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滄瀾武聖突破到通天境後,修爲大增,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有信心憑藉自己的力量將焚天劍奪回,因此,答應了下來。

    交換人質的過程,異常順利,誰都沒有耍花招。

    “師妹,你受苦了!”

    斯圖鳳城抱着受了重傷的祝輕衣,立即取出一枚解毒丹和一小瓶神血,喂入進祝輕衣的嘴裡。

    他的一隻手掌,按在祝輕衣的背心,調動渾厚的聖氣,打入進祝輕衣背部的天心脈。

    祝輕衣皮膚上的金色毒芒逐漸消散,心口位置的傷口,也在緩緩癒合。

    “大師兄,幫我報仇,生擒張若塵……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做爲通天血將,卻淪爲張若塵的階下囚,本就是無比屈辱,更何況,祝輕衣還被張若塵刺穿心臟,死死的釘在地上,差一點隕落。

    可想而知,她的心中是何等憤恨。

    “放心,他逃不掉。”

    斯圖鳳城的那張鐵血堅毅的臉上,露出一道溫柔的笑容,輕輕撫摸祝輕衣的臉頰。

    張若塵取出一枚逢春丹,喂入進史仁的嘴裡。史仁那血淋淋的肩膀,頓時長出一根根肉芽,片刻後,一隻新的手臂又生長了出來。

    “這裡是極其危險之地,趕緊離開……”

    史仁抓住張若塵的手臂,急切的說道。

    “我明白,金蝠巨蟒還不趕緊動手。”

    張若塵將史仁、千水郡王、琉璃半聖、十三郡主收入進乾坤界,讓他們安心養傷。

    另一個方向,金蝠巨蟒的身軀變得無比龐大,像是一條長着蝠翼的金龍,一顆頭顱就有宮殿那麼巨大。

    “呼!”

    它的嘴裡,一口毒霧吐了出去。

    頓時,整個南崖,變成一片金色的毒域,花草樹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凋零和腐爛,一些修爲較低的不死血族只是呼吸了一口毒霧,便是發出慘叫聲,倒在地上,七竅流淌出金色的血液。

    他們的修爲,遠遠比不上祝輕衣,中了金蝠毒,瞬間就會斃命。

    滅風血聖參悟的是風道規則,而且與金蝠巨蟒交手過一次,因此,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施展出一種風屬性的聖術。

    “玄幽陰風。”

    滅風血聖的雙手劃出一個圓圈,隨即,凝聚成一個直徑數十丈的黑色風洞,一股極其陰寒的颶風吹出去。

    玄幽陰風不僅吹散金蝠毒霧,同時也帶有可怕的攻擊性。

    每一縷風勁,都像是一柄刀刃,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數十米長的刀痕。

    魔猿吞服了七星神苓的玄武葉子,擁有堪比聖王之下最強大的防禦力,擋到所有人的身前,任憑一道道風刃劈在它的身上。

    聖術級別的風刃,卻連它的皮毛都斬不破,只是發出“叮叮”的聲音,猶如劈在鐵壁上面。

    魔猿的嘴巴一張,大聲一吼,嘴裡吐出一口音波漣漪。

    “轟隆”一聲,滅風血聖身前的黑色風洞崩碎,化爲一縷縷黑色的氣流,消散在空氣之中。

    魔猿大步猛然向前跨出一大步,伸出一隻一百多丈長的巨掌,一掌向滅風血聖的頭頂拍壓下去。

    滅風血聖只感覺整個天空都變得無比陰暗,擡頭一看,臉色略微的一變,連忙擡起雙臂,凝聚出兩隻血手印向上抵擋。

    “轟隆。”

    兩隻血手印被打碎,魔猿一掌將滅風血聖拍入進地底,留下一個一百多丈長的手印大坑,大坑中,殘留着浩蕩的魔氣。

    若是半聖境界之下的武者闖入到此地,遇到這個手印大坑,肯定會相當吃驚,說不定會以爲是神魔的手印。

    “不愧是太古遺種巨靈魔猿,真聖之下,估計沒有幾個生靈能夠與它比拼力量和防禦。”

    滅風血聖從地底爬出,只感覺雙臂疼痛欲裂,很難擡起來,頗爲後悔與巨靈魔猿比拼力量。

    只論力量,巨靈魔猿剛纔那一擊,比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都要強大一兩分。當然,也是因爲,張若塵現在只是上境聖者的境界。

    “竟然沒有逃?”

    斯圖鳳城本以爲,交換人質之後,張若塵等人會立即遁走,可是,他們非但沒有逃遁,反而主動發起進攻。

    這是要幹什麼?

    難道就憑他們這些人,還想與不死血族開戰?

    熒惑的臉蛋無比晶瑩雪白,發出誘人的笑聲:“張若塵,你是知道自己逃不掉,所以選擇拼死一戰?”

