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距離止臨關大概五百里的一座平原上,為不死血族的軍營,一眼望去,儘是密密麻麻的營帳,燈火通明,猶如是映照在黑暗大地上的一顆顆星辰。

    軍營的上空,覆蓋着厚厚的血雲,連綿數千里。

    血雲中,有着一座座大陣在運轉,可以防止朝廷強者的偷襲。

    青天部族的其中一座統帥營帳,是由一具具人類白骨堆砌而成。在營帳外,立着一面大旗,旗上掛着一張人皮,確切的說,應該是從一位人族聖者身上剝下來的皮。

    人皮上,聖血沒有干,散發出一縷縷猩紅的血芒。

    在人皮的表面,則是用聖道規則烙印着兩個蒼勁文字——斯圖。

    斯圖,在青天部族屬於大姓,代表着一個古老而又輝煌的家族,僅次於青天部族的皇族。

    做為斯圖家族的驕傲,青天部族年輕聖者之中的第一人,斯圖鳳城坐在營帳的最上方,手中捏著剛剛收到的傳訊光符,眼神變得無比凝重。

    「好可怕的一則消息,這是要天翻地覆。」

    傳訊光符是從寧風府的府城傳來,上面的內容,讓斯圖鳳城感到無比震驚。

    就在不久之前,明堂聖祖闖入進府城,將中贏王府打沉到地底,他的師尊中贏王被打成重傷。

    隨後,青天血帝出手阻攔,與明堂聖祖鬥法,將府城打碎了一大半,數以百萬記的青天部族族人在戰鬥餘波之中死亡。

    要知道,北域一共只有三十六府。

    每一府的府城,都是存在了萬年以上的古城,為防禦最為堅固的地方,城中的防禦陣法一座連着一座,任何災劫也很難將它摧毀。

    然而,寧風府的府城,卻被摧毀了一大半,可想而知,這一場大戰是何等可怕。

    最終的結果,青天血帝慘敗,差一點死在明堂聖祖的手中。

    根據傳訊光符上面所說,乃是不死神殿的殿主推算出青天血帝和中贏王遇險,隔着一片虛空與明堂聖祖鬥法,救下青天血帝和中贏王,將他們帶回不死神殿養傷。

    明堂聖祖與不死神殿殿主交鋒,似乎也是受了一些傷勢,離開了寧風府,如今下落不明。

    斯圖鳳城的心境高深,很快就平息了心中的震動情緒,自言自語的道:「大帝級別的戰鬥,也不知是何等驚人?若是能夠站在近處觀看,對我的修鍊,必定是有極大的幫助。」

    這一戰,青天部族損失慘重,不僅青天血帝和中贏王被打得重傷垂死,更是有近五十位血聖隕落,死去的半聖、魚龍境不死血族不計其數。

    僅僅只是明堂聖祖一人,便是讓青天部族元氣大傷,恐怕在十大部族之中,現在只能排到末尾。

    青天部族固然是被打得措手不及,可是,明堂聖祖竟然能夠從不死神殿殿主的手中遁走,在不死血族的領地來去自如,她的實力,應該遠遠超過不死血族曾經的預估。

    「到底是為什麼?明堂聖祖修鍊了八百年,應該是一個很有理智的大能,她為何要冒着隕落的風險,進入寧風府對付師尊?」斯圖鳳城百思不得其解。

    不死血族不僅有十大血帝,還有神秘莫測的不死神殿,猶如龍潭虎穴,就算修為再高,單槍匹馬闖入進不死血族的領地,也只會是九死一生。

    明堂聖祖不可能無緣無故這麼做,可是,斯圖鳳城怎麼都想不透其中的原因。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青天部族的日子將會很難過,必須提前做出一些安排才行。」

    斯圖鳳城坐在桌案旁邊,一連刻畫三十多道傳訊光符,衣袖一揮,那些傳訊光符化為一片流光,飛出營外,消失在夜幕之中。

    「噠噠。」

    腳步聲響起,一位身穿血鎧的軍士,從外面走了進來,單膝跪下,道:「副統帥大人,四劍血聖和滅風血聖在營外求見。」

    斯圖鳳城的眼睛微微一縮,道:「只有他們二人?」

    「沒錯。」

    根據斯圖鳳城收到的消息,四劍血聖和滅風血聖都已經進入仙機山,奪取化聖丹的丹方。

    如今,他們二人回營,為何祝輕衣卻沒有消息?

    斯圖鳳城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道:「請他們進來。」

    四劍血聖和滅風血聖是通天血將,在不死血族有着極高的地位,可是,見到斯圖鳳城卻還是恭恭敬敬的行禮,齊聲道:「拜見副統領。」

    斯圖鳳城輕輕點頭,示意他們免禮,道:「兩位血將不必那麼客氣,本聖現在就好奇,你們到底帶回了什麼壞消息?」

    滅風血聖道:「輕衣血將在仙機山中了金蝠毒,被張若塵給擒住。」

    即便斯圖鳳城已經有心理準備,卻還是感覺到有些吃驚,道:「張若塵?哪個張若塵?」

    「就是人族的那位時空傳人。」滅風血聖眼神陰沉的說道。

    隨後,滅風血聖和四劍血聖將他們在仙機山中的遭遇,全部都講了出來。

    斯圖鳳城不斷皺眉,漸漸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張若塵來到北域,擒住了祝輕衣,並且還在仙機山中大殺四方,奪走了煉製化聖丹的主葯千葉聖芯草。

    這真的是一個三脈盡廢之人能夠做到的事?

