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命屍皇身下的聖屍之王轉過身軀,邁出巨大的步伐,急速奔跑,向黑暗中衝去。

    地面上,留下一個個十數米長的腳印大坑。?

    另一頭,靈王聖祖化爲一股陰風,重新飛入進棺槨。棺槨是一件萬紋聖器,散發出黑色光芒,離地飛起,追上聖屍之王的步伐。

    “想要走,哪有那麼容易。”

    張若塵站在紅日聖相的內部,控制血紅色巨人的力量,轟的一聲,一掌擊碎那座千米高的岩石大山。

    隨後,猛然跨出一步,張若塵和血紅色巨人穿過一塊塊碎裂的岩石,急速追擊上去,又是打出一道攻擊,擊中那具黑色棺槨。

    “嘭。”

    本就已經被凌飛羽打得破破爛爛的棺槨,哪裡承受得住這股力量,竟是崩碎而開,化爲一塊塊聖器碎片。

    靈王聖祖發出一聲慘叫,身體表面的皮膚爆裂,有着一團濃密的血霧逸散出來。

    天命屍皇向身後瞥了一眼,見到靈王聖祖被張若塵和凌飛羽攔截住。

    此刻,張若塵和凌飛羽都是最巔峰的時刻,簡直就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誰敢去和他們交手?

    他並沒有返回去救援,繼續控制聖屍之王,打碎這一片城域中的一層層陣法,向外退逃。

    “劍九。”

    凌飛羽站在離地百丈的半空,將聖劍舉過頭頂,劍體上浮現出上萬道銘紋,隨即,這一片天地,凝聚出數之不盡的劍氣。

    地面上的石塊、瓦礫、樹葉、花瓣,皆是散發出劍意,猶如是化爲了劍。

    就連一縷縷天地靈氣,竟然都凝聚成了劍氣。

    沉淵古劍也在顫動,掙脫張若塵的手指,飛了出去,圍繞凌飛羽飛行。

    “傳說中的劍九……好恐怖的劍意,整個第一中央帝國,能夠將劍道修煉到如此程度的人物,有五個嗎?”

    劍九,代表的不是力量,而是在劍道上面的造詣。

    能夠將劍九修煉到大圓滿的人物,無一不是經天緯地的劍道奇才,足以站在一個時代的劍道巔峰。

    劍帝雪紅塵能夠修煉成劍十,可以說,已經是奇蹟和傳說,數萬年也很難冒出一個這樣的妖孽。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到,這一片天地之中的劍氣和劍影,全部加起來,竟是超過百萬道。

    “小丫頭,老夫和你拼了!”

    即便是靈王聖祖這樣的千年老怪,面對劍九,臉色也都變得無比蒼白,直接燃燒體內的聖血,使用出通神法。

    “地獄鬼王爪。”

    隨着聖術施展出來,靈王聖祖的身後,浮現出一尊骷髏形態的鬼王虛影,將一隻白骨手爪打了出去。

    與此同時,凌飛羽手中的聖劍,也是向下揮斬。

    兩股聖王級別的力量,猛烈碰撞,轟隆的一聲,只見,白骨爪印被劍氣撕碎,那尊巨大的鬼王虛影也被打得轟然崩塌。

    緊接着,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劃破了夜空。

    靈王聖祖的聖軀碎裂成數十塊,大量聖血從碎屍中飛灑出來,聖血中蘊含着恐怖的熱量,落在地面,發出哧哧的聲音,將泥土和岩石融化成一片片赤紅色的岩漿。

    等到塵土散去了一些,張若塵纔看見,地面上,竟是出現一道數十丈寬的劍路,像是一條峽谷,直通地底深處,將這一片城區分割成兩半,長度達到三百多裡。

    佈置在第七城域地底的陣法銘紋,竟然也沒有擋住這一劍,全部都被撕裂。

    在劍路之中,有着一道道劍氣在流動,久久沒有散去。

    中央皇城的諸聖,全部都被驚動。

    一道道聖影離地飛起,猶如一顆顆星辰,渾身散發着聖光,站在半空,眺望第七城域的方向。

    “是一位聖王在戰鬥。”

    “女皇頒佈了,明文規定,聖者級別的人物不得在城中私鬥,違令者斬。對聖王的限制,則是更大。到底是哪一位聖王,竟然敢無視?”

    “快看,鬥戰天王府有一團青色戰雲升騰起來,直向第七城域而去,必定是鬥戰天王出手。”

    “殺盡王和太宰大人,也親自趕去第七城域。”

    霎時間,整個中央皇城風雲色變,很多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同時現身。別的那些聖者,也都施展出身法,向第七城域飛去,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張若塵向天命屍皇遁走的方向看了一眼,嘆道:“雖然殺死了靈王聖祖,但是,卻讓天命屍皇逃走,今後他必是我的一尊大敵。”

    施展出劍九,凌飛羽體內的聖氣消耗相當巨大,從半空飛落下來,使用劍聖撐着身體,對着張若塵說道:“剛纔的一擊,必定已經驚動中央皇城的所有聖者,趕緊逃離此地。”

    張若塵也知道肯定已經暴露,不再多想,伸出一隻手,抓住凌飛羽的手腕,將她向身邊猛然的一拉。

    與此同時,乾坤界的世界之門打開。

    “你要幹什麼?”

