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收起開元鹿鼎和金步龍輦,吞服下一位逢春丹,一邊療傷,一邊踏入進諸皇祠堂。

    越是往前行,空間和時間的結構,越是穩固。

    張家歷史上的那些大聖老祖刻錄的銘紋,越來越多,有的刻在地底,有的刻在空氣之中。

    一步踏錯,就可能灰飛煙滅。

    張若塵不只一次進入諸皇祠堂祭拜先祖,知道進去的路徑。

    他每向前走出一里的距離,來到一塊無名石碑前,就會躬身行禮,恭恭敬敬的道:“張家第七百七十四代子孫張若塵,前來祭拜列祖列宗。”

    每當張若塵說完這一句話,就能感覺到有着一道道類似於精神力的玄奇力量,從他身上略過。

    第一次今日諸皇祠堂的時候,張若塵還有些害怕,以爲是有鬼魂穿過身體。

    現在,卻是毫無懼意。

    明帝告訴張若塵,那些所謂的精神力,其實就是歷代祖師的一縷不滅聖念。

    修爲達到大聖境界,可以誕生出無窮玄妙,即便是死去,也會有聖念留下,若是將聖念存放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可以長存不滅。

    諸皇祠堂,建立起來,就是用來存放歷代先祖的聖念。

    漸漸的,前方出現一座巍峨的聖山。

    聖山中,使用聖玉雕琢出一尊尊帝皇身影,每一尊都代表一位張家祖上的大聖,一眼望去,恐怕得有數十尊之多。

    要知道,一個家族,只要能夠誕生出一位大聖,也能成爲超級大家族,甚至建立一個帝國。大聖遺留下的底蘊、資源、手段,足以讓那個家族鼎盛數萬年而不滅。

    像張家這種,由神靈建立家族,從古至今誕生出了數十位大聖,遺留下來的底蘊,根本不是那些中古世家和古族可以比擬。

    護龍閣,就是張家的底蘊之一。

    別的那些中古世家和古族,不可能培養出護龍閣這樣的家臣,或者說是守護家族長存不滅的神秘組織。

    只有達到大聖境界的先祖,纔有資格在聖山留下聖玉石像和靈位。

    張若塵從一尊尊帝皇身影的下方走過,走入進聖山深處。

    在他的眼前,乃是濃密的聖霧,有着一道道聖光傳出來,直衝雲霄。

    歷代先祖的靈位,便是擺放在一座祭臺上面。

    “根據父皇所說,皇族墓林主陰,諸皇祠堂主陽。一爲死,一爲生。兩者處在聖明城的兩個奇點上面,相輔相成,共同承載起張家的氣運。有歷代先祖的保佑,張家就能長盛不衰。可是,八百年前,張家卻走向了衰亡。到底是爲什麼呢?”

    張若塵輕輕的一嘆,隨後,雙手合十,躬身向上方的靈位一拜。

    就在他躬下身的一瞬間,看到祭臺的下方,被聖光籠罩的區域,竟然懸浮着一具棺槨。

    “怎麼會這樣?張家子孫的棺槨都會被葬到皇族墓林,諸皇祠堂中,怎麼會有一具棺槨。到底是誰的棺?”

    張若塵閉上眼睛,動用出天眼,再次看了過去。

    這一次看得更加清楚,的確是有一具棺槨懸浮在那裡,而且,棺頭上,還印有一個“塵”字。

    看到這個“塵”字,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一聲轟鳴,生出一個讓他心緒難寧的猜測。

    難道……

    張若塵立即摒棄心中的雜念,不敢繼續想下去,也沒有立即就去打開棺槨,而是,準備先引動大聖銘紋,抵擋住凌霄天王府中的護宮古陣。

    結束這一場大戰,纔是首要大事。

    “不動明王聖相。”

    張若塵快速運轉功法,從氣海的聖源中,調動出一尊聖相,那是一尊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白色聖影。

    白色聖影衝入進祭臺,霎時間,所有靈位都散發出萬丈聖光。

    緊接着,以祭臺爲中心,密密麻麻的大聖銘紋浮現出來,猶如人體之中的血管,遍佈天地之間。

    大聖銘紋徹底被激活,一直延伸到整個凌霄天王府。

    無論是聖明軍隊,還是朝廷大軍,皆是望向諸皇祠堂的方向,可以看到那座聖山的輪廓,能夠看到一尊尊大聖的玉石雕像聳立在聖山之上,散發出神聖、巍峨的氣息。

    “聖明的諸位帝皇甦醒,帝國將會再次迎來輝煌,池家的統治將會被推翻。”

    “護宮古陣被大聖銘紋壓制住,大家全力以赴攻殺。”

    “滅掉凌霄天王府。”

    “太子殿下萬歲!”

