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域。

    梧桐神樹自燃後,留下一片數十萬裡廣闊的火境。火境大地上,殘餘的火焰,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熄滅。

    火族就是盤踞在火境的內部。

    火境的中心,泥土都被火焰煅燒成金色。挖掘出一塊泥土,帶出去,可以用來做煉製戰器的材料。

    一截梧桐神樹的枯木,立在大地之上。

    枯木的直徑,足有一百多裡粗,高度則是超過萬米,比山嶽都要更加巍峨。從枯木中涌出的神光,就像是一條條瀑布,從九天之上流淌下來。

    枯木的內部,響起秋雨的笑聲:“張若塵,聖明皇太子……哈哈,果真沒有讓我失望。直到現在,你纔算是有資格做我的對手。”

    火族的一位長老,站在下方,眉心有着一個火焰印記,道:“十萬年前,須彌聖僧挖走了接天神木的樹根,想要喚醒樹根中的生機,培育出新苗。須彌聖僧已經死去,可是,張若塵是須彌聖僧的傳人,多半知道接天神木的樹根在什麼地方。”

    秋雨變化爲人形,穿着一身青袍,充滿自信,道:“無論是時空傳人,還是聖明皇太子,張若塵註定會是我的陪襯。而我,則會踩在他的身上,踏上成神之路。現在,我是越來越期待下個月的初七,我要當着張若塵的面,迎娶木家的那隻冰凰。接天神木的樹根,也會成爲我的養分,使我變得更加強大。”

    拜月魔教的總壇,無頂山。

    張若塵的身份實在太嚇人,整個木家都發生了大地震。

    木靈希的父親,雲崢,臉色變得相當蒼白。以前,他嚴重低估了張若塵,誰能想到,此子,竟然是聖明皇太子?

    張家能夠建立一箇中央帝國,自然是有相當可怕的底蘊。就算聖明中央帝國已經覆滅,可是,作爲皇太子的張若塵,能夠調動的能量,恐怕也是相當驚人。

    木家聖主還算鎮定,瞥了雲崢一眼,道:“你那麼驚慌幹什麼?教主已經達到大聖境界,足以鎮壓一切。火族能夠滅了酆都鬼城,還滅不了一個亡國的太子?再說,朝廷又豈能看着聖明中央帝國死灰復燃?就算張若塵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能夠翻起多大的浪?”

    雲崢微微鬆了一口氣,平靜下來,道:“聖主說得沒錯,以教主現在的修爲,足以封帝,足以鎮壓天下衆生。張若塵敢來無頂山祭祀,無疑是來送死。”

    ……

    聖明城的上空,一個個聖道文字久久不散,如同是一顆顆璀璨的星辰照耀大地。

    曾經的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宮,如今的凌霄天王府中,響起一道神雷一般的大吼:“聖明餘孽還敢現身,是想找死嗎?”

    “轟隆。”

    一片金色光芒,從凌霄天王府中衝出。

    金芒,凝聚成一隻山嶽那麼巨大的拳頭,擊向懸浮天空的太子詔聖文。

    聖明城是聖明逆黨活動最頻繁的地方,朝廷派遣凌霄天王坐鎮此地,自然是因爲凌霄天王的修爲深厚,手段狠辣,足以震懾亂黨。

    如今,凌霄天王親自出手,打出拳印,想要毀掉詔書聖文。

    凌霄天王身上的聖威,纔剛剛爆發出來,聖明城中的修士就跪倒了一大片。從凌霄天王身上傳出的氣息,震懾得他們渾身顫抖,難以喘息。

    張若塵站在鳳舞宮中,望着凌霄天王府的方向,道:“好厲害的凌霄天王,僅僅只是散發出來的聖威,都不是一般的聖者承受得住。”

    秦雨彤站在張若塵的身後,紅脣晶瑩而又性感,一雙美眸如同流動着煙波,道:“在第一中央帝國的皇族,凌霄天王是僅次於池瑤的最強者,一直坐鎮在聖明城,不知殺死了多少聖明中央帝國的舊臣,手段血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還有很多無辜者也被殺死。此人,堪稱是我們的第一大敵。可惜,凌霄天王的實力太強大,沒有人能夠殺得了他。”

    “明堂聖祖沒有出手?”張若塵問道。

    “明堂聖祖出手過一次,全力一擊,將凌霄天王打成重傷。打出第二擊的時候,池瑤女皇隔空施展聖術,將他救了下來。”

    能夠擋住孔蘭攸的全力一擊,很顯然,凌霄天王的修爲,絕不在中贏王之下。

    張若塵的眼睛一眯,突然,察覺到了什麼,目光向皇族墓林的方向望去。

    只見,皇族墓林中,歷代明帝的陵墓,竟然噴薄出浩蕩的聖霧,凝聚出成千上萬條龍影,沖天而起,與天空的太子詔聖文發生共鳴。

    凌霄天王打出的手印,與太子詔聖文碰撞在一起。

    “轟隆。”

    太子詔聖文依舊懸浮在虛空,凌霄天王的手印卻四分五裂,根本無法撼動哪怕一個文字。

    蔡家老祖宗驚呼一聲:“皇族墓林中的歷代明帝都顯聖,由此可見,必定是真命太子發佈的詔書。太子真的已經歸來,明帝也回來了嗎?”

