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噬神蟲的身軀越大,代表修為越強,攻擊力更加可怕。

    先前,張若塵和滄瀾武聖遭遇的噬神蟲,幾乎都是指甲蓋大小,卻已經連千紋聖器都無法擊穿它們的身體。

    此刻樹榦上面的噬神蟲的數量繁多,而且,有一些都成長到臉盆那麼巨大。

    張若塵和滄瀾武聖連忙收斂身上的氣息,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生怕將樹榦上的噬神蟲驚醒。

    大概半個時辰過去,樹榦上的藍色火光才漸漸變得暗淡,所有噬神蟲,全部都陷入沉睡。

    兩人皆是鬆了一口氣,立即小心翼翼向遠處退去,到達較為安全的區域才停了下來。

    「好可怕,若是剛才驚動了它們,別說是我們,就算是一尊聖王,估計也要斃命。」

    滄瀾武聖的一雙美眸,向張若塵盯了過去,明眸皓齒的一笑:「剛才謝謝你了!」?

    「我只是擔心你把我也給害死,才攔住了你。」

    張若塵的注意力,在遠處的接天神木樹榦上面,眼中帶着思索的神情。

    「怎麼?你的心中很不甘心,還想去取接天神木的樹榦?」

    滄瀾武聖看懂了張若塵的心思,又道:「僅僅只是剛才那些噬神蟲,就能讓我們死好幾百遍。我懷疑,在樹榦的深處,還有更厲害的大傢伙。畢竟,接天神木的樹榦已經在這裏存放了十萬年,孕育出多麼可怕的東西都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張若塵沉默了片刻,隨後,盤膝座下,身上的一百四十四竅變得無比明亮,瘋狂的吸收從接天神木樹榦上面散發出來的神木之氣。

    「真是一個木頭人,竟然看都不看我,理都不理我。」

    滄瀾武聖從來沒有遇到過張若塵這樣的男子,簡直將她當成了空氣,論美貌,論身材,論身份,論修為,難道就沒有一點讓他生出一些興趣?

    見張若塵認真的修鍊,滄瀾武聖也是平靜下來。

    「這裏的確是一處絕佳的修鍊之地,只要能夠吸收足夠多的神木之氣,加上先前從張若塵那裏得來的混沌之氣,應該足以讓我衝破境界。」

    最近一段時間,經過連番大戰,滄瀾武聖對武道又有了新的理解,加上在這裏的兩次奇遇,她有足夠的信心衝擊到通天境。

    想到此處,滄瀾武聖也不再等待,來到另一處位置,也開始吸收神木之氣。

    滄瀾武聖不知道的是,張若塵的體內,正在發生一系列巨變。

    乾坤神木圖吸收神木之氣的速度加快,圖卷表面的裂縫越來越多,不僅僅只是混沌之氣,更有一股磅礴的生命之氣湧出來,快速融入進張若塵的血肉之中。

    吸收這一股生命之氣后,張若塵的壽元大幅度提升,就算一直保持現在的修為,也能輕輕鬆鬆活到一千歲。

    除了他,聖者境界的人類,不可能擁有這麼悠久的壽命。

    張若塵很清楚,距離乾坤界的誕生,已經越來越近,於是,更加賣力的吸收神木之氣。

    「轟隆。」

    也不知多久過去,氣海中,響起一聲大爆炸。

    乾坤神木圖爆碎而開,化為齏粉,浩浩蕩蕩的混沌之氣急速向外湧出,充斥在張若塵的氣海。

    除此之外,張若塵只感覺渾身一沉,身體一躬,無法挺直,肉身猶如是變得足有一座世界那麼沉重,連呼吸都變得無比困難。

    並不是身體真的變重,而是一股無形的壓力,使他產生出這樣的錯覺。

    當然,也不完全是一種錯覺,因為他的體內的確是誕生出一座世界,就懸浮在氣海的中心。

    「這就是乾坤界嗎?」

    乾坤界,看上去並不算龐大,猶如一座小小的大陸,被一團五彩色的混沌之氣包裹,顯得頗為神秘。

    張若塵凝聚出一道聖魂分身,進入乾坤界的大氣層。

    頃刻間,他像是跨入到另一片空間,腳下的大地無限放大,變得無比寬廣,根本看不到盡頭。

    那是一種相當奇妙的感覺,讓人琢磨不透。

    「乾坤界明明在我的氣海中,與我處在同一個空間,為何在外面看起來十分小,進來之後,卻是變得無比龐大?」

    張若塵仔細思考,片刻后,臉上露出一道笑意:「差一點走進思維的盲區,原來如此簡單。其實,乾坤界就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使用的載體是戒指。

