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柄血紅色的長劍,從仙機山的深處飛出來,從天而降,轟隆一聲,落到地面。

    長劍消失,只有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站在那裡,他的背上長著四翼,身體四周有著一道道劍氣在飛行。

    老者的目光,盯向斯圖鳳城和祝輕衣的方向,道:「似乎來遲了一步。」

    斯圖鳳城的目光,盯在祝輕衣的身上,不曾移開,沉聲道:「師叔,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奉血帝之令,去了一趟仙機山的深處。所以,並不是老夫故意來遲。」老者說道。

    聽到斯圖鳳城對老者的稱呼,青霄的神情一凝,連忙施展出身法,衝到張若塵的身旁,如臨大敵的道:「那位老者,很有可能就是中贏王的師弟,號稱名動劍聖。真沒想到,他竟然都趕了過來。」

    「一位劍聖!」

    張若塵向名動劍聖盯過去,正是這時,對方的目光,也盯向了他。

    只是兩道目光,張若塵卻感覺像是有兩柄聖劍飛過來,直刺他的雙目。

    張若塵今非昔比,即便是劍聖,想要使用一道目光就重創他,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哧哧。」

    張若塵調動出凈滅神火,從雙瞳湧出去,化為兩道火焰光柱,與名動劍聖的兩道目光碰撞在一起,化解了他的攻勢。

    名動劍聖並不意外,點了點頭,道:「果然是凈滅神火,不愧是修鍊出神之命格的人族天驕。也不知,吸了你的鮮血之後,能不能奪取你的神之命格?」

    「想要吸我的血液,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張若塵爭鋒相對的道。

    「老夫偏要試一試。」

    名動劍聖的手指向前一點,這一片空間微微震蕩了一下,一道劍氣,從指尖飛出去。

    看似隨手一擊,卻展現出高深莫測的劍道造詣,力量相當凝聚,沒有一絲外溢。

    「小心。」

    青霄深知一位劍聖的可怕,擋到張若塵的身前,激發出天王印,一拳轟擊出去,與從前方飛來的劍氣碰撞在一起。

    「啪啦。」

    青霄手上的拳套被擊穿,化為金屬碎片,那道劍氣,打得他的一隻手臂變得鮮血淋淋。

    劍氣上面攜帶的強大衝擊力,則是震得青霄筆直向後倒飛,手臂中的鮮血流淌出來,灑了長長的一地。

    名動劍聖淡淡的道:「你的師尊璇璣劍聖活著的時候,也未必是老夫的對手。至於你,沒有達到真聖境界之前,見到老夫,最好躲著走。」

    璇璣劍聖一直沒有從陰間歸來,隨著時間越久,崑崙界很多生靈都覺得「璇璣劍聖復活」就是張若塵編造的一個騙局,其實,他早就已經死去。

    名動劍聖也是如此認為。

    要知道,青霄雖然沒有達到真聖境界,卻也是站在通天境的巔峰,使用出天王印的力量,那些真聖初期、真聖中期的人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名動劍聖隨手一道劍波,就將他打成重傷。

    那是一股什麼層次的力量?

    人族和不死血族的戰鬥停了下來,白黎公主、鍋鍋、魔猿、黃煙塵、青墨,全部都匯聚到張若塵的身旁,露出凝重的神色。

    原本打得天翻地覆的戰場,變得無比寂靜。

    可是,就在這時,卻有一道聲音,打破寂靜,「就憑你,也配與我師尊交手?」

    說話的人,正是張若塵。

    名動劍聖的五指一緊,有著數之不盡的劍形劍氣凝聚出來,道:「小輩,你說什麼?」

    「我說,你還不配與我師尊交手,少給自己臉上貼金。」張若塵很不客氣的說道。

    青霄傷得很重,不僅手臂無法抬起,就連體內的臟腑都被劍氣創傷。就在這時,他察覺到,名動劍聖身上有著一股寒氣散發出來,意識到不妙,臉色一變,連忙道:「六師弟不要逞強,趕緊退走,那是一尊活了接近千年的不死老怪,你現在還無法與他抗衡。」

    可是,名動劍聖卻已經出手,使用出人劍合一,速度快得就像是一道光。

    不久前,名動劍聖收到從不死神殿傳來的消息,要他活擒張若塵。當然,擒張若塵之前,必須先將他重創,以免這個小輩使用出詭異的空間手段逃走。

    名動劍聖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無比驚人,速度快得讓人無法捕捉,就連血月鬼王都是雙眼一亮,五根雪白的手指之間浮現出一團鬼氣。

