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凌霄天王的心中怒火滔天,今夜,朝廷和皇族可謂是損失慘重,數十尊聖者隕落,更是有皇族的聖王老祖被殺死。

    若是不將聖明逆賊統統鎮殺,他還有什麼顏面繼續做凌霄天王府的主人?

    現在,只能動用至尊聖器,轟平這一片天地。

    “可惜,張家的至尊聖器百龍明皇甲在皇兄失蹤的時候也一起消失不見,否則肯定可以對抗青天浮屠塔。”

    明江王看着走進凌霄天王府的凌霄天王,心中無比苦澀,眼前這一幕,與八百年前皇宮被攻破的那一幕是何等相似。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敵軍涌入進皇宮,燒殺搶掠,卻無力迴天。

    此刻,明江王聽到張若塵的聲音,轉過身,向聖山的方向望去,看見張若塵坐在金步龍輦上面從諸皇祠堂中衝出來,瞪大一雙虎目,吼道:“不要出來,躲在諸皇祠堂裡面,凌霄天王持有至尊聖器,沒有什麼力量擋得住他。”

    “轟隆隆。”

    金步龍輦沒有停下,繼續向前奔跑,頃刻間,衝入進聖明的諸聖之中。

    張若塵跳下龍輦,從空間戒指中取出開元鹿鼎,轟然一聲,將它立在屍山血海之中,道:“本來是打算去無頂山,再使用這件鎮國祖器祭祀天地。既然,凌霄天王掌握有至尊聖器,今日,就先祭祀一次,祭奠今日戰死的軍士,也祭奠八百年前戰死的臣民。”

    張若塵使用淨滅神火燒熔了開元鹿鼎外面的那層銅皮之後,鼎身發生巨大的變化,明江王也是經過仔細辨認,纔將它認出來。

    “開元……鹿鼎……這真的是當年那件鎮國祖器?”

    明江王的神情有些複雜,用手掌撫摸着鼎身,能夠感受到從鼎中傳出的強大力量波動,絕對不是一件凡器。

    八百年前,開元鹿鼎只是用來祭祀的香鼎,與普通的青銅鼎沒有什麼區別。

    變化太大了!

    “這是先祖留給我們的祖器,使用皇族直系子弟的血液,與《九天明帝經》的功法,或許,可以讓它發揮出非凡的力量。”張若塵道。

    明江王明白了張若塵的意思,眼神一凝,道:“本王絕不會讓八百年前的悲劇再次上演。”

    他在手腕上割開一道血痕,體內的聖血,源源不斷流進開元鹿鼎。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雙掌按在鼎身上面,調動殘餘不多的聖氣,源源不斷的打入進鼎中,大吼一聲:“聖明的臣民,與本太子一起祭祀已故的亡靈,祭祀那些曾經戰死的將士。”

    聖明大軍圍繞在張若塵的四方,全部都跪伏在地上。

    就連聖者都是單膝下跪,一隻手按在地上,一隻手捏成拳頭放在胸口,眼神無比嚴肅,充滿了對死者的哀悼、緬懷,和敬意。

    凌霄天王冷哼一聲:“沒用的,在至尊聖器的面前,一切都會灰飛煙滅……那是……”

    “譁”

    開元鹿鼎上面,一個個金色古文,閃爍了一下,金色的光芒傳遍聖明城,刺得凌霄天王都是睜不開眼睛。

    開元鹿鼎離地飛起,懸浮到百丈高的半空。

    下一刻,戰場上的血氣,變得沸騰起來。

    一縷縷血氣,從地面,一直衝向半空,化爲一片緋紅的血雲,將開元鹿鼎包裹。天地間,響起一道道哀樂,彷彿是億萬亡靈在哭泣。

    地面上,聖明的舊部,全部都露出大喜的神色,紛紛打出聖氣光束,注入進開元鹿鼎。

    凌霄天王察覺到不妙,連忙打出青天浮屠塔,調動體內的聖氣,瘋狂的打入進去。

    一股浩蕩的至尊之力,再次爆發出來。

    “什麼鎮國祖器,面對青天浮屠塔立即就會變成一堆廢鐵,給本王鎮壓。”

    山峰那麼巨大的青天浮屠塔,急速旋轉,向着開元鹿鼎轟擊了過去。

    與此同時,開元鹿鼎也是猛烈的晃動了一下,向下一壓,與青天浮屠塔碰撞在一起,竟是壓制住至尊之力,打得青天浮屠塔倒飛了回去。

    “怎麼可能……”

    凌霄天王看着倒飛回來的青天浮屠塔,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僵硬的站立在的原地,無法移動身體。

    開元鹿鼎和青天浮屠塔同時轟擊在凌霄天王的身上,直接將他打得沉入進地底。

    大地上,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護宮古陣的陣紋和大聖銘紋都是崩碎了一大片,凌霄天王府有一小半都沉入進地底。

    在這一刻,整個世界變得無比安靜,無數雙眼睛盯着被開元鹿鼎和青天浮屠塔撞碎的那片天地。

    護龍閣的副閣主,身上全是聖血,卻依舊站得筆直,道:“凌霄天王的生命氣息已經徹底消失,一代千年霸主,終究是塵歸塵土歸土。”

    張若塵咬緊牙齒努力的堅持,壓制住傷勢和虛弱感,讓自己筆直的站立。

    在聖明舊部的面前,只有站着的太子,才更能征服他們的內心。

    凌霄天王的肉身,被打得粉碎。

    以開元鹿鼎和青天浮屠塔的力量,即便是凌霄天王的修爲也承受不住,死在了張若塵的腳下。

    “譁”

