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蝠巨蟒的身軀龐大,伸出一顆宮殿那麼巨大的頭顱,俯看下方的張若塵和青墨。蝠翼下方,兩隻鋒利的爪子,也是舉了起來,散發出懾人的寒光。

    「且慢。」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金蝠巨蟒竟然真的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向張若塵和青墨發動攻擊。

    一個身形佝僂的老者,從金色毒霧中走了出來,穿著一身泛白的布衣,臉上滿是皺紋,頭頂的頭髮已經掉光,別的頭髮則是編成一根根小辮子。

    古松子的眼眶深凹,眼球只有黃豆大小,伸手一抓,隔著十數丈的距離,取走張若塵手中的黃色古玉。

    看了半晌,古松子像是想起了什麼,冷哼一聲:「原來你說得是他,哏哏,他讓你來找我是因為什麼事?」

    張若塵道:「實不相瞞,晚輩受了很重的傷勢,體內的三脈盡碎。酒瘋子說,或許前輩可以治好我身上的傷。」?古松子的脾氣很不好,譏笑一聲:「三脈盡碎就是廢人一個,還治什麼治?」

    「你這老頭怎麼說話的……」

    青墨有些氣惱,很想繼續說下來,卻被張若塵阻止。

    既然是有求於人,自然是要盡量將自己的姿態放得低一些,再說,張若塵也早有心理準備,像古松子這種隱居了數百年的老怪物,哪有那麼好相處?

    張若塵雙手抱拳,道:「既然以前輩的醫術,也無法續接三脈,那麼晚輩也只能到別處去想辦法。」

    「哈哈,小子,你太天真了,若是,老夫都無法續接三脈,天下間,恐怕也沒有誰還有那個能力。」古松子捋著鬍鬚,傲氣十足的說道。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希望,露出一道喜色,道:「也就是說,前輩能夠幫我續接三脈?」

    古松子沒有正面回答張若塵,只是冷笑一聲:「就算老夫有那個能力,可是,憑什麼要幫你?」

    張若塵道:「酒瘋子說,他和你是生死之交……」

    古松子打斷了張若塵的話,道:「他沒有給你講清楚,我們曾經的確是生死之交。至於現在……哏哏,你看他敢親自來見我嗎?」

    張若塵的心中咯噔了一聲,有一種被酒瘋子坑了的感覺。

    古松子道:「若是換做另一個人,敢闖入進老夫的隱居之地,現在,他已經變成了一個死人。不過,老夫並不是一個無情之人,念在曾經和酒瘋子的交情,還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張若塵道:「什麼機會?」

    「仙機山曾經是中古時期北域霸主仙機宗的宗門所在地,仙機宗又是以煉丹聞名天下,栽種了無數稀有的聖葯。雖然,中古末期的那場浩劫,讓仙機宗覆滅,但是,那些聖葯卻沒有全部毀掉,其中有幾株,甚至存活到了現在。」古松子說道。

    張若塵道:「從中古時期一直存活到現在的聖葯?」

    古松子點了點頭,眼中露出灼熱的光芒。

    一般來說,聖葯生長一萬年,就算是成熟,有著非同一般的藥力。?從中古末期到現在,已經過去十萬年,真要有幾株聖葯從那個時代一直存活到現在,絕對是有些不可估量的價值,足以讓聖境生靈瘋狂爭奪。

    「若是,你能夠幫老夫採摘一株,那麼老夫肯定出手幫你續接三脈。」古松子說道。

    古松子在仙機山待了數百年,也都沒能採到一株十萬年聖葯,由此可見,那幾株十萬年聖葯肯定是生長在相當兇險的地方,又或者還有別的一些不為人知的原因。

    張若塵並沒有立即答應,眼珠子轉動了一下,道:「以前輩的實力都無法採摘,晚輩哪有那個能力?」

    古松子搖了搖頭,道:「老夫的精神力的確還算可以,但是,主要研究的卻是丹道銘紋,戰鬥力未必比得過你身邊的那個小女娃娃。想要採摘一株十萬年聖葯,可是需要強大的實力和非凡的運氣,才有可能做到。」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只要前輩說話算話,晚輩倒是可以去試一試。」

    古松子有些不悅,道:「哼!你覺得,以老夫的身份,有必要欺騙你這樣一個精神力才五十三階的小輩?」

    精神力強度都已經達到五十三階,竟然還被他瞧不起?

