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這片大地之上,有着成千上萬個郡國,它們割據一方,即對第一中央帝國稱臣,也有屬於自己的朝廷和王族。

    在天魔嶺,本是有三十六個郡國,如今卻是已經完成一統,整合爲一個上等郡國雲武郡國。

    雲武郡國的境內,有一半是人類文明,還有另一半則是一片原始叢林,人煙罕至,無比危險,只有修煉武道的修士可以踏入。

    就在人類文明和原始叢林交界的區域,流淌着一條大河,在河道的寬闊處,流水平緩,猶如靜湖。

    名爲“洛水”。

    傳說,洛水是從九天之上墜落下來,化爲河流,養育着數以千萬的百姓,使得這一片貧瘠的大地,都變得無比肥沃。

    此刻,一隻青木小舟,飄在洛水之上。

    一個頭發蓬亂的男子,懶散的臥在船尾,嘴脣邊冒出濃密的鬍鬚,也不知多久沒有修剪過,在他的手中,則是抓着一隻酒葫蘆,將葫蘆中的酒,拼命的灌進嘴裡。

    船頭上,站着一個氣質典雅的女子,手持一根竹竿,正在撐船。

    此女,不僅容貌清美,而且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乃是當今雲武郡國的第一高手,也是郡王的妹妹,曾經的九郡主,張羽熙。

    如此尊貴的身份,竟然給一個酒鬼撐船,若是傳出去,必定是要震動整個郡國。

    張羽熙的一雙秀目之中,帶着關切的神色,也有一些不忍,最終還是說道:“九弟,你還要喝多少?難道你要一直這麼頹廢下去,不再追求你的聖道?”

    九弟能夠回來,張羽熙自然是非常高興,可是,看到他的意志如此的消沉,心中卻是無比難受。

    “聖道?什麼是聖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比聖道更好?無憂無慮,沒有羈絆,不比聖道更好?遊歷山河,觀風賞月,難道不比聖道更好?神的日子,都比不過我。”

    張若塵再次喝下一口,抿了抿嘴脣,道:“酒瘋子果然是釀酒的大宗師,從來不讓我失望。”

    張羽熙輕輕的一嘆,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洛水的水面,煙霧升騰,猶如仙境。

    張若塵將葫蘆中的酒,全部都喝盡,直接將葫蘆扔了出去,翻身站了起來,道:“九姐,我教你一套拳法,你學不學?”

    張羽熙見張若塵竟然願意再次練拳,雙眸一亮,連忙點了點頭,道:“學,你早該教我幾招,我每天都要學。”

    “還想每天都學,你怎麼那麼貪心?我只教一遍,能學多少,就看你的悟性。”

    張若塵渾身散發着濃濃的酒氣,醉醺醺的模樣,身體搖搖晃晃,有些站不穩的模樣,擡起軟綿綿的的手臂,打出了一招拳法:“第一式,天河分工。”

    “第二式,九曲九轉。”

    “第三式,橫斷天路。”

    ……

    張羽熙看着張若塵搖搖晃晃的樣子,直皺眉頭,覺得張若塵已經喝醉,只是在胡亂打拳,打出的拳法軟綿綿的,一點威力都沒有。

    “九弟,你這是什麼拳法?”

    張若塵一邊打拳,一邊醉醺醺的說道:“洛水拳法。”

    張羽熙自然是知道洛水拳法,那是洛虛前輩創出的拳法,高深莫測,威力無窮,在第一中央帝國都有很大的威名。但是,張若塵打出的拳法,卻很兒戲,很像是喝醉之後,在胡亂比劃。

    “九弟,我們還是回去……啊……怎麼回事……”

    張羽熙的話還沒有說完,驀地,青木小舟竟是猛烈旋轉了起來,差一點將她甩飛出去。

    不過,張羽熙的修爲,也是今非昔比,立即穩住腳步,向着下方看去,只見,小舟的下方,竟是出現了一個漩渦。

    也不知漩渦是本身就存在,還是剛纔才誕生出來。

    正在打拳的張若塵,立即停了下來。

    緊接着,那個漩渦也是逐漸變得平緩,竟然也消失不見。

    張若塵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盯着水面,那雙迷離的眼睛之中,竟是生出了一些神采。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麼強大的旋轉力量,怎麼在頃刻之間就又消失?”張羽熙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

    岸邊,傳來一個笑聲。

    雲武郡王張少初,穿着一身金色王袍,望着小舟之上的張若塵和張羽熙,喊了道:“九弟,九妹,你們出來遊山玩水,竟然都不叫上我,還有沒有將我當成哥哥?”

    張少初做了郡王之後,又胖了一大圈,猶如一個球一般,笑起來的時候,臉上的肉都在跳動。

    “四哥,你來得正好,調遣一隻軍隊過來,幫我做一件事。”張若塵道。

    張少初問道:“什麼事?”

    “挖河。”

    張少初頓時一愣,道:“挖什麼河?”

