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麒麟知道張若塵的精神力十分強大,因此,不敢有任何隱瞞,道:“萬佛道三大分支之一的生滅寺和黑市,都曾煽風點火。”

    “不過,最爲可恨的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他們假借我教的名義,竟然將矛頭引向居住在中央皇城的林妃娘娘,其心當誅。”

    張若塵的身上有着一股寒氣散發出去,道:“假借魔教的名義?”

    趙麒麟生怕張若塵誤會,連忙解釋其中的原因。

    原來,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都有臥底潛伏在拜月魔教的內部,想要利用魔教神子歐陽桓和張若塵之間的仇恨,挑起事端。

    “張公子請放心,我教聖女首尊親自趕去中央皇城對付他們,林妃娘娘肯定不會有事。”

    暗夜宮的職責,就是刺探情報,作爲其中一位首領,趙麒麟自然是知道很多信息。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

    張若塵盡最大努力控制住心中的情緒,又問道:“魔教的聖女首尊還在中央皇城嗎?”

    “應該還在。”趙麒麟道。

    張若塵閉上雙目,儘量心平氣和的說道:“行,你可以離開了!”

    “真的放我離開?”

    “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叫你走,你就走,信不信本座一爪子打斷你全身骨頭,再扔你離開?”

    鍋鍋伸出一隻毛茸茸的拳頭,十分暴力的說道。

    趙麒麟是真的有些害怕這只不知是龍還是兔子的蠻獸,不再任何猶豫,立即站起身來,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向遠處飛掠出去。

    一股淡淡的香風,飄到張若塵的身旁。

    白黎公主定住身形,盯着趙麒麟離開的方向,說道:“真的放他離開?”

    “此人雖然成聖,卻並不是硬骨頭。留他一條性命,說不定將來還有用處。”張若塵道。

    張若塵不喜歡貪生怕死的人,可是,這樣的人,若是在敵對勢力,卻是一件好事。

    “年關將至,或許,是時候去一趟中央皇城。”

    張若塵望着灰濛濛的天空,眼神有些迷離,腦海中,浮現出林妃的身影。

    他不僅是聖脈中央帝國的皇太子,也是雲武郡國的九王子。在林妃的身上,張若塵第一次感受到母愛,早已將她當成自己的親生母親。

    這些年,他們母子已經很久沒有團聚過,沒有一起過年,沒有一起吃過年夜飯。

    在所有人都在團聚的時候,他們卻是孤獨的。

    張若塵一直都在躲避朝廷的抓捕和追殺,或是藏身在兩儀宗,或是藏身在血神教,爲了奪取修煉資源,爲了提升修爲,不知經歷了多少生死殺劫。

    林妃只是一個凡人,內心並沒有張若塵那麼強大,或許,在她的世界裏,張若塵就是她的全部。

    每一次傳出關於張若塵遇險的消息,她肯定擔憂,肯定會落淚,肯定會像每一個母親一樣,悲傷和傷心。

    並不是張若塵不願去見她,而是不敢去。

    張若塵的敵人太多,若是讓那些敵人的注意力集中到林妃身上,只會是害了她。

    現在卻不一樣,那些敵人已經在對付林妃,張若塵又怎能不去?

    乾坤界已經誕生出來,演變成了一座穩定安全的世界,也是時候將林妃接進去。

    張若塵離開了仙機山,踏上前往中央皇城的路。

    中央皇城,曾經是青池中央帝國的都城,青帝和池瑤統一天下之後,這裏自然而然也就成爲第一中央帝國的國都。

    池瑤稱皇之後,率領諸聖,使用逆天手段,改變了整個崑崙界的靈脈走勢。

    天下靈脈,交匯於中央皇城。

    WWW ●ttκǎ n ●℃ O

    如此一來,中央皇城便是成爲整個崑崙界靈氣最濃郁的地方,各方修士源源不斷匯聚而來,城池是擴建了又擴建,繁華程度不知超過當年的池青都城多少倍。

    可以說,中央皇城就是人族最鼎盛繁華的象徵,它的誕生,就是一個偉大的奇蹟。

    對張若塵而言,中央皇城自然是龍潭虎穴,不過,不死血族、死禪教、酆都鬼城皆是鬧出不小的動亂,朝廷的絕大多數聖者應該都不在中央皇城。

    現在是去中央皇城的最佳時刻。

    在北域的紅川府,有一座空間蟲洞,可以直達中央皇城。

    張若塵與黃煙塵都修煉了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兩人改變了身形、容貌、氣息,化爲滿臉皺眉的老叟和老婦,來到空間蟲洞的所在地。

    黃煙塵的頭上全是白髮,身形佝僂,聲音沙啞的道:“對不起,我不該隱瞞你,但是,那個時候你的三脈盡斷,正是最虛弱的時候,我怕你知道消息之後,會……”

    “不用向我解釋,我都明白。”

    張若塵緊緊的捏着黃煙塵的手,溫柔的一笑:“天下間,真正全心全意對你好的人,其實並不多,每一個都值得珍惜。”

    黃煙塵輕輕咬着嘴脣,將頭靠在張若塵的胸口,眼中流露出一道既是甜蜜,而又苦澀的神情。

    張若塵察覺到她的情緒波動很大,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

    黃煙塵收起了情緒,輕輕的捶了捶張若塵的胸口,有些傲嬌的道:“我就只是很好奇,我現在這麼老,這麼醜,你看着會不會很厭惡?”

