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強大的聖道氣息,從聖木峰中散發出來,使得周圍的空間都在輕輕顫動。其中,最爲凌厲的兩道氣息,從峰頂衝出,化爲兩片聖雲,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

    除此之外,木家的核心人物,也都紛紛下山,如臨大敵的盯着對面的張若塵。修爲最弱的木家修士,也都達到半聖境界。

    由此也是能夠看出,一箇中古世家的底蘊是何等驚人。

    張若塵抱着阿樂的屍體,平靜的看着木家的諸位強者,目光鎖定在雲崢的身上,道:“雲崢前輩,別來無恙?”

    雲崢從衆人之中走了出來,渾身有着一層層聖光在涌動,散發出強大的氣勢,冷聲道:“張若塵,少跟本聖攀關係,我與你不熟。”

    張若塵面不改色,道:“我想見端木師姐一面。”

    “靈希現在是火族秋雨公子的未婚妻,下個月初七,就會完婚。小輩,聖木峰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秋雨公子也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人,以後最好離靈希遠一些。”雲崢說道。

    “我明白了,你做不了主。”張若塵道。

    “你……”

    聽到這話,雲崢的臉色無比難堪,咬緊牙齒,眼中露出一股怒意。

    張若塵擡起頭來,盯着飛在天穹的兩片聖雲,道:“歐陽桓,你就不下來見一見我這個老朋友?”

    一輛銀色的聖車,飛出聖雲,散發着璀璨的光芒,飛落到地面上。

    歐陽桓坐在銀鸞聖車上,穿着一身潔白無瑕的聖袍,烏黑的長髮整整齊齊的束在頭頂,依舊相當年輕、俊逸、優雅,猶如是一位絕代謫仙。

    木家的那些半聖,甚至聖境老祖級別的人物,全部躬身行禮:“拜見副教主。”

    歐陽桓盯着張若塵,笑道:“短短一年時間,你竟然落魄到了如此程度。”

    “還不是拜你所賜?”張若塵道。

    歐陽桓搖了搖頭,道:“你知道,一年前,我們師兄弟九人,爲何要拼死阻攔你?不是要殺你,而是爲了救你。若是,當日你跨過了紫微宮的宮門,必死無疑,怎麼可能還能站在這裡?”

    張若塵道:“立地、雪無夜、蓋天嬌、北宮嵐、歲寒,甚至池萬歲,都可能是在救我。但是,絕不包括你。你的那一掌,是想置我於死地,而且還想讓我死在自己曾經的女人手中,你的用心,不可謂不狠。”

    歐陽桓陷入沉默,道:“你還是很聰明,可惜做事太沖動。今日,登上無頂山,與昔日硬闖紫微宮,一樣的愚蠢。”

    “我做事如何,不需要你來評價。”

    張若塵又問道:“秋雨在什麼地方?”

    “秋雨不在無頂山,若是,你能夠主動將界子印還給我,我可以邀請你參加下個月初七的喜宴,到時候,你自然能夠見到他。”歐陽桓道。

    “下個月初七對吧?我一定準時趕來赴會。”

    張若塵的目光,再次盯向高聳入雲的聖木峰,吐出一口音波,道:“端木師姐,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輕易放棄。張若塵在此立誓,下個月初七,必定趕來接你離開,任何人都休想強迫你做你不願意做得事。”

    張若塵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擲地有聲,一直傳到千里之外,驚動了所有魔教修士。

    張若塵來到聖木峰,就是爲了說這一句話,必須得給木靈希一個希望,否則,以她的性格,多半等不到下個月初七,就會自殺。

    聖木峰,一座玄鐵殿宇之中,木靈希趴在地上,聽到張若塵的誓言,心中無比的感動。只要能夠聽到這麼一句話,就算死去,也已經沒有遺憾。

    同時,木靈希也相當擔心張若塵的安危,害怕張若塵爲了她,硬闖無頂山,做出以卵擊石的傻事。

    “夠了,有這麼一句話也就夠了……張若塵,你不用來了,不用還當年的承諾了,已經夠了……”

    木靈希喃喃自語,眼中流着淚,臉上卻浮現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可惜,沒有人替木靈希傳話,張若塵也聽不到她的聲音。

    林素仙站在距離聖木峰不遠的一座靈山頂部,臉上戴着白紗,望着聖木峰下的一道道聖光,一雙美眸中,露出複雜和憂傷的神色,道:“看到沒有,又是一個不自量力的年輕人,與當年的洛虛多麼的像。可惜,現實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最終又將是一段悲劇。”

    林霏雨站在林素仙的身後,道:“母親不是一直都說,能夠遇到一位像洛虛前輩那樣爲了你拼死而戰的男子,已經別無所求?木靈希能夠遇到張若塵,何嘗不是讓人無比的羨慕。”

