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巨靈魔猿一腳踩碎明鏡山莊的牆體,伸出一隻魔氣騰騰的大手,拍落下去,打得一具聖級戰屍爆裂而開,化爲屍骨殘片。

    巨靈魔猿的力量相當生猛,每一擊落下,皆是充滿毀滅性,將大半個明鏡山莊都打得沉陷下去。

    此刻,封銀影的心情,相當憤怒。戰鬥還沒有開始,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就損失慘重,與她最開始的預想,完全不一樣。

    “地獄鬼王爪。”

    封銀影的體內陰氣噴薄而出,五指捏成爪形,含怒一擊,打向巨靈魔猿的腹部。

    爪印飛出去,既是陰寒,而又鋒銳,很像是一隻數十米長的白骨手爪。

    “噗嗤。”

    魔猿腹部的皮毛被撕裂而開,留下五道數十米長的血口。

    從爪印上面逸散出去的力量,更是將魔猿的龐大身軀,都震得向後倒下,發出一聲轟然的巨響。

    魔猿並沒有死去,掙扎着身軀,緩緩的爬起來。

    “承受我一招地獄鬼王爪,竟然沒死。”

    封銀影很是吃驚,因爲,即便是真聖被地獄鬼王爪擊中,也肯定會神形俱滅。那隻魔猿,很顯然距離真聖的層次,都還差得很遠。

    只能說明,它的防禦力相當逆天。

    “再來。”

    封銀影不給魔猿起身的機會,再次施展出地獄鬼王爪,這一次,攻擊上魔猿的頭顱,想要將它的腦袋抓碎。

    白骨爪印飛出去,有着一隻巨大的鬼王虛影跟着顯現出來,與爪印重疊在一起,顯得無比猙獰。

    “本座來會一會你。”

    鍋鍋所化的魔龍,從半空俯衝下去,伸出一隻龍爪,與白骨爪印碰撞在一起。

    “嘭。”

    龍爪直接被打得爆裂,化爲一團血霧。

    鍋鍋的嘴裡發出慘叫聲,痛得差得從半空墜落下來,心中相當鬱悶,以它的實力,一爪子可以將通天境巔峰的聖者都打成重傷,可是卻完全無法和真聖初期的聖者抗衡。

    “又是一隻太古遺種。”

    封銀影身上的殺意很濃,心中暗想,若是能夠滅殺兩隻太古遺種,那麼,就算兩大古族的損失很大,也都賺了回來。

    封銀影的手指,向着上空一點,一道直徑一米粗的指勁飛出去,擊穿魔龍的身軀,大量鮮血從天空灑落下來,猶如一場血雨。

    鍋鍋傷得很重,意識到自己遠遠不是封銀影的對手,連忙收縮身體,變化成一隻兔子,落到地面上,向遠離明鏡山莊的方向逃遁。

    “等到本座的境界突破,再來收拾你這個臭婆娘,到時候,非要把你脫得精光,綁在樹上抽打。”

    鍋鍋的嘴很欠抽,氣得封銀影不停磨牙,眼睛裡面都要噴出火焰。

    “給我去死。”

    封銀影再次凝聚出一道指勁,一圈圈陰煞之氣在她的手臂上面流動,最後匯聚到指尖,化爲一道指勁。

    “嘭!”

    一道驚雷一般的弓弦聲響起,震得天地靈氣猛烈一顫。

    一隻白色長箭飛出去,留下一道明亮的光路,與封銀蟬打出的指勁碰撞在一起,頓時,一股能量漣漪爆裂而開。

    “幸好擋住了……”

    鍋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向前望去,只見,張若塵手持青天弓,正是迎面走來。

    “塵爺,你終於來了!剛纔,我和魔猿差一點就被那個臭婆娘幹掉,你趕緊大展神威,將她擒住,然後,讓我將她脫光,綁在樹上抽打。”

    鍋鍋咬緊兩顆兔牙,狠狠的說道。

    聽到這話,封銀影差一點被氣得一口鮮血吐出。

    張若塵收回白日箭,又是拉開弓弦,一箭射了出去,將一尊靠近魔猿的二劫鬼王射穿,鬼體爆裂,化爲一團墨汁一般的鬼霧。

    封銀影的雙目,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道:“張若塵,你竟然真的敢來送死。”

    “我可不是來送死,而是來給你們送終。”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五指向虛空一抓。

    原本飛在半空的佛帝舍利子,立即向下俯衝,飛入到張若塵的手中。

    “就憑你與那兩隻太古遺種?”

