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雪無夜的這一劍蘊含無比精妙的劍道意境,不僅是劍道,還有速度之道、銳利之道、穿透之道……等等,數十種聖道融爲了一體。

    一劍刺出去,頓時,寒光四射,天地之間的飛雪,也是輕輕的顫動了一下。

    張若塵的眼神無比絕然,體內一股不弱於雪無夜的劍意向外噴薄,雙手同時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有着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涌出融入進劍體,攻出一劍,與雪無夜對碰。

    “嘭嘭。”

    他們二人都是最頂尖的劍道奇才,出招的速度極快,明明只有兩個人,卻是呈現出上百道人影,爆發出來的劍氣更是密密麻麻,如同一片劍海,充斥在整個空間,讓人難以靠近。

    突然,天地之間的時間停頓了一下,所有人影、劍氣、雪花都靜止不動,只有一道明亮的劍光穿過那片空間。

    “不好,時間之劍。”

    雪無夜的雙目一縮,瞳孔幾乎被劍光填滿,連忙激活掌心的時間烙印,也是施展出一招時間之劍,迎向飛來的劍光。

    雪無夜的左手和右手掌心,有着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乃是須彌聖僧賜給他。

    “噗呲。”

    沉淵古劍穿透了雪無夜的身體,與此同時,雪無夜手中的劍,也是穿透了張若塵的身體。

    兩人的體內,都有聖血涌出。

    雪無夜略微一怔,沒有料到張若塵寧願與他拼得兩敗俱傷,也不避開,真的是已經感知不到痛了嗎?

    就在這一剎那,張若塵快速變招,五指鬆開劍柄,隨後,結成掌印,全力一掌打在沉淵古劍的劍柄上面。

    “哧。”

    沉淵古劍完全沉入進雪無夜的身體,一直到劍柄的位置,劍上蘊含的衝擊力,使得雪無夜倒飛出去,被沉淵古劍釘在了數十丈高的城牆上面。

    “竟然連雪無夜都戰敗。”

    “雪無夜從來都沒有敗過,即便是和立地大師的那一戰,也只是平手。而且,前不久,他還擊敗了不死血族的無極劍聖。即便是劍帝在這個年齡,估計也就和他相差無幾。”

    “可是,張若塵卻擊敗了他,真是強得有些變態。”

    ……

    一連三位界子都被重創,那畫面太具震撼性,很多人都目瞪口呆,心中生出一個念頭,或許天下根本就沒有不敗之人,就算再優秀的人傑,也有倒下的時候。

    而張若塵就是在推翻一個個傳奇,打倒一個個不可能戰勝的人。

    因爲他的存在,九大界子身上的光芒都變得暗淡。

    剩下的幾位界子發現,即便他們擁有了與張若塵一樣強大的實力,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也不太可能將他戰勝。

    “好,不愧是時空傳人,我來戰你。”

    蓋天嬌的聲音很粗獷,大吼一聲,激發出先天極陽體的力量,渾身散發出熾熱的力量和金色的光華。

    遠遠望去,很像是一輪烈日散發出火焰,在她的體內蘊含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蓋天嬌身上的一塊塊肌肉,如同燒紅的鐵塊,一拳打了出去,頓時冒出一大片火花,使得空間都在輕輕震盪。

    張若塵的體內涌出五彩色的光芒,打出一道掌印,與她的熾熱拳頭碰撞在一起,有着一片火浪向外涌出去。

    另一頭,歲寒筆直的在宮門外,取出一張六尺長的古琴。

    古琴豎着立在地面,歲寒一隻手扶着琴額,另一隻手則是在琴絃上面跳動。

    琴絃上,一個個音符飛出去,凝聚成手持長劍的人影,“他們”殺氣騰騰,猶如是成百上千位劍客,同時攻向張若塵。

    與此同時,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迷影子,抓着手中的黑色法杖,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一點。

    “譁——”

    頃刻間,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天地靈氣交織在一起,凝聚成一座圓形陣法。

    陣法急速運轉,有着一圈圈光紋衝出陣法,落到張若塵的身上。每一圈光紋落下,張若塵都像是承受了一座大山的壓力,雙腳不斷沉入到地底。

    歲寒打出的每一道琴音落在張若塵的身上,或是留下一道劍傷,或是打得他身體向內凹陷,使得他身上的傷勢不斷加重。

    三大界子同時出手,鎮壓得張若塵無法動彈,只能被動挨打。

    “還不認輸嗎?”