    凌飛羽正是有些吃驚,杏眸圓瞪,不知道張若塵意欲何爲,突然,發現張若塵的手臂消失,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她再次睜開雙眸的時候,竟是進入另一個空間世界。

    張若塵知道“天地棋臺”的存在,擔心朝廷會找到凌飛羽,對她不利,所以,纔將她暫時接入進乾坤界。

    隨後,張若塵將靈王聖祖的殘屍和聖源,收入進空間戒指。

    一位聖王的屍身,可是蘊含着無比龐大的能量。將它當成養分,交給食聖花吸收,足以讓食聖花的修爲再次突破。

    張若塵趕去空間迷陣所在的廢棄院落,將黃煙塵、白黎公主等人,全部都接入進乾坤界。

    “來得好快。”

    張若塵擡起頭來,望着漆黑的夜空,只見,一道道白色的光芒,猶如是流星雨一般,向這個方向飛來。

    每一道白光,都是一位聖者。

    除此之外,一片青色的戰雲,已經快要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從戰雲中逸散出來的力量勁氣,使得空氣都變得有些凝固,讓張若塵感覺到無法呼吸。

    “空間大挪移。”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離開了這一片城區,到達兩百多裡之外,出現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

    在一瞬間,他身上的聖氣收斂到極致,面容和身形也都發生巨大的改變,宛如變成一個普通修士,融入進衆人之中。

    張若塵並沒有急着離開,留下來觀望。

    周圍的修士,全部都在議論:“好恐怖的戰鬥,一片城區都被打成廢墟,數十座防禦大陣全部都被撕碎,中心地帶則是完全沉入進了地底。”

    “肯定是兩個龐然大物一般的勢力在火拼,據說,就連聖王級別的人物都出手。”

    ……

    片刻後,大批聖者到達第七城域,更加詳細的消息傳出來。

    “鬥戰天王、殺盡王、太宰,同時進入戰區探查,初步確定,遭到攻擊的勢力,乃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兩個古族在中央皇城的勢力,幾乎全軍覆沒。”

    “在戰場中,發現靈王祖棺的碎片,還有大量聖王的鮮血,太宰大人推測,養鬼古族的靈王聖祖已經隕落。”

    這兩則消息實在太爆炸,足以震驚天下,很快就在中央皇城傳開。

    每一個古族,都是人族最巔峰的大勢力,底蘊相當深厚。

    誰敢向他們下如此狠手?

    一位聖王都被鎮殺,沒能逃走,圍攻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人馬,是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古族的繼承人和一位聖王都被滅掉,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到底是惹怒了哪一位大能?”

    “這兩族經常盜掘別人的祖墳,做了很多喪盡天良的事,估計是惹到不該惹的人物。這樣的人物,屈指可數,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

    沒過多久,一則更加勁爆的消息傳出,“出手的人,很可能是魔教的聖女首尊凌飛羽和時空傳人張若塵。”

    “一道劍氣,斬破三百里的城區。劍路中,殘留的劍意,達到劍九的層次。如今,在中央皇城之中,只有凌飛羽的劍道造詣進入這個層次。”

    “在戰場中,發現了一座空間迷陣,必定是時空傳人張若塵留下。”

    中央皇城中的修士,更加熱血沸騰了起來。

    “張若塵竟然來了中央皇城?天吶,他可是我的男神,你們確定他真的來了?”

    一些世家和門閥的天之嬌女,皆是相當激動,像是犯花癡一般,紛紛向第七城域趕去。

    時空傳人張若塵的身上,有着一層神秘的色彩,不僅是人族最年輕的聖者,而且天資之高,更是力壓九大界子,冠絕天下。除此之外,他還做了很多震驚天下的大事,讓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生靈,全部都聞風喪膽。

    張若塵的名字,可謂是家喻戶曉,但是,見過他真身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如此一個迷一般的男子,自然是對年輕女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聽說張若塵來到中央皇城,那些天之嬌女不僅沒有將他當成朝廷重犯,反而十分興奮。

    “不愧是我家的男神,簡直不能再威武,就應該狠狠的教訓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

    “就連龍族和不死血族都被打得聞風喪膽,對我男神而言,區區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自然是彈指間灰飛煙滅。”

    “我早就猜到男神肯定不會畏懼朝廷,一定會來中央皇城,他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若是能夠給我一個偶遇的機會該多好?”

    “聖女首尊大人竟然和張若塵聯手,他們不會在一起了吧?嗚嗚,好傷心,一個是我的偶像,一個是我的男神,怎麼可以這樣子?”

    ……

    張若塵站在人羣中,聽到那些少女們的話,頓時感覺到汗顏,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畫風。原來他在人族修士在的人氣,竟然已經高到如此地步,難怪大師兄讓他低調一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