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臨近年末,天氣清寒,給人一種淡淡的涼意。

    青虹閣,位於一片竹林的深處,小橋流水,靜謐而幽深,與繁華熱鬧的中央皇城形成鮮明的對比。

    聖書才女坐在閣樓中,罕見的,換上一身寒冰雪紗材質的女裝,肌膚如同凝脂,眉目清淡,烏黑的長髮梳理得很整齊。

    她在煮茶,兩隻纖細玉手顯得格外優雅,每一個動手都充滿靈動的韻味。

    天下間,不知有多少修士,最夢寐以求的事,就是能夠看得聖術才女的仙顏。若是能夠與她一起飲茶論道,那麼,就算減壽百年,恐怕也有不少人願意。

    張若塵穿過竹林小道,來到青虹閣外,輕輕的嗅了嗅,笑道:“聖道古茶。楚思遠那個摳門的老傢伙,竟然會將聖道古茶的茶葉送給你?”

    聖書才女的小嘴輕輕一抿,盈盈而笑:“他的確很摳門,所以,我是親自爬到儒祖古茶樹上摘的茶葉,將成熟的聖道古茶全部都摘光。他現在見到我,都還咬牙切齒。”

    張若塵笑了笑,能夠想象楚思遠的表情是何等精彩,隨即,走入進青虹閣,坐到她的對面。

    聖書才女端起一隻夜光茶杯,遞到張若塵的手中,聲音無比溫柔,道:“嘗一嘗。”

    張若塵抿了一口,細細品味,點了點頭,道:“不愧是聖書才女,煮的茶都比別人煮得更加香濃。”

    “我以爲你會誇茶,卻沒想到,你現在竟然也懂得誇讚人,難怪能夠俘獲那麼多女子的芳心。”聖書才女道。

    張若塵放下茶杯,笑道:“聖道古茶雖然珍貴,可是將它和聖書才女放在一起,恐怕天下間的男子,都會將注意力集中後者的身上。”

    “所以,你是有事要求我。”

    聖書才女又端起茶壺,倒滿了一杯,將茶杯移到張若塵的面前。

    張若塵道:“難道只有有事求你的時候,纔會誇你?”

    “難道不是嗎?”

    聖書才女反問了一句。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開門見山的道:“我想知道,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有哪些重要的人物來到中央皇城?他們的修爲高低?底牌手段?藏身之地?”

    聖書才女幽嘆了一聲,“你果然還是那麼煞風景,我們就不能單純的飲茶論道,不要去談論那些殺戮和仇恨?你本應該清楚,有我在中央皇城,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就算來再多的高手,也不可能傷得了林妃娘娘一分一毫。”

    “今夜呢?”張若塵道。

    聖書才女道:“養鬼古族的那位厲聖長老嗎?他自爆了聖源,卻被你打入虛無空間。”

    她竟然知道得如此清楚,也就是說,當時她很可能就在附近,親眼目睹界子府中的一切。

    可是,當時張若塵竟然毫無察覺。

    張若塵緊緊的盯着對面的聖書才女,道:“你的精神力強度,已經達到五十四階?”

    “你一個修煉肉身的武者的精神力都達到五十三階,若是我沒有達到五十四階,豈不是顯得聖書才女有些名不副實?”聖書才女笑道。

    張若塵又是問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會來中央皇城?”

    “聖書才女無所不知,無所不曉,要知道你的行蹤,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聖書才女故意露出驕傲自得的模樣,見張若塵依舊一臉嚴肅,纔是覺得有些無趣,收起了笑容,道:“你知道天地棋局嗎?”

    “略有耳聞。”張若塵道。

    聖書才女道:“你的身上雖然有掩蓋氣息和天機的寶物,可是,卻瞞不過天地棋局。你的名字,是我親手刻到棋子上面,我豈能不知道你的行蹤?”

    天地棋局是儒道和朝廷的大祕,關係重大,因此,聖書才女沒有詳談,只是提了一句。

    張若塵道:“你刻的是張若塵的名字?”

    “若是棋子上面的名字是張若塵,你豈能活到現在?”聖書才女道。

    “多謝。”

    張若塵十分清楚,聖書才女改動天地棋局,肯定是冒着極大的風險,猶如是欺天之罪,一旦被發現,肯定是要承擔可怕的後果。

    張若塵又道:“如何才能真正避開天地棋局的監控?”

    “除非你離開崑崙界,藏到另一個世界,否則天地棋局就會一直鎖定你的聖魂,讓你無所遁形。”聖書才女道。

    “原來天地棋局鎖定的是聖魂。”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唸了一句,隨後,道:“回去之後,將棋子上的名字改回來吧,我不想連累你。”

    聖書才女的心中一動,道:“你要離開崑崙界?”

    “暫時還不會,但是,我有辦法避開天地棋局的鎖定。”張若塵道。

    乾坤界已經誕生出來,張若塵完全可以將聖魂藏到乾坤界裏面,如此一來,天地棋局自然是無法找到他。

    聖書才女知道張若塵是一個有辦法的人,因此沒有多問,半晌後,纔是意味深長的說道:“你不該來中央皇城的,太危險了!”

