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家都是冥王劍冢的持劍人,你應該明白我帶走祝輕衣的目的,焚天劍是從我的手中遺失,我有責任將它奪回。」滄瀾武聖道。

    張若塵道:「你想奪回焚天劍是你的事,但是,祝輕衣是我的囚徒。當然她現在掌握在你的手中,你有權利不還給我。」

    「嘩——」

    沉淵古劍飛出來,懸在張若塵的身前,密密麻麻的劍形劍氣整齊排列,直指向對面的滄瀾武聖。

    曾經兩人也算是一起對敵,所以,張若塵給了滄瀾武聖一次握手言和的機會。但是現在,雙方站在敵對的兩面,也就沒必要再向剛才那麼客氣。

    六位女聖也都緊張起來,說實話,她們並不想與張若塵為敵,更不願生死相向。

    滄瀾武聖的眼神一凜,眼中露出一道猶豫的神色,道:「張若塵,我們未必是敵人,何必要大動干戈?」

    「先動手的人,是你。」張若塵道。

    「好,我可以將祝輕衣還給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對付斯圖鳳城的時候,必須帶上我一起。」

    滄瀾武聖猜到張若塵的真實目的,所以,提前與他談條件。

    「想要與我合作,至少得先拿出誠意。」張若塵道。

    滄瀾武聖道:「已經答應把人還給你,還不夠有誠意?」

    「道歉。」張若塵冷冰冰的道。

    滄瀾武聖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意,道:「你的這個要求太過分了!」

    「過分嗎?幸好我們曾經一起戰鬥,一起對抗過敵人,換做是另一個人,我根本不會跟她這麼多廢話,也不可能給她再次合作的機會。」

    滄瀾武聖用着一雙杏眸死死的盯着張若塵,一副要將他吃掉的模樣,卻就是不肯低頭認錯。

    青墨雖然被滄瀾武聖震退,但是,並沒有受傷,重新走到張若塵的身旁,傳音道:「公子,滄瀾武聖好歹也是九天玄女之首,位高權重,心高氣傲,除了女皇,誰能讓她低頭?」?「你也覺得這個要求很過分?」張若塵道。

    青墨使勁點頭,再次傳音:「讓滄瀾武聖道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們現在的敵人已經很多,不應該再樹敵。」

    遠處,滄瀾武聖深吸一口氣,咬着兩排雪白的皓齒,道:「張若塵,算你狠,這一次我妥協,但是,欠你的人情我不會再還,以後你要是被朝廷抓住,也別來求我。」

    隨即,滄瀾武聖走到張若塵的面前,雙眼燃燒着火焰,直接將祝輕衣扔在地上,偏過一張絕色的容顏,盯着石道右側的牆壁,道:「對不起,我不該偷襲你們,搶奪你們的囚徒。」

    青墨和六位女聖皆是目瞪口呆,怎麼也沒有想到,滄瀾武聖竟然真的妥協,竟然向張若塵道歉認錯。

    此事就算傳出去,肯定也不會有人相信。

    張若塵道:「我沒有看到你的誠意,這樣的道歉,我不接受。」

    「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們相隔如此近的距離,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將你拿下,讓你也變成一個囚徒?」

    滄瀾武聖捏緊了十指,咬緊貝齒,身體猶如火爐一般在燃燒。

    現在,她和張若塵的距離只有三步,對於聖境生靈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真要出手,滄瀾武聖有十足的信心拿下張若塵。

    「離得再近,你也不可能擒得住我。」

    張若塵更加自信,沒有懼色,反而向前邁出三步。

    兩人離得更近,只剩一拳的距離,滄瀾武聖胸口聳起的圓形弧度,幾乎貼在張若塵的身上。

    他們誰都不退讓,性格都很尖銳。

    青墨和六位女聖皆是屏住呼吸,緊緊的盯着他們二人,有一種預感,一場大戰恐怕是在所難免。

    二人僵持了很久,滄瀾武聖的眼神沉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麼。

    最終,她沒有冒險去嘗試,收回釋放到體外的火焰,道:「如今,人族內憂外患,不是繼續內鬥的時候,應該聯合起來,一致對外。對不起,這一次的確是我做得有欠妥當,畢竟,我們曾經共同對敵,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應該暗中偷襲。要戰,也該光明正大的一戰。」

