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麼情況,張若塵這個小子是將天下修士都得罪完了嗎?”

    酒瘋子一隻手按在張若塵的背部,轉過身,看着蝗蟲一般衝過來的修士,也是嚇了一跳。

    出手的修士實在太多,難以數清,有一些是在明面上出手,有一些卻是隱藏在暗中。

    明面上的修士,皆是烏合之衆,不過,那些藏在暗處的修士,卻每一個都極其強大,至少也是聖境修爲。

    有的或許是想奪寶,另一些卻是想要致張若塵於死地,不想放他離開皇城。

    “女皇雖然沒有下令,可是,老夫能夠猜透她的心思,其實是想殺了張若塵,以除後患,只是以女皇的身份不方便下手而已。”

    朝廷和兵部的一些高層,在猜測女皇的心思,想要斬下張若塵的頭顱,討好女皇。

    “九大界子都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大虧,必須斬了張若塵,爲他們報仇。”

    “女皇已經成神,要不了多久,必定會退位,崑崙界新的主宰,肯定是在九大界子之中誕生。誰能斬殺張若塵,日後必定能夠飛鴻騰達。”

    有着一道道千紋毀滅勁和聖術,從天而降,勢必是要抹殺張若塵。

    古松子的精神力何等強大,自然是聽到一些暗中的傳音,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陰沉的道:“再怎麼說,張若塵也拯救了不少人類,所做的事,就連老夫都佩服不已。女皇還真是心狠手辣,這是要趕盡殺絕?”

    古松子已經知道當年女皇逼迫酒瘋子下跪發誓的事,因此,對女皇也是相當怨恨。

    古松子正要出手,驀地,一陣寒風,迎面席捲而來,隨即一個滿頭白髮的女子,憑空出現在他們三人的身前。

    雖然,她滿頭白髮,卻並不顯得蒼老,有着一張極其年輕的仙顏,肌膚如同凝脂,紅脣鮮豔,睫毛纖長,氣質優雅,很像是從畫中走出的絕色神女。

    在她的身上,卻又有一股冷寒的力量涌出。

    “死。”

    也不見她有任何動作,只是,紅脣中,吐出這麼一個字。

    “嘭嘭。”

    一個個修士的身體爆裂,化爲血霧,還有一些離得較遠的修士,則是發出悽慘的叫聲,從半空墜落下來。

    僅僅只是這一個字,便是清空了一大片,有數萬修士隕落,空氣中,飄着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空氣,變成了血紅色。

    “她是明堂聖祖,快逃。”

    “天吶,這個蓋世女魔頭怎麼又來了中央皇城?趕緊離開此地,惹怒了她,伏屍千里。”

    “這下完了,既然明堂聖祖出現,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多半是會被她奪去。得到張若塵的那些寶物,她的修爲豈不是會更上一層樓?”

    無論是明面上的宵小,還是隱藏在暗處的大人物,全部都在逃。

    “譁——”

    中央皇城中,飛出一條數千里長的青色雲橋,雲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在沉浮。

    王師奇腳踩雲橋,來到城外,出現在離地數百丈的高空。在他的身後,站着數十位儒道的聖儒和大儒,其中包括儒道四宗的宗主。

    除此之外,鬥戰天王和殺盡王等等兵部的大人物,也都現身,出現在另外幾個方向。

    王師奇穿着一身儒袍,渾身上下有着一股威嚴之氣,聲音傳遍天地:“孔蘭攸,女皇已經成神,你竟然還敢到中央皇城大興殺戮,真以爲女皇殺了不你?”

    孔蘭攸的雙瞳中,釋放出兩道銳利的冷芒,道:“池瑤就算成神又如何?她欠下的債,遲早有人找她還回來。王師奇,你識趣的話,立即帶着朝廷的酒郎飯待給我滾,別逼我大開殺戒。”

    旁邊,酒瘋子和古松子對視了一眼,皆是露出一個古怪的神情,暗道,“明堂聖祖就是厲害,竟然敢對王師奇如此說話,那可是儒道的聖師,第一中央帝國的太宰,崑崙界有數的大人物。”

    王師奇的身後,一道白鬚白髮的大儒走了出來,冷聲道:“放肆,新神出世,天下歸心,豈能容你這個女魔頭繼續逞能?”

    孔蘭攸的一雙鳳眸,向他瞥了一眼,伸出一根瑩白的手指,向前一點。

    “不好。”

    王師奇的臉色略微一變,連忙釋放出精神力。

    下一刻,天地聖氣源源不斷的匯聚過來,化爲一個個玄奧的聖文,結成一個“盾”字。

    “嘭。”

    頃刻間,王師奇結成的“盾”字就崩碎而開,一道無形的勁氣,從他的頸部飛過去,擊在那位白鬚白髮的大儒身上。

    “噗嗤。”

    下一刻,那位大儒的身體四分五裂,血淋淋的殘屍,從天空墜落了下去。

    皇城中,很多修士都望着那個方向,看見那位大儒被擊殺,所有人都抽搐了一下。

    在場的諸聖,皆是被孔蘭攸的這一擊鎮住。

    鬥戰天王的眼神一沉,提着一杆蛇矛,向前邁出一步。

    王師奇的臉色相當凝重,盯了鬥戰天王一眼,沉喝一聲:“回去。”

    “太宰,爲何阻攔本王?”

