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凌飛羽的眼神相當沉凝,嚴肅的道:“真聖之道,乃是化虛爲真的聖道規則之道。☆□番茄小☆○△說網w`w`將你的聖道規則比作是鬆散的泥土,真聖的聖道規則就是堅硬的岩石,真聖後期的聖道規則則是牢不可破的精鐵。泥土如何擋得住精鐵?”

    張若塵與真聖初期的封銀影交過手,明白真聖的強大,可是,他也是今非昔比,即便是面對真聖後期的人物,也是毫無畏懼。

    “擋不住,那就不擋。”

    張若塵說了這麼一句,便是將阿樂的屍身,輕輕的放在地上,隨後,挺直脊樑,盯向站在聖雲中的木家聖主。

    凌飛羽略微有些愕然,在暗暗思考張若塵這句話的意思。

    木家聖主倒也不再廢話,急速運轉聖氣,直接動手。

    一道道寒冰聖道規則與聖氣同時從他的體內瘋涌出,匯聚在雙手掌心,凝聚成一柄光芒萬丈的戰劍。

    木家聖主十分清楚張若塵的戰績,此子可是能夠以一人之力擊敗九大界子,因此,打出的第一招,便是全力以赴。

    “寒光迎客劍。”

    “木擎天果然小心謹慎,竟然直接施展出聖術。這是想用一招,就將張若塵鎮殺,不給他留半分活路。”

    ……

    這一招聖術,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鎮壓得無數半聖境界以下的修士跪伏在地。

    站在聖術最中心的張若塵,顯然是承受着更加巨大的壓力。

    凌飛羽無法保持鎮定,想要出手,卻被夜瀟湘牽制住。

    夜瀟湘笑了笑:“凌宮主應該相信張若塵,只是三招而已,萬一他能夠扛下來呢?”

    木家聖主的身體周圍,有着風雷聲傳出,嘴裡吐出一個字:“死。”

    雙手一按,凝聚出來的聖術“寒光迎客劍”向下打出去,頓時,那柄寒光四射的戰劍,如同一柄劍形的山峰一般,向下墜落。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盯向張若塵,很想知道這位時空傳人,會如何抵擋這一擊。

    卻見,張若塵身上的氣勢,在一瞬間,發生翻天覆地的鉅變,一道道劍意從體內涌出來,凝聚出劍影。

    隨後,那些劍影匯聚在一起,凝成一柄三丈長的聖劍。

    由劍意凝聚成的聖劍。

    “這是……”

    凌飛羽和夜瀟湘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以她們的修爲,自然是在第一時間,發現張若塵達到了劍聖境界。

    “譁”?張若塵與三丈長的聖劍,化爲一道銳利的劍光,沖天而起,與“寒光迎客劍”碰撞在一起。

    劍光勢如破竹,打得“寒光迎客劍”一寸寸崩碎,有着一連串爆裂聲響起。

    “我終於明白他那句話的意思,擋不住,就不用擋,直接攻回去。劍七大圓滿,真正的劍聖之境。”

    凌飛羽那雪白無暇的臉上,露出一道罕見的笑容。

    木家聖主看見疾速逼近的劍光,嘴角抽動了一下,認出張若塵使用的是劍七。

    大圓滿的劍七。

    以劍七的可怕穿透力,就算是真聖後期的聖道規則,也是難以抵擋。

    “緋月鏡。”

    木家聖主的眉心,出現一個黑色的漩渦,猶如是一座洞穴呈現出來。在洞穴中,飛出一面緋紅色的古鏡。

    那是木家的一件至寶,在古鏡的內部,刻有一萬三千道銘紋,達到了萬紋聖器的級別。

    萬紋聖器的威力,比千紋聖器不知強大多少倍。

    “嘭。”

    張若塵手中的三丈聖劍,與緋月鏡碰撞在一起,使得天地猛烈震盪,一道道能量漣漪,在衝撞大地。

    幸好凌飛羽和夜瀟湘兩位聖王化解了那股力量,否則戰鬥散發出來的餘波,肯定會造成巨大的傷亡。

    “好強大的劍訣,只是一招,便是擊碎寒光迎客劍。”?

    “張若塵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居然逼得聖主使用出緋月鏡,才能擋住他的這一劍。”

    “劍七,肯定是大圓滿的劍七,今後恐怕得稱呼張若塵爲若塵劍聖。”

    ……

    …………

    魔教的修士,根本看不到張若塵和木家聖主的身影,只能看見那一輪緋月和一道璀璨的劍光。

    一位中古世家的家主,親自出手,竟然鎮壓不住一個年輕小輩,怎麼能不讓人吃驚?

