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書才女的心思,張若塵又怎麼可能不懂?

    張若塵沒有點破,只是將剩餘的青龍神露全部取出來,遞了過去,道:“這些神藥的葉露,或許沒有玄黃丹珍貴,可是,對精神力修士卻又巨大的幫助,希望能夠讓你的精神力更上一層樓。”

    精神力達到五十四階,再想有所提升,已經是無比艱難。

    但是,張若塵送出的這些青龍神露,讓聖書才女的精神力強度從五十四階的初期,提升到中期,還是沒有問題。

    聖書才女並不矯情,直接將青龍神露收下,嫣然一笑:“青龍神露與聖道古茶簡直就是絕配,看來我的精神力又要迅猛的增長一大截。”

    飲茶、論道、美人相伴,本是一件身心愉悅的事,可惜,張若塵卻沒有這樣的心情,最終只得提前告辭而去。

    回到界子府,張若塵將白黎公主從乾坤界接了出來,向她講解了現在的局勢,吩咐了一句:“厲聖長老被殺,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今晚必定會派遣高手過來查探,一經發現,格殺勿論。”

    白黎公主的雙手抱在胸前,氣定神閒的道:“爲何不現在就殺過去,直接滅掉他們?”

    “等人到齊,再一網打盡,不是更好?”

    張若塵從聖書才女那裡得知,在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聚集之地,只有封銀影鎮守在那裡。

    一旦動封銀影,必定會讓別的高手察覺到危險,然後逃離中央皇城,如此一來,無疑是打草驚蛇。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是想要趁此機會,將修爲再提升一些。

    進入界子府中的一座修煉密室,張若塵開始閉關。

    融合六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因此,張若塵對聖道的理解是遠遠超過現在的境界,只需要吞服聖藥和聖丹,修爲就能提升上去。

    “現在,我是上境聖者中期的境界,先修煉到上境聖者的巔峰,再吞服玄黃丹,纔不會浪費丹藥的藥性。”

    張若塵從乾坤界中,取出一株萬年年份的聖藥,四色雲蓮。

    調動出淨滅神火,將四色雲蓮煉化成四種不同顏色的液滴,所有雜質全部都被煉去,只剩下最精華的部分。

    吞服下四色雲蓮的藥液,張若塵的身體,猶如變化成四彩神石,四種不同的光芒在皮膚上面交織。

    與此同時,修爲境界則是以超過平常百倍的速度,猛烈的提升。這是煉化聖藥,才能擁有的提升速度。

    ……

    …………

    中央皇城,第七城域,有一座佔地千畝的莊園。

    明鏡山莊。

    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便是聚集在此地,即便是白天,明鏡山莊中也是陰氣森森,有鬼魂在遊走,有屍將在練劍,就連小湖中的湖水都是血紅色。

    封銀影坐在大堂中,盯着跪在下方的一位半聖,蒼白的臉上露出一道狠辣之色:“你說什麼,陵古長老也是一去不復返?從厲聖長老開始,已經是第四批修士前去界子府探查,竟然全部都如同石沉大海。這座界子府,還成了死亡禁地?”

    跪在下方的那位半聖,顫聲說道:“肯定……肯定是有……有高手在暗中守護……界子府。”

    “凌飛羽已經被靈王聖祖牽制住,還有什麼高手能夠無聲無息一連殺死三位聖者和兩尊鬼王?”

    若不是明鏡山莊還需要人坐鎮,封銀影已經親自趕去界子府,很想知道,那裡到底是什麼樣的龍潭虎穴?

    就在這時,封銀影察覺到一股強大的聖道波動,進入明鏡山莊,使得整個山莊變得更加冷寒和陰森。

    “靈王聖祖回來了!”

    封銀影臉上的寒霜消散,露出一道喜色,身形晃動了一下,便是從座位上面消失。

    在明鏡山莊的中心,有一座血紅色的湖泊。

    此刻,一具暗黑色的棺槨,漂浮在水面上。

    棺材的表面,流動着一個個玄奇的鬼文,每一個鬼文上面都有陰寒的氣息散發出來,一般的半聖,就算站在湖畔,都會被那股陰寒之氣凍僵。

    靈王聖祖就躺在棺槨中。

    封銀影出現在血湖的湖畔,察覺到靈王聖祖的狀態有些不對勁,有些吃驚,道:“聖祖,你受傷了?”

