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無底洞中涌出的屍氣,越來越強烈,使得這一片城區方圓十數裏都在猛烈震動。

    以張若塵和白黎公主的修爲境界,竟然有些站不穩腳步,彷彿是要離地飛起,被捲入進漩渦裏面。

    “有些不對勁,天命屍皇的力量,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強大到如此地步。立即離開此地,退入進空間迷陣。快!”張若塵大吼一聲。

    鍋鍋、魔猿、白黎公主以最快的速度,衝向那座廢棄的莊園,進入空間迷陣。

    張若塵退出明鏡山莊,卻沒有離開,託着佛帝舍利子,守護住自身。

    “轟隆。”

    一隻長達六十多米,七八米粗的金屬手臂,從無底洞中伸出來,將洞口附近的大地震得破裂。

    那隻手臂中爆發出來的力量,震得張若塵向後倒滑數十丈遠。

    一隻金屬大手,緊緊的捏着血月鬼王的身軀,每一根手指都有柱子那麼粗,有着一道道龍形閃電在手指上面流動,鎮壓得血月鬼王的鬼體出現一道道裂痕。

    以她的修爲,也是拼盡全力的支撐,纔沒有死去。

    “吼。”

    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傳出。

    緩緩的,那隻金屬手臂繼續上升,大地則是變得更加破碎,一顆宮殿那麼巨大的金屬頭顱衝出地面,顯露出來。

    在金屬外殼的內部,竟是一顆腐爛了一半的人頭,面部的位置,白骨和血肉並存。

    “轟隆隆。”

    整個明鏡山莊的地面都破碎,一尊身穿金屬鎧甲的巨屍,從地底走出,顯露出接近兩百米高的身軀。

    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比正在戰鬥的凌飛羽和靈王聖祖都要強大幾分。

    張若塵擡起頭,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無比凝重:“聖屍之王。”

    白黎公主、黃煙塵、青墨眺望明鏡山莊的方面,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連忙向張若塵傳音,讓他躲入進空間迷陣。

    遠處,一座高聳的戰臺上,藺雲和滄瀾武聖也都臉色鉅變。

    天命屍皇站在那尊聖屍王的左肩,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傷口,屍身被打得破破爛爛,可是,卻依舊傲然而立,站得筆直,道:“好厲害的一尊三劫鬼王,竟然逼得本皇必須要動用底牌,才能將她鎮壓。”

    “以你現在的修爲,竟然能夠掌握一尊聖屍之王?”張若塵有些難以理解。

    就算是趕屍古族掌握有控制戰屍的祕術,但是,戰屍也是具有意識,能夠反噬主人。就像一位半聖,很難控制一尊聖級戰屍一樣。

    一尊聖王死去之後,就算被煉成戰屍,也是具有很強的意識。

    一位聖者,幾乎沒有可能掌握得住一尊聖屍之王,強行收服,只會遭到聖屍之王的反噬。

    天命屍皇笑了笑,道:“它本就是本皇的部下,七萬年前,曾隨本皇一起征戰天下,開闢出中古之後人族的第一個中央帝國。如今,自然是要繼續跟隨本皇一起戰鬥,再創輝煌。”

    張若塵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再次打量那具身穿金屬鎧甲的巨屍,道:“難道……他是十大王座騎士之中的一員?”

    從小張若塵就知道天命大帝和十大王座騎士的傳說,在聖明中央帝國的文獻之中,更是有關於他們的詳細記載。

    在歷史文獻中,他們每一個都是頂天立地的大人物,征戰南域,所向無敵,最終,建立起一座古老的帝國。

    竟然親眼看見天命大帝和一位王座騎士,張若塵此刻的心情,無法用言語來描述。

    天命屍皇道:“沒錯,正是一位王座騎士。張若塵,現在你明白自己的底牌,與我的底牌,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吧?”

    在天命屍皇看來,血月鬼王和白黎公主就是張若塵的底牌。

    藺雲全身都被冷汗溼透,顫聲道:“天命屍皇竟然將一尊王座騎士煉成了聖屍之王,會不會還有第二尊?第三尊?二小姐,這裏的局勢,已經超出我們的掌控,你還是……”

    滄瀾武聖打斷了他的話,鎮定的道:“王座騎士畢竟是變成了聖屍之王,雖然還有一些意識,卻也未必不會反噬天命屍皇。以天命屍皇現在的修爲,能夠控制一位就已經是極限。”

    藺雲道:“哪怕只是一尊,也足以毀滅一切。二小姐,你是千金之軀,萬萬不能發生意外,求你趕緊離開。”

    “凌飛羽還在呢,怕什麼?”

    滄瀾武聖雖然這麼說着,可是,雙眸卻盯在張若塵的身上,心中暗道:“在這樣的局勢之下,張若塵,你還不動用隱藏的祕密嗎?”

