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神情一動,想到了什麼,道:“你就是兩百年前池家的那位絕世天驕?”

    “沒錯。”

    坐在金步龍輦中的池獨鳳,語氣中,透着一股強大的自信。

    以他那皇族子弟的尊貴身份,還有達到劍聖境界的劍道造詣,在同輩之中堪稱領軍人物,甚至比那些修煉了五六百年的老輩聖者還要強大,擁有這樣的成就,的確是應該自信。

    池獨鳳道:“你能夠闖到這裡來,看來那些聖明反賊之中,還有不少高手。外面的戰鬥,應該很慘烈吧?”

    “的確很慘烈,很多池家的子弟都被抹殺,包括一些活了好幾百年的老傢伙,也都被幹掉。”張若塵很不客氣的說道。

    池獨鳳比誰都清楚凌霄天王府的實力有多麼強大,就憑聖明反賊的那點實力,能夠攻入進來恐怕都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想要重創凌霄天王府,還差得很遠。

    池獨鳳輕哼一聲,顯然是不相信張若塵的話,笑道:“你來到諸皇祠堂的目的,應該是想要掌控大聖銘紋,扭轉外面惡劣的戰局,對吧?可惜,你遇到了本王,註定今天聖明反賊將會全軍覆沒。”

    張若塵不想繼續和他廢話,準備以最快的速度鎮殺他,於是,全力以赴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

    一連調動了九次,頓時,一股浩蕩無邊的力量,從乾坤界中涌出,通過張若塵的五條聖脈爆發出來。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橫斬了過去。

    “這股力量,好可怕……”

    池獨鳳察覺到從張若塵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很不對勁,臉色略微一變,雙手向前一按,體內的聖氣源源不斷涌入進九條鎖鏈,向九條蛟龍傳了過去。

    “九龍合一,橫掃八荒。”

    九條聖境蛟龍的體內,有着灼熱的光芒噴涌出來,那些聖道力量扭纏在一起,照亮了這一片天地。

    在九條聖境蛟龍的上空,呈現出一條神龍虛影,猶如九龍合一一般,聖道力量也是疊加在一起,迎擊了上去。

    “轟隆。”

    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張若塵可以激發出沉淵古劍的圓滿力量,劍鋒上,有着萬丈黑光向外涌出,打得那條神龍虛影爆碎。

    劍鋒橫斬了過去,所向披靡,竟是一劍將九條聖境蛟龍的身軀全部都斬斷,龍血猶如九條血紅色的瀑布灑落下來,九顆宮殿那麼巨大的龍頭,向着後方拋飛出去。

    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會被嚇傻。

    張若塵的這一劍有無敵之勢,劍氣涌出去之後,差一點打得金步龍輦翻倒在地上。不過,金步龍輦是相當了不得的寶物,有着無與倫比的防禦力,竟然將劍氣餘波擋了下來。

    九條聖龍被張若塵一劍全部斬殺。

    池獨鳳的心緒難以平靜,無比驚詫。

    在魔教總壇,張若塵一連施展出三招,也只是勉強擊退木擎天,實力是可以估測。但是,此刻他爆發出來的實力,比木擎天何止強大十倍。

    “不對,他身上的力量,正在快速減退。”

    池獨鳳醒悟過來,剛纔那一劍,絕不是張若塵的真實實力,而是借用了外力。

    想到此處,他才冷靜了下來。

    只要是借用外力,肯定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且,也不可能所心所欲的運用那股力量。要不然,所有人都去借用外力,誰還會腳踏實地的認真修煉?

    池獨鳳也掌握有借用外力的手段,可是,不到生死存亡的時候,絕對不會使用。

    “好強大的實力,張若塵,你果然是有隱藏的底牌,可惜了,你已經走上自毀之路。對於真正的天驕而言,借用外力戰鬥,有百害而無一利。”

    池獨鳳看出張若塵是一個強敵,於是,大笑了一聲,準備先用言語擊潰張若塵的心境:“本來,本王以爲,以你的天資,應該是可以修煉到大聖境界,成爲明帝那樣的蓋世霸主。可惜,我高估了你。”

    “大聖之下,在於悟性和天賦。大聖之上,卻更需要煉心。”

    “在你肆無忌憚借用外力戰鬥的時候,你的心,已經被腐蝕。你是在消耗自身的潛力,磨滅自己的意志,只是圖一時的力量,毀掉了整個修煉之路。”

    他卻不知,張若塵很清楚這個道理。

    任何東西,都是有利有弊,在你得到強大力量的同時,肯定會付出一些看不見的巨大代價。

    若不是急切想要進入諸皇祠堂,張若塵也不會主動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

    “自以爲是。像你這樣的人,心境纔有更大的破綻。”