    「你們確定張若塵不止使用精神力,還使用了武道力量?」斯圖鳳城問道。

    既然中贏王說廢掉了張若塵的三脈,那麼,張若塵的三脈就肯定已經廢掉,斯圖鳳城對這一點是深信不疑。

    四劍血聖道:「我與張若塵交過手,此子的確是動用了武道力量,不像是一個三脈盡廢的人。」

    滅風血聖猜測道:「或許是……古松子替他續接了三脈。在爭奪千葉聖芯草的時候,他們二人走得很近,也是一起離開。」

    斯圖鳳城陷入思索,半晌之後,才又露出一道笑容,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不愧是時空傳人,此子真是百戰不死。除了《英雄賦》上的五個人,人族之中,終於是找到第六個讓我有些重視的對手。」

    「其實,張若塵的實力,也就只能勉強和通天境初期的聖者抗衡,以我的修為足以碾壓他。只不過,他的空間手段,實在是太玄妙,若是想要退走,就算是真聖、至聖估計都留不住他。」滅風血聖說道。

    斯圖鳳城的手指輕輕敲擊桌案,盯着燭光,道:「張若塵抓住輕衣卻不殺,看來他是有更大的圖謀。」

    四劍血聖道:「張若塵的成長速度太可怕,此次必須要除掉他,不能讓他逃出仙機山。」

    「自然不能讓他逃出仙機山,除了他,古松子和滄瀾武聖也都必須要拿下。」斯圖鳳城道。

    滅風血聖露出喜色,道:「副統帥準備親自出手?」

    「到了現在這樣的局面,不親自出手都不行,與其讓張若塵來找我,不如我先去找他。」

    斯圖鳳城的心中,已經有一些猜測,張若塵抓住祝輕衣卻不殺的真正原因,應該是為了他身上的那件東西。

    「不過,輕衣還在他的手中,他就佔據了上風,在與他對戰之前,必須要扳平這一劣勢才行。」

    斯圖鳳城不喜歡受制於人,既然選擇主動出擊,自然是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斯圖鳳城走到營帳左側的書架上,取出厚厚的一疊資料,在資料的封面上,書寫着「張若塵」三個字。

    翻開那一疊資料,斯圖鳳城快速的閱讀了一遍,道:「短短數年時間,張若塵就從天魔嶺一個小小郡國的病弱王子,成長為如今讓整個不死血族都聞聲色變的人物,稱他為人族的一段傳奇也不為過。」

    「雲武郡國、武市學宮、東域聖院、兩儀宗、血神教、冥王劍冢,都有那麼一些與張若塵交好的修士,該選擇誰呢?」?資料上書寫,張若塵的軟肋,乃是他的娘親,也就是雲武郡國的林妃娘娘。

    但是,斯圖鳳城最近一段時間收到的消息,那些前往中央皇城準備擒拿林妃的修士,全部都變成了死人。

    很顯然,有着一股強大龐大的勢力,在暗中保護林妃。

    所以,想要動林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能從別的地方入手。

    「嘩——」

    這時,一道傳訊光符,從營帳外飛進來,落入到斯圖鳳城的手中。

    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斯圖鳳城頓時一笑:「藏身在冥王劍冢附近的不死血族修士傳回消息,他們發現了黃煙塵的蹤跡。黃煙塵與冥王劍冢的一批修士,正向北域趕來。」

    「張若塵的未婚妻,哈哈,本聖親自帶領一隊人馬過去,必定將她擒拿。只要將黃煙塵掌握在手中,張若塵就是我們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憑我們宰割,看他還怎麼逃?」

    滅風血聖主動請戰,眼中露出狠辣的神色。

    斯圖鳳城覺得滅風血聖做事不夠謹慎,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必須由四劍血聖去做。」

    「為什麼?」滅風血聖不解。

    斯圖鳳城道:「要致張若塵於死地,我們得有兩手準備。你去一趟東域,將資料上的這幾個人抓過來。」

    斯圖鳳城將手中的一份資料,交給了滅風血聖。

    等到滅風血聖和四劍血聖離開后,斯圖鳳城才是自言自語的道:「對付一個怎麼都殺不死、打不倒、越挫越強的人,兩手準備恐怕還不夠。必須還有第三手,第四手準備,才能確保他有死無生,萬劫不復。」

    斯圖鳳城寫下兩封書信,派人分別送去齊天部族和黃天部族。這兩個部族與張若塵都有深仇大恨,相信他們不會放過對付張若塵機會。

    …………

    (今天有事耽誤了,更新較晚,稍後還有一章,在十二點左右。)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