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看黃煙塵已經被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可是,就在這時,她的眉心,竟是散發出萬丈銀光,刺目的光華,將無凈血塔的血芒都壓制下去。

    「混元劍。」

    黃煙塵的眉心,一團銀色液滴飛出來,猶如結冰了一般,凝聚成一柄晶瑩剔透的細長聖劍。

    不死血族的強者皆是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傳說中的混元劍,那位池瑤女皇大人,竟然將混元劍傳給了她。怎麼可能?」

    混元劍,乃是使用宇外混元之水煉製出來,曾經是蠻荒秘境中的一位霸主,天毓獸皇的戰兵。

    天毓獸皇被女皇鎮殺之後,號令混元飛仙宮的混元劍,自然是落入女皇的手中,成為朝廷的底蘊之一。

    誰能想到,女皇竟然將混元劍賜給了黃煙塵?

    那可是混元飛仙宮的鎮宮殺器,曾經一位獸族大聖的戰兵,一旦出世,必定震驚八方,引起無盡風雲。

    「歸元劍訣。」

    在眾人都還處於震驚的時刻,黃煙塵不再掌控界子印,與混元劍融為一體,化為一道銀色流光飛出去,擊向站在半空的凈塔血聖。

    凈塔血聖的臉色驚變,感受到混元劍上竟是有一絲大聖的力量湧出來,連忙打出一招防禦類的聖術想要抵擋。

    「噗。」

    混元劍穿透凈塔血聖的防禦,一劍刺在她的那隻獨眼上面,隨即,眼球爆裂,鮮血流得滿臉都是。

    凈塔血聖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急速向後倒退,以防整個腦袋都被擊穿。若是那樣,就算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強大,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恢復傷勢。

    「逃不掉。」黃煙塵淡漠的道。

    混元劍重新融化成銀色液滴,順着凈塔血聖的眼部傷口,湧入進她的身體。

    下一刻,凈塔血聖發出的慘叫聲更加刺耳,身體裂開,每一道裂縫都散發出銀色光華。

    「嘭。」

    聖軀炸裂,化為一團血霧。

    一滴滴銀色液滴飛出來,重新凝聚成一柄晶瑩剔透的銀色長劍,落入黃煙塵的手中。

    一人一劍,竟是如此凌厲。

    不死血族的強者全部都在倒吸寒氣,儘管他們知道,剛才那一劍,黃煙塵很有可能已經耗盡體力和聖氣,但是,還是忍不住生出一股懼意。

    「都是本聖大意了,沒有料到她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勢,竟然還能殺死擁有徹地境修為的凈塔血聖。」

    齊真幻捏緊雙手,怒火滔天,鼻孔裏面湧出兩管血氣。凈塔血聖可是他的心腹,好不容易才培養起來,死得也太冤枉。

    張若塵難對付,沒有想到他的未婚妻,竟然也如此難對付。

    「殺我一位血聖,必須要使用混元劍和神遺古器才能補償。」

    齊真幻的眼中浮現出一根根血絲,背上的一柄三米長的重刀,自動離鞘飛出,向站在下方的黃煙塵一刀斜劈下去。

    黃煙塵站在殘垣斷壁之間,依舊傲然而立,渾身透著一股冷傲之氣。她抬頭看了一眼,繃緊的神經終於放鬆,露出一道美麗的淺笑:「終於來了!」

    天穹之上,一片浩浩蕩蕩的魔雲涌動而來,衝擊得濃密的血霧都散開。

    只聽見一道冷沉的聲音,從魔雲中響起:「連我張若塵的妻子都敢動,你是在找死!」

    「唰——」

    空間微微動蕩了一下,隨即,張若塵便是出現在黃煙塵的身前,揮劍一斬,與從天而降重刀碰撞在一起。

    「嘭!」

    劍鋒和刀鋒實實在在的相撞,形成一圈圈能量風暴,將方圓數百丈之內的血奴全部都震飛出去。其中一些血奴,更是直接四分五裂。

    那柄重刀急速旋轉,倒飛而回。

    齊真幻抓住刀柄之後,也是一連倒飛三里,才化解那股力量。

    張若塵的到來,既在情理之中,卻又在眾人的意料之外。到了這一刻,在場的不死血族強者,終於有些認真了起來。

    「剛才……算是正式公佈天下嗎?」

    黃煙塵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一雙纖長的玉手從身後抱住張若塵,整個人都貼靠了上去。

    在外人看來,那是情人之間的相擁,實際上卻是,黃煙塵耗盡了所有聖氣,疲憊得只能靠在張若塵的身上,才能保持站立。

    張若塵點了點頭,給出一個肯定的回答,道:「嗯!」

    在此之前,天下人都只是知道,黃煙塵是張若塵的未婚妻。在剛才那一刻,張若塵無疑是公佈天下,黃煙塵已經是他的妻子。

    兩種身份是截然不同的。

    黃煙塵為了他,捨棄了界子的身份,拋下了所有家人和朋友,與他流亡天下,遭到無盡的追殺,數次險死還生,卻無怨無悔。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張若塵覺得公佈他們的關係,其實是早就該做的事。

