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打出冥王血毒之前,古松子就傳音提醒張若塵,因此,在第一時間,張若塵施展出急速,沖入進千葉聖芯草的內部,躲藏了起來。

    根據古松子所說,千葉聖芯草的中心區域,可以抵擋住冥王血毒的毒素。

    「唰。」

    夜瀟湘不敢沾觸冥王血毒,化為一道黑色幽影,向後急速,速度之快,以張若塵現在的視覺分辨能力也都看不清她的身形,自然是超過血絲的蔓延速度。

    飛到百丈高的半空,夜瀟湘豁然轉身,兩隻衣袖鼓脹了起來,湧出兩股強大的玄陰罡風。

    「呼!」

    風勁極其強大,在一瞬間,就讓靈山下的這一片修鍊寶地變得破爛不堪,成千上萬株靈藥化為飛灰,泥土和石塊被席捲到半空,就連不遠處的樹林也都成片成片的消失,化為黃褐色的泥地。

    只是一股風,使得方圓數十里之地,竟是寸草不生。

    幸好有中古時期留下的殘陣在守護這一片大地,要不然,玄陰罡風造成的毀滅,將會更加可怕。

    冥王血毒被吹散。

    玄陰罡風並沒有停歇,泥石和樹木飛在半空,使得眾人的頭頂上方一片昏暗。

    在這一刻,千葉聖芯草充分顯現出它不凡的一面,一片片草葉向內收縮,將自身包裹成球形。同時,一條條根須則是深入到地底,牢牢的抓緊大地。

    張若塵站在千葉聖芯草的中心,透過草葉的縫隙,可以聽到刺耳的風聲,看到世界末日一般的毀滅景象。

    「夜雨瀟瀟人斷腸,果然名不虛傳,難怪崑崙界的諸聖聽到她的名字都會膽寒。」張若塵緊緊抿著嘴唇,為古松子擔心起來。

    古松子的精神力的確相當強大,深不可測,但是,戰鬥力卻相當低,最多也就相當於通天境武道聖者的水平,怎麼能夠是夜瀟湘的對手?

    並不是精神力越高,實力就越強。

    關鍵是看,精神力修士的能力是什麼?

    比如,有的精神力修士的能力是「推算」,那麼,就算他達到精神力大聖的級別,也是一點戰鬥力都沒有,只能成為一位先知,或者一位軍師。?

    古松子在毒道上的手段,也的確很厲害,但是,卻更適合用於偷襲和大規模戰爭。

    真正與頂尖高手正面對決,別人已經有所防範,用毒,也就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夜瀟湘並不靠近古松子,五根纖長的手指,從寬大的衣袖中探出,指尖湧出的聖氣,凝聚成一根帶有魔氣的鎖鏈,纏在古松子的身上。

    「啪!」

    古松子捏碎一張符籙,一團紫色火焰湧出來,覆蓋在他的身上,燒得酒杯粗的鎖鏈,化為一縷縷魔氣消散而開,根本無法束縛他。

    「天罡紫火符。」

    「枯長老的手段,果然是不能以常理來推斷,難怪教主要我親自來請你。」夜瀟湘道。

    蕭滅笑了一聲:「枯長老不知在多少年前就跨入精神力聖王的層次,即便不是戰鬥類型的精神力修士,也絕對不容小覷。若是本宮主沒有猜錯,枯長老這六百年來,不僅僅只是在研究丹道和毒道,也在潛心研究符道,想要在戰鬥方面有所突破吧?」

    古松子一直都想報仇,卻戰鬥力低下,自然是想要從別的方面入手。

    符道,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既然,你們想要嘗試,老夫就成全你們。」

    古松子同時取出兩張符籙,夾在手指之間,向著天穹打了出去,分別擊向夜瀟湘和蕭滅。

    這一次打出的兩張天罡紫火符,比剛才的那一張,不知厲害了多少倍,乃是古松子的兩張底牌,耗費大量心血和無數珍貴資源才煉製出來,不到萬不得已,根本不會使用。

    「嘭嘭。」

    兩張符籙同時在天空爆碎而開,形出兩圈紫紅色的火焰,天地靈氣被震得猛烈顫動,形成兩股靈氣巨浪,向外擴散。

    整個仙機山都在微微搖晃,無論是人族聖者,還是兇惡蠻獸,全部都感覺到驚駭。

    「好恐怖的力量,難道有聖王級別的人物進入仙機山?」

    滄瀾武聖站在一條溪水的旁邊,眺望天空的紫色火海,只見,一團團火球向下掉落,猶如火雨一般。

    哪怕只是拳頭大小的一團紫色火球落到地面,也會砸出一個大坑,讓方圓數丈的大地,熔為岩漿。

    在戰鬥的中心區域,紫色火海的力量,又會強大到何等程度?