    封銀影向着身後瞥了一眼,只見,一道道聖影,從塵土中走出,僅僅只是聖境的人族生靈,就有六位。

    鬼王和聖級戰屍的數量,則是更多。

    其中,最爲明亮的聖影,莫過於天命屍皇。

    天命屍皇只是隨意站在那裡,身上就有一種威嚴霸道的氣場散發出來,讓聖者級別的人物都生出敬畏之心,忍不住就要下跪行禮。

    天命屍皇微微笑道:“張若塵,青龍墟界一別,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不見,可惜,受到無數人族修士膜拜和傳頌的天命大帝,卻是讓我十分失望,他竟然去對付一個凡人。這樣的手段,不太光明吧?”張若塵道。

    天命屍皇面不改色,就像是在教導一個晚輩一般,說道:“張若塵,你還是太年輕,也太天真。但凡是能夠開闢一個帝國的皇者,必定是一個不擇手段的人。光明磊落的帝皇,想要守住一個帝國都很難,哪裡能夠開國建朝?就如當今女皇,號稱大威大德,可是,她就光明磊落嗎?她的手段,恐怕比任何人都厲害。”

    張若塵陷入沉默,竟是無法反駁。

    天命屍皇又道:“不擇手段的人,才能成爲帝皇。光明磊落的人,只能做一個俠士。俠,只能救一人;皇,卻能拯救天下。”

    “兩個人的原則不同,也就註定會走在兩條不同的路上。多說無益,今日,終究是要分出一個勝負和生死。”

    張若塵一隻手託着佛帝舍利子,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體內的聖氣,在五彩色的經脈和聖脈迅猛運轉。

    “譁——”

    舍利子的光芒,越來越明亮。

    沉淵古劍則是爆發出千紋毀滅勁,密密麻麻的劍氣,猶如蝗蟲一般,從劍體上面飛了出去。

    “借你的五行混沌體和神之命格一用,助我再次稱皇,拯救這動盪的天下。”

    天命屍皇的容顏俊美,長髮飄飄,向前行去,一道道劍氣和佛光,竟是被他身上的氣場,壓得倒飛回去。

    天命屍皇每向前踩出一步,張若塵的身上就像是多了一座大山。

    封銀影露出一道殘忍的笑意,道:“早就說過,你是來送死的。”

    突然,天命屍皇停下腳步,臉上露出一道異色,盯向張若塵身後的方向,察覺到一股極其陰寒的力量波動。

    血月鬼王踩着一縷縷鬼霧,從黑暗中走出來,一雙動人的眼眸,向對面的封銀蟬和天命屍皇瞥了過去,道:“說誰送死?”

    封銀影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道:“三劫鬼王……張若塵竟然也懂得養鬼之道?”

    “就憑你這句話,就是相當該死。”

    血月鬼王伸手向虛空一抓,一股強勁的力量,隔空飛出去,使得空氣發出一連串爆響。

    天命屍皇的身形一晃,出現在封銀影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向着前方一按。

    一隻古老的神獸虛影,從他的手指之中飛出去,發出獸吼聲,與血月鬼王打出的爪印碰撞在一起。

    “轟隆。”

    屍皇和鬼王之間的大地被撕裂,巨大的裂縫,將明鏡山莊分成了兩半。

    “有點意思,終於遇到一個還算不錯的對手。”

    血月鬼王的鬼體分解而開,化爲一片陰風,向天命屍皇衝了過去。有着一輪血月懸浮在陰風的中心,散發出詭異的紅光。

    天命屍皇取出一塊玉石,捏碎之後,將一把玉石粉末灑了出去,念道:“生死之門,地淵戰場。”

    一粒粒玉石粉末燃燒起來,化爲一座直徑十丈的圓形火焰陣法。

    血月鬼王剛纔衝入進火焰陣法,陣法內的大地,猛然向下沉陷,將天命屍皇和血月鬼王同時拉扯到地底深淵。

    火焰陣法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個直接十丈的無底洞。

    張若塵和封銀影幾乎同時衝到無底洞的邊緣,向下望去,一片黑暗,根本感受不到天命屍皇和血月鬼王的氣息。

    封銀影長笑一聲,盯向站在對面的張若塵,道:“失去三劫鬼王的庇護,你還能逃得過本公主的手掌心?”

    站在她身後的那些聖影,也都發出一連串陰笑聲。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只是上境聖者的境界,距離玄黃境都是差了半步,就算能夠擊殺通天血將,遇到真聖,也是沒有半分取勝的可能性。

    “動手,全部抹殺。”

    張若塵早就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與真正的真聖交手,測試現在的實力強弱,於是,立即出手,調動劍七蘊含的劍意,全力一劍揮斬下去。

    “張若塵竟然真的敢向公主殿下出劍,他會後悔的。”

    “天命屍皇說得沒錯,他太年輕了,也太無知,公主殿下會憑藉真聖的力量將他打醒,讓他重新給自己定位。”

    ……

    感受到沉淵古劍散發出來的強大力量,封銀蟬卻是臉色略微一變,連忙施展出地獄鬼王爪,雙手同時攻了出去,兩隻白骨手爪和兩尊鬼王虛影顯化出來。

    “轟隆。”

    沉淵古劍劈碎白骨手爪和鬼王虛影,擊在封銀影的胸口,頓時,打得她一連向後爆退數十丈。即便是有護身寶物抵擋了一下,她的胸口,還是出現一道長長的血痕。

    在這一刻,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諸聖,全部都是啞然失聲,再次盯向張若塵,竟然感覺到背心有些發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