    歲寒嘆了一聲,輕輕搖頭。

    下一刻,他的雙手十指出現一重重疊影,同時按在琴絃上面,在一瞬間彈奏出上千道琴音。

    千道琴音重疊在一起,形成共振,頓時,化爲一道震天動地的聲音傳了出去。

    古琴在顫抖,歲寒的雙手也在顫抖,就連他自己的耳膜都被震破,耳中流淌出血絲。

    千道琴聲凝聚成一柄數十丈長的半透明巨劍,在半空旋轉了半周,猛然揮斬下去,劈向張若塵的頭頂。

    任誰都知道,決定張若塵生死的時刻已到。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胸腹猛烈的起伏了一下。

    “轟——”

    淨滅神火從張若塵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中涌出去,在一瞬間,蓋天嬌的手臂就被燒得焦黑,除了骨頭以外,手臂上的血肉竟是化爲了灰燼。

    要知道,蓋天嬌的先天極陽體已經大成,最不怕的就是火焰,即便是用無量聖火煉她三天三夜都不可能傷到她的一根頭髮。

    在淨滅神火之下,她卻遭受了重創。

    懸在張若塵頭頂上方的陣法,自然也被淨滅神火燒得湮滅,失去了威力。

    可是,那柄由琴音匯聚而成的巨劍,卻沒有被淨滅神火燒燬,距離張若塵的頭顱只剩三尺的距離。

    “改天換地,空間扭曲。”

    張若塵的嘴裡發出一聲長嘯,雙手向虛空一抱,頓時,空間力量向外涌出,巨劍的劍尖和劍柄,兩處空間結構發生了改換。

    原本斬向張若塵的劍尖,卻是變成了劍柄。

    雖然是琴音,卻也無法脫離空間。

    張若塵的雙手虛抱着劍柄,使用空間力量,控制音波巨劍,揮斬了出去,劃出一個圓圈。歲寒、迷影子、蓋天嬌都在劍圈之中,遭到了攻擊。

    “嘭。”

    歲寒手中的古琴和迷影子手中的法杖同時斷裂,下一刻,包括蓋天嬌在內,三人同時口吐鮮血倒飛出去,身體都被斬斷成兩截。

    張若塵也不比他們好多少,傷得很重,不過,眼中的殺意卻是絲毫都沒有消減,反而變得更加旺盛。

    “阿彌陀佛。”立地和尚念出一句佛號。

    張若塵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手臂一揮,一道空間裂縫飛了出去。

    立地和尚的身形一晃,橫移另一個方向,避開了空間裂縫,再次勸道:“明知不可爲,何必呢?”

    張若塵的雙眼猶如兩盞魔燈,猩紅如血,雙手捏成爪形,撲向立地和尚,同時向着虛空一按。

    整個空間都是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音,裂出上百道紋路。

    所有空間裂紋,蔓延到立地和尚的身前,將他包裹在中心,要將他吞食。

    立地和尚閉上了雙目,雙手合十,身上浮現出上萬個古老而又神秘的梵文,每一個梵文都蘊含有無上大道,散發出萬丈佛光。

    在他的嘴裡,念出四個字:“佛法無邊。”

    霎時間,天地變得無比祥和,空間裂縫停止向他蔓延。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縷縷佛光,涌入進空間裂縫,竟是將裂縫填充,使得空間又恢復平整。

    與此同時,立地和尚的身後,一尊巨大的佛影浮現出來,散發出威嚴而又神聖的氣息。他打出一道龍象般若掌,向張若塵鎮壓下去。

    張若塵的眉心氣海之中,也有佛光浮現出來,照耀着天地。他的雙手擡起,一手龍影,一手象影,猶如是化身爲太古神象和深淵魔龍,雙掌轟擊了過去。

    都是龍象般若掌。

    一個擁有佛帝金身,一個擁有佛帝舍利子。

    “蠻象馳地。”

    “飛天在天。”

    “龍象歸天。”

    “龍形像影。”

    ……

    “龍象神爐”

    “龍遊九天。”