    “就挖這隻小舟下面的河底,看看能不能挖出什麼東西來。”張若塵躺在了船頭,又道:“還有,再給我送一壺酒,一定要記得,必須是酒瘋子釀的烈酒,最烈的。”

    郡王親自下令,駐紮在附近的一支軍隊,立即便是趕了過來,衝入進洛水,開始全力以赴的挖掘。

    這支軍隊,一共有三千人,每一個都喝下了酒瘋子釀的六聖登天酒,擁有遠超常人的體質。

    一年前,來到雲武郡國之後,張若塵就沒有離開。

    酒瘋子和古松子本就是兩個閒人,又擔心明堂聖祖回來之後找他們算賬,不敢拋下張若塵,因此,也留在了雲霧郡國。

    閒來無事,他們兩人便是開始釀製六聖登天酒,與煉製化聖丹。

    無論是六聖登天酒,還是化聖丹,都不是一下子就能煉製出來,自然是要經過反覆的實驗,纔有可能煉製出真品。

    雲武郡國的軍隊,自然也就成爲他們的實驗品。

    當然,就算是半成品的六聖登天酒和化聖丹,對一般的修士來說,也是有着無窮的好處。

    半天過後,洛水上,響起一陣喧譁聲。

    “九弟,九弟,挖出來一個了不得的東西,你趕緊過來看看。”

    張少初沒有一絲郡王的樣子,興奮得手舞足蹈。

    張羽熙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喃喃自語的道:“竟然還真的挖出了東西,九弟到底是真的頹廢,還是假的頹廢,怎麼感覺他來洛水不是遊山玩水那麼簡單。”

    張羽熙和張若塵登上岸,只見,一隊軍士,正在拖動六根鐵鏈,將一塊石碑從河底拖了起來。

    確切的說,那是一塊斷碑。

    斷碑,高六丈,寬四丈,厚達一丈五尺,無比沉重,一共三百位力量強大的軍士,纔將它拖動。

    張少初笑道:“九弟,你說巧不巧,這塊斷碑,就是從你們剛纔那隻小舟所在的位置挖出來。”

    那些軍士將斷碑上的污泥洗淨之後,張若塵便是走了過去。

    “好古老的文字,從來沒有見過。”

    “這麼沉重的一塊斷碑,真的是石頭雕刻成的嗎?”

    ……

    那些軍士全部都在竊竊私語,感覺到不可思議。

    張羽熙也在仔細觀察石碑,眉頭緊皺,道:“到底是什麼文字,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天下有成千上萬種文字,誰都不可能通曉每一種文字,可是,使用精神力,卻能破譯每一種文字的意思。”

    張若塵說出這麼一句,開始觀察石碑,使用精神力進行破譯。

    半晌後,張若塵卻是倒退而回,只感覺大腦劇痛,差一點站立不穩,倒在地上。

    張羽熙連忙扶住了他,關切的問道:“九弟,你怎麼了?”

    張若塵很快就又恢復過來,重新睜開雙目,道:“好厲害的文字,以我的精神力強度,竟然無法破譯。”

    “連你都無法破譯,什麼鬼東西?”

    張少初很震驚,因爲他比誰都清楚九弟的修爲有多麼可怕,那可是一位聖者。

    還有聖者破譯不了的文字?

    “有一個人,或許可以破譯上面的文字。”

    張若塵以精神力傳音,將此事告訴了古松子。

    片刻後,古松子和酒瘋子飛了過來,從天而降,落到斷碑的旁邊。

    “哈哈,張小子,整整一年,你終於又對一件東西感興趣,讓老夫來看一看,到底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古松子先斷碑瞥了一眼,下一刻,臉色猛烈的一變,連忙收起笑容,走了過去,眼睛無法從石碑上面。

    古松子的臉色無比嚴肅,撫摸斷碑上面的文字,越是往下看,臉上的震驚之色便是越濃,自言自語的道:“逆……神……碑……”

    酒瘋子略微有些動容,問道:“老鬼,碑上到底記載的是什麼?”

    看到碑上的內容,古松子閉上的雙目,渾身都在顫抖,久久沒有言語。

    酒瘋子相當着急,道:“你倒是說話啊?”

    古松子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揮了揮手,眼神無比凝重,道:“其餘人,全部都退下去。”

    張少初顯然是意識到,從洛水中挖出的東西,恐怕是非同小可,連忙下令,道:“所有人聽令,全部都退下去。”

    很快,那些軍士,全部都退走。

    古松子向張少初和張羽熙瞥了一眼,道:“你們也退下去。”

    “本王……也不能……知道……”

    張少初撇了撇嘴,見古松子的眼神很凌厲,最終還是退了下去。

    等到張少初和張羽熙離開之後,古松子纔是說道:“此碑,恐怕不屬於崑崙,而是從天庭墜落下來。”

    ……

    (看見很多讀者都在問,這本書寫了多少?回答一下吧!

    按照小魚的大綱,大概已經寫了一半左右,接下來,將會迎來一個更加波瀾壯闊的大世,所有的坑,都會一一的填上。更大的坑,也會逐漸浮出水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