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妃猶如觸電一般,輕輕顫抖了一下,緩緩的轉過身去。

    當她的目光,落到張若塵的身上,身形便是顫抖得更加厲害,可是,似乎又覺得是自己的幻覺,又收回目光,輕輕的搖頭一嘆。

    孔宣站在林妃的身旁,已是長成一位絕色動人的大美人,看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身影,清秀的臉上盡是欣喜的神色,攙扶着林妃站起身來。

    “夫人,真的是公子回來了,你快看,不是幻覺,真的不是幻覺。”

    張若塵走到林妃的面前,眼睛無比酸澀,將她緊緊的保住,心中有着千言萬語想要訴說,卻又不知該如何說起,最後化爲一句:“孃親,塵兒回來接你,我們以後再也不分開。”

    “塵兒……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林妃只感覺如同做夢一般,很不真實,拼命的抱緊張若塵,生怕下一刻他又消失不見。

    母子相聚,有說不完的話相互傾訴,直到青墨和黃煙塵做好了晚飯,他們走出房間,來到飯堂。

    “孔宣,你也坐下用餐,若是不嘗一嘗青墨的廚藝,你肯定會後悔一輩子。”張若塵笑道。

    孔宣的修爲,已經達到半聖境界,可是,卻依舊忠心耿耿的守在林妃的身邊,做一個侍女。

    正是因爲有她的照顧,林妃才能一次又一次從悲傷和痛哭中走出來。

    所以,張若塵並沒有將她當成一個侍女,而是將她當成了半個弟子。

    “多謝公子。”

    孔宣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行禮,隨後纔是坐下。

    久別之後的重聚,張若塵只感覺無比幸福,只希望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再也不要理會天下的紛爭和仇殺。

    可是,安寧哪有那麼容易,紛爭在所難免。

    夜幕下,濃濃的殺機,洶涌而來。

    “呼!”

    界子府外,掛起一陣陰風。

    一道道黑色人影,顯現出來,站在陰影之中。

    其中一位臉色蠟黃的老者,手持一根暗紅色的聖杖,盯着燈火通明的界子府,道:“靈王聖祖牽制住了凌飛羽,今晚就是我們動手的最佳時機,無論如何,必須將張若塵的母親擒住。”

    “可是,北域傳來的消息,張若塵的三脈並沒有廢,反而修爲大漲,就連齊真幻和滅風血聖這種人物都被他鎮殺。我們擒拿了他的母親,豈不是惹到一尊大敵?”一位較爲年輕的修士有些擔憂的說道。

    “你懂什麼?張若塵早就已經是我們兩族的死敵,只有將他除掉,才能徹底免除後顧之憂。張若塵再強能有多強,能夠比得過靈王聖祖?能夠比得過天命屍皇?”

    那位老者訓斥了一句,又道:“反正銀蟬公主已經發話,若是這一次行動再失敗,我們所有人都會被煉成鬼僕。”

    那些黑色人影全部都是身形一顫,隨後,有着濃烈的陰寒之氣從他們的身上散發出來。

    老者揮動手中的聖杖,數千道鬼影飛出去,凝聚成一片陰風,衝向界子府的方向。

    界子府中的靈燈,猛烈搖晃,緊接着熄滅。

    看守界子府的軍士,剛剛察覺到不對勁,便是有一道道鬼影,衝入進他們的身體,佔據了他們的身軀。

    頃刻間,那些軍士全部都定在原地,變得一動不動,表情呆滯,猶如撞邪了一般。

    “唰唰。”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化爲一道道暗影,神不知鬼不覺的衝入進界子府。

    飯堂中,衆人正在用餐。

    黃煙塵的眼眸,盯着輕輕搖晃的燈光,察覺到有敵人闖入進界子府,冷聲道:“塵哥,我出去迎客。”

    “你留下來給孃親講一講我們在青龍墟界、陰陽海、北域遇到的那些趣事,我去接迎他們。”

    張若塵輕輕拍了拍黃煙塵的香肩,示意她坐下,隨後,又是對着有些不安的林妃微微一笑,纔是走出飯堂。

    站在石梯上,張若塵轉過身,面對着飯堂,伸出一隻手掌。

    渾厚的精神力,從掌心涌出去,形成一層隔音的結界,將飯堂完全包裹起來。

    “你們看,有一道人影,站在飯堂外面。”

    “只要不是張若塵的母親,其餘的閒雜人等,一律滅掉。”

    兩道黑色人影,猶如鬼魅一般,從一座屋檐上面飛落下來,同時揮刀,從兩個相當刁鑽的角度斬向張若塵。

    “嘭嘭。”

    他們的刀,還沒有劈在張若塵的身上,身體便是自動爆裂而開,變成兩團血霧。

    張若塵無比沉怒,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好大的膽子,竟然真的敢來擒拿孃親。若不是他提前趕回來,豈不是就被他們得逞?