    “怎麼可能?”

    張若塵啞然一笑,撫摸着黃煙塵那滿是皺紋的臉,道:“你將最年輕、最美麗的年華交給了我,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年輕、最美麗的樣子。”

    “萬一我將來真的變得又老又醜,你卻還十分年輕,恐怕你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黃煙塵低聲說道。

    “將來,你若蒼老一歲,我便陪你蒼老一歲。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張若塵將她的手抓得更緊了幾分。

    遠處,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有些感嘆的道:“都已經如此大的年紀,居然還能這麼相愛,真是讓人羨慕。”

    滄瀾武聖帶着六位女聖,來到空間蟲洞的附近。

    剛纔說話的人,正是跟在滄瀾武聖身後的柳離女聖,她看着張若塵和黃煙塵相擁在一起,露出十分羨慕的神情。

    張若塵擔心被她們認出來,拉着黃煙塵隱入進人羣之中。

    大概一個時辰之後,空間蟲洞開啓,張若塵,黃煙塵,還有滄瀾武聖和六位女聖,紛紛走入進去。

    從空間蟲洞走出的時候,衆人已經來到中央皇城,出現在一座寬闊的白石廣場之上。

    “拜見武聖大人。”

    廣場上,一隊御前金甲軍等待在那裏,見到滄瀾武聖現身,全部都跪伏在地。

    周圍別的那些修士,知道滄瀾武聖的身份之後,也都無比驚恐,齊刷刷的跪在地上叩拜,不敢擡起頭來。

    張若塵向滄瀾武聖盯了一眼,心中暗道,難怪她那麼心高氣傲,果然是威風得很,在中央皇城估計還沒有人敢得罪她。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眼睛餘光,發現了一道極其美麗身影,連忙低下頭。

    只見,聖書才女穿着一身青色儒衣,從御前金甲軍中走出來,頭上扎着髮髻,竟是女扮男裝,脣紅齒白,顯得格外俊秀。

    不過,她的精神力相當高深,在場幾乎沒有人能夠看清她的真容。

    聖書才女盈盈一笑,道:“恭喜滄瀾姐姐突破到通天境,並且奪回焚天劍,雙喜臨門,可喜可賀。”

    見到聖書才女,滄瀾武聖那張冰冷的容顏纔是露出一道笑容,道:“納蘭,你怎麼親自趕過來了?”

    “趕來接你回宮,趕來第一個祝賀你。怎麼樣,驚喜嗎?”聖書才女道。

    滄瀾武聖總覺得聖書才女今天有些反常,不過,此次北域之行她的確是收穫頗豐,心情很不錯,因此也就沒有多想。

    在御前金甲軍的簇擁之下,滄瀾武聖和聖書才女一起離開,向紫微宮的方向而去。

    就在這時,一道精神力,傳入張若塵的腦海:“今夜子時,青虹閣。”

    張若塵露出一道苦笑,盯向聖書才女離開的方向,就在這時,聖書才女也是轉過身看了一眼。

    兩人的目光略微觸碰,就又錯開。

    “竟然還是被認出來了!不對,她不是在等滄瀾武聖,而是在等我。也就是說……她提前就知道我要來中央皇城,我和煙塵有佛帝煉製的佛珠掩蓋氣息,她是如何知曉我們的行蹤?”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沉凝。

    聖書才女對他的行蹤瞭如指掌,別的儒道大人物會不會也知道他的行蹤?

    黃煙塵看出了一些東西,問道:“被她發現了?”

    “嗯,她約我今夜見面。”張若塵沒有隱瞞。

    黃煙塵道:“去吧!”

    “你不介意?”張若塵笑道。

    “以聖書才女的品行,以你的原則,我爲什麼要介意?我想,她約你見面,肯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告訴你。”黃煙塵道。

    張若塵已經有些迫不及待,道:“先去界子府。”

    每一位界子,在中央皇城都有一座界子府,林妃就是住在黃煙塵的界子府。

    以張若塵和黃煙塵的修爲,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覺,就瞞過看守界子府的守衛,進入到內府。

    遠遠的,張若塵便是看見林妃那有些憔悴的背影,她坐在高高的門檻上面,望着府牆外面的天空,顯得有些木然。

    不知爲何,張若塵竟然感覺到心痛,雙眼有些溼潤,聲音乾澀,輕聲的道:“孃親。”

    ……

    (接下來在中央皇城的劇情,將會是本書最大的轉折點之一,劇情很難寫,情感宣泄比較強烈。而感情描寫又是小魚的短板,所以小魚必須要仔細構思,如果更新沒有跟上,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