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熾長老,將萬年冥冬冰魄給我,我要送給木姑娘做賠罪禮物。”秋雨說道。

    在秋雨的身後,站在一位眉心有着火焰印記的老者,渾身聖道規則交織,眉心的火焰,更是如同神爐在燃燒。

    老者略微猶豫了一下,道:“冥冬冰魄何等珍貴,對公子也有大用……”

    秋雨淡淡的一笑:“與木姑娘比起來,區區萬年冥冬冰魄,不值一提。”

    周圍那些拜月魔教的修士,皆是面面相覷,無不動容。

    萬年冥冬冰魄絕對是無比珍奇的寶物,價值遠超一般的聖藥,擁有寒冰體質的聖者會非常眼紅,秋雨竟然談笑之間,就將他送給木靈希。

    “如此氣度,當真是常人無法比擬,小聖女嫁給他,倒是有些高攀。”拜月魔教的老輩修士,心中皆是如此暗想。

    那位眉心有着火焰印記的老者,最終取出一隻藍色冰玉匣子,遞到秋雨的手中。

    秋雨、歐陽桓、雲崢走在最前方,其餘人都跟在後面,一行人進入聖女宮所在的修煉靈山——天水峯。

    聖女宮只收女弟子,一路上,皆是能夠看到一些面容美麗的女子在山中飛行,當她們看到秋雨和歐陽桓的時候,全部都面紅心跳,爭相轉告,造成了很多的轟動。

    很快秋雨和歐陽桓到達天水峯的消息,就傳遍聖女宮。

    不僅是一般的女性修士趕了過來,就連幾位正在閉關修煉的聖女,也都趕去拜見。

    她們自然是知道,秋雨和歐陽桓來到天水峯的目的,紛紛都露出羨慕和嫉妒的神色。

    衆人穿過一片幽深的樹林,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一座修煉祕府,在修煉祕府的前方,則是一片碧青色的靈湖。

    “拜見副教主。”

    負責侍奉木靈希的侍女,全部都跪伏在地上,叩首行禮。

    以秋雨爲首,一行三人,徑直向修煉祕府走了過去。其餘人則是留在遠處,沒有踏入這片區域。

    此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從靈湖的湖畔響起,道:“沒有祕府主人的同意,任何修士再向前走一步,都是死罪。”

    很不和諧的聲音。

    直到此刻,秋雨才發現,靈湖的湖畔竟然有一人在那裏垂釣,居然沒有下跪,頓時,有些驚奇。

    秋雨向歐陽桓盯了一眼,笑道:“歐陽兄,拜月神教不是號稱等級制度森嚴,怎麼還有修士見到你,居然都可以不跪?”

    坐在靈湖湖畔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身上的布衣都洗得有些發白,卻很整潔,一隻手抓着釣竿,另一隻手卻是抓着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

    歐陽桓向那個布衣男子盯了一眼,眼中露出一道深沉的目光,道:“阿樂,不得對秋雨公子無禮。”

    阿樂道:“我只是在講這裏的規矩,任何人都得按規矩辦事。”

    歐陽桓的眉頭一皺,道:“這裏是聖女宮,不是你該待的地方,還不立即回去。”

    “這裏就是我該待的地方!”阿樂不緩不急的說道:“你們請回吧,聖女殿下今天不想見任何人。”

    “你說了就算嗎?本聖乃是她的父親,誰敢阻攔?”

    雲崢有些惱怒,自己的女兒能夠得到秋雨的青睞,何等榮幸,竟然還有人敢阻礙這件事?

    誰敢阻攔,誰就得死。

    雲崢生怕得罪了秋雨,導致聯姻失敗,動了殺心,體內的聖氣快速運轉起來,凝聚出一道手掌,向着阿樂的頭頂拍擊過去。

    要知道,雲崢的修爲,也是跨入了聖境,一旦出手,自然是石破天驚,一道道風雷聲震動整個天水峯。

    阿樂穩坐釣魚臺,面容依舊很淡漠,只是手臂輕輕的一抖。

    “唰——”

    釣線便是從水中飛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比任何利刃都要尖銳,劃破了雲崢的手掌,纏繞在他的頸部。

    “竟然躲不開一根釣線。”

    雲崢的心中,相當吃驚。

    下一刻,雲崢眼中的驚色,又變成了懼色。

    “咯咯。”

    纏繞在他頸部的釣線,竟然在收縮,穿透肉身防禦,割出一道血紅色的印記,有着一滴滴聖血順着釣線滑落,猶如是要將他的頭顱割下來。

    “阿樂,別殺他。”

    遠處,修煉祕府中,響起木靈希的柔美聲音。

    聽到這道聲音,阿樂將釣竿輕輕的甩動了一下,隨即,雲崢離地飛起來,噗通一聲,頭下腳上的掉入進靈湖之中。

    “你……”

    雲崢感覺到顏面掃盡,怒吼一聲,可是,當他看到阿樂的那雙冷漠得不帶任何情感的眼睛,喉嚨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捏住了一般,竟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看到這一幕,秋雨的臉上,反而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點了點頭,道:“阿樂,不錯,很有意思的一個人,以後你就跟隨本公子一起修煉吧!”