    乾坤界使用的載體,則是張若塵的身體,即可以稱呼張若塵為「乾坤界的世界之子」,也可以直接稱呼張若塵為「乾坤界」。

    正是因為張若塵已經和乾坤界結合為一體,所以,才會生出身體無比沉重的錯覺。

    「主人,這裏是什麼地方?」

    食聖花的聲音,在張若塵的體內響起。

    先前,乾坤界中的生命之氣湧入進張若塵身體的時候,也讓食聖花的傷勢痊癒,蘇醒了過來。

    「乾坤界。」張若塵道。

    「轟。」

    「轟隆。」

    ……

    大地猛烈顫動,在天邊,一股黑色的魔煞之氣鋪天蓋地涌動過來,魔雲之中,電閃雷鳴,有着驚天動地的嘶吼聲傳出。

    只見,一隻高達一千三百丈的魔猿,從魔雲裏面衝出,渾身散發出一股太古洪荒的凶厲氣息,遇到數千米高的山嶽直接撞穿過去,遇到大澤深谷一步就跨越過去。

    沒過多久,魔猿衝到張若塵的身前,單膝跪在地上,一隻手掌捏成拳頭擊在地面,發出轟隆一聲巨響。

    「拜見主人。」

    魔猿的聲音極其雄渾,猶如天雷在震蕩。

    張若塵暗暗吃驚,打量著魔猿,道:「一千三百丈……你已經將《大魔十重天》的第七重修鍊成功,蛻變成了巨靈魔猿?」?《大魔十重天》是小黑傳給魔猿的功法,吹噓是太古巨靈魔猿一族的傳世密卷,一旦煉成第七重,就能修鍊出巨靈魔猿之軀,翻江倒海,無所不能,天上地下,皆可去得。

    當時,張若塵並沒有當成一回事,只覺得是小黑想要收徒,故意誆騙它。

    見到魔猿如此驚人的變化,張若塵才終於相信。

    天邊,又有一片魔雲涌動過來,雲中,隱隱間可以看到一道龐大的龍影。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魔雲中傳出:「它的確是修鍊成了《大魔十重天》的第七重,但是,依舊不是我的對手。」

    一條二十多里長的巨龍,盤旋在天穹,散發出無比浩蕩的龍威和魔氣,使得整個天地都在顫動。

    隨後,那條巨龍,向下俯衝,落到地面的時候,竟然變成一隻胖乎乎的兔子,手裏還抱着一根金光燦燦的人蔘,咵的一聲,便是啃下一大口。

    以張若塵的眼力,自然是能夠看出,那根金參相當了不得,不是一般的靈藥,而是一株聖葯。

    將聖葯當成蘿蔔吃。

    張若塵自己都沒有這麼奢侈,看到這一幕,自然是心痛得抽搐。

    並不是他小氣,要知道,就算是大聖級別的人物,看到一隻兔子這麼糟蹋聖葯,也肯定會氣得顫抖。

    「敢說我比不過你?我只用一隻拳頭,就能將你打扁。」

    魔猿的雙目變得赤紅,站起身來,仰天大吼一聲,頓時天地色變,大地搖晃,隨後,一拳向鍋鍋砸了過去。

    鍋鍋也是絲毫不讓,再次化為一條魔氣滔天的巨龍,與魔猿鬥了起來。

    兩隻蠻獸與以前相比,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與兩隻太古凶獸相比也沒有什麼區別。

    「這隻兔子,竟然已經能夠化龍,看來小黑傳給它的《吞天訣》也不是假的功法。」?

    《吞天訣》乃是吞天魔龍一族的無上功法,別的種族的生靈,修鍊《吞天訣》,達到一定的程度,也能化身為吞天魔龍。

    經歷開天闢地洗禮之後的鍋鍋,也不知與祖龍山的那一條吞天魔龍相比,誰更強?

    「它能夠化為一條吞天魔龍,你覺得很不可思議?你若是去看一看你的神土葯園之中的聖葯還剩幾株,你就不會感覺到詫異。」

    一個悅耳動聽的女子聲音,傳入進張若塵的耳中。

    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轉過身,只見,白黎公主就站在他身後的不遠處,穿着一身白衣,一頭烏黑色的長發在風中搖曳,雪白的肌膚上面有着一粒粒光雨逸散出來,簡直就像是擁有一具美麗絕倫的仙軀。

    「神土葯園中的聖葯被它禍害得差不多了?」張若塵道。

    「不止。」

    白黎公主微微一笑,一雙迷人眼眸,向著張若塵眨巴了一下。

    看到她的這道眼神,張若塵的心沉到了谷底,道:「神葯也被偷吃了?」

    乾坤界中,可是栽種了一株七星神苓。

    那是一株真正的神葯,比千葉聖芯草都要珍貴不知多少倍,也是張若塵相當看重的東西。

    七星神苓一共有七片葉子,只是其中一片鳳凰形狀的葉子,給璇璣劍聖服下之後,就讓璇璣劍聖死而復生。

    可想而知,神葯的藥力,絕對是能夠逆天改命。

    張若塵的身形一動,消失在原地,沒過多久,來到神土葯園之中。

    曾經的神土葯園裏面,本就栽種了很多聖葯。經歷開天闢地的洗禮,應該能夠生長出更多聖葯才對,可是,現在葯園裏面卻全部都是低品級的靈藥,只有零零星星的幾株聖葯。

    讓張若塵更加想要吐血的是,七星神苓的葉子,只剩下了兩片。

    一片鳳凰葉子給了璇璣劍聖,一片麒麟葉子給了寒雪,應該還有五片才對。青龍葉子、白虎葉子、玄武葉子,全部都被偷吃。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