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紫微宮金碧輝煌,鱗次櫛比,一層疊着一層,連綿五百里,猶如九天之上的神宮仙殿。

    滄瀾武聖渾然散發着赤紅色的聖芒,猶如是火焰在動人的嬌軀上面燃燒,一隻纖長的玉手之中,則是捏着一枚傳訊光符,發出一聲輕哼:“這個傢伙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來中央皇城。”

    “嘭。”

    捏碎了傳訊光符,滄瀾武聖站起身來,來回踱步,片刻之後,拿定了主意,向鎮守第七城域的軍營趕去。

    第七城域的禁軍統領,名叫藺雲,修爲達到通天境的巔峯,在各大城域的禁軍統領之中也是排名第七的強者,戰力堪比一位通天血將。

    在軍中,藺雲本就是萬家一系的人。

    見到滄瀾武聖駕臨,藺雲的真身出關,上前迎接,“拜見二小姐。”

    “藺雲,率領第七城域的禁軍,隨我一起前去捉拿藏身在中央皇城的逆黨。”滄瀾武聖傲然而立,一股強大的聖威釋放出去,給藺雲造成不小的壓力。

    對付逆黨,並不是滄瀾武聖的職責,可是,她卻主動來辦這件事,藺雲意識到此事有些非同尋常。

    半個時辰後,五萬禁軍衝出軍營,趕到明鏡山莊,將整個山莊完全包圍起來。

    來到山莊外,藺雲終於明白滄瀾武聖的意圖,道:“明鏡山莊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聚集之地,沒有明確的罪名,我們這麼明目張膽的對付他們,恐怕會惹來不小的麻煩。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在朝廷和軍中,也有一些背景,有數個世家與他們交好。”

    藺雲已經聽到消息,天命屍皇想要奪回天命符詔,與萬兆億爆發了大戰,很顯然,天命屍皇現在是萬家迫切想要除掉的大敵。

    所以,藺雲認爲,滄瀾武聖此次行動,完全就是針對天命屍皇。

    “你不用管那麼多,按照我的吩咐做就行。”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站在一座廢棄的院落中,眺望明鏡山莊的方向,望着從軍隊中涌出的殺氣和戰意,露出一道淡淡的笑意。

    “滄瀾武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隨後,張若塵繼續在院落中佈置空間迷陣,將此地預設爲第二戰場,以備不時之需。

    藺雲得到滄瀾武聖的指示,率領一隊軍士,主動向明鏡山莊發起進攻。

    養鬼古族的一位長老,打開大門,走了出來,嘴裏吐出一口音波漣漪:“住手,此地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莊園,誰敢亂闖?”

    藺雲毫無懼色,手持一根戰矛,冷聲道:“本統領收到密報,有明堂逆黨藏匿在明鏡山莊,特地前來緝拿。”

    “明鏡山莊豈是你們想闖就能闖的地方?”那位長老沉吼一聲。

    以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底蘊,根本就不會將一般的軍中統帥放在眼裏。

    藺雲也是沒將這位長老放在眼裏,道:“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也想造反嗎?若是這樣,今天,只能全部滅殺。”

    那位長老的心中一凜,畢竟是在中央皇城,萬一真的被扣上謀反的罪名,後果不堪設想。

    明鏡山莊中,封銀影的臉色很是冷沉,道:“這個藺雲到底是誰給他的膽子,竟敢和與兩大古族作對,真的是活得不耐煩?”

    “應該是來對付我。”天命屍皇道。

    封銀影露出不屑的神色,道:“沒有確切的罪名,他敢擒拿你?區區一個第七城域的統領而已,本公主豈會怕他……”

    “轟隆。”

    明鏡山莊的大門被轟開,碎裂成了七八塊,墜落在院落之中。

    被轟飛的,還有養鬼古族的那位長老,猶如稻草人一般,摔落在地上,胸口被藺雲刺出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藺雲提着戰矛,率領着潮水一般的禁軍,大步踏入進明鏡山莊,大吼一聲:“所有人都給本統領老實一點,膽敢阻擋禁軍搜查叛逆,一律格殺。”

    封銀影的身形一晃,化爲一股陰風,出現到藺雲的面前,一股真聖的聖威散發出來,道:“誰敢與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爲敵?”

    藺雲在真聖之下,堪稱最頂尖戰力,可是遇到一位真正的真聖,卻還是被鎮壓得有些難以喘息。一股冰冷的陰寒力量,涌入進他的身體,使得體內的聖氣流速都變得緩慢。

    就在這時,藺雲突然感覺到渾身壓力一鬆,一股熾熱的力量,從後方涌來,化解了那股陰寒之氣。

    滄瀾武聖穿着鳳焰鎧甲,從大門外走了進來,道:“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如此包庇逆黨,明目張膽與朝廷作對,是想滅族嗎?”

    封銀影的眼睛一縮,冷笑道:“難怪一條狗都敢闖入進明鏡山莊,原來是有滄瀾武聖在背後撐腰。”

    滄瀾武聖斜瞥了一眼封銀影,隨後,手臂一揮,道:“所有軍士聽令,進去搜查,一定要搜仔細,千萬別放過任何一個逆黨。”

    “你……”

    封銀影緊緊的捏着雙手,雙眼涌出寒光,最終,還是沒有繼續阻止。

    繼續阻止,恐怕真的是要被扣上謀反的罪名,以滄瀾武聖的身份,能夠調動的能量,足以滅掉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在中央皇城的所有勢力。

    天命屍皇坐在大堂的中央,顯得很平靜,盯着傲然而立的滄瀾武聖,微微一笑:“本皇很好奇,若是今天你搜不出逆黨,該如何解釋?”

