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師尊,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

    元初聖殿外,黃煙塵趴伏在地上,淚如雨下,連站起身來的力氣都沒有,腦海中,只剩下張若塵離去時的淡漠眼神。無廣告。

    那眼神越是淡漠,她心中的痛,就會更深一分。

    池瑤女皇的聲音,傳了出來:“人的一生,總是要做出選擇。既然你選擇站在本皇的這一邊,也就意味着必定要失去另一邊。神都沒有辦法兼顧,更何況是你?”

    “可是……”

    “沒有可是,做出選擇之後,前方就是一條不歸路。”

    池瑤女皇的聲音,顯得格外無情,每一個字都如同一座冰山,狠狠的砸在黃煙塵身上。

    太宰王師奇穿着一身紫鯤官服,快步走到元初聖殿的外面,向着不遠處的黃煙塵瞥了一眼,纔是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上,道:“張若塵乃是經天緯地的奇才,若爲朝廷所用,必是人族之雄傑,老夫非常欣賞此子。可是如今,他已經心生魔障,對女皇更是生出滔天怒恨,日後必成大患。爲朝廷,爲天下,爲崑崙界不再受戰亂,臣認爲,不能放他離開,必須殺之。”

    遠處,跪伏在地上的聖書才女、滄瀾武聖、青墨,皆是臉色一變。

    因爲她們也十分清楚,王師奇識人極準,說得一點都沒錯,張若塵的確是驚世奇才,以一人之力擊敗九大界子,堪稱冠絕天下。今後,一旦成長起來,必定是朝廷的大敵。

    正是如此,她們才無比擔憂,擔憂今日張若塵走不出皇城,會被抹殺。

    元初聖殿中,響起池瑤女皇的聲音:“必成大患?”

    “沒錯。此子一直都是朝廷重點關注的對象,以他那恐怖的修煉速度,恐怕只需五十年就能達到大聖境界,三百年就能成神。臣認爲,張若塵的危險程度,遠超死禪老祖和孔蘭攸。女皇,不可不防,能殺早殺。”王師奇道。

    “五十年成大聖,三百年成神。開天闢地以來,有這樣的人?”池瑤女皇的語氣很平淡,可以誰都能夠聽出,話語中的不屑。

    “沒有,但是,張若塵的天資奇高……”

    王師奇還沒有說完,池瑤女皇便是打斷了他的話,道:“天資奇高又如何?自古以來,沒有人的天資能夠和張若塵比肩嗎?”

    “倒也不是……張若塵的天資雖然罕見,堪稱中古之後的第一人,不過,在崑崙界,每隔十萬年,或者數十萬年,總會誕生出一兩個他這樣的妖孽。比如,十萬年前的千骨女帝,各方面皆是不弱於他。再往前推,一直推到上古、遠古、玄古……太古,像張若塵和千骨女帝之輩,沒有一千,恐怕也有八百。”

    池瑤女皇道:“這些人可是全部都能達到大聖境界,或者是神境?”

    “沒有。就連千骨女帝,也未能成神。”王師奇道。

    “既然如此,區區一隻還活在泥沼之中的螻蟻,女皇何必要懼他?”

    池瑤女皇的語氣充滿威嚴和霸道,揚聲道:“崑崙界的萬尺厚土之下,埋不盡的英雄骨。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五十年成大聖,三百年成神?王師奇,你修煉了多少年?”

    在一位神的面前,王師奇感知到一股巨大的壓力,額頭上冒冷汗,眼睛盯着地面,道:“一千二百四十年。”

    “你的天資如何?”

    “臣,自認爲不弱於天下任何人。”王師奇道。

    池瑤女皇道:“能夠修煉到你這種層次的人,哪一個的天資和悟性不是最頂尖層次?可是,你知道爲什麼,修煉了一千二百四十年,你卻依舊沒有突破到大聖境界?”

    “請女皇指點。”王師奇再次叩首。

    “想要達到大聖境界,甚至是神境,不在乎你的天資高低,在乎你的心。當你跪在本皇面前的時候,已經註定你達不到大聖境界。”池瑤女皇道。

    王師奇的額頭上,汗如雨下,道:“爲何……”

    池瑤女皇道:“大聖者,爲聖道中的帝皇。有帝心者,不屈於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撓。大聖之下,靠的是天資。大聖之上,靠的是煉心。”

    “有帝心者,不屈於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撓。”

    “不屈於人,百折不撓。”

    王師奇的嘴裡一邊輕念,一邊參悟。

    “當你跪伏在本皇面前的時候,大聖之道,就已經毀於一旦。這一點,你比死禪老祖和孔蘭攸差得太遠。他們未來的成就,註定遠高於你。”池瑤女皇道。

    王師奇領悟到其中的關鍵,道:“求女皇指點,如何煉心?”