    張若塵轉過身,向陣法屏障的方向走去,道:「再有下一次,便是不死不休。」

    從小到大,滄瀾武聖都是以強大的實力,碾壓身邊的對手,從不服任何人,包括她的那位《英雄賦》排名第一的兄長。

    今天,因為各方面原因,她是第一次被人壓制,被人逼得低頭,心中自然是相當不甘。

    「張若塵,你這個可惡的傢伙,等到奪回焚天劍,我一定要當着所有人的面將你擊敗,讓你知道九天玄女之首的厲害。」

    滄瀾武聖的心中很委屈,也有一點後悔,覺得自己剛才的表現實在太丟臉,應該果斷出手,與他大戰一千回合,一拳一拳將他那一張得意洋洋的臉打成豬頭。

    張若塵並沒有一絲一毫的得意,可是,滄瀾武聖就是覺得他相當得意,想一想就十分生氣。

    六位女聖都感覺得到武聖大人身上的怒火,此刻的她,簡直就像是一隻母暴龍,所以,全部都離她遠遠的,不敢多話。

    張若塵動用空間的力量,打出一道空間裂縫,向陣法屏障斬過去。

    「嘩——」

    陣法屏障撕裂開一道一丈寬的口子,空間裂縫閉合之後,陣法屏障的口子也在快速合併,眾人連忙施展出最快的身法,全部都穿梭了進去。

    進入陣法屏障,頓時,天地靈氣的濃度大增。

    天空中,有着雷電在閃爍,天地靈氣凝聚成液態,化為濛濛細雨落到地面。

    「靈氣化雨,太誇張了吧,就算是中央皇城也沒有這麼濃的天地靈氣。」一位女聖驚嘆了一聲。

    「在這裏修鍊,要不了多久,我肯定能夠突破現在的境界。」

    ……

    進入陣法屏障,張若塵的氣海中乾坤神木圖變得躁動起來,響起一連串的碎聲,圖卷的表面,竟然一連裂開十多道裂縫。

    「轟隆。」

    混沌之氣更加兇猛的向外湧出,乾坤神木圖似乎已經到達徹底破碎的邊緣。

    「乾坤神木圖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張若塵暗暗一驚。

    「小心腳下。」

    滄瀾武聖抓起聖劍,猛然向下一插,擊向一位女聖右足旁邊的位置。

    「嘭。」

    一隻藍色的火蟲,從泥土中爬出,正要啃咬她的右足,就被一劍擊中,沉入進地底。

    滄瀾武聖收回聖劍,看着劍尖,臉色變得有些凝重,道:「竟然沒有殺死,到底是什麼蟲?」

    「嘩!」?藍色火蟲從另一個方向飛出地底,一口咬在一位女聖的左手。

    哧的一聲,那位女聖的整隻手臂都冒出藍色火焰,並且還在向肩膀和頭部急速蔓延。

    「噗。」

    張若塵一劍揮出去,直接將她手臂斬斷。

    那位女聖發出一道低沉的慘呼,肩膀的位置鮮血直流,連忙向後倒退,躲到滄瀾武聖的身旁。

    「你幹什麼?」滄瀾武聖沉聲道。

    張若塵沒有回應她,雙目只是盯着地上的斷臂。

    那條斷臂,已經燒成灰燼。

    滄瀾武聖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那位被張若塵斬斷手臂的女聖,臉色更是蒼白到極點,意識到自己剛才已經在鬼門關走過了一圈。

    「傳說中的噬神蟲嗎?」

    張若塵的臉,此刻也是無比僵硬,渾身的肌肉都繃緊到了極點。

    「這裏不是她們可以待的地方,必須立即送她們出去。」張若塵道。

    滄瀾武聖並不知道噬神蟲是什麼,卻也明白,此地對六位女聖來說,的確太危險,稍有不慎就會隕落。

    「青墨,你的警惕性太差,也跟她們一起退出去。」張若塵無比嚴肅的說道。

    青墨早就被嚇得腿軟,聽到張若塵的話,如蒙大赦,道:「公子,要不咱們都退出去,這裏實在太兇險。」

    若不是乾坤神木圖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張若塵也肯定會退出去,至於現在,他卻必須要去尋找答案。

    或許,在這裏,就能讓乾坤界徹底誕生出來。

    將她們送出去之後,只剩下張若塵和滄瀾武聖繼續向殿宇的深處進發。在那裏,有着一團青色的光霧,將所有殿宇都籠罩,不僅散發出天地靈氣,似乎還有先天聖氣從裏面湧出。

    滄瀾武聖一邊警惕地底,一邊問道:「噬神蟲到底是什麼?」

    剛才那種藍色的火蟲,竟然連她全力一擊都刺不穿,滄瀾武聖的心中也是感到發憷,有些沒底。

    張若塵道:「傳說中,噬神蟲是接天神木的樹蟲,與接天神木一起誕生,寄居在樹榦的內部。因為,它啃食的是接天神木的木質,所以才被成為噬神蟲,並不是真的能夠噬神。」

    「接天神木不就是神嗎?能夠寄居在神木的內部,還能啃食它,噬神蟲已經相當可怕了好不好?」滄瀾武聖道。

    「你若是害怕,現在退出去還來得及。」張若塵道。

    面對噬神蟲這樣的生靈,誰能不懼?

    滄瀾武聖是真的很想退出去,可是,聽到張若塵的話,卻是有些不服氣,道:「你都不懼,我豈會懼?」

    她的腳步加快,竟然走到了張若塵的面前。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