    “大膽,女皇在位,爲天下共主,除此之外,誰敢稱皇?看來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是真的想要謀反。”滄瀾武聖冷聲道。

    天命屍皇的雙眼一凝,瞳孔深處一道殺氣一閃而逝,最終,沒有繼續多言,隱忍了下來。

    滄瀾武聖也沒有真的去擒拿天命屍皇,若是,真的將他惹急,估計她今天也很難活着走出明鏡山莊。

    反正有人要對付他,滄瀾武聖自然是沒必要去冒險。

    禁軍的搜查方式相當野蠻,將明鏡山莊中的一些建築都拆掉,有些地方更是被掘地三尺,不經意之間,竟是將山莊中的陣法破壞了一大半。

    最終,自然是沒有搜出逆黨,所有軍士全部都退出山莊。

    “看來是情報有誤,對不起,打擾各位了!”滄瀾武聖轉身離開,走了出去。

    明鏡山莊再次恢復平靜,卻是變得一片狼藉。

    嘩的一聲,一縷鬼魂從外面飛進來,凝聚出實質的鬼體,化爲一尊一丈二尺高的鬼王,單膝跪在地上,嘴裏吐出奇怪的語言,向封銀影彙報。

    “所有軍隊全部都退走,返回了軍營?”封銀影感覺到詫異。

    那尊鬼王點了點頭。

    封銀影皺起雙眉,喃喃自語道:“萬滄瀾到底是什麼意思?以擒拿逆黨的罪名,闖入進明鏡山莊搜查,卻一個人都沒有帶走。她居然就這麼灰溜溜的離開?”

    天命屍皇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道:“山莊中最主要的三座攻擊大陣和兩座防禦大陣都被破壞掉,若是我沒有猜錯,暴風雨即將來臨。”

    “暴風雨?禁軍不是全部都退走……你指的是張若塵和凌飛羽?怎麼可能?滄瀾武聖可是九天玄女之首,身份特殊,怎麼可能與朝廷重犯聯手。”

    雖然,封銀影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但是心中卻也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就在這時,一股壓抑的力量波動,席捲天地。

    明鏡山莊的上空,響起一道道浩渺的梵音。

    漆黑的夜空,在一瞬間,變得無比明亮。只見,一顆舍利子懸浮在半空,散發出萬丈金芒,隨後,猛然向下撞擊。

    每一道佛光,都凝聚成一尊佛影,攜帶有一股大聖才能爆發出來的本源力量。

    “是佛帝舍利子,果然是張若塵殺過來。”

    封銀影的雙眼涌出寒光,取出一張玉質的符咒,向着上空一按。

    隨着聖氣注入進去,符咒變得越來越巨大,一縷縷銘紋浮現出來,化爲一片黑色的鬼雲,與佛帝舍利子碰撞在一起。

    佛帝舍利子被擋住,可是,卻有一道道金色佛光,從鬼雲的縫隙中射出,落到地面。

    “哧哧。”

    那些鬼兵和鬼將,只要與佛光接觸,瞬間就被淨化,變得魂飛魄散。屍兵和屍將則是發出慘叫聲,屍身燃燒了起來,在火焰中,變成灰燼。

    只有修爲強大的無常、鬼王、聖屍,才能抵擋住舍利子散發出來的佛光。

    凌飛羽率先出手,使用出御劍術,打出一柄萬紋聖劍。

    劍體上,上萬道銘紋浮現出來,爆發出一股恐怖無邊的毀滅勁氣,擊向明鏡山莊中心的那座血湖,鎮壓正在血湖中養傷的靈王聖祖。

    “轟隆。”

    整個血湖,變得破破爛爛,出現無數道裂痕。

    黃煙塵和青墨同時掌控界子印,激發出帝皇之氣,使得界子印變得足有數百米長,宛如一座玉質的城池一般,向下轟擊。

    白黎公主打出一招聖術,隔空凝聚出一道大手印,按壓了下去。

    “嗷!”

    “吼!”

    鍋鍋化身爲吞天魔龍,魔猿的身軀則是生長到一千三百丈高,同時衝了過去,嚮明鏡山莊發起進攻。

    僅僅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失去防禦大陣的明鏡山莊便是被打得變成一片廢墟,塵土瀰漫,猶如死亡之地。

    遠處,滄瀾武聖和藺雲站在一座高聳的站臺上面,眺望明鏡山莊的方向。

    藺雲的眼中,露出震驚的神色,道:“二小姐,他們到底是哪一方勢力,竟然如此強勢,這是要滅掉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

    “知道得太多,對你沒有好處。你只需要啓動這一片城域的陣法,別讓外界知道這裏發生的戰鬥就行。”滄瀾武聖冷峭的說道。

    作爲第七城域的禁軍統領,藺雲自然是掌握着城域內的所有陣法。

    在禁軍包圍明鏡山莊的時候,周圍的陣法就全部都啓動,任何消息都無法傳出去,外界也無法知道里面發生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