    “爲什麼要逃?今日,本就是來收拾你們。”

    張若塵的眼神鋒銳懾人,拔出沉淵古劍,向其中一塊大聖骨衝了過去。

    只有先打碎空間封鎖,纔不會束手束腳。

    熒惑顯然是看出張若塵的目的,性感的嘴脣微微一勾,道:“還不立即啓動地獄血魂陣,一網打盡,不放走任何一人。”

    一連有着三十六位不死血族的高階半聖,從地底爬出來,站在三十六處方位,同時釋放出體內的聖氣,打入進地底。

    “哧哧。”

    南崖下的這一片遺蹟之地,方圓數百里的大地,竟是浮現出密集的陣法銘紋,連接成一座攻擊大陣。

    地獄血魂陣是七級陣法,極其複雜和玄奧,具有鎮殺聖境生靈的強大攻擊力。

    除了地獄血魂陣,遺蹟之地地底的殘陣,也都被激活,運轉了起來,形成雷電、冥火、飛劍、火山、幻象……等等攻擊和困禁的力量。

    張若塵正要揮劍斬向一塊大聖骨,在大聖骨的前方,一座火山噴發出來,數千道飛劍跟隨岩漿一起衝出,全部都打向張若塵。

    “嘭嘭。”

    張若塵不得不向後倒退,避開那座火山,定睛一看,在火山的旁邊,一縷縷血氣從地底衝出來,凝聚成一尊身高三丈的神將,手持巨斧,渾身散發出堪比通天血將的強大氣息。

    “那是地獄血將,由陣法的力量凝聚而成。”

    滄瀾武聖的臉色變得略微有些難看,因爲她十分清楚地獄血魂陣的可怕,就算是真聖級別的人物陷入進陣法,也有可能會隕落。

    與不死血族開戰以來,朝廷已經有兩位真聖,死在地獄血魂陣中。

    “不就是一道血氣凝成的血將,有什麼可怕?”

    鍋鍋無所畏懼,信心滿滿,猶如一個毛茸茸的皮球,向那尊地獄血將衝了過去,掄起拳頭就是一拳打在地獄血將的胸口。

    “嘭。”

    那位地獄血將的胸口塌陷,爆裂成一團血霧。

    “哈哈,只是聲勢浩大而已,實際上不堪一擊……”

    鍋鍋挺着圓溜溜的肚皮,哈哈大笑。

    可是,片刻後,鍋鍋的笑聲就戛然而止,地獄血將的胸口又重新凝結成實體,提起巨斧,一斧劈到它的頭頂上方,

    “怎麼又完好無損了?”

    鍋鍋怪叫一聲,連忙拔腿就跑。

    在它的身後,地獄血將一斧劈在地上,爆發出一聲震耳的巨響,有着一圈圈勁氣波浪四散而開。

    不僅如此,地獄血魂陣中,又凝聚出第二尊地獄血將,第三尊地獄血將……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十八尊地獄血將凝聚出來,每一尊都威勢驚人,猙獰怒目,手中的血斧則是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我終於有些明白,爲什麼真聖都會隕落。”

    滄瀾武聖的手指一緊,即便以她現在的修爲,面對十八尊打不死的地域血將,時間一久,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

    熒惑站在地域血魂陣的邊緣,盈盈一笑,“張若塵,本神女的這一份大禮,還算可以吧?”

    祝輕衣體內的金蝠毒已經化解了一大半,被擊穿的心臟也重新癒合,看到被困在地獄血魂陣中的張若塵,道:“來之前,張若塵和青霄見過一面,青霄隨時都可能趕過來,我們必須儘快動手。”

    “青霄竟然要來,看了今天還真是有些熱鬧。”

    斯圖鳳城微微一笑,顯得很從容,右手向下一揮,發出攻擊指令。

    頓時,地獄血魂陣運轉起來,十八尊地獄血將同時衝出去,向張若塵等人發起進攻。

    滄瀾武聖的眼神一凝,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聖劍中的銘紋,完全激發出來,凝聚出一片絢爛的火雲,向地獄血魂陣的其中一個方位斬了下去,想要強行破陣。

    這一劍,堪比真聖的全力一擊。

    滂湃的劍氣,將離得最近的兩尊地獄血將,震得橫飛出去。

    “轟隆。”

    大地被撕裂開一道裂縫,逐漸變寬,很快就達到一丈的寬度。

    就連站在陣外的三十六位高階半聖,都在瑟瑟發抖,因爲,滄瀾武聖的這一劍太恐怖,若是地獄血魂陣被攻破,他們多半會被劍氣打得灰飛煙滅。

    熒惑的眼眸微微一眯,低聲道:“你們也去吧!”

    站在她身後的四位銀袍長老,衝到地獄血魂陣的四方,手指的聖杖同時插入進地底,強大的精神力涌入進地獄血魂陣。

    頓時,已經被撕裂的大地,又重新合併。

    地獄血魂陣變得更加強大,就連十八尊地獄血將的力量也增加了一些。

    滄瀾武聖遭到陣法的反擊,向後一連倒退十數步,雪白手臂上,流淌出一道血液紋路,眸光向張若塵望了過去,道:“以我的力量,根本破不開地獄血魂陣。你說,接下來該怎麼打?”

    “一般的聖器破不開地獄血魂陣,可是,神遺古器和大聖古器卻未必不行。你來助我一臂之力,以佛帝舍利子的力量,將這地域血魂陣摧毀。”

    張若塵的雙手一合,身上散發出奪目的金色佛光,頓時,佛帝舍利子從他的眉心位置飛出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