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開天眼。”

    張若塵的眉心,一道白光瑩瑩的豎眼打開,觀察四周,窺視幻境。

    視線中,周圍一片迷茫,依舊看不見祝輕衣和熒惑的身影,只能隱隱捕捉到她們的存在。

    “你的精神力強度與我差距還很大,就算動用天眼,也沒有太大的作用。”熒惑的笑聲在虛空中響起,猶如是從九天之上傳出,根本無法捕捉到她的方位。

    能夠成爲不死神殿的神女,熒惑也是從無數天之驕女之中脫穎而出,擁有與她身份相匹配的實力和手段,詭異莫測,讓人防不勝防。

    “張若塵,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祝輕衣的聲音傳了出來,帶有一種強烈的憤恨。

    下一刻,天上和地下一共有十六個方位都傳出劍鳴聲,同時攻向張若塵。身處在幻境之中,張若塵根本無法判斷到底哪個方位纔是真正的攻擊。

    張若塵卻並沒有驚慌失措,一邊研究幻境,一邊施展出時間劍法,形成一座直徑十丈的特殊領域。

    那座特殊領域,是時間領域和劍法領域結合之後的產物,在領域中,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緩慢。

    “唰唰。”

    頃刻間,張若塵便是一連施展出十六種劍招,猶如是分身十六人,破解了十六個方位的攻擊,並且捕捉到祝輕衣的真身。

    這一次,張若塵追擊上去,主動發起攻擊,以免祝輕衣再一次遁入幻境消失無蹤。

    “這是什麼劍法,時間的流速爲何會變慢?”

    祝輕衣相當驚異,一邊抵擋,一邊後退,在半空留下一道道曼妙的幻影。

    “午劍。”

    張若塵與沉淵古劍合二爲一,猶如正午的烈日一般,綻放出刺目的光華。

    祝輕衣的眼神無法睜開,眼皮只是微微的眨了下去,下一刻,沉淵古劍已經刺穿她的鎖骨,逼得她只能不斷向後倒退。

    “好快的一劍,竟然融入了時間的力量……”

    祝輕衣伸出一隻手掌,抓出沉淵古劍的劍鋒,同時,急速向後倒退,聖血從鎖骨的位置不斷流淌出來。

    兩人的仇恨很深,已經是不死不休,若是今日張若塵無法將她殺死,肯定後患無窮。

    眼看祝輕衣就要死在張若塵的劍下,熒惑再次出手,幻境中,一尊由玄陰罡風凝聚成的巨人,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側,一掌拍擊下去。

    明知有可能只是自己幻覺,可是,張若塵卻不得不收劍抵擋。

    萬一不是幻覺呢?

    事關生死,張若塵賭不起。

    張若塵一劍揮斬出去,那尊巨人頓時消散而開,化爲了一縷縷細微的旋風。

    “果然是幻覺。”

    張若塵再向前方盯過去的時候,哪裏還有祝輕衣的影子,地面上,只剩下一片緋紅的血跡。

    “真當我破不了你的幻境嗎?”

    張若塵冷哼一聲,擡起右腳向地面一踩,隨即,數十團淨滅神火便是從體內飛出去,衝向四面八方,像是一盞盞神燈懸浮在虛空。

    淨滅神火可以焚煉世間的一切,自然也能照亮幻境。

    “哧哧。”

    幻境逐漸消散,真實的戰場,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

    熒惑和祝輕衣並肩而立,距離張若塵並不算遙遠。熒惑的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幻境被破,給她的精神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損傷。

    祝輕衣鎖骨位置的傷口緩緩癒合,盯着懸浮在半空的火焰,露出忌憚的神色:“淨滅神火,傳說中的淨滅神火,你竟然能夠掌控這種火焰……”

    不久之前,在祝輕衣的眼中,張若塵只是一個小角色,可以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這纔過去多久,張若塵對她而言,已經是一尊有些難以戰勝的大敵。

    張若塵控制懸在半空的淨滅神火,凝聚成一片火浪,向熒惑和祝輕衣涌了過去。

    沒有人敢直接觸碰淨滅神火,她們二人自然也不敢。祝輕衣打出聖劍,激發出劍體中的銘紋,引動千紋毀滅勁,想要驅散淨滅神火。

    可惜,那柄聖劍卻被淨滅神火煉得融化,變成一滴滴鐵水。

    “怎麼可能,就連千紋聖器都擋不住?”

    祝輕衣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心中暗道,憑藉這種火焰和時間劍法,張若塵就算遇到真聖,估計也有自保之力。

    熒惑的衣袖一揮,萬獸寶鑑飛出去。

    萬獸寶鑑是一塊令牌的形狀,飛在半空,不斷變得巨大,最後,化爲一面十數米長的盾牌,擋在她們二人的身前,反向張若塵撞擊過去。

    不僅要防,也要攻。

    萬獸寶鑑在淨滅神火之中,也被燒得赤紅,在它的表面,有着密密麻麻的萬獸虛影被刺激得顯現了出來。

    “塵哥,小心身後。”