    一道浩渺的聲音,從棺中傳出:“凌飛羽不愧是曾經無敵於一個時代的天之驕女,雖然只是剛剛突破到聖王境界,戰力卻已經不在老夫之下。不過,老夫雖然受傷,她卻也好不到哪裡去。”

    “既然如此,聖祖就安心養傷,接下來的事,交給本聖來處理。”

    封銀影離開了血湖,回到大堂之中,細細的沉思,道:“聖祖受傷,界子府又出現身份不明的強者,看來是時候將天命屍皇請回來。”

    隨即,封銀影刻出一道傳訊光符,打了出去。

    界子府中,在淨滅神火的幫助之下,張若塵僅僅只是花費三天時間,就將一株聖藥的藥力完全吸收,修爲一舉突破到上境聖者的後期,修爲又是增長了一大截。

    雖然有些浪費聖藥,但是,對於這樣巨大的提升,張若塵已經相當滿意,簡直堪比平時修煉一年的成效。

    “再煉化一株聖藥,應該就能衝擊到上境聖者的巔峰。”

    張若塵又取出一株聖藥,這一株聖藥的年份,超過四色雲蓮,已經接近兩萬年。

    將聖藥煉化成藥液之後,再次將藥液吞服。

    僅僅只是過去大概一個時辰,突然,胸口的位置,傳來一股滾燙的力量,使得張若塵的身體像是要燃燒起來。

    “什麼情況?”

    張若塵連忙停止煉化藥液,扯開衣襟,只見,胸口的位置竟然有着一道道聖紋在流動,交織成了一張符文的形狀。

    “聖相符!哈哈,終於又填充滿聖氣,顯現了出來。”張若塵的心情大好。

    太上長老燕離人將一張破破爛爛的聖相符送給張若塵之後,只使用了一次,就耗盡符中的聖力,隨後,便是融入進了張若塵的身體。

    此後,聖相符一直都在源源不斷的吸收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卻沒有任何變化,直到現在纔是重新顯現出來。

    換句話說,張若塵又能使用聖相符的力量。

    有聖相符做爲底牌,要收拾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張若塵的把握變得更大。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精神力出現了一絲波動,察覺到界子府中有一道熟悉的氣息,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是她。”

    張若塵停止修煉,走出密室,在界子府中的一座小院裡面,看見了站在梅花樹下的凌飛羽。

    樹上的梅花,格外鮮豔,緋紅如血。

    天空中,則是飄着一朵朵潔白的雪花,灑在地上,落在樹枝上,堆積在花瓣上,白得沒有一絲雜質,與梅花的顏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紅梅,白雪,還有站在樹下的一道緋衣美人,竟是形成一道絕美的風景。

    凌飛羽背對着張若塵,似在賞梅,又像是在等人。

    “下雪天,又遇故友,今天真是喜事連連。”

    見到凌飛羽,張若塵的心情極佳,有着一種久別重逢的小小激動,踩着積雪,快步走了過去,在地面上,留下一連串腳印。

    可是,張若塵還沒有靠近凌飛羽……

    “譁!”

    凌飛羽的體內,便是飛出一道紅色人影,手持一柄長劍,一劍向張若塵刺了過去。

    只是一劍,卻是有着萬千道劍影,充滿無窮變數,讓人捉摸不透。

    張若塵的手中,凝聚出一柄晶瑩剔透的聖氣長劍,施展出一招九生劍法迎擊過去,破解了她的劍勢。

    那道紅色人影,是凌飛羽的分身,劍法無比凌厲,攻出第五招的時候,便是逼得張若塵難以招架。

    “子劍。”

    張若塵動用出時間劍法,劍速提升了何止十倍,只是一劍,便是破去紅色人影的所有劍招,並且發動了反攻。

    紅色人影沒有繼續出手,退了回去,與凌飛羽的身形重疊在一起。

    “不錯,已經很接近劍聖的境界,特別是最後那一招,就算是一般的劍聖,也未必抵擋得住。”

    凌飛羽轉過身來,終於正視張若塵,猶如一朵冰蓮一般,讓人感覺到無法靠近。

    張若塵手中的聖劍散去,化爲一縷白煙,笑道:“你來得太是時候,我正有一個問題要請教你?”

    “說。”

    凌飛羽言簡意賅的道。

    張若塵道:“劍七的最後一層境界,劍出無悔,到底該如何去參悟?我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都沒有一絲進展。”

    “你有做過讓自己悔恨的事嗎?”凌飛羽問道。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道:“既然是自己做過的事,爲什麼要悔恨?”

    即便是與池瑤的那段感情,張若塵也只是恨,沒有悔。

    “你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悔恨,又怎麼知道什麼叫做無悔?就像一個人,不知道什麼是錯,也就不知道什麼是對;不知道什麼是愛,也就不知道什麼是恨。任何相對的事物,都是同時存在。”凌飛羽道。

    沒有了黑暗,誰知道什麼是光明?

    張若塵的眼神一縮,道:“也就是說,我的閱歷還不夠?”

    “劍出無悔,也就要你有一種絕然的心境,領悟不到這一層境界,即便將劍八修煉到大成,也只是僞劍聖。”凌飛羽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