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天地祭臺開啓,瀰漫到崑崙界的死亡邪氣、血氣、死氣……,漸漸的退散,很快就又恢復平靜和祥和。

    對於絕大多數生靈來說,只是以爲發生了天地異象,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站在最頂端的那些強者,察覺到危險的氣息。

    酒瘋子和古松子看着頭頂上空的血氣,漸漸消散,都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只感覺渾身都變得輕鬆。

    剛纔,血氣籠罩天地的時候,即便是以他們二人的修爲,也都感覺到聖魂在顫慄,那股氣息,相當可怕。

    古松子向站在峰頂的孔蘭攸看了一眼,縱身一躍,也是到達峰頂,躬身行禮,隨後問道:“聖祖,你的修爲遠超我們二人,可否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孔蘭攸揹着雙手,白髮在風中飛揚,一雙眼眸盯着天穹,露出一道沉凝的神情。她道:“大動盪即將到來,崑崙界的生靈,沒有誰可以倖免。”

    古松子露出不解的神色,道:“池瑤女皇都已經成神,威震天下,當世無敵,誰還敢與她作對?祖龍山,九黎宮,還是四方海域之中的那些獸皇?它們有那個膽量製造大動盪嗎?”

    孔蘭攸輕輕搖了搖頭,突然,雙眉微微的一挑,察覺到了一個人的氣息,眼中閃過了一道異樣的波動。

    “你們二人照顧好張若塵,本聖很快就回來。”

    孔蘭攸的身形一動,消失在峰頂。

    下一刻,孔蘭攸已經到達八千里之外,落到在一條古河的河畔,重新凝聚出身形。她的雙目,盯着前方。

    只見,池瑤女皇揹着雙手,站在水邊,望着河面上的水霧。

    在池瑤女皇的身旁,有着四隻小獸,猶如四隻寵物一般,趴伏在地上。一隻形態如龍,一隻長着九條尾巴的白貓,一隻長着翅膀的魚,還有一隻巴掌大小的鱷龜。

    孔蘭攸的目光,只是向四隻小獸瞥了一眼,臉色便是猛烈的一變。

    那可不是四隻寵物,而是蠻荒秘境和四方海域之中的主宰,沒有想到,以它們恐怖的修爲,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孔蘭攸的目光,鎖定在池瑤身上的時候,眼神變得無比沉冷,道:“池瑤,你爲何要一次又一次的傷他?傷了他,又爲何還要出現?”

    池瑤女皇的神情淡漠,背對着孔蘭攸,道:“你居然與本皇談傷,你懂什麼是傷嗎?本皇就問你一個問題,讓你殺了他,與讓他殺了你,哪一個才讓你更傷?”

    孔蘭攸的眼神一凝,竟是無法回答她。

    因爲,真到無法選擇的時候,她寧願自己去死,也不願傷張若塵的一根手指。

    池瑤的目光中,帶着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道:“我的八百年,是整整八百年,每一天過得都像是一年。他的八百年,只是彈指一瞬間。你居然與我談傷……你配嗎?”

    孔蘭攸道:“可是,你連見他一面都不敢,你在恐懼什麼?”

    池瑤閉上的雙目,沒有說話。

    孔蘭攸道:“你到底在做什麼?當年,你們又在謀劃什麼?表哥比我聰明得多,很快他就能猜到和識破,到時候,他到底該不該殺你?你爲何要這麼折磨他?”

    “死,對我來說,是一種解脫,也是一種仁慈,我一直在等那一天。活着,纔是一種殘忍和折磨。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會給他一個必殺我的理由,不會讓他爲難。前提是,他得有殺我的能力,否則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池瑤又道:“以前,本皇不殺你,是因爲那個時候你也只是一個廢物,不值得本皇出手。如今,你跨入大聖境界,可以封皇稱帝,對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第一中央帝國的威脅越來越大,也就不能再留你。”

    “你要殺我?”孔蘭攸道。

    地面上,四隻小獸也都擡起頭來,向孔蘭攸看了一眼,露出憐憫的神色。

    池瑤道:“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第一條路,跟我走,一起去拼一個不知道結果的未來。第二條路,我殺了你,反正遲早都要死,死在我的手中,至少可以死得體面一點。”

    孔蘭攸不知道池瑤到底在做什麼,卻也能猜到一些。

    最終,孔蘭攸選擇了與池瑤一起離開,離開之前,沒有回去看張若塵,很害怕看到張若塵那孤獨和悲慼的模樣,就再也走不掉。

    一年後。

    整整一年的時間,崑崙界重新恢復太平和鼎盛。

    北域的不死血族,被朝廷大軍殺得全軍覆沒,只剩下一些漏網之魚,卻也已經成不了氣候。

    南域的死禪教,撤到了域外,死禪老祖親自傳出法令,只要女皇在位一日,死禪教教衆就不再踏入崑崙界一步。

    東域的酆都鬼城被攻破,九成以上的亡靈鬼煞都被打得魂飛魄散。

    蠻荒秘境的蠻獸和四方水族蠻獸,各大種族,全部都宣誓臣服於第一中央帝國。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盛世,萬族來朝,天下歸心。