    張若塵抱着阿樂的屍身,準備離開。

    雲崢的臉色一變,連忙向木家聖主傳音,道:“張若塵是靈希的心病,他不死,靈希不會死心。”

    隨即,上空的一片聖雲中,傳出一道振聾發聵的聲音:“聖木峰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張若塵向着上空瞥去,看到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站在聖雲的中心,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絕對是一位一等一的強者。

    從他的身上,有着上萬道聖光鎖鏈從天穹垂落下來,每一道聖光鎖鏈都是由聖道規則交織而成。

    “木家聖主,也是成名數百年的聖道霸主,竟然對一個小輩出手,也不怕被天下修士恥笑?”一道明亮的劍光,從遠處飛來,拖着長長的光梭,落到地面,凝聚成凌飛羽的身形。

    見到凌飛羽現身,在場的魔教修士,全部都下跪行禮。

    木家聖主冷哼一聲,道:“凌宮主,木家的家事,你也要管嗎?”

    凌飛羽的雙眸冷寒,如同劍一樣鋒利,道:“本宮主曾經欠了張若塵一個人情,今日,無論如何也要保他離開無頂山。”

    一位聖王親自出面,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震懾全場,就算是雲崢那樣的聖者,也都是渾身無法動彈,猶如是有十重山嶽壓在身上。

    聖王就是聖道之中的王者,隨便一擊,就能滅聖。

    聖道中的王者都現身,誰還敢違逆?

    可是,就在這時,另一股不弱於凌飛羽的聖威,從聖木峰中傳出。兩股聖威對撞在一起,頓時,讓得這一片天地都颳起了颶風。

    凌飛羽的雙眸一凝,向着遠處望去,只見,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窈窕身影,猶如鬼魅一般,站在颶風的中心,像是一個黑洞,將周圍的光線全部都吞噬。

    “夜瀟湘,你竟然要插手這件事?”凌飛羽道。

    那道黑色身影,正是魔教九宮之一暗夜宮的宮主,夜瀟湘。

    夜瀟湘輕笑一聲,道:“本宮主只是覺得,你的做法,對木家太不公平,想要說一句公道話。”

    “怎麼不公平?”凌飛羽道。

    夜瀟湘道:“張若塵並非神教弟子,卻敢闖入到聖木峰,叫囂要破壞木家一位小輩的婚事,無疑是在挑釁木家。若是木家就這麼放他離開,今後還怎麼在教中立足?凌宮主,你總不能爲了還自己的人情,就讓木家承受這麼大的屈辱吧?”

    木家的諸聖,紛紛開口,道:“沒錯,木家絕不能忍下這口氣。”

    “凌宮主,木家也是中古世家,希望你能夠給我們木家留一些面子,免得外人都覺得木家好欺負。”

    ……

    夜瀟湘的雙眸中,露出一道笑意,道:“凌宮主的修爲高深,在聖道之中封王,可是,也不能欺人太甚。畢竟,木家的那位老祖宗,也是聖道之中的王者。等到他老人家回來,你該如何向他交代?”

    凌飛羽道:“你不用這麼陰陽怪氣,說吧,以你的意思,怎麼纔算公平?”

    “張若塵若是能夠接住木家聖主三招而不死,本宮主與你一起保他的性命,並且親自送他下山。如何?”夜瀟湘道。

    “不行。木擎天的修爲,已經達到真聖的後期,修爲何等深厚,三招之後,張若塵哪裡還能活着?”凌飛羽道。

    凌飛羽能夠看出,即便是每日飲酒,張若塵的修爲也沒有荒廢,這一年,張若塵的修爲可謂是突飛猛進,已經達到玄黃境的巔峰。

    當年,凌飛羽從玄黃境的初期,修煉到巔峰,可是整整花費了五年時間。

    以張若塵的提升速度,與服用了無數丹藥的歐陽桓相比,也是絲毫都不慢。

    但是,真聖境界卻是非同小可,從初期到中期,從中期到後期,每一個小境界,都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一個玄黃境的聖者,就算擁有再逆天的體制,再強大的天資,想要擋住一位真聖後期強者的三擊,也是不現實的事。

    張若塵自然是不想讓凌飛羽爲難,畢竟,她在魔教的處境也很艱難,於是,站了出去,道:“三招,對吧?我接。”

    “不愧是時空傳人,好魄力。”夜瀟湘發出一道銀鈴般的笑聲。

    歐陽桓看出夜瀟湘的謀劃,嘴角微微的一勾,自言自語的道:“張若塵太自負了,真聖後期的人物,又豈是真聖初期的人物可以比擬?”

    遠處,林素仙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本來還想看一看,下個月初七,他要如何翻天覆地,爲木靈希逆天改命。可惜,他卻是活不過今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