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仙機山的南崖,徹底變成一片火海,除了張若塵等人,別的生靈全部都化爲劫灰。

    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死氣沉沉。

    青霄的眼神沉凝,擦乾嘴角的血痕,道:“斯圖鳳城是一個難得的對手,可惜沒能與他分出勝負,真是一個遺憾。”

    “這是一個大時代,天才人傑輩出,只有少部分人能夠成長起來,更多的人註定會倒下。”張若塵道。

    這一場大戰終於結束,除了名動劍聖逃走,別的不死血族幾乎全滅,算得上是一場大捷。

    可是,張若塵的心情,卻並不是那麼愉悅,反而生出一股更大的危機感。

    仙機山的深處到底藏着什麼祕密?

    死族來自何方?

    僅僅只是一隻骨手,便是如此厲害,會不會再飛出一顆骷髏頭?一條骨腿?甚至一尊完整的死族強者?

    將來,必定還會有更大的危機爆發,今天的這一戰,不過只是大動盪來臨的前奏。

    或許只有更加努力修煉,提升自己的修爲境界,將來纔不至於只能等死。

    滄瀾武聖返回,雙翼一收,降落到地面,道:“熒惑逃走了!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哪位人族大聖擋住了仙機山深處的那隻骨手?”

    先前,滄瀾武聖去追殺熒惑,離開了這片區域,因此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裴雨田和青霄自然是知道張若塵的身上,藏有一個了不得的大祕密,這樣的祕密,顯然是不能讓外界知曉,萬一傳出去,誰都不知道會惹來什麼樣的風波。

    衆人皆是沉默,片刻後,裴雨田轉身就走,留下一個孤傲的背影,道:“我還有事,就先離開。青霄,我們的賭約還算不算數?”

    “當然算數。”青霄道。

    裴雨田沒有回頭,道:“聖道規則我已經凝練到半真半虛的層次,一定會比你先突破到真聖境界。我要的那兩株聖藥,你最好提前準備好。”

    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裴雨田已經消失在大地的盡頭。

    “這個傢伙真的是窮瘋了!”青霄笑着搖了搖頭。

    滄瀾武聖直皺眉頭,掃視青霄和張若塵二人,道:“你們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青霄直接搖頭,道:“那種級別的存在,就算現身,以我們的修爲,也看不清他的身影。”

    滄瀾武聖盯向張若塵,道:“你也沒有看清?”

    “沒有。”

    張若塵搖了搖頭,不想滄瀾武聖繼續追問下去,於是,向身後的火海一指,道:“斯圖鳳城自爆了聖源,與祝輕衣一起灰飛煙滅。你要不要進去找一找焚天劍?”

    滄瀾武聖用着狐疑的眼神看着他們二人,總覺得他們在有意隱瞞,輕哼了一聲,背上的雙翼一扇,衝入進火海里面。

    見到滄瀾武聖離開,青霄纔是慎重的對張若塵說道:“大師兄知道你身邊有很多厲害的幫手,已經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勢力。你身上的祕密也很厲害,讓人感到畏懼。可是,朝廷的水很深,沒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千萬要隱藏自己,在局勢沒有明朗之前,不要急着跳到明面上來。”

    張若塵覺得青霄的話中有話,問道:“什麼時候,纔是局勢明朗的時候?”

    “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踏入中域,攻下第一中央皇城的時候。或者,十位血帝被盡數鎮殺的時候。”

    青霄知道一些內情,但是又不確定,所以說得很隱晦。

    局勢不明朗的時候,就是槍打出頭鳥,誰跳得越高,死得就越快。

    很顯然,青霄是覺得張若塵太過鋒芒畢露,已經站在風頭浪尖,隨時都可能遇到大危機,所以纔出言提醒。

    張若塵點了點頭,能夠聽出青霄話中的意思,道:“接下來,我會消聲覓跡一段時間,從明面上,隱藏到幕後。”

    “有什麼打算?”青霄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招攬兵馬,壯大實力,靜等局勢明朗的那一天。”

    滄瀾武聖提着焚天劍,從火域之中走出,撫摸着劍身,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悅。驀地,臉上的笑容,又是一收,她冷聲道:“招攬兵馬,壯大實力。你是想要造反嗎?”

    “只是想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宗門,增強實力,應對接下來的大動盪而已。”張若塵淡淡的道。

    滄瀾武聖的螓首輕輕點了點頭,道:“算你小子還算識趣,你一定要切記,與朝廷作對不可能有好下場。不過,這一次你的表現還算可以,也算是立下大功,本聖一定將此事稟告上去,或許可以抵消你曾經犯下的罪責,說不一定還能封王加爵。”

    雖然,滄瀾武聖說話很不客氣,但是青霄卻聽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感覺有些詫異,這位高傲得看誰都不順眼的玄女之首,竟然是要去爲張若塵求情?

    就連青霄都知道,張若塵是女皇親自下令要抓捕的重犯,必定是有深層次的原因,無論誰去求情,都要冒着生命危險。滄瀾武聖會不知道其中的兇險?