    曾經的那些天才俊傑,紛紛都成長起來,成爲獨當一面的霸主。

    雪無夜成爲萬香城的城主,立地和尚成爲梵天道的道主,池萬歲封了天王,歐陽桓成爲魔教的副教主,歲寒成爲琴宗的宗主……

    每個人都在書寫自己的傳奇,在努力修煉,在讓自己繼續脫變,變得更加強大。

    然而,曾經那位號稱同輩之中無敵的時空傳人張若塵,卻是整整失蹤了一年,再也沒有出現在崑崙界,無數人都以爲他已經死去。

    漸漸的,衆人將他遺忘,開始談論新的傳說。

    “南方天地靈根梧桐神樹復甦,正在彌補崑崙界缺失的天地規則,據說,很多修士都趕去投奔。”

    “開玩笑,那是天地靈根,一株神樹,跟隨他一起修煉,有着無窮的好處。據說,就連朝廷中的很多大人物都是將修煉資源源源不斷送過去,希望可以與他結交。就憑你們這樣的天賦和實力,趕去投奔,估計別人都不會收你。”

    ……

    崑崙界的所有古族之中,最強大的一族,莫過於火族。

    火族一直在守護梧桐神樹,無比神秘,也十分低調,幾乎讓人以爲他們已經滅族。不過,隨着梧桐神樹復甦,火族再次出現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他們的強大,也逐漸展露出來。

    酆都鬼城就是由梧桐神樹帶領的火族修士,將其攻破,並且將鬼城的城主“神初鬼王”都鎮壓,將禍亂東域的亡靈鬼煞滅了九成,只有極少部分逃走。

    火族一戰成名,威震天下。

    梧桐神樹秋雨也是憑藉這一戰,成爲舉世矚目的雄傑,受到天下修士的讚譽。

    這一日,秋雨與火族的四位長老,駕臨魔教總壇無頂山,得到魔教教主的親自接見。

    消息傳出之後,轟動整個拜月魔教,無數修士都想一睹秋雨的真容,也在討論秋雨駕臨無頂山的目的。

    “秋雨曾經可是《半聖榜》排名第一的強者,就連立地大師和雪無夜都只能排在第二和第四。”

    “據說,秋雨的面容無比英俊,不在雪無夜之下,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秋雨既然是梧桐神樹,也就是神之子,將來多半也能跨入神境。若是誰能得到他的青睞,將來必定一飛沖天。”

    傍晚時分,消息傳了出來,秋雨竟是來無頂山求婚,希望魔教教主能夠將聖女木靈希許配給他,做他的道侶。

    這一則消息傳出之後,自然是引來無數天才少女的嫉妒。

    “木靈希的運氣也太好,竟然得到秋雨公子的傾慕,今後,恐怕副教主都要敬她三分。”

    “神教能夠和秋雨公子聯姻,也是一件好事,我們估計也能得到很多好處。”

    “小聖女的冰凰之體已經大成,與秋雨公子堪稱絕配。”

    ……

    婚事敲定之後,火族和拜月魔教的一大羣修士,便是向木靈希的住處行去,準備將這一件喜事告訴她。

    秋雨穿着一身黃杉,身形挺拔,的確是英俊灑脫,身上有着一種超然的氣質,所過之處,引來無數女性修士的矚目和驚歎。

    驀地,秋雨停下腳步,略微思索了一番,道:“婚事敲定才後,纔去通知她。木姑娘,肯定會很生氣,得先備一份賠罪的禮物才行。”

    魔教副教主歐陽桓,輕聲一笑:“秋雨公子曾經救過靈希的性命,你們本就有着很深的情誼,靈希若是聽聞此事,肯定無比欣喜,怎麼可能生氣?雲叔,對吧?”

    聽到這聲“雲叔”,雲崢的心中便是大喜。

    在此之前,以雲崢在教中的地位,歐陽桓怎麼可能稱他爲雲叔?

    可是現在卻不同,木靈希即將嫁給秋雨,而作爲木靈希的父親,雲崢的地位和以前自然是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連副教主都稱呼他爲雲叔,整個神教修士,今後對他恐怕都要畢恭畢敬。

    雲崢笑了一聲:“小女能夠得到秋雨公子的青睞,本就是她十世修來的福氣。不過……小女的性格,從小就很叛逆,若是以後得罪了秋雨公子,公子該教訓還是得教訓,她那樣的性格早就該改一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