    張若塵藏身在千葉聖芯草的內部,在他的視線中,不遠處,數千米高的巍峨靈山,只剩一半的山體,別的山體化為赤紅色岩漿,流淌到山下,景象極其震撼。

    「古松子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手段,恐怕以前他是根本不想暴露自己在符道上的造詣,隱藏了實力。一位精神力聖王,就算不善戰鬥,也不是聖者可以招惹。」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

    蕭滅一連打出十八根鐵柱,懸浮在十八個方向,從鐵柱中,湧出密密麻麻的銘紋,結成一座防禦大陣。

    每一根鐵柱,都是變得一百多米高,猶如十八根通天神柱,急速旋轉,不僅護住自己,也將暗夜宮的一群暗夜使者席捲到陣法之中。

    「轟隆。」?可是,兩張天罡紫火符的威力太恐怖,形成的兩片火海,竟然燒得十八根陣法鐵柱緩緩熔化。

    所有暗夜使者全部臉色巨變,感覺到死亡在一步步靠近。

    蕭滅也是倒吸一口寒氣,雙手不斷刻畫陣法銘紋,又是在身體四方刻出一座又一座防禦陣法。

    「嘭嘭。」

    爆裂聲響起,十八根陣法鐵柱熔斷,天罡紫火猶如潮水一般向他們涌過去。

    一共七層防禦陣法,如同蛋殼一樣脆弱,根本抵擋不住天罡紫火,眼看蕭滅和一群暗夜使者就要慘死。

    蕭滅咬緊牙齒,臉上露出一道陰狠的神色,竟然挖出眼眶中的兩顆綠色眼球,分別托在左手和右手。

    「鬼神無雙大陣。」

    隨著他將精神力注入進去,兩顆眼球中響起轟隆的巨響,竟然分別衝出一道鬼影和一道神影。兩道影子都有數十丈高,形成一種陣法。

    鬼影和神影的力量,終於是抵擋住天罡紫火。

    另一個方向,夜瀟湘以風馳電掣的速度,逃出天罡紫火符的中心區域,又使用」守護自身,才是逃過殺劫。

    不過,她身上的黑衣,卻是被火焰燒毀了一大片,露出小腹位置的雪白肌膚。

    對她這樣的大人物來說,可謂是相當狼狽和丟臉。

    蕭滅一隻手托著一顆綠色眼球,巨大的神影和鬼影,一左一右的跟隨著他,道:「一個丹道聖師,竟然將符道也修鍊到如此程度,前輩終究是前輩,讓本宮主不佩服都不行。」

    夜瀟湘從半空飛落下來,懸浮在距離岩漿大概三丈的位置,纖纖玉手之中托著一團黑色幽光,像是一盞黑色的燈。

    一根牛毛那麼纖細的針,懸浮在黑色光芒之中,正是讓崑崙界的諸聖聞風喪膽的萬紋聖器,瀟湘神針。

    古松子的臉上露出苦笑,搖了搖頭,嘆道:「既然你們能夠擋住天罡紫火而不死,今日老夫也只能認命。」

    「既然認命,那麼枯長老就別再折騰,老老實實跟我們回總壇。」

    夜瀟湘腳踩虛空,向古松子走過去。

    蕭滅提醒了一句,道:「夜宮主小心一些,一位精神力聖王哪有那麼容易認命?以防萬一,最好先使用瀟湘神針,先封住他的精神力。「

    古松子知道計策被識破,不再示敵以弱,一連打出十道符籙。

    「嘩——」

    瀟湘神針先一步飛出去,形成一道蜿蜒的光路,穿透十道符籙,在每一張符籙上面都留下一個針孔。

    「哧哧。」

    隨後,十張符籙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化為十團飛灰。

    瀟湘神針繼續飛出去,擊向古松子的眉心。

    看到十張符籙全部都被毀掉,古松子已經是萬念俱灰,就連護身符籙也懶得使用,只是閉上雙目,等待命運的審判。

    「叮!」

    一枚長著三片葉子的青色小花,從遠處的林中飛出,與瀟湘神針發生碰撞,竟是將這件萬紋聖器都擊飛出去。

    「什麼人膽敢插手拜月神教的事?」

    夜瀟湘的聲音,冰冷刺骨。

    一股寒氣,從她身上涌去,使得大地上的岩漿全部都冷卻,變成了堅硬的岩石。

    蕭滅也是警惕起來,要知道,以夜瀟湘的修為,以瀟湘神針的品級,就算她只是隨手一擊,那等威力,也是相當可怕。

    能夠打飛瀟湘神針,也就說明,前來之人,絕不是一般的小角色。

    「沙沙。」

    青墨坐在金蝠巨蟒的頭頂,從林中行出來。

    她看到眼前的破敗景象,嚇了一跳,方圓數十里都變成焦土,哪裡還是曾經那個風景秀麗的世外桃源?

    緊接著,酒瘋子從林中走出,伸出一隻手,收回三葉九生花。

    此刻,酒瘋子身上的氣質,和以前完全不同,身形筆直得猶如一桿長槍,眼神顯得十分凌厲,盯著夜瀟湘和蕭滅,怒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石千絕就是這麼教你們對付神教曾經的元老?」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