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色的淨滅神火,涌動過去,燒得空間都是微微扭曲,驅散了日月水晶棺周圍的陰寒力量。

    “譁——”

    日月水晶棺中逸散出一股神秘的力量,驅使數十塊死族老祖的白骨,按照一種星辰軌痕排列,竟然形成一層無形的力量,抵擋住了淨滅神火。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調動淨滅神火,能夠將一些千紋聖器都煉得熔化,卻奈何不了數十塊骨頭。

    由此可見,那些骨頭必定是相當了不得,很有可能是神骨。

    “分身的力量,還是太弱。”

    張若塵收回雙臂,隨後,以右手食指指向天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爆發出來,衝出乾坤界,引動氣海中的淨滅神火。

    下一刻,張若塵頭頂上空的雲層散開,一條神火瀑布從天而降,源源不斷向日月水晶棺涌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白黎公主相當吃驚,勸阻道:“宗主,你這樣做會不會太過極端,萬一將她激怒了怎麼辦?”

    “有些時候,就得使用極端的手段。”張若塵道。

    大概煅燒了三個時辰,一股冷寒的氣勁,如同翻天巨浪一般,從日月水晶棺中涌出。

    “轟隆。”

    張若塵和白黎公主猶如風中的兩片落葉,被震得向後拋飛了數十里遠。那股力量太震撼人心,他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張若塵穩住腳步後,再次向日月水晶棺的方向盯去,眼睛猛的一縮,只見,一個渾身散發着璀璨月光的絕麗女子,邁着優雅的腳步,從火焰中走了出來。

    她的身材修長,肌膚如同是用仙玉雕琢而成,眉心有一個血月印記,身上流動着一股冷寒的力量,使得方圓萬里都化爲冰原。

    淨滅神火被風雪吞噬,全部都消散。

    “血月鬼王……不……你是棺中那位女子……”張若塵道。

    接天神木下的那個女子,的確是血月鬼王,可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比血月鬼王不知強大多少倍。

    張若塵和白黎公主都擁有和真聖後期聖者抗衡的實力,但是,面對她,卻感覺到巨大的壓迫。

    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壓迫他們下跪叩拜。

    張若塵和白黎公主渾身不斷冒出汗珠,都在努力支撐,不想跪拜任何生靈。

    血月鬼王每向前走一步,張若塵和白黎公主身上的壓力就會增加一倍。對方並不是使用力量壓制他們,而是在壓制他們的意志。

    “喵!”

    白黎公主的雙腿顫抖,嘴裡發出一聲貓叫,變成原形,化爲一隻流光溢彩的小白貓。

    最終,血月鬼王沒有繼續向前走,停在張若塵和白黎公主的百丈外,聲音清冷的說道:“你們的意志都很堅定,堪稱不屈於人,至少是有大聖之資。”

    張若塵略微鬆了一口氣,道:“你再往前走,我們未必還能支撐得住。”

    “大聖之心,不屈於人,並不代表可以不屈於神。再往前走,你們面對的壓力,就算是大聖也未必承受得住。”血月鬼王說道。

    張若塵心中無比震動,道:“你是神?”

    “十萬年前,我的神力和生命力幾乎耗盡,只能進入日月水晶棺中沉睡,直到現在,才恢復了一些。”

    頓了頓,血月鬼王又說道:“你是第一個敢用神火燒一位神的聖者。”

    居然真的是一位神。

    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一位大聖,估計都會被嚇傻。

    此刻,張若塵也是感覺到手腳冰涼,說他一點都不害怕,那是假話。一具躺在棺材裡面的女屍,和一位活生生站在身前的神,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張若塵努力壓制住心中的負面情緒,保持鎮定,躬身向對面行禮,不卑不亢的道:“晚輩無意冒犯神靈,只不過……”

    “你不用那麼恐懼,你敢使用神火燒一位神靈,說明你有逆神之心,有逆神之膽。這也是我分出一道神念,出來見你的原因。”血月鬼王說道。

    那位女神的神軀,依舊躺在日月水晶棺中吸收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生命之氣和天地聖氣。很顯然,只是她的一道神念飛出來,附着在了血月鬼王身上。

    血月鬼王繼續說道:“你想與我對話的原因,我已經知道。我答應你,在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出手幫你一次。但是,你也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張若塵問道。

    血月鬼王說道:“此事結束之後,隨我一起去一趟天庭界,幫我做一件事。”

    張若塵略微一怔,道:“以我現在的修爲,能夠做到的事,恐怕你一個念頭就能做到。你還需要我幫忙?”