    兩人都是硬碰硬的對轟,使用的是相同的招式。立地和尚擁有佛帝金身,號稱金剛不滅。張若塵擁有先天五行混沌體,號稱最強體質。

    每一次碰撞都像是兩座金剛鐵山在撞擊,爆發出來的聲音,似乎是要將人的心臟都震碎。

    張若塵的傷勢進一步惡化,即便是擁有先天五行混沌體也有一些撐不住,全身上下都出現了很多裂紋,如同陶瓷一般,隨時會變成碎片。

    就在這時,身體上的一道道裂紋之間,竟是冒出了淨滅神火。

    接下來的交鋒,兩人每一次對碰,立地和尚的雙手都會被燒得赤紅,冒出一縷縷青煙。一直這樣對抗下去,佛帝金身說不定都會被淨滅神火燒得毀壞。

    一旦毀壞,佛帝金身就再也不是金剛不滅。

    先前,立地和尚是使用自己的力量在戰鬥,佛帝金身只是一具驅殼,一副不滅的皮囊。如今,立地和尚要借用佛帝金身的力量,鎮壓張若塵。

    換一句話說,立地和尚是要動用佛帝的力量。

    “阿彌陀佛!”

    立地和尚的雙臂展開,離地飛起,身上的每一個梵文,都化爲一道佛影,從他的身上飛出來,懸浮在天地之間。

    宮門外的那片天地,如同是化爲萬佛之鄉,響起一道道浩渺的誦經聲。

    立地和尚伸出一隻手掌,緩緩向着張若塵按壓下去,與此同時,懸浮在天地間的萬千佛影,也是同時打出一道手印。

    張若塵披散着長髮,眉心的氣海中,如同是發生了海嘯一般,聖氣在猛烈涌動,下一刻,乾坤界的力量噴涌出來。

    “死——”

    張若塵嘶吼一聲,雙掌向着上空一按。

    “嘭嘭。”

    滿天佛影猶如氣泡一般,全部都崩碎,化爲一縷縷佛氣。立地和尚也是口吐鮮血,拋飛了出去,撞擊在城牆的牆壁上面,直接將牆體都撞穿。

    張若塵一步一步的走向宮門,渾身都是血肉模糊,在他的前方,只剩下黃煙塵一道人影。

    黃煙塵的雙眼有些發紅,手持混元劍,指着張若塵的心口,道:“張若塵,不要再向前走,一旦跨入宮門,女皇必定會殺了你。”

    “我繼續往前走,你會殺了我嗎?”張若塵停下了腳步。

    他的心口,就抵在混元劍的劍尖位置。

    黃煙塵的手有些顫抖,道:“不……不要逼我。”

    “當你拿劍指着我的心臟的時候,可曾想過,我的心會痛……”

    張若塵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有一道巨大的掌力,打在他的背上,使得他的身體猛然向前一衝。

    刺啦。

    張若塵彷彿能夠聽到,劍刃刺穿心臟的聲音。

    在張若塵的背後,打出那一掌的人,正是一直都沒有出手的歐陽桓。

    看見張若塵的身體被混元劍穿透,黃煙塵顯然也是嚇了一跳,一雙杏眸瞪大,沒有料到歐陽桓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手。

    她正要上前去攙扶張若塵,然而,張若塵的體內卻是爆發出一股無比強橫的力量,化爲能量漣漪,將她和歐陽桓同時震得飛了出去。

    那是玄黃之氣。

    在這一刻,張若塵踏入了玄黃境。

    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宮門之下,看着插在心口的劍,慘然一笑,又向摔倒在遠處的黃煙塵盯了過去。

    他伸手抓住劍柄,將混元劍從心臟中抽出,一道血泉順着胸口涌出,灑在了宮門之上。

    張若塵怒吼一聲,一劍揮斬出去,刺啦一聲,斬斷了一截衣袍,道:“從今往後,恩斷義絕,你不再是我妻。”

    張若塵將混元劍扔了出去,雙眼變得有些暗淡,所有精神氣都消散了一般,不再向前,轉過身向着遠離皇城的方向而去,只留下一道孤獨、淒涼的背影,與一連串血紅色的腳印。

    “嘩啦。”

    混元劍墜落在地上,就落在黃煙塵的身前。

    ……

    (更新有點遲,不過,想要將劇情寫完,所以這章四千字,夠有誠意吧?那麼,票票是不是應該投給小魚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