    青天浮屠塔沒有了主人,卻還有器靈,自動從地上飛起,向着聖明城外飛去。

    副閣主帶領護龍閣的成員,聯手將它攔截下來,使用一層層聖力,才勉強將它封印了起來。

    青天浮屠塔的器靈相當強大,而且,早就已經效忠於池家,外人根本無法使用它。除非是擁有大聖級別的修爲,才能一步步馴化器靈,掌控這件至尊聖器。

    “蒼天有眼,終於殺死了凌霄天王,爺爺,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這些年,凌霄天王府借清理聖明舊部的名義,濫殺無辜,無惡不作,今日,終於遭到報應。”

    “聖明的皇宮,我們又回來了!”

    “爹,你畢生的願望終於實現,我們攻下了凌霄天王府,滅了凌霄天王,聖明中央帝國的大旗將會再次插滿這片山河。”

    ……

    聖明的舊部全部都激動得熱淚盈眶,放聲大吼,釋放這些年來的壓抑情緒。

    一直都在隱忍,一直都在韜光養晦,一直都在被動的承受朝廷的壓迫,今日,他們感覺自己纔算是真正站起來,真正做了一回熱血男兒。

    就算明天會死在這裡,也都已經值了!

    蔡家老祖滿臉紅光,欣喜若狂,從魔猿的手中,搶走了聖明戰旗,一步步登上殘破的城牆,將它插在牆上,大吼一聲:“聖明又回來了!”

    聲音,傳遍聖明城。

    明江王座下的幾位聖者,本來是對張若塵有很大的意見,此刻,幾人對視了一眼,隨後,走到張若塵的身前,單膝跪下,高呼一聲:“拜見太子殿下。”

    別的那些聖明舊部,也都紛紛下跪,高聲大吼:“拜見太子殿下,聖明中央帝國長存不朽,萬劫不滅。”

    “拜見太子殿下,聖明中央帝國長存不朽,萬劫不滅。”

    ……

    超過百萬修士同時下跪,人山人海,場面無比壯觀,一道道音浪傳出去,震動天地。

    “全部都起來吧,大家先去收斂戰死親人和朋友的屍骸,待會兒,本太子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安排。”張若塵道。

    明江王朗聲大笑,走到開元鹿鼎的旁邊,再次撫摸着鼎身,道:“不愧是張家的鎮國祖器,竟然能夠鎮壓至尊聖器,難道也是一件至尊聖器?”

    仔細探查之後,明江王卻又搖了搖頭,道:“至尊聖器的內部刻錄有至尊銘紋,開元鹿鼎的內部,卻沒辦法探查,真是奇異。”

    “難道是一件神器?”

    鍋鍋的雙眼無比火熱,對開元鹿鼎很感興趣,衝了上去,伸出兩隻爪子想要撫摸。

    站在明江王身後的燕凱旋,無比憤怒,大吼一聲:“哪裡來的兔子,離鎮國祖器遠一點,那豈是你能碰的東西。”

    燕凱旋已經將開元鹿鼎當做是守護帝國的神聖之物,覺得一隻兔子觸碰鼎身,都是對開元鹿鼎的玷污。

    於是,他立即衝上去,一把抓住鍋鍋的兔耳朵,將它提起來,扔飛出去。

    別的那些聖者,也相當吃驚,全部都在打量開元鹿鼎,心中無比好奇。

    “能夠鎮壓至尊聖器,絕對是非同小可,難道真的是一件神器,傳說中,十大神器之一的玉皇鼎,就是一隻鼎。”

    “神器都是神話傳說中的東西,誰親眼見過?說不一定,一些神器其實就是至尊聖器,只是以訛傳訛,最後太過誇張,脫離了現實,才被人當做是神器。”

    “開元鹿鼎應該是不動明王大尊遺留下來的神遺古器,足以和至尊聖器交鋒。掌握了它,下個月初七,咋們與太子殿下一起前往無頂山,搶走魔教聖女做太子妃,倒要看看誰敢擋路?哈哈!”

    ……

    衆人都很開心,在享受勝利之後的喜悅,可是,張若塵望着眼前數不盡的屍首,心中卻是有些沉鬱。

    走到三位護龍閣成員的屍體旁邊,張若塵的心情很沉重,深深的向他們鞠躬。

    三位蓋世強者,一直都默默的守護着張家,即便是死去,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曾經對張家的付出。

    這樣的人物,值得張若塵對他們鞠躬。

    副閣主來到張若塵的身後,道:“戰場上,不可能只有殺戮,而沒有死亡。再強大的修爲,也有可能會隕落。可是,只有不休不止的戰鬥,才能磨礪出強者的意志,只有經過一場場鮮血的洗禮,真正的強者纔會誕生出來。”

    “戰死的三人,我會妥善安置和保護他們的後人。但是,有一件事,卻必須由殿下親自去做。”

    “什麼事?”張若塵問道。

    副閣主道:“天罡閣一直都是由三十六人組成,雖然,每一位成員都會挑選出一位弟子,自己老死之後,弟子就會繼承他的身份和使命。但,他們三人是戰死,還沒來得及挑選和培養弟子。所以,殿下得去找三個人,彌補這三個空缺。殿下可有合適的人選?”

    張若塵的目光,向着四周上掃視過去,最後,目光停留在了阿樂的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