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年前,孔蘭攸使用一道手印,打碎了紫微宮中的女皇神像。

    如今,那尊神像再次聳立起來,散發出一縷縷七彩色的神芒,使得整個中央皇城籠罩在濃郁的天地聖氣之中。

    只要女皇不死,神像不滅,神力就能映照天地。

    元初聖殿距離神像最近,被神靈之氣覆蓋,堪稱是整個崑崙界最佳的修煉之地。在元初聖殿修煉,不僅修煉速度遠超外界,而且,還能隨時參悟神靈之道。

    此時,黃煙塵坐在元初聖殿中,接見聖書才女。

    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黃煙塵陷入了沉默,片刻後,纔是說道:“師尊離開之前,特地交代,秋雨是崑崙界未來的希望,有可能成長爲新的天地靈根,朝廷必須給予他最大的幫助。”

    “沒錯。”聖書才女說道。

    黃煙塵道:“聖書才女號稱天下最聰明的女子,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聖書才女說道:“一切由界子定奪。”

    黃煙塵略微皺眉,眼眸中,流露出一道苦澀的神情。

    黃煙塵的心中清楚,聖書才女是張若塵的紅顏知己,一年前,她一劍刺穿了張若塵的心,恐怕聖書才女對她也有一些怨氣。

    所以,聖書才女纔將如此兩難的一件事,交給她來做決定。

    黃煙塵輕輕咬着嘴脣,嘆了一聲:“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聖書才女含笑不語,只是輕輕搖頭。

    “朝廷中,鬥戰天王、凌霄天王、南域王和秋雨都有極其親密的關係,甚至,三大王府還和火族聯姻,如今可謂是同氣連枝。若是我不下令制止,三大王府必定會幫助秋雨和火族鎮壓張若塵。若是我下令,三大王府必定會聽從命令,不敢插手進去。可是……我該聽從師尊的神諭,還是幫一幫他呢?”

    黃煙塵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詢問聖書才女。

    聖書才女依舊一言不發。

    就在這時,一隻赤紅色的鳳凰聖影從殿外飛了進來,凝聚成滄瀾武聖的嬌軀,身穿赤紅色的聖甲,背上的雙翼猶如兩片火雲。

    “界子殿下,火族和拜月魔教同時使用傳訊光符傳來消息,邀請你參加下個月初七在無頂山的婚宴,隨後,將會送來請帖。”

    滄瀾武聖將兩枚傳訊光符,呈送了上去。

    看到這兩枚傳訊光符,黃煙塵臉上的笑容更加僵硬,道:“又不是我要大婚,卻將我推到風頭浪尖。好一個歐陽桓,好一個秋雨,竟然利用我去對付張若塵。恐怕朝廷中很多大人物也收到了邀請,大家都在等着看我怎麼對付張若塵?你們二位也覺得這是一場好戲,對吧?”

    聖書才女和滄瀾武聖對視了一眼,同時搖了搖頭,又同時說道:“界子若是不想去,沒有人可以勉強你。”

    “去,爲什麼不去。如此熱鬧的喜宴,錯過了這一次,不知道多久才能等到下一次。”

    黃煙塵站起身來,渾身散發着一股凌厲的氣勢。

    聖書才女和滄瀾武聖都是略微一驚,在黃煙塵的身上,彷彿看到了池瑤女皇的影子。與修爲無關,只是那種氣質和眼神,實在太相像。

    ……

    …………

    中域,聖明城。

    聖明城,曾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城,人傑地靈,靈脈匯聚,即便帝國已經滅亡,可是城中依舊是一片繁華景象,有着一道道聖氣直衝九天。

    聖明城的西郊,便是皇族墓林。

    離開魔教總壇後,張若塵就來到聖明城,進入皇族墓林,手持香燭,祭拜母后的亡靈。

    鳳舞宮的宮主“白蘇婆婆”,聖明城的第一美人“秦雨彤”,站在張若塵的身後,也是跪在地上叩拜前方的陵墓。

    白蘇婆婆八百年前,曾是張若塵身邊的宮女,如今,是在爲明帝的十二弟“明江王”做事,因爲修爲高深,成爲了鳳舞宮的宮主。

    祭拜後,白蘇婆婆纔是說道:“殿下,一年前,中央皇城發生的鉅變……”

    “此事,不用再提。”

    張若塵揹着雙手,身形站得筆直,道:“我要見十二皇叔,你安排一下。”

    以前,張若塵不想見明江王,那是因爲時機還沒有成熟。但是現在,他卻是必須要見一見這位十二皇叔。

    “行,老奴現在就通知十二爺,讓他立即趕來聖明城。”

    白蘇婆婆和秦雨彤退了下去,離開了皇族墓林。

    緊接着,張若塵向墓林中的某一個方位盯過去,道:“出來吧!”

    下一刻,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從虛空之中走出,躬身向張若塵一拜,道:“護龍閣三十六天罡,趙旉,拜見太子殿下。請問太子殿下有什麼吩咐?”

