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封銀影看着胸前的傷痕,眼中的寒意更濃,道:“早就聽說你的沉淵古劍,使用的是與滴血劍一樣的材質鑄煉而成,果然是一件絕世神兵。不過,今日這件神兵,恐怕得易主。”

    封銀影並不認爲張若塵擁有戰勝她的實力,可是,憑藉沉淵古劍和佛帝舍利子的威力,至少是能夠與她一戰,因此,她收起了輕視之心。

    “哧哧。”

    傷口的位置,散發出一道道陰寒的氣息,竟然在緩緩的癒合。

    與此同時,封銀影體內的聖氣快速涌動,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勁氣越來越強大,道:“你若不逃,二十招之內,本公主就能斬你。”

    “那就看今天誰先逃?”

    張若塵調動聖氣,打入進佛帝舍利子,一尊金光燦爛的佛帝身影顯現出來,伸出一隻五指山一般的大手掌,向着封銀影按壓了下去。

    封銀影的長髮和衣袂無風自動,取出一座黑色小塔,託在手掌心,嬌喝一聲:“你就算掌握着大聖古器,也不可能橫掃一切。陰塔開,六鬼出。”

    六隻鬼王從陰崆塔中飛出,站在她身體的六個方位,鬼體變得越來越巨大,每一尊都高達百丈,撐起那隻金光燦燦的佛手印。

    封銀影手中的黑色小塔,極其尖銳,很像是一根錐矛,直是想張若塵刺了過去。

    一根根紫色銘紋,在小塔的表面浮現出來,七十二座塔門全部都打開,釋放出濃密的鬼氣。

    “《千紋聖器譜》排名第二的陰崆塔。”

    張若塵的臉色不變,再次調動劍七的劍意,化爲一道流光,與飛來的陰崆塔猛烈碰撞了一擊。

    沉淵古劍的劍尖和陰崆塔的塔尖各自涌出滂湃的力量,震得兩個古族的聖者,猶如一片片樹葉一般,全部都向後倒飛出去。

    張若塵也是爆退而回,每一步踩在地面,大地都會塌陷一大片。

    鍋鍋和魔猿衝了上去,各自打出一股力量,按在張若塵的背部,纔是幫助他化解了陰崆塔的衝擊力。

    封銀影託着陰崆塔,發出陰沉的笑聲:“這纔是真聖真正的力量!”

    “好厲害的賊婆娘,塵爺,讓白黎公主出手收拾她吧!”

    鍋鍋的牙齒打顫,有些害怕封銀影殺過來。

    雖然,剛纔那一擊力量對碰,落入下風,但是憑藉先天五行混沌體,張若塵硬抗下來,根本沒有受傷。

    張若塵的身上,五彩色的光芒閃爍了一下,頓時,體內翻騰的血氣平穩下來,手臂的疼痛感也消失不見,道:“白黎公主他們的任務,乃是阻止兩個古族的修士逃走。至於這位養鬼古族的長公主,交給我就行,你們立即去鎮殺兩大古族的修士。”

    “好。”

    魔猿的體內涌出一片魔煞黑雲,從地面跳躍起來,下一刻,便是到達兩股古族諸聖的頭頂上方。

    封銀影十分清楚魔猿的實力,一旦殺入諸聖之中,恐怕又會造成很大的傷亡,因此,打出陰崆塔,飛了出去,擊向魔猿的頭顱。

    “你的對手是我。”

    張若塵揮劍一斬,擋下陰崆塔。

    “還敢與本公主交手,今日就先廢掉你。”

    封銀影的身上充滿戾氣,雙手捏成爪形,向着張若塵所在的位置一按。手掌上,一道道聖道規則衝出去,猶如兩張巨網,使得這一片空間都好像變得凝固。

    遠處,一座廢棄的莊園裏面,青墨露出驚異的神色,道:“聖道規則竟然顯現出來,真聖也太可怕了吧?”

    白黎公主站在黃煙塵和青墨的後方,道:“想要從通天境突破到真聖,就必須要將體內的聖道規則從虛幻,修煉到真實。達到那一步,人的身體,就是一座小天地,爆發出來的威力,不是真聖之下的修士可以想象。”

    青墨有些擔憂,道:“公子豈不是非常危險?”

    白黎公主笑了笑,道:“封銀影是一座小天地,宗主卻是一座大天地。他要是調動乾坤界的力量,只需一擊,就能殺死封銀影。不過,他顯然是不想動用那股力量,而是在積累自己與真聖交手的經驗。”

    張若塵看着從封銀影的雙手涌動過來的真實聖道規則,嘴角微微的一勾,也是打出兩隻手掌。

    從他掌心涌出的,則是淨滅神火。

    “哧哧。”

    真實聖道規則被燒得融化,兩人打出的力量陷入僵持,竟然是誰都無法奈何得了誰。

    在封銀影的身後,則是響起一道道轟鳴聲和慘叫聲。

    魔猿和鍋鍋殺入進兩大古族的修士之中,以它們的力量,如同是出入無人之境,一位位修士被打成血泥,一隻只鬼煞被打得魂飛魄散。

    封銀影被張若塵牽制住,氣得咬牙切齒,下出一道命令:“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聽令,立即離開明鏡山莊,趕去鬥戰天王府,向鬥戰天王稟告,張若塵就在中央皇城,讓他趕來緝拿。”

