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仙機山深處湧出的氣息,無比懾人,壓迫得在場所有修士的聖魂似乎都要飛出身體。

    血月鬼王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鬼體出現裂縫。

    別的修士,自然也就更加不堪,幾乎全部都趴在地上,根本承受不住那股氣息的壓制。

    「哈哈!你們全部都得死。」

    名動劍聖大笑了一聲,單膝跪下,恭恭敬敬的向天空的一團死亡邪氣叩拜。

    竟然讓一位劍聖都下跪行禮?

    青霄、張若塵、裴雨田在艱難的支撐,沒有倒下,可是,他們心中的震驚,卻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地面上,有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影子,天穹之上,那團死亡邪氣裡面則是懸浮著一隻骨手,不僅有五根手指,還有一隻手臂。

    「果然是它……」

    不久之前,從道觀底部逃出去的時候,還只是一小截骨指,如今卻是化為一隻骨手。很顯然,又有一些骨頭脫離封印,與它結合在一起。

    它如今的力量,也不知比最開始的時候強大了多少倍?

    「完了,完了,今天死定了,本座還沒有將《吞天訣》修鍊到最高層次就出師未捷身先死。」

    鍋鍋趴在地上,渾身無法動彈,心中相當後悔,早知道就該躲在乾坤界裡面不出來。

    面對如此可怕的一尊未知生靈,就連經歷過無數生死大戰的青霄和裴雨田,也都苦澀的一笑,心知今天多半是有死無生。

    張若塵的目光,則是盯向頭頂上方的天幕,眼睛猛然一縮,道:「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青霄和裴雨田同時抬起頭,望向天穹。

    只見,崑崙界外的浩瀚宇宙之中,一顆星球正在急速飛行,墜落向大地,而那墜落的位置,正是仙機山。

    最開始,在他們的視野中,那顆星球只是一個明亮的光點,漸漸的,變得像是一輪月亮。片刻后,十分之一的天空,都被那顆星球佔據。

    在這一刻,張若塵能夠清晰看到星球表面的隕石坑,能夠感受到一股毀滅天地的龐大氣息,從它上面散發出來。

    裴雨田的瞳孔一縮,道:「應該是傳說中的馭星術,星宿教的第一聖術,擁有毀滅一方天地的威能,號稱能夠對抗大聖。」

    星宿教在七大古教之中的排名,僅次於拜月魔教,總壇就在北域,堪稱北域的第一大勢力。

    裴雨田一直都在北域修鍊,對星宿教自然是有很深的了解。

    「馭星術?據說,只有遭遇滅頂之災的時候,星宿教才會動用這一招。就算動用這一招,也該用來毀滅不死神殿才對,怎麼會攻擊仙機山?」青霄感覺到相當不解。

    裴雨田的神情十分嚴肅,道:「沒有誰比星宿教更加了解北域,或許,他們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認為仙機山死族的威脅比不死血族更大,所以,才動用馭星術鎮殺那一尊死族的未知生靈。」

    隨著越來越接近崑崙界,從地面上望去,整個天空都被那顆星球遮擋,星球上隕石坑和山脈都呈現在眼前,無比震撼人心。可以想象,它一旦撞擊到地面,恐怕方圓十萬里都會變成無人區。

    紅川府的所有生靈,包括人族和不死血族的大軍,無論有沒有看見星球撞擊大地,皆是感覺到壓抑,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距離仙機山較近的生靈,絕大多數都已經暈厥過去,成片成片的倒在地上。

    青霄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就算真的是馭星術,星宿教也沒有人能夠將它施展出來吧?誰有那麼強大的修為?」

    關於馭星術的記載,總共也就只有四次,最近的一次,也要追述到中古末期,距離現在都已經十萬年。

    星宿教又誕生了一位能夠駕馭馭星術的大帝級人物?