    “天地衆生,皆有屬於自己的價值。你的價值,比你想象中更大。”血月鬼王說道。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好,我答應你。”

    一位聖者和一位神,交換一件事,無論她的那件事有多麼苛刻,在張若塵看來,也是相當划算。

    血月鬼王道:“你最好想清楚,一旦答應下來,如同是在向神靈立誓,絕對不能後悔。”

    張若塵意識到,這位女神讓他做的事,恐怕並不像他想象中那麼簡單,於是問道:“到底是什麼事?”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去了天庭界,你自然就會明白。”血月鬼王又道:“我並不喜歡強迫別人,你可以選擇不答應我。”

    張若塵肅然的道:“我答應你。但是,提前說清楚,我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整個乾坤界。”

    “我記下了!”

    血月鬼王轉過身,向日月水晶棺行去。

    張若塵問道:“等一等,你傳說中的那位月神嗎?”

    “哪有自己給自己賜封號的神?說到底,別人叫她什麼神,她就是什麼神。”說完這話,血月鬼王的鬼體中,飛出一縷神光,衝入進日月水晶棺。

    剎那間,那股強大的神威,消失不見。

    白黎公主重新變化成人形,恭恭敬敬的向日月水晶棺一拜,隨後,纔是向張若塵說道:“她必定就是傳說中來自廣寒界的月神。”

    “嗯。”

    張若塵點了點頭。

    如若,她不是月神,剛纔肯定會直接否認,而不是說出一句是是而非的話。

    張若塵走到血月鬼王的身前,問道:“剛纔,月神佔用了你的鬼體,有沒有告訴你,你和她到底是什麼關係?”

    “一個念頭。”血月鬼王說道。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一個念頭就誕生出了你?要是她生出一億個念頭,豈不是能夠誕生出一億個你這樣的強者?”

    “哪有那麼簡單?念頭越多,負擔越大,反而會影響修行。神的念頭,一旦獨立出來,都是有特殊的原因和目的。”血月鬼王冷冷的說道。

    張若塵道:“她將你獨立出來,是什麼目的?”

    “帶她離開陰間。”

    血月鬼王又解釋道:“在陰間,根本沒有生命之氣,無法吸收生命之氣,她就會陷入永久的沉睡,直到神力耗盡而死。即便是在沉睡的時候,神力也會流失,只不過,流失得很緩慢。”

    很顯然,剛纔月神告訴了血月鬼王一些東西,讓血月鬼王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當然,那個使命,現在已經不重要。

    張若塵的分身退出乾坤界,與本尊融爲一體,全力以赴修煉,想要儘早衝擊到徹地境。

    這一年來,佛帝舍利子每時每刻都釋放出佛氣和精神力,融入進張若塵的體內,使得張若塵的修爲提升速度,超越同境界修士十倍。

    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即便他每日在飲酒和遊玩,修煉速度卻依舊不比那些界子慢,達到了玄黃境的巔峰。

    “咚咚。”?

    敲門聲響起。

    緊接着,秦雨彤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輕聲道:“殿下,十二爺已經到了鳳舞宮,擺下了隆重的酒宴,讓我接你過去。”

    張若塵睜開雙目,臉上露出一道笑意,心中暗道:“十二皇叔沒有來拜見我,卻是讓我去拜見他,剛來就想給我一個下馬威,果然是不願意交出手中的權利。”

    誰先去見對方,都會顯得低人一等。

    明江王親自趕來聖明城,本來就已經顯得自己比張若塵低了一等,到了鳳舞宮,自然是想扳回一城。

    “好吧!我隨你一起去見十二皇叔。”張若塵道。

    皇族的直系成員,本就已經很少,更加應該團結起來,一致對外,而不是繼續內鬥。

    做爲晚輩,張若塵決定先讓一步,給明江王留一些面子。

    若是,明江王不領情,或者想要對付張若塵,那麼接下來也就別怪張若塵對他不客氣。

    尊重都是相互的。

    秦雨彤微微鬆了一口氣,來之前,她是真的有些害怕兩人都太強勢,誰都不肯讓步,那樣的話,根本就沒辦法繼續商談。

    鳳舞宮中,有一座建在靈湖中心的殿宇,那裡燈火通明,有着一個個美麗的侍女在翩翩起舞,也有悅耳動聽的琴簫聲傳出來。

    在秦雨彤的帶領下,張若塵走入進湖心殿宇,終於見到了明帝的十二弟,明江王。

    “拜見殿下。”

    白蘇婆婆走上前去,向張若塵躬身行禮。

    “拜見太子殿下。”

    殿宇中,聖境之下的修士,也全部都向張若塵下跪行禮,顯得無比恭敬。

    可是,明江王和追隨明江王的那些聖境人物,卻依舊坐在座位上面,並沒有要上前行禮的意思。

    ……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關注本書的微信公衆號,直接在微信收索“飛天魚”,添加關注就行,每天都有讀者感興趣的內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