    看來得給他們一個沉痛的教訓才行。

    “還有高手在守護張若塵的孃親。”

    看到兩位修爲不弱的族人慘死,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紛紛衝了過來,有的站在院落中,有的站在屋頂,將張若塵包圍住。

    “只是一個年輕小輩,不足爲懼。”

    一位禿頂的老者,不屑一笑,手持一枚鈴鐺,使勁的搖晃。

    “叮叮。”

    在他的身後,一連四具半聖戰屍衝出去,身上都穿着鎧甲,手持血刀,散發出來的屍氣充滿腐蝕性,使得界子府中的樹木和花草紛紛凋零。

    張若塵輕哼一聲,手掌在虛空一按,一股聖氣涌出去。

    隨即,四具半聖戰屍停在半空,屍身迸裂,化爲黃沙,從鎧甲中流出來,灑落在地上。

    只剩下四具空空如也的鎧甲,掉落在地上。

    “天吶,是一位聖者。”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全部都倒吸涼氣。

    特別是那位禿頂老者,更是被嚇得不輕,忍不住向後倒退,想要遁走。

    張若塵的手指一點,一道劍波飛出去,擊在那位禿頂老者的眉心,嘭的一聲,整顆頭顱都是爆裂而開。

    一位臉色有些蠟黃的老者,手持一根暗紅色的聖杖,駕馭着陰風,出現在飯堂的上空。

    見到這位老者現身,兩族的修士皆是鬆了一口氣,全部都躬身行禮:“拜見厲聖長老。”

    厲聖長老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聲音陰沉的道:“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與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作對,不會有任何好下場。”

    張若塵瞥了他一眼,道:“主使是誰?告訴我,我可以給你一個全屍。”

    兩族的修士,全部都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在是狂得沒邊,面對一位聖境長老,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

    厲聖長老看到張若塵那冰冷的眼神,感覺到心中一顫,意識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警惕的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誰?難道你們認不出,我就是你們要對付的那個人。”張若塵散去精神力,顯露出真容。

    “張若塵。”

    一大片驚恐的聲音響起。

    如今,張若塵的威名傳遍天下,早已不是曾經那位任人宰割的小輩,僅僅只是血神教教主這個身份,就能嚇死無數修士。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嚇得膽顫,紛紛逃竄,已經後悔來到界子府。包括厲聖長老也不例外,拼盡全力逃命,哪裡敢和張若塵交手,兩人的修爲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還想走?”

    張若塵根本沒有動手,只是釋放出聖威,籠罩整個界子府。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就全部都被鎮壓得跪伏在地上,沒有一個能夠保持站立,其中一些,更是直接暈死過去。

    與此同時,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隔空一抓。

    一隻數十丈長的大手印顯現出來,擒住逃到界子府邊緣的厲聖長老,拖了回來,鎮壓在大手印之中。

    張若塵揹着雙手,面無表情的走到厲聖長老的面前,道:“告訴我,主使是誰?他們在什麼地方?”

    “張若塵,你最好放了本長老,否則你的下場會非常悽慘。”厲聖長老沉吼一聲。

    張若塵不再問他,伸出一隻手,向厲聖長老的眉心按過去,準備奪取他的記憶,親自尋找答案。

    厲聖長老顯然也是知道張若塵的目的,於是,調動聖氣,衝入進聖源,下一刻,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從他的體內涌出。

    “竟然自爆聖源。”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急速倒退,同時,手指向前一點,擊碎厲聖長老附近的空間,形成一片破碎的空間地帶。

    厲聖長老的聖軀,被空間吞噬。

    自爆聖源之後,只是讓得空間略微顫動了一下,並沒有造成太大的破壞力。

    隨後,張若塵又開始盤問別的修士,可惜他們的修爲太低,知道的十分有限,並沒有問出太多有價值的東西。

    只是確定了一點,他們都是聽命於封銀蟬,而且,兩族派遣到中央皇城的聖境高手似乎還不少,不僅僅只是來擒拿林妃,也是來結交朝廷中的一些權貴。

    “封銀蟬,在青龍墟界沒有殺死你,你倒是給我惹了不少麻煩。這一次,不會再給你留活路,就算天命大帝再次保你,我也必斬你。”張若塵的眼中寒光四射。

    在青龍墟界,天命大帝以屍皇之體重生,活了第二世,與張若塵談判,保住了封銀蟬一條性命。要不然,在青龍墟界,她就已經死去。

    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修士,全部都被滅殺,碾壓成了劫灰。

    隨後,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子,在界子府中飛行了一圈,侵入進守衛軍士身體的鬼煞,全部都被淨化。

    那些守衛軍士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爲剛纔只是失神了一剎那,並沒有放在心上,又開始巡邏和站崗。

    張若塵則是推開飯堂的門,含笑着走了進去,重新坐到座位上面,笑道:“孃親,你和煙塵聊得怎麼樣?在青龍墟界、陰陽海、北域的事,還是很有趣的,哪裡有什麼危險,都是那些人胡說八道而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