    ……

    沒有護宮古陣的壓制,聖明一方的人馬,終於不用一邊抵擋陣法,一邊與強敵交手。

    阿樂顯得冷酷無情,手中的鐵劍,則是樸實無華。

    “譁——”

    劍光飛了出去,以一種極致的速度,穿透四十六王爺的眉心,將其擊斃。

    這就是阿樂的劍道,死亡劍道。

    死亡劍道,並不是劍法之中的正統,不需要堅實的基礎,也不需要各種劍道玄奧,乃是劍走偏鋒的一種劍道。

    可以以弱擊強,出奇致勝。

    死亡劍道,只有一劍,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就算是走劍法正道的張若塵,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接住阿樂的一劍。

    一旦接不住,就是死。

    事關生死,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去嘗試。

    另一頭,失去護宮古陣的壓制,那位儒道聖王的浩然正氣變得更加磅礴,一輪日月印記飛出去,竟是將虎賁天王都打得口吐聖血。

    虎賁天王的胸口血肉模糊,一股熾熱的力量,在傷口中流動,使得他的聖王體軀都燃燒起來。

    虎賁天王捂着胸口,動用聖力壓制傷口,怒目道:“你到底是誰?儒道中,有你這樣實力的人物,絕不超過五個。”

    “只能說,你的見識太淺薄。儒道爲三道之一,底蘊之深厚,不是你可以想象。”

    那位儒道聖王,再次念出《正氣雲中歌》的後半段,有着一篇聖文,在天空顯現出來,向下墜落。

    虎賁天王則是發出一聲虎嘯,從他的體內,衝出一道白虎聖魂,伸出虎爪,將一個個聖文打得爆碎。

    那是蠻荒秘境中一位大聖蠻皇的獸魂,乃是女皇賞賜給他,而他,則是將獸魂煉入進了身體,化爲戰魂。

    激發出白虎聖魂後,虎賁天王竟是和那位儒道聖王打得不相上下。

    可是,青月烙祖卻沒有虎賁天王那麼強大的修爲,和旺盛的血氣。

    她本來就相當老邁,接近死亡,已經在走下坡路,無法持久作戰,對付蔡家老祖就已經相當勉強,如今明江王加入進戰圈,頓時讓她陷入險境。

    “青月烙祖就算你在地底吸收我張家列祖列宗的聖力,還不是隻有這麼一點實力,今日,本王送你上路。”

    明江王揮動十龍刀,劈斬了下去。

    “嘭。”

    青月烙祖的半截聖軀被刀氣打得爆碎,只剩上半截身體還飛在半空。她的一張老臉無比猙獰,厲吼一聲:“就算我死,也要拉你們兩個陪葬。”

    青月烙祖的聖軀燃燒了起來,轟然爆裂而開。

    一股恐怖的毀滅力,嚮明江王和蔡家老祖涌了過去。

    就在這時,聖山的方向,有着一根根大聖銘紋涌了出來,衝散了青月烙祖自爆之後產生的毀滅力量。

    即便如此,明江王和蔡家老祖還是遭受了重創,兩人都在咳血。

    一位聖王自爆,他們還能活下來,已經是一個奇蹟。

    “烙祖……戰死了……”

    “天吶!就連青月烙祖都被殺死,皇族將要發生大地震,女皇回來一定會將聖明逆賊殺得乾乾淨淨。”

    ……

    一尊聖王老祖隕落,引發巨大的轟動,凌霄天王府中的皇族子弟全部都在嚎哭,終於感覺到危機,感覺到災難降臨到他們的身上。

    早知道張若塵如此可怕,前幾天,他們就不該去挑釁,更加不該嘲笑張若塵是縮頭烏龜。

    如今,卻是後悔莫及,所有人都是欲哭無淚。

    他們嚇得膽顫心驚,紛紛向着凌霄天王閉關的那座聖殿趕去,希望能夠得到凌霄天王的庇護。

    等到他們到達那座聖殿的時候,卻發現聖殿已經變成廢墟,化爲木屑和瓦礫。在半空,竟然出現了一座懸空島嶼,此刻,凌霄天王就站在懸空島嶼上面。

    “怎麼會憑空出現一座懸空島嶼?”

    “那種懸空島嶼,應該是護宮古陣的樞紐,隱藏在陣法的內部。恐怕只有護宮古陣完全運轉,它纔會顯現出來。”

    ……

    護龍閣的副閣主站在與懸空島嶼一樣高的位置,腳下踩着一片聖雲,聲音浩渺的道:“憑藉護宮古陣,你都只能與我戰成平手。如今,太子殿下啓動了大聖銘紋,壓制住護宮古陣,你的優勢,已經蕩然無存。”

    凌霄天王是一位五十來歲的中年男子,鬢角處已經長出了白髮,氣勢十足,整個人無比威嚴,道:“本王已經大致猜到你是誰。”

    “戰了這麼久,若是你還猜不到我是誰,纔是一件奇怪的事。”護龍閣副閣主說道。

    凌霄天王冷哼一聲:“本王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朝廷中,比你強大的人,還是有那麼幾位。膽敢造反,你就不怕滅宗、滅族嗎?”

    副閣主淡淡的說道:“你我都知,真正可怕的存在,並沒有在朝堂之上,早就退居幕後。當然,聖明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弱,你看到的護龍閣,只是冰山一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