    鬥戰天王的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

    “她應該已經跨過了最後一步,境界已經和我們不一樣,你上去也是……死……”

    王師奇的身體在顫抖,捂着心口,只感覺聖心都要被孔蘭攸身上的威勢震得碎裂。曾經的孔蘭攸,絕不能給他造成這樣的壓迫。

    聽到王師奇的話,鬥戰天王的臉色大變,連忙後退。

    朝廷中,別的強者,也都面面相覷,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

    孔蘭攸輕哼一聲,手掌向着中央皇城的方向一按,頓時,城中的每一個修士,都是感覺到無比壓抑。

    “轟隆隆。”

    一隻數萬丈長的大手印,凝聚出了出來,拍落下去,將紫微宮中那尊高達三千丈的神像,拍得四分五裂,化爲一塊塊碎石。

    與此同時,沉淵古劍也是從城中飛了出來,落入到孔蘭攸的手中。

    “我們走。”

    孔蘭攸轉過身,手掌輕輕一揮,打出一層紗絲一般的聖氣,捲起張若塵、古松子、酒瘋子三人,頃刻間,便是消失在皇城外。

    沒過多久,他們遠離皇城,出現在一片空曠的原野上,沒有再繼續趕路。

    酒瘋子和古松子的神情相當緊張,兩人渾身都繃緊,如臨大敵一般的盯着孔蘭攸。

    雖然說,池瑤女皇是心狠手辣,可是明堂聖祖也是兇名赫赫。

    像她這樣的大人物,若是無利可圖,爲何出手救張若塵?

    “多半是在打張若塵身上寶物的主意。”古松子低聲向酒瘋子傳音,如此猜測。

    酒瘋子的臉色一變,傳音道:“難道她知道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在張若塵的手中?”

    “多半是在打千葉聖芯草的注意。“古松子傳音道。

    在他們二人的眼中,沒有什麼東西比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和千葉聖芯草更加珍貴,在討論的時候,竟然爭執了起來。

    “肯定是六聖登天酒的配方,以她的修爲,根本看不上千葉聖芯草。”

    “不可能,千葉聖芯草是十萬年年份的聖藥,大聖都會心動,她會看不上?”

    ……

    看到孔蘭攸走了過來,酒瘋子和古松子連忙停止爭執,兩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

    “其實,老夫與張若塵一點都不熟,聖祖若是想要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儘管去取……留他一條性命就行。”酒瘋子向孔蘭攸行禮,訕訕的笑道。

    “我們二人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看見。”

    說完這話,古松子生怕孔蘭攸會殺人滅口,連忙拉着酒瘋子,立即向遠處走去。

    孔蘭攸有些疑惑的盯了兩個老頭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走到張若塵的面前。

    看着張若塵身上的傷,還有一雙木然的眼睛,孔蘭攸便是心中一痛,伸出晶瑩剔透的手指,輕輕撫摸張若塵身上的傷口。

    她緊緊的咬着嘴脣,雙眸中流淌出淚水,手指在顫抖,彷彿是能夠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痛和心中的苦。

    “別拉我,我們不能丟下張若塵。那小子挺可憐的,咋們拼死也要保他一命。”酒瘋子道。

    古松子道:“那可是明堂聖祖,在她面前,就連王師奇、鬥戰天王、殺盡王都不敢多說一句話,我們算個屁啊?保得住,肯定保。問題是我們自身難保,還是趕緊逃吧!”

    “表哥,你受苦了!”

    聽到這話,酒瘋子和古松子都是渾身一震,張大嘴巴,猶如石化了一般。

    “表哥?’

    半晌後,兩個老頭纔是眨巴了一下眼睛,轉過身向着孔蘭攸和張若塵望過去。

    只見,那位美麗絕倫的明堂聖祖,竟然緊緊的抱住張若塵,猶如一個少女一般,在抽泣,在流淚,極度的傷心。

    酒瘋子和古松子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喉嚨都像是被人捏住了一般,半天說不出話來。

    在皇城,一言不合就殺人的明堂聖祖,竟然抱着張若塵,喊他表哥?

    古松子用胳膊杵了杵酒瘋子,嘴脣動了動,低聲道:“難道明堂聖祖練功走火入魔,已經神智錯亂,將張若塵認成了她的表哥?”

    酒瘋子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十分認真的說道:“很有可能。”

    “好事,如此一來,我們倒是有機會救出張若塵。我有一策,可以試一試。”

    古松子深吸一口氣,爲了救張若塵,不得不拼一次。他輕輕的捋着鬍鬚,眼中露出睿智的神情,邁出沉穩的腳步,走了過去,出現在張若塵和孔蘭攸的身旁,笑道:“其實,老夫是張若塵的外公,你們兩個小輩不必如此傷心。”

    孔蘭攸的臉蛋,從張若塵的胸口擡起來,含着淚水,盯了古松子一眼。

    因爲孔蘭攸的眼中有淚,古松子看不清她的眼神,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對她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沒錯,我就是你的爺爺。”

    ……

    (新的篇章開啓,接下來會更加精彩。)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