    趙旉乃是奉護龍閣閣主的命令,守護聖明中央帝國的皇族墓林。當年,張若塵和孔蘭攸來這裡掃墓的時候,見過他一面。

    張若塵道:“我要見護龍閣的閣主,你來安排。”

    趙旉說道:“護龍閣的閣主,不止一位。三十六天罡全部都是人族修士,聽命於天罡閣主。七十二地煞都是蠻獸、植物、異種,聽命於地煞閣主和兩位帝國圖騰。”

    “你能聯繫到哪一位閣主?”張若塵道。

    趙旉說道:“屬下只能聯繫到天罡閣主。”

    張若塵以一種命令的語氣,道:“三天之內,讓他到聖明城來見我。”

    “好,屬下現在就去辦。”

    趙旉再次躬身向張若塵行禮,隨後,身形晃動了一下,便是消失在原地,速度之快,讓張若塵都有些難以看清他是如何離開。

    “此人的修爲,還在那位木家聖主之上,卻屈身在這裡守墓。護龍閣啊!護龍閣!當年,你們若是沒有離開聖明城,聖明中央帝國是不是可以支撐得更久一些?當年父皇到底給你們下了什麼命令?”

    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隨後,又是搖了搖頭,露出一道自嘲的笑容。

    離開皇族墓林,張若塵走入進鳳舞宮。

    秦雨彤知道張若塵的真實身份,因此,不敢怠慢,連忙將張若塵接迎到內府,以最上等的方式侍奉他。

    “婆婆已經去聯繫十二爺,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秦雨彤誠惶誠恐的說道。

    若是以前,秦雨彤還能與張若塵平輩論交,現在卻只能畢恭畢敬的侍候張若塵,只能做一個侍女。僅僅只是張若塵自身的修爲,就讓她感覺到巨大的壓力。更何況,張若塵還擁有皇太子的尊貴身份。

    張若塵盤膝坐在桌案的旁邊,取出一枚傳訊光符,調動精神力和聖氣,在上面刻錄文字。

    秦雨彤站在一旁,猶如空谷幽蘭一般,顯得格外安靜。

    張若塵擡起頭來,向她瞥了一眼,道:“會修理鬚髮嗎?”

    秦雨彤看着張若塵的蓬亂頭髮和濃密鬍鬚,連忙點了點頭,道:“若是殿下有需要,雨彤可以一試。”

    張若塵顯得很謙和,道:“多謝。”

    秦雨彤的兩隻玉手無比美麗,手指纖長,柔若無骨,手持一柄晶瑩剔透的玉質小刀,小心翼翼的幫張若塵修整鬚髮。

    突然,張若塵說出一句:“帝皇家的親情最是淡薄,爲了權勢,爲了利益,親兄弟都會自相殘殺。你說,十二皇叔苦心經營了八百年的勢力,他會拱手交給我這個小輩嗎?”

    秦雨彤的手指,略微一顫,嚇得臉色有些發白。

    “你不用那麼緊張,我就隨口一問。”張若塵笑了笑。

    其實,張若塵早就詳細查閱過八百年前明帝失蹤後,聖明中央帝國內部發生的那場動亂。

    不僅是孔雀山莊的孔上令,張若塵的那些皇叔和皇姑也都參與權力爭奪,整個聖明城都是腥風血雨,混亂不堪。

    最終,內憂外患之下,一個龐大的帝國,短短數十年就覆滅。

    說到底,還是因爲明帝失蹤,太子遇刺,羣龍無首,纔會造成那樣的局面。

    突然,秦雨彤跪在了張若塵的身前,低着頭,道:“殿下,婆婆先前已經吩咐了我,若是殿下來到鳳舞宮,讓我勸你……趕緊離開。”

    張若塵聽懂了她話中的意思,顯得很平靜,道:“十二皇叔對你們有恩,又是你們的主人,你們能夠提醒我這一句,已經說明你們對聖明中央帝國十分忠心。”

    秦雨彤道:“殿下不走嗎?”

    “爲什麼要走?既然我選擇要見十二皇叔,也就不怕他,更有信心讓他臣服於我。羣龍無首的局面,該改一改了!”

    張若塵鎮定自若,將一道聖氣,打入進傳訊光符。

    “譁!”

    傳訊光符的表面,散發出灼目的光芒,一個個文字浮現了出來。

    秦雨彤向傳訊光符瞥了一眼,看到了兩個字,頓時,又嚇了一跳,驚呼出聲:“死禪。”

    “沒錯。死禪老祖欠我的人情,也是時候還給我。”

    張若塵的衣袖一揮,傳訊光符便是化爲一道流光飛了出去。

    張若塵摸了摸下巴,發現濃密的鬍鬚已經修理乾淨,在銅鏡上面照了照,對秦雨彤說道:“去取一張蠶絲錦緞和一支筆。”

    秦雨彤問道:“殿下是要寫什麼?”

    “寫一封詔書,一封用來公佈天下的《太子詔》。”

    張若塵的眼神,有些銳利,自言自語道:“羣龍得有首,曾經的聖明舊部也都該歸來,下個月初七,本太子持開元鹿鼎,在無頂山祭天、祭神、祭亡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