想要見她,得先放人。”張若塵道。

    “好。”

    斯圖鳳城相當爽快,示意兩位血聖,將吊在半崖上的史仁放下來。

    與此同時,一團赤紅色的火焰,出現在半空。滄瀾武聖站在火焰的中心,手中抱着祝輕衣,俯看下方的斯圖鳳城,道:“我不僅要人,還要劍。”

    斯圖鳳城見到滄瀾武聖出現,倒是一點都不意外,笑着點了點頭,道:“只要你們放了輕衣,人和劍都給你們。”

    “錚——”?劍鳴聲響起,下一刻,焚天劍便是出現在斯圖鳳城的手中,劍身上,燃燒着灼熱的火焰。

    張若塵道:“若是我沒有猜錯,除了史仁,還有別的一些人也掌握在你的手中吧?”

    斯圖鳳城有些埋怨的說了一句,笑道:“本來還想給你們一個驚喜,沒想到你們卻提前知道了消息,也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

    “果然是你。”

    黃煙塵無法保持冷靜,就要衝上去與斯圖鳳城決鬥。

    張若塵將她攔了下來。

    被抓的一共有三人,分別是黃煙塵的父王“千水郡王”,母后“琉璃半聖”,親生妹妹“十三郡主。”

    三人的雙腿都被打斷,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是纏着一根鐵鏈。滅風血聖的一隻大手,抓着三根鐵鏈,將他們從一座石洞裡面拖了出來,地面上,留下三道長長的血水印記。

    身上的疼痛還是其次,對於久居高位的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而言,心中的屈辱纔是讓他們生不如死。

    堂堂一座郡國的郡王和王后,卻被打斷雙腿,吊着脖子拖行,這是何等羞辱?若不是遭受壓制,無法自殺,他們早就已經了結了自己的性命。

    ……

    (小魚的微博已經開通,名字叫做“飛天魚的微博”,有興趣的書友可以關注一下。很多時候沒辦法更新,會在微博上第一時間通知,這樣大家也不用一直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