    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修士,開始突圍,衝出明鏡山莊。

    其中,一位聖境長老的速度最快,爆發出急速,就連魔猿都追不上,直接就衝入進黑暗之中。

    看見那位長老遁走,封銀影的臉上,露出一道獰笑:“張若塵,你還不逃嗎?等到鬥戰天王駕臨,就算是凌飛羽也保不住你……”

    “啊……”

    驀地,黑暗中,傳出那位聖境長老的慘叫聲。

    白黎公主從黑暗之中走出,提着那位聖境長老的屍體,嘭的一聲,扔在了的地上。隨後,她的手指,又向另外幾個方向點了出去。

    那些想要遁走的修士,全部都爆裂而開,變成一團團血霧。

    封銀影看到這一幕,眼睛裏面露出一根根血絲,無比憤怒,道:“竟然還有強者。”

    白黎公主的身上,散發着瑩瑩的白光,柔聲道:“宗主,需不需要我出手幫忙?”

    張若塵還沒有開口,封銀影則是先一步向後倒退,急速向遠處遁去。很顯然,白黎公主的出現,讓她察覺到危險,沒有了先前威風凜凜的氣勢,不得不逃走。

    “回來。”

    張若塵的雙手向虛空一抓,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將逃遁到百丈之外的封銀影,拉扯了回來。

    “空間力量。”

    封銀影發現自己的身體離張若塵越來越近,臉色一變,連忙收回陰崆塔,全力以赴調動體內的聖氣,注入進去。

    塔身上,銘紋交織,陰寒的千紋毀滅勁向外噴薄。

    張若塵身上的戰意也很旺盛,雙手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閉上了雙眼,時間領域和空間領域同時呈現出來。

    “子劍!”

    “醜劍!”

    “寅劍!”

    身形一分爲三,如同是化爲三個張若塵衝出去,同時施展出一招時間劍法。

    “嘩啦。”

    三劍從不同的角度斬出,全部都劈在封銀影的身上,打得封銀影拋飛了出去,頸部、背部、腿部,皆是留下一道劍傷。

    頸部的劍傷,將她的脖子斬斷了一半。

    背部的劍傷,幾乎穿透她的身體。

    腿部的劍傷,將她的一條左腿都是斬斷。

    當然,張若塵也被陰崆塔逸散出來的一道力量擊中,受了一些輕傷,卻是遠遠沒有封銀影傷得那麼重。

    封銀影渾身都在顫抖,心知低估了張若塵的實力,空間和時間的力量太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六鬼回來。”

    封銀影喚回六大鬼王,驅使它們,向張若塵衝了過去。

    同時,她則是向反方向飛去,此刻只想立即遁走。

    六大鬼王各自長嘯一聲,鬼體重疊在一起,渾身散發出璀璨的金色光芒,一股堪比三劫鬼王的力量,從它們的體內爆發出來。

    不過,同樣是三劫鬼王,實力也是天差地別。

    有的三劫鬼王,實力堪比真聖,有的三劫鬼王卻能滅殺至聖,實力差距,何止十倍。

    由六尊鬼王組合成的金色鬼王,爆發出來的氣息,也就與封銀影相差無幾,相當於真聖初期的實力,遠遠無法和血月鬼王相提並論。

    張若塵的雙手托住佛帝舍利子,激發出舍利子中本源力量,一絲大聖之力爆發出來,凝聚成一尊佛影和一條金色的巨龍,與金色鬼王猛烈的一撞。

    舍利子本就能夠剋制陰兵鬼煞,更何況還有佛帝和金龍的本源力量,真正的三劫鬼王或許能夠抵擋,但是,六大鬼王的結合體卻擋不住。

    “轟隆。”

    金色鬼王的身軀被撕裂,重新變成六道魂影。

    張若塵的手掌一揮,一片淨滅神火飛出去,將六道魂影燒得湮滅。

    六尊鬼王全滅。

    封銀影並沒有逃走,遭到白黎公主的攔截,被白黎公主一掌打得倒飛而回,正好撞上迎面而來的張若塵。

    “沉淵。”

    沉淵古劍出現在張若塵的雙手之間,急速旋轉,發出刺耳的劍鳴,飛了出去,哧的一聲,穿透了封銀影的身體。

    她的身體,再次向白黎公主飛了過去。

    “塵歸塵,土歸土。”

    白黎公主打出一道手印,拍得封銀影墜落到地上,身體變得粉碎,就連聖魂都被碾滅。

    封銀影達到真聖境界,本可成爲養鬼古族的下一任族長,可惜,最終還是沒能逃出生天,隕落在了此地。

    白黎公主走到封銀影的屍體旁邊,撿起陰崆塔,露出一道美麗的笑容:“倒是一件厲害的聖器。”

    “轟隆隆。”

    突然間,大地猛烈晃動,地底深處傳出一道低沉的嘶吼。

    有着一股森寒的屍氣,從那個直徑十丈的無底洞中衝出來,化爲一個漩渦,席捲整個明鏡山莊。

    張若塵的目光,向無底洞的方向望去,露出警惕的神色:“天命屍皇和血月鬼王,應該是分出了勝負。可是,從地底涌出屍氣,怎麼不像是天命屍皇的力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