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調動空間規則,直接跨越數十丈遠的空間,出現在死神騎士的頭頂上方,打出一張聖級鎮血符。

    符籙爆裂,白色的光華包裹住那位死神騎士全身,封住他的血氣。

    已經激發了一半的自殺絕招,瞬間停止。

    “不……”

    那位死神騎士本來已經抱着必死的決心,準備與張若塵同歸於盡,現在,卻被打斷,自然是相當不甘心。

    他大吼了一聲,想要掙脫鎮血符的壓制。

    嘭的一聲,張若塵全力一掌拍擊下去,聖道力量從頭頂一直傳到雙腿,打得那位死神騎士雙腿斷裂,跪在地上,身體陷入進泥土,只有一顆頭顱,還露在外面。

    食聖花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紮根在那位死神騎士的身上,將他當成養分,吸收他體內的血氣和聖力。

    那位死神騎士發出淒厲的慘叫聲,顯然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張若塵的心中沒有一絲憐憫,不死血族在吸食人類血液的時候,就應該有被吸食的覺悟。

    看到這一幕,熒惑臉上的喜色消失,心中的危機感更強。

    鎮血符的出現,對不死血族而言,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可是,到目前爲止,他們對鎮血符的瞭解卻是少得可憐,根本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張若塵必定是一個關鍵人物,無論如何也要將他拿下。”

    熒惑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噴在萬獸寶鑑上面,隨即,一股強大的風暴向外席捲出去。

    “吼!”

    在風暴的中心,一隻渾身雪白的巨虎,向前一撲,衝了出來。

    並不是虎,而是一隻具有部分神獸血脈的窮奇。

    窮奇有着白虎一般的形態,可是身上卻沒有毛,而是長着一根根白色冰刺,背上生有一對大翼。

    滄瀾武聖和白黎公主的神情變得無比嚴肅,有些忌憚那隻窮奇。

    “張若塵,借佛帝舍利子給我一用。”白黎公主道。

    不鎮殺窮奇,肯定無法收拾熒惑,因此,張若塵沒有一絲猶豫,將佛帝舍利子打了出去,暫時借給白黎公主。

    鍋鍋見鎮血符竟然真的能夠阻止死神騎士的自殺絕招,也就不再畏懼,以兩條腿狂奔,無比囂張的大吼一聲:“來,來,來,不死血族的渣渣,有本事與本座一戰,看本座不打得你們神形俱滅。”

    與此同時,魔猿搬起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山嶽,向不死血族的修士砸了下去。

    大戰全面爆發,猶如神魔之戰,打得方圓數百里都是飛沙走石,電閃雷鳴,聖道氣勁滿天飛,聲勢無比浩蕩。

    站在仙機山外的人族修士,望着那一片天地,皆是感覺到震撼。

    “青霄天王、滄瀾武聖、張若塵聯手對抗斯圖鳳城、不死神女、祝輕衣,爆發生死大戰,恐怕又有大批聖者隕落。”

    “青霄天王和斯圖鳳城皆是心思縝密的統軍人物,擁有百戰不敗的傳奇,也不知今天誰的傳奇會被打破?”

    ……

    有人將消息傳回中域,造成更加巨大的轟動。

    因爲這一戰的主戰成員,每一個都是威震天下的傳奇人物,具有逆天的氣運,屬於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任何一位隕落,都會造成軒然大波。

    各方勢力雖然不在北域,卻也在密切關注,收集最新消息。

    “張若塵這是要幹什麼,斬殺十數位血聖竟然依舊不罷休,難道真的是要與不死血族血戰到底?”

    “殺,殺個天翻地覆,張若塵和青霄天王就是我的偶像。”一位因爲不死血族而家破人亡的人族修士,聽聞此事,心情無比激動。

    “滄瀾武聖不愧是九天玄女之首,竟然親自趕赴前線征戰,簡直就是我們女性修士的楷模。”

    ……

    …………

    連珠府中,朝廷官員和儒道的大儒、聖儒全部都有些蒙圈,這一場大戰來得太突然,超出了他們最開始的推算。

    “走,去天地棋局。”

    以太宰王師奇爲首,一羣身穿儒袍和官服的老者,全部來到連珠府的第九府,圍在一張九尺長的棋臺四方,觀察棋局的變化。

    “不僅是青霄天王、滄瀾武聖、張若塵,裴雨田也在附近。”