    黃煙塵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甜蜜的笑容,在他的耳邊,低聲的道:「好累啊!」

    「既然累了,那就好好的休息,接下來,就交給我吧!」張若塵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隨後,取出一枚逢春丹給她服下。

    齊真幻見張若塵現身,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懼色,反而長笑一聲,「本來還想擒住黃煙塵之後,再引你上勾。沒想到你如此愚蠢,竟然獨自一人前來送死。」

    張若塵從黃煙塵的手中接過一疊鎮血符,重新站起身來,瞥了他一眼,道:「獨自一人,誰告訴你是獨自一人?」

    一聲龍吟,在上空響起,隨即,一隻巨大無比的龍頭,從魔雲中伸出來,張開嘴巴一吸。

    「呼!」

    一股颶風,席捲方圓百里。

    頓時,有着數萬血奴和十多位不死血族的高階半聖,被它吞入進腹中。

    即便是齊真幻也都被剛才這一幕驚住,情不自禁向魔雲中那隻若隱若現的巨龍盯去,道:「吞天魔龍,怎麼會是吞天魔龍,你們不是死敵嗎?」

    「沒錯,本座就是吞天魔龍。今日,本座代表蠻荒龍族,向你們不死血族宣戰。」

    一隻數百米長的龍爪向下打出,在城中留下一個巨大的爪印大坑,在大坑的底部,兩位不死血族的強者被碾壓得粉身碎骨。

    遠處,所有人族修士都是有些錯愕,「蠻荒秘境的龍族,竟然向不死血族宣戰?」

    這可是足以轟動天下的消息,既然是吞天魔龍親口說出來,肯定不會有假。

    其中一些修士,顯得迫不及待,使用傳訊光符將消息傳了出去。

    「轟!轟!」

    一隻身軀高達一千三百丈的巨靈魔猿,急速奔跑過來,將一堵城牆撞倒,闖入進豐岳城中,二話不說,直接開打。

    「嗷!」

    它的一隻大手,抓住一位飛在半空的不死血族血聖,拖到地面便是一頓狂揍,將其身體打得爆碎。

    頃刻間,一位徹地境的血聖就隕落。

    四劍血聖的臉色有些沉凝,道:「又來一隻聖境的太古遺種,難道祖龍山真的已經向不死血族宣戰?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容不得四劍血聖多想,一道凌厲的拳風撲面而來,只見,一面魔氣滔天的黑色牆壁向他撞了過來。

    不。

    不是牆壁,是巨靈魔猿的拳頭,只是拳頭實在太大,四劍血聖才會產生出這樣的錯覺。

    四劍血聖的四劍齊出,結成一座劍陣,向前一擋。

    「嘭。」

    下一刻,四劍血聖倒飛出去,墜落到地面。

    頓時,豐岳城中,一大片塵土飛揚了起來,地面上,出現一道深深的凹痕。

    四劍血聖站在塵土的中心位置,只感覺四臂隱隱發疼,暗道:「好可怕的力量,真是太古巨靈魔猿出世嗎?難怪一位徹地境血聖都被它活活打爆了身體。」

    就在四劍血聖和巨靈魔猿猛烈交鋒的時候,張若塵則是主動向齊真幻殺了過去,頭頂上凝結出一片厚厚的殺氣雲,只想將眼前的不死血族全部都滅掉。

    「來得好。」

    先前,齊真幻對付黃煙塵並沒有使用出全力,就算重刀被張若塵一劍劈飛出去,也沒有覺得張若塵有多麼強。

    區區一個上境聖者,還能與通天血將抗衡?

    就算是不死血族的第一天才,齊生,也不可能有那麼強大。

    「轟隆。」

    第一次碰撞,竟是勢均力敵,誰都沒有佔到一絲便宜。

    「不錯,只憑肉身力量,已經可以和通天血將一較高下,不愧是先天五行混沌體。」張若塵道。

    「什麼……只是使用了肉身力量?」

    即便齊真幻見過不少大風大浪,此刻,額頭上也不禁冒出冷汗,不得不重新省視眼前這個對手。

    英明一世,千萬別陰溝裏翻船。

    「天雷渡世。」

    張若塵動用真一雷火劍法中的一招,舉起沉淵古劍,立即引來數百道雷電,凝聚成一根連接天地的雷電光柱。

    真一雷火劍法,可不是一般的劍法,而是滔天劍一脈的絕學,與凌飛羽的九生九死九轉輪迴劍法是同一品級。

    「鎮海刀。」?齊真幻將體內的聖氣完全調動起來,注入進重刀內部,刀體變得更加沉重,散發出開天闢地一般的霸道力量,揮刀斬了過去。

    「轟隆。」

    第二次碰撞,又是勢均力敵。

    一刀一劍的力量都相當恐怖,整個豐岳城都被撕碎,更是有一些劍氣和刀氣飛到數百里之外,留下一道道數十米長的痕印。

    張若塵再次點了點頭,道:「不錯,只使用武道的力量,也能與通天血將分庭抗禮。測試完畢,接下來便是斬你。」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