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韓湫的眼神一沉,有着一股黑暗力量,從嬌軀之中涌出,道:“在你眼中,我就只能做你的屬下,或者臣子?你應該明白,我要的是什麼。只要你答應我,今後,我可以爲你做任何事。”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護龍閣的成員,有很大的自主權。原則上來說,並不算是我的屬下,而是我和我的後代的守護者,可以拒絕我的一些命令,只要你願意,甚至不需要向我行禮。沒有召喚你們的時候,你們就是自由人。只要你能夠成爲護龍閣的閣主,你與我就是平等的身份。當然,我和我的後代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卻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出現。”

    “那又如何?我要的是……”

    韓湫頓了頓,眼神逐漸變得柔和,隨即抿嘴一笑:“守護者對吧?好啊,我還是可以答應你。”

    韓湫之所以立即改口,那是因爲,黃煙塵已經和張若塵決裂,現在,就是她最好的機會。

    若是,現在不待在張若塵的身邊,等到別的女子出現,說不定就是別的女子取代了黃煙塵的位置。

    比如,那位魔教的小聖女。

    只有讓張若塵認識到她的價值,再也離不開她,那麼,太子妃的位置還會遠嗎?

    什麼木靈希,什麼魔教小聖女,豈能爭得過她?

    韓湫的眼眸眨巴,道:“據說,下個月初七,你要登上無頂山,去接木靈希,是爲了還欠她的一個承諾?”

    “沒錯。”張若塵道。

    韓湫道:“想要讓我加入護龍閣,成爲皇族的守護者,你也必須給我一個承諾。”

    “什麼承諾?”張若塵問道。

    韓湫胸前的那對飽滿而又充滿彈性的雙峰,壓在張若塵的胸口,擡起一雙美眸,近距離的盯着張若塵的臉,道:“若是,我的能力,超過護龍閣的閣主。那個時候,我不僅要做閣主,更要做皇族的一員。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若真能走到那一步,自然是有資格成爲皇族的一員。我答應你。”張若塵道。

    韓湫的眼眸中,露出一道欣喜的神色,道:“好,有你這句話,今後你做任何事,我都可以全力以赴去幫你。你要明白,最愛你的人,絕對是我。只要你對我好,我一定不會像黃煙塵那樣背叛你。所以,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宮,今後必須要有我的一處位置。下個月初七,你要對付火族和魔教,是一場硬仗。但是,我有辦法,讓火族在此之前,先死一半。”

    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峭的光芒,道:“什麼辦法?”

    韓湫道:“半年前,酆都鬼城被火族攻破,所有陰兵鬼煞幾乎都被鎮殺,就連鬼城之主神初鬼王也被鎮壓。當時,我也在酆都鬼城之中,親眼看見神初鬼王被抓走。”

    張若塵道:“在陰間的時候,神初鬼王就已經達到六劫鬼王的巔峰,準備渡第七次鬼劫。可以說,它就是大聖之下最厲害的一批強者。火族居然能夠將它鎮壓,實力還真是令人生畏。”

    “爲了鎮壓神初鬼王,火族動用了一件至尊聖器,煉聖爐。”韓湫說道。

    張若塵道:“火族竟然也掌握了一件至尊聖器,真是了不得,難怪如此高調。”

    韓湫繼續說道:“據我所知,神初鬼王就被關押在火族的領地,火境。只要將它放出來,整個火境,必定發生大動亂。火族就算死一半,也是很正常的事,不是嗎?”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既然火族掌握着煉聖爐,爲何沒有將神初鬼王煉化?”

    “我在火族內部探查到的消息,據說,神初鬼王是神的一縷殘魂,修煉成了現在的六劫鬼王。正是如此,它比一般的六劫鬼王都要強大得多,足以與大聖進行短暫的對抗。火族囚禁它的目的,乃是想要從它的身上,研究出成神的秘密。”韓湫有些得意的說道。

    來見張若塵,韓湫自然是做了充分的準備,送上神初鬼王這一份大禮,就是要讓張若塵知道,她韓湫和別的那些女子不一樣,乃是真正能夠幫到他的人。

    張若塵仔細的思考,道:“神初鬼王這樣的存在,火族肯定會嚴加看管。你能夠將它放出來?”

    “爲了你,就算再危險,我也一定做得到。再說,我的黑暗之體和黑暗之道,能夠打開陰間之門,行走在陰陽二界。以我的能力,至少有三成機會,成功將神初鬼王放出。”韓湫說道。

    “只有三成機會,你也敢去冒險?知不知道,一旦失敗,會是什麼下場?”