    木家聖主顯然也是覺得有些丟臉,冷哼一聲,猛然一掌打在緋月鏡的背面,體內的聖氣噴薄而出。

    從地面望去,就像是緋月散發出來的萬丈霞光,將方圓千里都映照成緋紅色。

    “嘭。”

    那柄三丈長的聖劍,承受不住緋月鏡的力量,爆裂成了碎片。

    木家聖主的臉上,浮現出一道喜色,另一隻手掌也是按了過去,操控緋月鏡,向下鎮壓。

    張若塵面不改色,就在劍意聖劍崩碎的那一刻,沉淵古劍飛了出來,出現在他的手中。

    “斬。”

    一劍揮斬過去。

    頓時,張若塵和木家聖主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緩慢。揮斬出去的沉淵古劍,劃出一個弧度,啪的一聲,斬斷木家聖主頭頂的發冠。

    木家聖主急速向後倒退,一直退到聖木峰的峰頂,纔是穩住腳步,頭上的長髮披散了下來,凌亂的搭在臉上。

    整個天地都是寂靜無聲,魔教修士皆是感覺到渾身僵硬,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一劍能夠削去木家聖主的發冠,距離斬下木家聖主的頭顱還遠嗎?

    “三招結束,我該走了!”

    張若塵向着木家聖主冷冷的瞥了一眼,落到地面,收起沉淵古劍,重新將阿樂的屍身抱了起來,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在一瞬間,已經到達三百里之外。

    一連數次大挪移之後,張若塵離開無頂山區域,消失在濛濛天地之間。

    此刻,魔教的一衆修士,纔是反應了過來,全部都在倒吸寒氣。

    林霏雨的一雙秀目之中,也是流露出震驚的神色,道:“好厲害,木家聖主那麼深厚的修爲,竟然會敗給張若塵。”

    林素仙也是有些意外,道:“劍七大圓滿,小小年紀竟然成就了劍聖尊位,以他的年紀,怎麼能夠領悟得到劍出無悔的境界?”

    “無論如何,今日一戰之後,張若塵的名字,恐怕又得震動天下。”林霏雨說道。

    林素仙也是點了點頭,道:“我終於有些期待下個月的初七。”

    聖木峰下,凌飛羽向夜瀟湘瞥了一眼,道:“看來張若塵並不喜歡夜宮主送他,希望以後還有機會。”?

    說完後,凌飛羽化爲一道劍光,飛回了聖女宮。

    夜瀟湘的十指緊握,眼神無比凌厲,冷哼了一聲,身形逐漸變得暗淡,最後消失在了原地。

    雲崢知道張若塵的實力很強,卻沒想到,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

    他快步走到銀鸞聖車的旁邊,道:“副教主,不能放張若塵離開,此子已經成爲劍聖,將來必定是我教的大敵。”

    歐陽桓的眼神也有一些凝重,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你去攔截他。”?

    雲崢的臉色一變,道:“本聖……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歐陽桓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知道就好。一位劍聖想走,哪有那麼容易留得住,聖王出手還差不多。可是,凌宮主打定主意要保他,夜宮主又做出了承諾。現在我們去追殺張若塵,豈不是要同時得罪她們二位?”?

    雲崢道:“可是,張若塵的實力如此強大,萬一下個月初七來搗亂怎麼辦?”

    歐陽桓道:“張若塵很聰明,沒有強行去闖聖木峰,也沒有強行帶走木靈希。所以,今天他能夠活着走出無頂山。可是,下個月初七,他還敢來搗亂,就是在破壞神教的核心利益。教中的那些大人物,豈能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也就是說,下個月初七,他敢登上無頂山,也就必死無疑?萬一……凌宮主又繼續庇護他呢?”雲崢道。

    “到了那一步,凌飛羽還敢強行出頭。別說是她,就是整個凌家,都有滅族之禍。”

    歐陽桓輕輕的一笑,眼中有着一道陰沉的光芒一閃而逝。

    張若塵闖上無頂山的消息,很快就傳遍天下,在修煉界,掀起一股滔天的巨浪。

    “張若塵竟然使用三劍,就擊敗木擎天,還斬斷了木擎天的發冠?真的假的?木擎天可是一尊蓋世老魔,竟然就這麼陰溝裡翻船?”

    “時空傳人張若塵竟然沒有死,還修爲猛進?”

    “據說,下個月初七,張若塵還要再登無頂山,去魔教總壇搶親。”

    “這麼勁爆?張若塵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石破天驚。”

    “你們猜一猜搶誰的親,保準嚇你們一大跳。”

    ……

    消息傳得極快,就在當天晚上,身在紫微宮中的聖書才女,也是收到消息。

    看着手中的傳訊玉符,聖書才女那張精緻無瑕的臉上,浮現出一道淺淺的笑容:“總算是從陰霾中走了出來,不過……去拜月魔教搶親,卻不是一件明智的事。和秋雨爲敵,與和整個崑崙界爲敵,有什麼區別呢?”

    秋雨乃是梧桐神樹,將來有可能會成長爲崑崙界的天地靈根,從來不和任何勢力交惡,反而有無數勢力與他交好。

    張若塵搶秋雨的新娘,無疑是與整個天下爲敵。

    聖書才女沉思了片刻,隨後,拿着傳訊光符,向着元初聖殿行去,準備將此事告訴黃煙塵,由她來定奪。

    ……

    (穩定更新了這麼久,終於好意思求一求票。各位書友,看完章節之後,請將票投給小魚,投給萬古神帝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