    在棋盤上,聖書才女發現代表裴雨田的那枚棋子,頓時微微鬆了一口氣。有這位《英雄賦》上的人傑相助,那麼,張若塵等人也就擁有很大的贏面。

    不過,很快他們又發現,還有一些棋子也出現在仙機山南崖的附近。

    那些棋子,全部都沒有標註姓名。

    要知道,一旦有生靈達到聖境,立即就會化爲棋子,顯現在天地棋局之上。

    隨後,朝廷就會派出使者,前去確認那位聖者的身份,並且將他的身份信息標註在棋子上面。

    沒有標註姓名的棋子出現,也就使得這一場戰鬥的結果,充滿變數,根本無法預測。

    王師奇的眼力,遠遠超過其他人,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道:“棋局中,仙機山所在的那片區域有些詭異,總感覺似乎是有某位極其厲害的人物,改變了那裡的天地規則,在矇蔽我們的觀測。”

    “怎麼可能?什麼人的力量強大到可以影響天地棋局?”有人提出質疑。

    聖書才女的一雙眼眸,緊緊的盯着棋盤,道:“精神力大聖就有那樣的力量。”

    楚思遠的眼神一凝,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納蘭丫頭,你指的是不死神殿殿主?這樣的人物,已經站在崑崙界的最頂端,怎麼可能插手一羣聖境小輩的爭鬥?再說,大地神殿中的那位活菩薩,不是一直都在牽制他?”

    琴宗宗主梅先生沉凝了片刻,道:“那種級別的交鋒,不是我們可以想象。有些時候,只有等到戰鬥結束,我們纔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那個時候,一切都遲了!”

    聖書才女輕輕咬着嘴脣,猜測道:“或許張若塵、青霄天王、滄瀾武聖、裴雨田,他們之中的某人掌握了一種十分可怕的東西,讓不死神殿殿主都感到害怕或者心動。有沒有這個可能?”

    衆人皆是一怔,隨後思索了起來,覺得聖書才女的猜測,還是有一定的可能性。

    王師奇的身上,一股強橫的精神力爆發出來,嚴肅的道:“現在,首先要做的事,盡一切力量保住他們幾個小傢伙的性命,再去查明原因。”

    “大家一起動手,開啓九星連珠,由老夫親自執掌儒祖聖書,向不死神殿發起進攻。老夫倒是早就想要會一會不死神殿的那位殿主,看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儒道諸聖全部都開始行動,分別坐鎮連珠府的九府。

    “轟隆隆。”

    沒過多久,整個中央皇城都是微微晃動了一下。所有修士都看見,連珠府中,升起九根明亮的光柱。

    在天穹之上,則是出現九顆璀璨的星辰,排列在一條直線上面。每一顆星辰,都有半顆太陽那麼巨大。

    不僅是在中央皇城,在崑崙界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這一奇異景象。

    無頂山,魔教大祭司站在觀星樓的頂部,眺望天邊的九顆星辰,發出沙啞的聲音,道:“九星連珠!儒道的諸聖終於動手,這是要對付不死神殿的那位殿主,還是對付齊天血帝?”

    蠻荒秘境,九黎宮。

    一位長着九條白色貓尾的女子,站在一座硃紅色宮殿的頂部,腳踩雲霞,身上有着一股絕代風情,笑道:“一場小輩之間的戰鬥,竟是鬧出如此巨大的風波,人族和不死血族有多少大人物都被捲了進去?”

    ……

    此刻,正在南崖戰鬥的衆人,並不知道,因爲他們,造成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很多厲害人物都摻和進去,相互牽制,相互鬥法。

    甚至一些大人物,根本不知道爲什麼要開戰,卻被逼得不得不出手。

    牽一髮而動全身。

    張若塵將目標鎖定在熒惑的身上,爆發出急速,一劍刺了出去,擊向她的眉心。

    “你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嗎?竟然忍心殺我?”

    熒惑並沒有躲閃,只是幽怨的盯着張若塵,眼睛極其美麗動人,睫毛纖長,輕輕的眨巴了一下,充滿誘人的風情。

    面對這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仙顏,就算是天下最冷血的殺手,恐怕也會猶豫。

    張若塵卻沒有一絲猶豫,一劍穿透熒惑的眉心,一張絕美的容顏被撕裂,化爲碎片。

    下一刻,就連那些碎片,也都隨風消散。

    “不好……是幻象。”

    張若塵連忙閉上雙眼,使用精神力去感知四周,頓時,察覺到一道極度危險的劍氣,出現在他的背後,劍尖距離他的背心,只剩三尺的距離。

    是祝輕衣。

    如此近的距離,根本就無法閃避,於是,張若塵的手指捏成劍訣,急速轉身,以指爲劍,擊在聖劍的劍尖。

    “嘭。”

    張若塵向後一連倒退三步,將大地踩出三個大坑,兩根手指則是傳出一股劇烈的疼痛。

    祝輕衣的修爲很深厚,曾經擋住裴雨田的一刀而不死,在通天血將中都是頂尖強者,戰力並不比張若塵弱多少,在幻境的輔助之下,對張若塵是有不小的威脅。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