    “煉心如同煉兵,只有使用最烈的火去煉,使用最冷的水去淬,再加上一位最好的煉器師,才能煉出天下無敵的神兵。想要承受住最烈的火和最冷的水,卻是必須先尋找天地間最好的鐵。四最,缺一不可。”

    “什麼是最烈的火,什麼是最冷的水?”王師奇問道。

    “煉心之火,最烈的,莫過於怒火。至於最冷的水……”池瑤女皇沉默了片刻,才又道:“自己去悟。”

    元初聖殿中,響起女皇的自語之聲:“五十年成大聖,三百年成神,談何容易?恐怕使用最烈的火,最冷的水,也是淬鍊不成。”

    “如此說來,張若塵倒是不足爲懼。”

    王師奇想了想,又道:“還有另一件事,天地棋局顯示,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都逃出北域,正向蠻磯島而去。”

    池瑤女皇顯得有些不屑,道:“十大血帝,不過只是十隻自以爲是的井底之蛙。在不死血族,就連冥王都只敢稱王,他們卻敢稱帝。也罷,敢稱皇,至少是有一顆不屈於人的心,井底之蛙總歸是比螻蟻要強一些,本皇便親自去送他們上路。”

    “譁——”

    下一刻,一片七彩色的神雲,飛出中央皇城,直向北方而去。

    “女皇不是說,今日不想殺人嗎?神之心,果然讓人猜不透。”王師奇眺望着遠去的神雲,輕輕的搖了搖頭,嘴裡再次念出:“有帝心者,不屈於人。有神心者,百折不撓。”

    ……

    …………

    以一人之力重創九大界子,這一戰,讓皇城中的修士,皆是頭皮發麻。

    看着張若塵的面容呆滯,一步步向皇城外走去,卻沒有人敢輕易出手。他們可不是九大界子,九大界子皆是擁有強大的體制,生命力強大,就算被斬斷身體,也不會死。

    若是他們被斬斷身體,卻是必死無疑。

    “不用急着動手,鮮血流盡之後,他自然會死。等他倒下之後,再去奪取他身上的寶物也不遲。”

    很多不懷好意的修士,皆是跟在張若塵的身後,只等他倒下,就一哄而上。

    那些對張若塵有好感的人,卻不敢出手幫助他,只是露出同情的神情。畢竟,張若塵得罪的人,是女皇,是整個朝廷,甚至是整個天下。

    出手幫他,誰能承受住那可怕的後果?

    風雪中,張若塵每走一步,胸口就有大量鮮血溢出,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渾身發冷,雪花落在他的臉上都不融化,凝聚成了一層冰晶。

    跟在張若塵身後的修士,越來越多,可是張若塵就是沒有倒下,一直走出了中央皇城。

    “看着他那要死不死的樣子,真是心煩。”

    “要死就趕緊去死,受了那麼重的傷,心臟都被刺破,鮮血都流盡,竟然還不倒下。”

    已經有人已經不耐煩,蠢蠢欲動,準備出手。

    兩個老者從雲層中衝出來,落到張若塵的身前。

    其中一個老者,衝上去就是扣住張若塵的肩膀,道:“終於找到你了小子,趕快將老夫的千葉聖芯草交出來,若不是酒瘋子的鼻子厲害,嗅到了你的味道,還真被你給跑掉……我的天啦……怎麼傷得這麼重,血都流乾……”

    “真的假的,死了沒有?”

    酒瘋子的臉色一凝,湊攏了過去,看着張若塵心臟位置已經結冰的傷口,隨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兩個老頭都是剛剛趕到皇城,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古松子和酒瘋子逃出仙機山之後,就在尋找張若塵,畢竟,張若塵掌握有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和千葉聖芯草,乃是他們十分想要得到的東西,所以很害怕被張若塵私吞。

    “奇哉,奇哉,鮮血流盡之後,並應該死去纔對,可是,他偏偏還留有一口氣。”古松子捋了捋鬍鬚,直搖頭,感覺到不可思議。

    “那你還等什麼,趕緊救人。”酒瘋子催促了一句。

    酒瘋子伸出一隻手掌,打在張若塵的背部,一道渾厚的聖氣涌出,源源不斷鑽進張若塵的體內。

    在一瞬間,張若塵身上的寒冰,全部都融化。

    與此同時,古松子則是一連摸出三枚聖丹,分別是一枚血氣聖丹,一枚療傷聖丹,一枚續命聖丹,全部都給張若塵喂入進嘴裡。

    當今天下,恐怕也只有古松子這樣的丹道聖師,才能一連摸出三種不同的聖丹。

    看到酒瘋子和古松子竟然在救張若塵,那些跟了張若塵一路的修士,自然是相當氣憤。

    “哪裡冒出來的兩個老不死的東西,竟然敢救張若塵,你們是活膩了嗎?”

    “得罪女皇的人,你們都敢救。今日,我就替女皇宰了你們。”

    那些蠢蠢欲動的修士,不再等待,紛紛衝了出去,攻向酒瘋子、古松子、張若塵三人,準備先殺人,再奪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