    她正要出手,卻又輕咦了一聲,眸光盯著張若塵背影,「這個傢伙……在調動乾坤界的力量……有點意思……」

    除了張若塵還站在原地,其餘人全部都被名動劍聖身上的氣勢,震得向後倒飛出去。

    張若塵的身上綻放出萬丈霞光,揮劍一指,與名動劍聖刺出的一劍,碰撞在一起。

    「這股力量……」

    名動劍聖察覺到不妙,在第一時間增加力量,爆發出全力。

    「轟隆。」

    以他們二人為中心,方圓數十里的大地都在向下沉陷,塵土飛揚,劍氣籠罩天地。那畫面,無比震撼人心,猶如末日降臨一樣。

    等到塵埃落地,眾人定睛望過去,只見,張若塵依舊站在原來的位置,因為大地塌陷,如同是立在虛空。

    反觀名動劍聖,卻被打得鑲嵌進了地底,身上的衣袍變得破破爛爛,全是血淋淋的細小裂口,握劍的手在不停顫抖。

    所有修士,全部都目瞪口呆,如同看怪物一般盯著張若塵,就連青霄和裴雨田也不例外。

    名動劍聖都被打得趴下?

    「你連我都戰不過,還想與我師尊交手?」張若塵道。

    剛才,張若塵只是調動了乾坤界的部分力量,並不是全力。

    張若塵準備再次調動乾坤界的力量,徹底鎮殺名動劍聖,卻發現體內毫無反應,不禁有些鬱悶,到底是怎麼回事?

    又嘗試了數次,依舊沒有力量加持到身上。

    先前那一擊,是張若塵第一次調動乾坤界的力量戰鬥,以前沒有使用過,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有等到這一戰結束之後,再去慢慢研究。」張若塵暗道。

    名動劍聖從地底飛了起來,再次盯向張若塵,心中生出了一些忌憚。張若塵剛才那一劍的力量,可是遠遠超過他。

    「到底是怎麼回事,區區一個上境聖者就算再逆天,還能逆天到這種程度?」

    名動劍聖不敢輕易出手,傳出一道精神力:「王悲烈,去替老夫試探那個小子,看他到底使用的是什麼手段?」

    王悲烈提著一柄聖劍,渾身籠罩著六十四層聖光,從遠處的白霧之中衝出來。

    白黎公主的眉頭一皺,道:「又來一位劍聖?不對,只是一隻血奴。」

    黃煙塵道:「此人曾經是鎮獄古族的族長,的的確確是一位劍聖,被青天血帝擒住之後,才被煉成血奴。」

    白黎公主的目光,從王悲烈的身上移開,盯在張若塵的身上,道:「張若塵剛才應該是調動了乾坤界的力量,才擊傷名動劍聖。可是現在,他的狀態有些不對勁,恐怕不是那隻血奴的對手。」

    白黎公主的身形一動,向王悲烈沖了過去,想要將他攔截,卻發現一道灰色人影比她的速度更快,先一步向王悲烈發起攻擊。

    那道灰色人影,正是裴雨田。

    裴雨田手中的石刀,乃是使用一塊巨石煉製而成。當初,那塊巨石出土的時候,曾經震動整個北域,因為它無比巨大,號稱「北域第一巨石」,而且,巨石之上的紋理,竟然對應著北域的山川和江河,詭異到極點。

    很多修士都猜測,那塊石頭很可能是與北域這片大地一起誕生出來,將來說不一定能夠誕生出意識,化身為石神。

    即便被鑄煉成刀,刀身上面的紋路,已經可以映照北域的山河。

    裴雨田每一刀劈出,都有無窮巨力,竟然與王悲烈打得不分上下。

    血月鬼王看得興趣缺缺,不再繼續旁觀,目光鎖定在名動劍聖的身上,道:「斬了你,今天這一場大戰就能結束了吧?」

    張若塵退了回去,從血月鬼王身邊經過的時候,說了一句:「你早就該出手的。」

    「本王以為你能自己解決,誰知道你只是硬了一下?」血月鬼王的眼眸斜視,帶有一種輕蔑的神色。

    張若塵的心中也挺鬱悶,沒有和血月鬼王爭辯,調動精神力內查,很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只是打出一擊,就無法繼續調動乾坤界的力量?

    名動劍聖的注意力,鎖定在血月鬼王的身上,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三劫鬼王,原來你才是真正的強者。」

    血月鬼王眉心的月牙印記,浮現出一層血芒,道:「你是自己交出聖魂,還是本王親自來取?」

    「三劫鬼王又如何,既然你出現,今日,就讓你灰飛煙滅。」

    名動劍聖的雙手抱拳,向仙機山的深處一拜,道:「死族的前輩,血帝大人會答應你的條件,現在,請你出手鎮殺我們的敵人,只需要留那位時空傳人一條性命就行。」

    「呼!」

    霎時間,整個天空變得一片黑暗。

    一股讓聖境生靈都感覺到顫抖的陰寒力量,從仙機山的深處涌了出來,使得十萬山嶽都在搖晃。

    有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影子在地面奔跑,越過崇山峻岭,沖向南崖的方向。遠遠望去,整個仙機山,都很像是化為一片黑色的大海,那些黑色影子則是一層急速涌動的海浪,似乎是要毀滅天地間的一切。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