    這句話若是由別人說出來,張若塵肯定會覺得對方太過狂妄,可是,由一位丹道聖師說出來,其實也就還能夠接受。

    因為,想要成為丹道聖師,精神力強度至少也已經達到五十五階。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問道:「前輩到底是什麼身份?」

    「酒瘋子竟然沒有告訴你我是誰?」

    古松子略微有些詫異,隨即,又是反應了過來,笑道:「他是不是也沒有告訴你,他是誰?」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君子之交淡如水,何必要知道那麼多,前輩不是也不知道我是誰。」

    古松子顯然是對張若塵的身份沒有興趣,只是嗤笑一聲:「君子?狗屁君子,他就是一隻膽小怕事的縮頭烏龜。」

    隨即,他又道:「其實,就憑你的實力,幾乎是沒有什麼可能性採摘到一株十萬年聖葯,老夫也只是一時興起,才讓你去試一試。」

    說完之後,古松子飛到金蝠巨蟒的頭頂,向山林的深處行去,頭也不回的說道:「年輕人,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青墨低聲道:「公子,那個老頭肯定在害怕什麼,不敢親自出手,所以才利用我去採摘,千萬不要中他的詭計。」

    張若塵邁著腳步,跟了上去,道:「對我來說,沒有別的選擇。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也必須要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取,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

    「什麼意思?」青墨好奇的問道。

    「沒有什麼。」

    有些東西,一直藏在張若塵的心中,根本不想說出來。

    氣海中的乾坤神木圖,又裂出了兩道縫隙。

    如果等到乾坤神木圖徹底破碎的時候,張若塵的肉身還沒有恢復,那麼,以他現在的身體,根本承載不住乾坤界。

    承載不住,就是死。

    來自死亡的威脅,相當緊迫,張若塵自然不願放過任何一絲機會。當然,這些隱情,張若塵是不會告訴青墨和黃煙塵。

    半晌后,張若塵才又道:「我和古松子只能算是兩個陌生人,根本沒有任何交情。若是,我不付出一些代價,他憑什麼要幫我續接三脈?」

    「萬一我們幫他採摘了一株十萬年聖葯,他卻出爾反爾呢?」青墨道。

    「那就是他的問題。若是,他做人不厚道,我也沒必要繼續對他那麼客氣。」張若塵有自己的原則,恩怨分明。

    一直以來,能夠自己解決的問題,張若塵都不想麻煩別人。可是,真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張若塵也會動用自己的關係,請一些厲害的人物,幫他解決問題。

    只要張若塵願意開口,對付一個古松子,絕不是什麼難事。

    張若塵向青墨詢問,道:「你是一株生長了四萬多年的青墨聖藤,已經可以化為人形,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為。生長十萬年的聖葯,會不會也能化為人形,修為更加強大?」

    「說不準。」

    青墨搖了搖頭,道:「植物類生靈的修鍊和化形,都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一般來說,生長一萬年的聖葯,都能初步誕生出智慧。若是,有人類加以引導,傳授給它修鍊功法,聖葯就能踏上修鍊之路,逐漸變得強大。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才能修鍊出人身。」

    「當然,除了一些特殊的植物生靈以外,絕大多數植物的修鍊速度都是相當緩慢,修鍊數萬年,也未必比得過人類修鍊數百年。」

    張若塵問道:「你的修鍊速度,似乎並不慢。」

    「我是修鍊出人身之後,修鍊速度才變得很快。以前,還是一根藤苗的時候,修鍊速度別提有多慢,幾乎都感覺不到自己在長大變強。」青墨嘟著小嘴,有些氣惱的說道。

    張若塵道:「植物修鍊出人身之後,修鍊速度都會變得很快嗎?」

    「倒也不是,我只是比較特殊,與別的植物有些不一樣。」青墨說道。

    張若塵想要盡量多了解植物類生靈,繼續問道:「得到修鍊功法之後,植物大概需要修鍊多少年,才能修鍊出人形?」

    「這也是不確定因素,有的植物比較聰明,修鍊數十年,就能修鍊出人身。有的植物比較傻,修鍊十萬年,也未必能夠修鍊出人身。郡主曾經說過,我算是比較傻的那一類,只是運氣好,所以走到了別的植物的前面。」青墨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也就是說,一株聖葯,就算誕生出智慧,若是沒有人類引導它,傳授給它修鍊功法。那麼,它就算生長得再久,也是不足為懼?」

    「應該是這樣。」青墨點了點頭。

    張若塵不再多問,就算繼續問下去,估計青墨也回答不了更多有價值的東西。

    金蝠巨蟒一直走到一座湖泊的邊緣,才是停了下來,頭顱貼在地上,隨後,古松子從它的頭頂走了下來,望著湖中的一座島嶼。

    「這一座湖泊,名叫緣湖。湖心的小島,名叫無緣島。在中古時期,島上住著一位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名叫無緣大聖。或許,你並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是,在煉丹師的名聲榜上,無緣大聖可是排在前三,不知有多少煉丹師都是視他為祖師,稱他為葯聖、丹祖,每日叩拜他的石像。威震天下的化聖丹,就是他親手研究出來。」

    古松子的眼神有些迷離,流露出崇敬的神色,可是,望著湖中小島的時候,卻又有幾分忌憚。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