    “你,還不配。”

    阿樂繼續垂釣,根本都沒有正眼看秋雨。

    即便是以秋雨的涵養,眼中也是出現了一些慍怒,道:“你的修爲還不錯,但是卻攔不住本公子。你應該知道,本公子曾經在《半聖榜》排名第一,同輩之中,能夠接我一招的人,也是少之又少。與我爲敵,無疑是尋死。相反,與我爲友,卻能得到數之不盡的好處。”

    秋雨顯然是很欣賞阿樂,想要將他收到麾下,甚至是結交爲朋友。

    不知多少修士求都求不到這樣的機會。

    阿樂道:“我的這條命,本來就是別人給我的,死在這裏,就當是還給了他。”

    “可惜啊,可惜。”

    秋雨見阿樂的意志無比堅定,心知無法將他收服,便是輕輕的一嘆,不再去勸,直接邁出腳步,向着木靈希的修煉祕府走了過去。

    “死。”

    阿樂念出了這麼一個字。

    與此同時,釣線再次從水中飛出,劃出數十道弧線,有着凌厲的呼嘯聲傳出去,那些弧線,鋪天蓋地的向着秋雨壓了過去。

    “好厲害,每一弧線都是真實的攻擊,蘊含有最爲極致的劍道規則。”

    歐陽桓都是暗暗的一驚,只是這一擊,以他的修爲,想要擋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歐陽桓深深的瞥了阿樂一眼,十分好奇他的修爲到底是達到了什麼層次?

    “竟然真的敢對本公子出手,你有些不知量力了!”

    秋雨淡淡的一笑,帶着幾分不屑的神色,五指向前一按,頓時一片火焰涌了出去,將所有弧線全部都燒成青煙,十分輕鬆的化解。

    阿樂的眼神一凝,有着一股洶涌澎湃的殺氣,從體內涌出,提起那柄鐵劍,在一瞬間衝了出去。

    一劍刺出,直取秋雨的心口。

    “啪啪。”

    這一劍的速度,快得嚇人,響起一連串音爆聲。

    當然,聲音的傳播速度,遠遠比不上阿樂的速度,所以秋雨根本聽不到音爆聲。

    不過,秋雨卻是感覺到一種久違的冰涼氣息,對於生長在火域之中的梧桐樹來說,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過涼意。

    他的雙目一縮,向着阿樂盯了過去。

    讓秋雨吃驚的是,以他的修爲,以他的目力,竟然也只是看到一道殘影,根本看不清對方的劍招,由此可見,阿樂的這一劍是何等之快。

    逼不得已,秋雨只能全力運轉體內的聖氣,七十二層赤紅色的聖火火浪,向外涌出去。

    可是,阿樂的這一劍,卻是一往無前,就算火浪再如何兇猛,也不會退。

    “嘭嘭。”

    七十二層聖火火浪全部都被擊穿,阿樂一劍擊在秋雨的胸口。

    當然,秋雨的應變速度也是相當厲害,一掌擊在了阿樂的頭頂。

    “噗嗤。”

    鏽跡斑斑的鐵劍,竟是攻破秋雨的防禦,穿心而過,劍尖從秋雨的背部冒出。

    與此同時,秋雨的手掌,也是擊在阿樂的頭頂,直接將阿樂的頭顱打得裂開一道道縫隙。

    秋雨瞪大雙眼,眼中竟是難以置信的神色,道:“若是……我是人類,今日還真的要被你重創。可惜,我無心。”

    “哧哧。”

    秋雨的手掌之中,冒出一根根樹枝,穿透了阿樂的頭顱,每一根樹枝上面都有火焰在燃燒,使得阿樂的頭顱都跟着燃燒了起來。

    若是以前,秋雨對阿樂還是欣賞,想要將他收服。

    現在,秋雨卻覺得自己根本駕馭不了阿樂,此人非常危險,必須儘早除掉,免得成爲大敵。

    “刺啦。”

    阿樂的意志不滅,手臂再次拖動了一下,鐵劍從秋雨的胸口位置,橫斬了過去,直接將秋雨的身體斬斷一半。

    頓時,秋雨的半個身體都是化爲木質,差一點被打回原形。

    使用出了最後的力量,阿樂的身上也是生機全無,站在那裏,依舊提着鐵劍,一動不動,頭顱都被火焰燒得融化。

    秋雨渾身都在顫抖,一腳踢在阿樂的屍身上面,緊咬着牙齒,帶着一種怒意,道:“不愧是七大古教之首,還真是藏龍臥虎,隨便冒出一個劍客,竟然都是如此的力量。九大界子之中,有幾人擋得住這一劍?”

    “噗通。”

    阿樂的屍身,墜入進靈湖之中,鮮血染紅了一大片湖水。

    “阿樂……”

    木靈希從修煉祕府中衝出來,看到湖中的屍體,直接跪在了地上,眼中淚水不止,道:“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害死了你……對不起……”

    遠處,密林之中,首鼠從泥土裏面探出一個腦袋來,看到這一幕,便是嚇了一跳,“完了,完了,就連阿樂都死了!誰還保護得了小聖女?我可不是秋雨的對手,還是先稟告黑爺再說。”

    緊接着,首鼠便是遁入進泥土裏面,離開了魔教總壇,向着蠻荒祕境之中而去。

    ……

    (大家還記得首鼠嗎?提醒一下,就是太古遺種神魔鼠。

    另外阿樂,大家是不是也已經忘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