    張若塵做事一直都是穩中求勝,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

    三成的機會,還是太低。

    韓湫邪魅的一笑:“機會不在於多少,而在於能夠把握住機會。哪怕只有一成的機會,一旦把握住,不一樣能夠成功?”

    “再等一等,等那個人來了之後,讓他隨你一起去辦,或許成功的機會能夠達到六七成。”張若塵望着天邊,露出一道期待的神色。

    韓湫並不知道張若塵所說的“那個人”是誰,但是,肯定是一個大人物。

    下個月初七,同時對抗魔教和火族,甚至還有朝廷的大批強者,的確是一件吃力的事。

    若是在此之前,能夠重創火族,張若塵的壓力的確會變得小一些。

    而且,也能借此機會,試探一下火族到底有多強?底蘊到底有多深?是不是有大聖級別的人物?

    接下來,張若塵將那些聖明舊部,全部都從乾坤界中喚了出來,衆人再次集結在軒轅殿外。

    張若塵道:“那座世界,名叫乾坤界。明天,聖明城必定會遭到第一中央帝國的瘋狂反擊,所以,大家最好帶着自己的族人,遷入進乾坤界。在乾坤界中,大家可以重新建立家族,建立宗門,建立城池,所有靈山、寶地,全部都向大家開放。”

    有人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問道:“真的嗎?所有族人都能遷入進乾坤界?”

    “沒錯。”張若塵道。

    蔡家的家主有些着急,道:“可是我們蔡家家大業大,直系和旁系的族人加起來,何止一億,他們遍佈在天台州的各大府郡,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將他們集結起來。”

    “沒錯,我們燕家的族人,也是遍佈各地。”

    ……

    張若塵道:“不必如此着急,接下來的半個月,大家趕緊回去組織和安排,將所有族人全部都集結起來。本太子會前往各地,將他們全部都接入進乾坤界。當然,大家的速度要快,若是半個月之內沒有集結完成,我們只能下個月初七,無頂山再見。”

    各大家主和組織的首領,立即衝了出去,開始安排族人進入乾坤界。同時,他們也將一道道傳訊光符打了出去,飛向各大州府。

    乾坤界的世界之門,立在軒轅殿外,密密麻麻的修士前赴後繼的進入門中,踏入那一片嶄新的天地。

    張若塵安排白黎公主負責乾坤界中的秩序,隨後,纔是與明江王一起,向着諸皇祠堂之中行去。

    “你居然如此信任本王,就不怕本王在諸皇祠堂之中殺了你?”明江王揹着雙手,眼中露出一道冷冽的神色。

    張若塵顯得很淡然道:“十二皇叔殺了我,諸位先祖的聖念會饒了你?外面那些聖明的舊部,恐怕也不是十二皇叔就能鎮壓得住。”

    明江王眼中的冷色消失,露出一道柔和的笑意:“哈哈!好吧,嚇不住你。長大了!你真的長大了!可以撐得起一片天地了!憑藉凌霄天王府的這一戰,你在聖明舊部心中的地位,可是比我這個皇叔還要高得多。就在剛纔,明堂的堂主居然主動來見我。”

    “他們是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明江王笑道:“很顯然,他們也被這一戰給震懾住,竟然想要通過我的引薦,然後親自拜見你。”

    “然後,你拒絕了他們?”張若塵道。

    明江王點了點頭,冷笑一聲:“攻打凌霄天王府的時候,他們一直躲在暗中沒有出手。這樣的人,自然不能讓他們進入乾坤界,更不能讓他們重新回到聖明中央帝國。”

    張若塵說道:“下個月初七,還有一次機會,就看他們能不能把握。”

    無論怎麼說,看在孔蘭攸的情分上,只要明堂願意與張若塵並肩經歷一場生死大戰,張若塵完全可以接納他們。

    明天,乾坤界和接天神木都不會再是秘密,必定會傳遍崑崙界。

    接下來,就看他們如何選擇?

    張若塵和明江王走入進聖山,站在列祖列宗的靈位下方,都是目光虔誠,躬身行禮。

    隨後,張若塵的目光,纔是鎖定在祭臺下方的那具棺槨上面,眼神變得越來越沉凝。

    明江王也發現了那具棺材,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誰的棺槨,怎麼會放在諸皇祠堂?誰放進來的?”

    “或許也只有將它打開,纔會知道真正的答案。”

    張若塵伸手向前一抓,一股聖氣涌了出去,纏繞住棺槨,將它從聖光的深處,緩緩的拖了出來。

    看到棺頭上的一個“塵”字,明江王的雙目,猛然一縮:“皇兄的字跡,竟然是皇兄的字跡。”

    “父皇。”

    張若塵的心緒波動,變得越來越大,有疑惑,有期待,有激動,也有一些恐懼。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