    遠處,黃煙塵嬌喝一聲。

    滅風血聖收斂身上的氣息,悄聲無息的潛入到張若塵身後,趁着張若塵全力以赴對付熒惑和祝輕衣的時候,打出一道聖術級別的拳印。

    這是他全力爆發出來一擊,威力無窮,就算不能殺死張若塵,也要讓張若塵失去戰鬥力。

    “殺死時空傳人,足以讓我功成名就。哈哈!”滅風血聖大笑一聲。

    張若塵早就察覺到滅風血聖的氣息,只是裝着不知道,故意引他上鉤。

    見到滅風血聖出手,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在他的身後,一根根青色的火焰光絲交織在一起,凝結成一團淨滅神火。

    “嘭。”

    滅風血聖打出的拳頭,與淨滅神火碰撞在一起,打得火焰爆裂,化爲一粒粒火星,衝射在他的身上。

    每一粒火星飛過去,都會在滅風血聖的身上留下一個小指頭大小的孔洞。

    頃刻間,滅風血聖的聖軀就變得千瘡百孔,猶如篩子一樣。

    “啊……”

    滅風血聖的笑聲還沒有停下,嘴裏就發出悽慘的叫聲。

    空間略微震盪了一下,張若塵出現在滅風血聖的斜上方,眼中帶有一股冷意,打出一道龍象般若掌,拍擊下去,擊在滅風血聖的頭頂。

    與祝輕衣、熒惑廝殺,那是爲了種族生存而戰,那是不得不戰,不得不生死相搏。可是,滅風血聖卻不同,他屠殺了黃煙塵的全族,張若塵對他是滔天的仇恨。

    “噼啪。”

    滅風血聖的頭蓋骨和脊樑骨被張若塵打得碎裂,直接趴伏在了地上,渾身顫抖、抽搐,卻並沒有死去。

    食聖花的根鬚蔓延過來,穿透滅風血聖的皮膚,紮根在他的體內,開始吸收了起來。

    漸漸的,滅風血聖的身體不再動彈,逐漸變得乾癟,失去了生命氣息。

    張若塵向這一片戰場望去,只見,人族一方全面佔據上風,白黎公主使用佛帝舍利子鎮壓住了畢方,滄瀾武聖打得熒惑和死神騎士將節節敗退,兩人都遭受重創,只能一邊逃遁一邊抵擋。

    “譁——”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追上祝輕衣,站在了她的對面,道:“今天你走不掉。”

    祝輕衣停了下來,道:“有本事不動用淨滅神火和時間空間的力量,與我堂堂正正的戰一場?”

    “要不要我綁着雙手與你戰鬥?”張若塵道。

    淨滅神火和時間空間都是張若塵獨有的底牌手段,也是自身力量的一部分,張若塵找不到不使用的理由。

    祝輕衣見識過時間劍法和淨滅神火的厲害,若是,張若塵真的動用出這些底牌,全力以赴出手,她連兩成的勝算都沒有。

    “嘭。”

    祝輕衣沒有出手,直接退走,身體分解而開,化爲三十多道黑色光霧,向三十多個不同的方向飛去。

    “都已經說過,你今天走不掉,爲什麼就是不信?”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體內的聖氣全速運轉,雙手向前一伸,聖氣和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使得空間發生巨大的扭曲。

    那些想要逃遁的黑色光霧,全部都改變方向,反而向張若塵飛了過來。

    隨後,張若塵取出一枚聖級鎮血符,向前一按,符籙爆裂而開。

    鎮血符爆裂之後形成的白色光華,將三十多道黑色光霧包裹起來,形成一根根鎖鏈。在白色鎖鏈的內部,祝輕衣的身體重新凝聚出來,墜落到了地上,再無還手之力。

    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指在祝輕衣的眉心:“一切都應該有一個了結。”

    遠處,正在與青霄激烈交鋒的斯圖鳳城,察覺到祝輕衣將要隕落,怒吼一聲:“張若塵,你敢……”

    “噗嗤。”

    沉淵古劍刺了出去,穿透祝輕衣的眉心,打碎氣海和聖魂,徹底香消玉殞。

    “大師兄……”

    祝輕衣的最後一絲聖念,使得她念出這麼三個字,像是一種告別,又像是還有什麼話想要說。可惜,一切都歸於無聲。

    張若塵重新提起沉淵古劍,臉上沒有一絲波瀾。

    都是爲了種族生存而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什麼對與錯,既然站在了對立面,那麼,也就只有一個活着,一個死去。

    若是自己不想死,就只能殺死對方。

    “轟隆。”

    青霄的一道拳印,擊在斯圖鳳城的胸口,將其打得口吐鮮血,向後倒飛數十里遠,撞擊在地面上,身上的戰甲全是裂痕。

    “與我交手,你竟然分心?”

    青霄看着從亂石中走出的斯圖鳳城,沒有一絲喜色,反而眼神有些複雜。

    因爲,他知道自己剛纔那一拳,已經重創斯圖鳳城,今日,斯圖鳳城恐怕是很難活着離開。今後,再找一個像他這樣的對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難得的一個對手,卻是在他分心的時候,纔將他擊敗。這樣的勝利,有什麼值得高興?

    斯圖鳳城的身上鮮血不斷流淌出來,每踩一步,都會留下一個血腳印,一直走到祝輕衣的屍體旁邊才停下腳步,伸出一隻血淋淋的手,輕輕撫摸她的那張面孔。

    “是師兄沒有保護好你,都是師兄的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