    這位玄女之首的態度,讓青霄都有些捉摸不透。

    滄瀾武聖和青霄一起離開,去了止臨關的兵部大營。

    “朝廷的水,到底是有多深?”

    張若塵盯着他們的背影,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隨後,也離開了此地。

    名動劍聖和熒惑逃走之後,在紅川府的邊陲會合在一起。

    仙機山爆發的戰鬥太可怕,天地都像是要被打碎,熒惑自然是無比好奇,詢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日月水晶棺從張若塵體內飛出的時候,速度很快,而且名動劍聖又站在很遠的地方,所以,他並沒有看清楚是誰出手。

    直到此刻,名動劍聖依舊感覺到背心發涼,道:“一輪烈日和一輪月亮同時飛上天空,打碎了骨手,應該是人族的兩位大帝級人物。”

    “一輪烈日,一輪月亮?難道是武市錢莊的武尊和魔教教主同時駕臨?”

    熒惑露出疑惑的神情,自言自語的道。

    名動劍聖無法確定,自然也就無法回答她,道:“反正大帝級別的人物都動手,就算行動失敗,也怨不得我們。”

    熒惑想不透其中的原因,點了點頭,道:“先回神殿覆命,或許殿主會知道一些情況。”

    ……

    …………

    乾坤界中,日月水晶棺依舊懸浮在接天神木的下方,距離地面大概有十丈,顯得晶瑩剔透,熒光閃爍,可以隱隱看到裏面躺着一具容顏極美的女屍,不像是死去,更像是在沉睡。

    一共三十四塊碎骨,懸浮在日月水晶棺的四周,每一塊骨頭上面都蘊含強大的死亡邪氣。

    它們每一次想要聚合在一起,棺材上的日月印記就會飛出一道光束,將它們重新打碎。

    張若塵和血月鬼王站在日月水晶棺的下方,使用出各種方法,想要與棺中的女屍溝通,但是都失敗。

    她陷入沉寂,只有太陽印記和月亮印記,在源源不斷的吸收接天神木的木屬性聖氣,形成兩條聖氣長橋。

    “她到底是誰?”

    就連血月鬼王,也生出這樣的疑問。

    張若塵見無法與血月鬼王溝通,於是,釋放出精神力,詢問接天神木,或許它會知道一些東西。

    接天神木的確知識淵博,可惜,新苗只是繼承了老樹的極少部分記憶,也不清楚日月水晶棺中那具女屍的具體身份。

    “既然日月水晶棺是拜月魔教的聖器,或許魔教總壇的典籍上面,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白黎公主走了過來,出現在張若塵和血月鬼王的身後。

    張若塵贊同白黎公主的觀點,喃喃自語道:“酒瘋子和古松子這兩個老古董,說不定會知道一些東西。”

    酒瘋子和古松子被夜瀟湘追殺到仙機山的深處,也不知現在還活着沒有?

    酒瘋子能夠釀製六聖登天酒,古松子掌握着化聖丹,若是能夠將他們拉攏到明宗,足以讓明宗想要快速崛起,成爲崑崙界一等一的大勢力。

    這樣的人才,魔教不要,張若塵卻是想要得很。

    反正那隻骨手已經被打碎,仙機山深處的危險性降低了很多,張若塵打算親自去走一趟。

    去之前,張若塵又詢問接天神木第二個問題:“爲什麼我時而能夠調動乾坤界的力量,時而又不能調動?”

    “你的身體和乾坤界還沒有完全契合,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也還沒有與乾坤界的天地規則融合。你想要隨心所欲調動乾坤界的力量爲己用,還需要一段較爲漫長的時間。”接天神木說道。

    “原來如此。”

    張若塵倒也沒有失望,就算時靈時不靈也沒關係,反正不到萬不得已,他是根本不會動用那股力量。

    自己修煉出來的力量,才最爲純粹,纔是大道。

    張若塵將鍋鍋、魔猿、白黎公主從乾坤界中接了出來,帶到緣湖的湖畔,笑道:“看到湖中心那種島嶼沒有,島上也有一座神土藥園,裏面全是聖藥。現在,就是你們將功補過的時候,誰採到的聖藥更多,不僅不用受懲罰,而且,還有獎勵。”

    “真的假的?全是聖藥?”

    鍋鍋的雙眼變得無比火熱,伸出一條舌頭,舔了一下嘴脣。

    張若塵猜到鍋鍋心中在想什麼,道:“白黎,你就不用去採藥,負責看住它們,別讓它們再次偷吃。”

    白黎公主顯然是比鍋鍋和魔猿穩重得多,問道:“你呢?你要去哪裏?”

    “我去仙機山的深處走一趟,很快就會回來。”

    張若塵不再多言,直接向仙機山的深處進發,不僅是去尋找酒瘋子和古松子,也想去查一查那裏到底隱藏有什麼祕密?

    飛到一座山峯的峯頂,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鍋鍋和魔猿都發出嚎叫聲,爭先恐後向無緣島衝去。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使用精神力傳訊給白黎公主,告訴她緣湖和無緣島有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大聖殘陣,讓鍋鍋和魔猿吃一吃苦頭就行,別讓它們丟了性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