    張若塵再次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可惜,卻調動失敗,沒能成功。

    池獨鳳抓住時機,不給張若塵繼續借用外力的機會,提起一柄聖劍,從金步龍輦中衝出去,激發出《青曌神功》,調動出劍七的劍意,一連攻出三劍。

    “天象三劍。”

    第一劍,如同驚世颶風,有成千上萬道風刃跟隨劍氣遊走,匯聚成一根劍氣長線。

    第二劍,有着雷音和電光爆發出來,凝聚出一片廣闊的雷電海洋,僅僅只是爆發出來的雷音,就能震碎一些聖者的耳膜。

    第三劍,劍氣如同暴雨一般落下,與颶風和雷電融爲一體,相輔相成,一層疊着一層,威力節節攀升。

    所謂天象三劍,就是根據三種天象創立出來的劍法,可以與天道規則契合,每一劍都是聖術。

    只有劍聖才能讓三招劍法融爲一體,從而威力成倍疊増。

    面對池獨鳳這樣的強者,張若塵必須全力以赴,釋放出劍意,施展出滔天劍一脈的劍法,真一雷火劍法。

    “神霄真雷。”

    天空變得一片漆黑,數百道雷電,從天而降,與沉淵古劍融爲一體,揮斬了出去,迎上池獨鳳打出的天象三劍。

    “轟隆隆。”

    兩股強大的劍意和劍氣發生大碰撞,這是劍聖級別的對決,對於普通修士而言,猶如是真神在戰鬥。

    在那團密密麻麻的劍氣之中,張若塵退了出來,一連後退數十步,落到數裡之外。他身上的衣袍出現數十道裂口,就連頭髮也被斬斷了一縷。

    池獨鳳身穿金色王袍,顯得無比英俊灑脫,一股青色聖氣,如同波浪一般涌了出去,震碎了四周的劍氣。

    他手持聖劍,看着有些狼狽的張若塵,嘴角露出一道笑意,道:“你知道爲什麼本王會在這裡等你?因爲,諸皇祠堂外的這一片天地,時間和空間的結構都十分穩固,可以最大程度壓制你的時間和空間力量。要怪,只能怪你們張家的老祖宗,在這裡刻錄的銘紋太多。”

    很明顯,池獨鳳雖然狂傲得有些目中無人,但,卻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物,做事也很小心謹慎,要不然,像他這樣性格的人,也不會活了兩百多年都沒有死。

    從一開始,池獨鳳就在攻擊張若塵的心境。

    因爲,他很清楚,劍聖級別的交鋒,鬥心爲上,鬥劍爲下。一旦心境被攻破,也就必敗無疑。

    池獨鳳曾經憑藉融合之後的“天象三劍”,所向無敵,遇神殺神,遇魔殺魔,張若塵能夠擋住“天象三劍”,其實,他的內心是相當吃驚,並不像表面上那麼輕鬆。

    池獨鳳一隻手提劍,一隻手背在身後,閒庭信步一般的向前行去,道:“老實說,你的實力,有些出乎本王的預料。可惜,十招之內,依舊還是要死在本王的劍下。”

    張若塵的心,堅如磐石,絲毫都不受影響,道:“你的實力,也有些出乎我的預料。”

    “是嗎?”

    池獨鳳略微一笑。

    緊接着,張若塵又道:“據說,兩百年前,你能和洛虛前輩交手數十招而不敗。而如今,恐怕洛虛前輩只需要一拳,就能將你打死。這些年,你已經徹底掉隊了!”

    池獨鳳臉上的笑容消失,殺機畢露,道:“看來,得讓你見識本王的真正實力,讓你死得心服口語。”

    “天意三劍。”

    唰唰的聲音響起。

    池獨鳳手中的聖劍,衝出上萬道劍氣,急速飛行在周圍這一片天地。

    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暗道:“池獨鳳將天意三劍也修煉成功了嗎?”

    無論是“天象三劍”,還是“天意三劍”,其實都是《天道劍訣》中的劍法,在此之上,還有“天道三劍”。

    一共九招劍法,既可以單獨施展,也可以融爲一體。

    若是有人能夠將《天道劍訣》修煉到九劍合一,爆發出來的威力,足以和大圓滿的劍九,相提並論。

    “天意難違。”

    “天意難測。”

    “天意已決。”

    一連三招劍法,延伸出數萬道劍氣和劍影,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涌了過去,猶如是劍神出世一樣,要將張若塵打得灰飛煙滅。

    “九九歸一。”

    張若塵並沒有後退和閃避,而是,調動出劍七的劍意,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的最強一招。

    頃刻間,張若塵的身體一分爲九,然後,再分爲八十一。

    八十一道身影按照一種奇異的規則排列,頓時,天穹之上風雲變幻,降落下上千道雷電,與此同時,地面上冒出滾滾的火焰,猶如是一片火雲包裹着八十一個張若塵。

    八十一道身影同時出手,揮劍斬了出去,與天意三劍對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