    與此同時,凌霄天王府中,傳出一道聖令:“啓動護城大陣,封閉城門,只許進,不許出,全城搜捕聖明皇太子和聖明餘孽。”

    聖明城的護城大陣開啓,所有城門都被籠罩進去。

    與此同時,大批軍隊開始在街道上巡邏,整個聖明城變得風聲鶴唳。

    白蘇婆婆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張若塵的背影,便是躬身行禮,意味深長的說道:“殿下真的不走嗎?”

    “我都已經發布太子詔,怎麼可能會走?”張若塵反問了一句。

    白蘇婆婆看出張若塵已經下定決心,也都不再勸,道:“十二爺明晚就能達到聖明城。殿下,這些年來,十二爺也不容易,老奴希望你們能夠聯手對抗朝廷,不要再內鬥。”

    張若塵道:“我最討厭內鬥,也很想和十二皇叔合作,關鍵還得看他如何選擇。你們都出去吧,我要閉關。十二皇叔到了的時候,再來通知我。”

    白蘇和秦雨彤離開後,張若塵盤膝坐在地上,一邊運轉功法修煉,一邊凝聚出一具分身,進入乾坤界。

    最近一年以來,張若塵在飲酒的同時,也在將自身的聖道規則融入進乾坤界。

    如今,張若塵的聖道規則和乾坤界的天地規則,已經融合了三成。

    也就是說,張若塵可以更加容易調動乾坤界的力量。大概調動十次,就能成功一次。

    以前調動一百次,也未必能夠成功一次。

    當然,能夠調動乾坤界的力量,並不意味着張若塵就能無敵。

    第一,只有修爲和精神力越是強大,張若塵能夠調動的世界之力纔會越多。

    第二,只有肉身越是強大,才能承受住越是強大的世界之力。比如,半聖的肉身,強行去施展聖者級別的力量,經脈、聖脈、肉身都會爆碎。

    換一句話說,張若塵能夠調動和施展的世界之力,取決於他的修爲、精神力、肉身,三者必須齊頭並進,才能爆發出最強大的實力。

    想要天下無敵,談何容易?

    而且,乾坤界的世界之力,也不能隨意使用。一旦讓人知道張若塵的體內裝着一座世界,大聖級別的人物,恐怕都會不顧身份向他出手。

    沒有強大的修爲守護體內的世界,張若塵就需要更加小心謹慎。

    接天神木的樹根中,出現了一個泉眼。

    泉眼中,涌出的是生命之泉,每一滴生命泉水都蘊含着濃厚的生命力量。哪怕只是服用一滴,也能讓一位即將老死的修士,再活數年。

    能夠孕育出生命之泉,也就說明,接天神木已經變得相當強大。

    當然,現在的生命之泉還很小,遠遠無法和中古時期相比,每一天也就只能誕生出數千滴而已,總共加起來,現在也才積累了一小池。

    中古時期的生命之泉,可是一條大河,滾滾流淌,源源不絕。

    那個時候,崑崙界生靈的壽元,也是遠遠超過現在,普通人類都能活到百歲。

    阿樂的屍身,便是躺在生命之泉的上方,將泉水源源不斷吸收進體內。而他體內的太極生死印,則是轉動得越來越快,生死之氣越來越旺盛。

    “塵爺,整整一池的生命泉水,都要被他這個死人吸收殆盡,能不能給我留一口?就一口,我還沒用嘗過傳說中生命之泉的味道,讓我嘗一嘗吧!”

    鍋鍋站在生命之泉的旁邊,十分眼饞,嘴裡不斷流淌出口水。

    可是,它每一次靠近過去,都會被接天神木的樹根抽飛,所以,只能哀求張若塵。

    “急什麼?現在生命之泉還很稀少,必須用給最需要的人。隨着接天神木繼續成長,生命之泉也會流動得更快,到時候,少不了你的。繼續守在這裡,阿樂醒了之後,立即傳訊給我。”

    說完這話,張若塵向日月水晶宮的方向行去。

    魔教和火族能夠一直傳承到現在,自然是有着十分可怕的底蘊,不容小覷。

    張若塵相當清楚,下個月初七,必定是一場硬仗。

    張若塵召回舊部,並不是讓他們與自己一起去送死,而是想要將他們接入進乾坤界,給他們一個嶄新的未來,創造一個更加輝煌的聖明中央帝國。

    想要保護他們,讓他們看得到未來,則是需要一個相當強大的力量作爲支撐,那個力量,必須可以抗衡魔教和朝廷的大聖,甚至可以對抗成神之後的池瑤。

    現在的張若塵,還不行。

    現在的接天神木,也還不行。

    張若塵將目光鎖定在日月水晶棺上面,眼睛一凝,道:“我從陰間,將你帶了出來。你又不斷吸取接天神木的生命之氣,不斷壯大自身,現在,竟然還拒絕與我對話。不可否認你很強大,我在你的眼中,恐怕就像螻蟻一樣渺小。但是,做爲乾坤界之主,今日,我要好好和你談一談。”

    說完這話,張若塵的眼中露出冷銳的光芒,體內的聖氣猛烈運轉,雙掌向前一推,隨即,兩根淨滅神火的火柱,向着日月水晶棺涌了過去。

    她要保持沉默,張若塵卻要逼她說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