    “我也不想來,可是卻不得不來。”張若塵的眼中帶着寒光,道:“想要對付我,我沒有意見,可是對付我的家人,我一定加倍奉還。”

    聖書才女看出張若塵的態度很堅決,不可能善罷甘休,於是說道:“封銀影,養鬼古族的長公主,也是封銀蟬的姐姐,修爲達到真聖初期的境界,絕對是一等一的強者。封銀蟬是被你殺死,你應該明白她爲什麼要對付你了吧?”

    “她對付我,恐怕不止是報仇那麼簡單。我身上的寶物,她應該也想要吧?”張若塵道。

    “不要輕敵,封銀影在養鬼之道上的造詣極高。而且,就我目前所知,她飼養的鬼王,至少也有六尊。”

    隨後,聖書才女又說出第二個名字:“靈王聖祖,養鬼古族的一位活了千年的老祖宗,修爲深不可測,據說不久之前到達了帝皇神尺的第二塊刻度碑,在那裏參悟了三天。”

    “十大神器之一的帝皇神尺竟然出世了?”張若塵略微有些吃驚。

    聖書才女道:“帝皇神尺一直都沒有消失,就保存在銘紋公會,由銘紋公會的十大長老看守。只不過,只有聖王級別的人物,才能感應到帝皇神尺的存在。聖王之下的人物,根本不知道這個祕密。”

    傳說中,帝皇神尺是用來測量帝皇的修爲境界,同時也蘊含有大聖之道。

    聖王境界想要提升境界,除了大聖親自傳道之外,去帝皇神尺悟道纔是最快的修煉方式。

    銘紋公會一直都是崑崙界的中立勢力,招攬天下精神力修士,不僅在人族有分會,在蠻獸各族也有分會,堪稱崑崙界最爲神祕,歷史最爲悠久的勢力,卻又不參與任何紛爭。

    所以,凡是達到聖王境界的生靈,皆是可以前去帝皇神尺之上悟道。

    靈王聖祖能夠到達第二塊刻度碑參悟聖道,很顯然,絕不是一位剛剛達到聖王境界的人物,修爲的確是有些深不可測。

    “靈王聖祖也在中央皇城?”張若塵問道。

    聖書才女點了點頭,道:“現在,他應該還在和魔教聖女首尊凌飛羽鬥法。”

    能夠與靈王聖祖鬥法,由此可見,凌飛羽必定已經達到聖王境界。以凌飛羽的劍道造詣,一旦達到聖王境界,戰鬥力絕不是一般的聖王可以比擬。因此,張若塵倒也並不是特別爲她擔心。

    “除了封銀影和靈王聖祖,還有什麼強者?”張若塵問道。

    聖書才女道:“天命屍皇。”?“天命大帝?”張若塵道。

    聖書才女道:“沒錯,不過天命大帝已經死去,就算重新活過來,身上依舊殘留着屍氣,因此,才稱他爲天命屍皇。如今,天命屍皇就在趕屍古族修煉,算得上是趕屍古族的一員。”

    “必須告訴你一件事,不久前,天命屍皇想要取回天命符詔,與萬兆億戰過一次,不分勝負。”

    張若塵的眉頭緊鎖,道:“竟然都已經能夠和萬兆億交手,他的修煉速度也太快了吧!”

    “畢竟是大帝級別的人物,對聖道的理解,不是我們可以比擬,修煉得再快,我都不吃驚。若是他的速度,還不如你和我,反而纔會讓我感到詫異。”

    聖書才女繼續說道:“除了他們三人,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還有一些成名數百年的老怪,可是,對你來說卻沒有什麼威脅,倒也沒必要介紹他們。”

    “多謝。”

    張若塵第二次說出謝字。

    聖書才女將封銀影的藏身之地告訴了張若塵,隨後,取出一隻玉質的盒子,遞到張若塵的面前,微微一笑:“知道你用得上,特地去給你求了一枚。”

    張若塵打開玉質的盒子,一股浩蕩的玄黃之氣逸散出來,瀰漫在青虹閣中,彷彿是有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也衝射了出來。

    “玄黃丹。”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欣喜的神色,立即蓋上盒子。

    傳說中,玄黃丹可以幫助聖者修煉出玄黃之氣,突破到玄黃境,乃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聖丹,只有精神力大聖採集聖道規則,才能將它凝練出來,而且難度非常之大。

    張若塵沒有詢問聖書才女是去哪裏求的玄黃丹,可是心中卻是無比感激,因爲,他現在的確是迫切想要突破到玄黃境。

    “你還要謝我第三次嗎?”

    聖書才女微微含笑,一眼不眨的盯着張若塵,總覺得讓張若塵欠她的人情,欠得越多,心情就越是開心。

    或許,爲一個人付出,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當然,聖書才女是一個聰明的女子,不希望這種付出變成張若塵的心理負擔,於是又道:“千萬不要想太多,我只是在回報你曾經救我的那份恩情。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纔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