    在仙機山,有一股禁忌力量,打碎了死族老祖的骨手。當時,裴雨田、青霄、張若塵都閉口不言,很顯然是隱瞞了一個巨大的祕密。

    滄瀾武聖懷疑那個祕密,就在張若塵的身上。

    那隻骨手能夠擊碎宇外星球,卻被另一股力量打碎,由此可見,那股力量是相當恐怖,已經足以威脅到第一中央帝國的國運。

    就算面對的是人族歷史上的一段傳說,張若塵卻也是無所畏懼,一股更加強烈的戰意爆發出來,道:“王座騎士的確是相當強大,可是,他們畢竟已經死去,還能發揮出活着時候的幾成力量?有一成嗎?”

    “哪怕只是一成,你覺得,能夠殺你嗎?”天命屍皇的眼神銳利。

    張若塵道:“既然,他曾經是追隨你的部下,你就應該善待他,而不是將他挖出來,煉成爲你戰鬥的工具。他的屍身若是被破壞,你就不會傷心嗎?”

    Www ▲tt kan ▲c o

    “死去之後,還能爲本皇戰鬥,本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事。”

    天命屍皇顯然也是心中有虧,不願繼續多言,以免被張若塵攻破心境,沉聲道:“勝者爲王,敗者爲寇,只有活着的人,纔有說話的資格。大壬王座,滅了那尊三劫鬼王。”

    穿着金屬鎧甲的聖屍之王,手臂上冒出更加巨大的龍形閃電,涌向手掌心,要將血月鬼王捏得魂飛魄散。

    與此同時,天命屍皇也是伸出手掌,隔空向張若塵按壓下去,準備鎮壓張若塵,奪舍五行混沌體。?“看來只能動用它的力量。”

    張若塵的手掌在胸口摸了摸,下一刻,聖相符散發出璀璨的光華,一粒粒光點向外逸散出去。

    緊接着,一股龐大的力量,從張若塵的體內爆發出來。

    “譁!”

    張若塵沖天而起,以身體撞穿天命屍皇打出的手印,一直飛到聖屍之王的頭頂上方,雙手握劍,將沉淵古劍中的銘紋,全部都激活,一劍揮斬下去。

    “嘭。”

    戰劍劈在聖屍之王的手臂上面,與金屬鎧甲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鏗鏘巨響。

    流動在聖屍之王手臂上的龍形閃電,全部都被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毀滅勁打得散裂。

    失去閃電的壓制,血月鬼王立即散開鬼體,化爲一團鬼霧,從聖石之王的手指縫隙之中飛出去,急速衝向空間迷陣。

    聖屍之王怒吼一聲,手臂上爆發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震得張若塵拋飛出去。

    不過,頃刻間,張若塵就又穩住身形,懸空而立,盯着聖屍之王手臂上的那道白色痕印,道:“果然是傳說中的白銀王座聖甲,竟然連沉淵古劍都斬不破。”

    天命屍皇的眼中,第一次生出強烈的情緒波動,感覺到詫異,道:“你竟然還有一張聖相符,這纔是你最強的手段?”

    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光點,越來越密集,氣息也是越來越強,在他的身後,竟是凝聚出一尊血紅色的巨大人影。

    這是第十帝燕離人的“紅日聖相”,也是聖相符的真正力量。

    靈王聖祖和凌飛羽停止戰鬥。

    “譁——”

    一具破破爛爛的棺槨,率先從天穹之上飛落下來,猛烈撞擊在地面,落在聖屍之王的身旁。

    靈王聖祖從棺槨中站起身來,身上有着三個血淋淋的劍窟窿,一滴滴紅寶石一般的聖血,從傷口中涌出,顯得有些悽慘。

    凌飛羽化爲一道劍光,飛落張若塵的身旁,身材修長,氣質冰冷,身上的電母紫衣釋放出強大的威能,有着成百上千道雷電涌出來與天空的雲層交織在一起。

    高下立判。

    很顯然,凌飛羽佔據了絕對的上風,打得靈王聖祖身上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

    凌飛羽的雙眸中帶有睥睨之氣,道:“先滅誰?”

    “先斬天命屍皇。”張若塵道。

    其實,天命屍皇的實力,遠遠比不上靈王聖祖。只不過,在張若塵看來,他比靈王聖祖更加危險,能夠除掉,就必須儘早除掉。?

    “想斬屍皇,先過老夫這一關。”

    靈王聖祖的雙手向地面上一按,只聽見地底傳出嘩啦啦的聲音,隨即,一座千米高的岩石大山,拔地而起,飛到半空,向張若塵和凌飛羽轟擊了過去。

    天命屍皇向血月鬼王和白黎公主的方向瞥了一眼,見她們藏身在一座詭異的陣法之中,根本無法擒拿她們來制衡張若塵。

    “與一個小輩交鋒,竟是以敗局收場。”

    心知大勢已去,天命屍皇倒是相當果斷,對靈王聖祖說道:“走,沒必要再戰。再戰,局勢只會對我們更加不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