    張若塵對星宿教也有一些了解,道:「未必是獨立完成,星宿教的諸聖聯手,借用二十八星宿聖山的力量,或許可以施展出馭星術。」

    北域,星宿教的總壇。

    二十八座聖山聳立在大地之上,每一座都高聳入雲,散發著萬丈聖光,數以百萬記的門人弟子全部都跪伏在山下,虔誠的叩拜。

    星宿教的諸聖,聚集在二十八座聖山之上,每個人的身上都環繞著一層聖芒,將體內的力量,打入進站在最頂峰的二十八位老者體內。

    舉教上下,全力以赴掌控馭星術,似要將仙機山夷為平地。

    仙機山中,那隻骨手表面浮現出一根根血絲,原本投影在地上面的黑色影子,飛了起來,與它融合在一起。

    隨著融合的黑色影子越來越多,那隻骨手竟是變得越來越巨大。

    到最後,它的一隻手掌,竟然變得無邊無際,像是有數萬里長,一掌向上空拍擊出去。

    「轟隆。」

    骨手在星球上面印出一個長達數萬里的手印,並且還在向下沉陷,下一刻,那顆星球竟然被打得碎裂,一塊塊星球殘片向地面墜落下來。

    張若塵、青霄、裴雨田永遠都無法忘記眼前這一幕,太震撼,那種力量讓人難以想象,比他們一直都在追求的力量,似乎還要強大。

    只是一隻手掌,便是有毀天滅地的威能。

    讓人無法想象,那隻骨手的主人活著時候,到底強大到何等層次?

    星宿教的二十八座聖山之上,所有聖者全部都口吐鮮血,遭受重創,只有極少部分聖者還能支撐。

    其中,最中心一座聖山之上,一位白衣老者慘然的道:「死族終究還是要駕臨崑崙界,已經無法阻止了嗎?」

    「轟隆隆。」

    仙機山所在的那一片天地,不斷有星球殘片墜落下來,有的足有數千里長,落在地面直接化為一條山脈。即便是一些較小的碎片,只有數千米長,墜落在地面,化為了險峭的石峰。

    大地板塊變得很不穩定,很多地方都有火山噴發出來,硝煙和塵土飛揚起來,籠罩著天空,久久無法散開,一直延伸到十萬里之外。

    眼前是一片末日的景象。

    青霄閉上雙目,長嘆一聲:「一場浩劫看來是真的要降臨到崑崙界,而我們只是死的第一批生靈而已。」

    在眾人的頭頂上方,一隻骨手按壓了下來,帶著濃烈的死亡邪氣。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必死無疑的時候,血月鬼王眉心的月牙印記越來越紅,張若塵的氣海也是傳出一股悸動。

    懸浮在接天神木下的日月水晶棺中響起一聲幽嘆,隨後,永恆不動的棺材,竟然飛出乾坤界,從張若塵的體內沖了出去。

    日月水晶棺上的日月印記變得無比明亮,與從天而降的骨手撞擊在一起。

    「嘭。」

    那隻骨手被打成數十塊碎骨,所有黑色影子也都被撕碎。

    隨後,日月水晶棺重新沖向張若塵的眉心,數十塊碎骨也受到水晶棺中一股無形力量的牽引,跟著飛入進乾坤界。

    整個過程,發生在一個呼吸的時間之內。

    天空的死亡邪氣全部都消散,只有厚厚的塵土還漂浮在雲層之上,使得天地一片暗黑。

    還保持清醒的幾個人,青霄、裴雨田、名動劍聖、斯圖鳳城皆是露出吃驚的神色,目光齊刷刷的盯在張若塵的身上。

    他們根本沒有看清日月水晶棺的形態,只是看到一輪烈日和一輪月亮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擊碎了骨手。

    張若塵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心中很好奇,日月水晶棺裡面躺著的到底是哪位主?真的已經死了嗎?

    當初,韓湫就是在日月水晶棺的旁邊參悟出黑暗規則,如今看來,並非偶然。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血月鬼王?

    因為,日月水晶棺出現的地方,就是血月鬼王誕生的地方。而且,她的容貌,極像棺中那位女子。

    她們兩者之間,肯定有某種聯繫。

    血月鬼王輕輕搖了搖頭,道:「剛才,我只是感覺到有一股奇異的能量湧入身體,並沒有別的感知。反正,我了解的東西,並不比你多,問我也沒用。」

    「既然那隻骨手已經被幹掉,我們就儘快滅殺別的敵人,進入乾坤界親自去問她,或許能夠知道結果。」張若塵道。

    日月水晶棺打碎骨手之後,名動劍聖就被嚇破了膽,施展出御劍術,以最快的速度逃遁。

    反倒是斯圖鳳城卻沒有逃,目光盯向張若塵、血月鬼王、裴雨田、青霄等人,心知今天已經走不掉,便是笑了笑:「與你們生在一個時代,也不知是一種幸運,還是一種不幸。也罷,此生已無爭雄之心,來世必定再戰諸天!」

    隨後,斯圖風塵將祝輕衣的屍體抱了起來,筆直的站在破碎的大地之上,臉上露出一道視死如歸的神情。

    「不好。」

    張若塵的臉色巨變,連忙使用聖氣捲起所有人,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斯圖風塵的身體逐漸變得赤紅,猶如燒紅的陶瓷一般,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身體爆裂,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湧向四面八方。

    修為越高,自爆聖源之後造成的破壞力越是巨大。

    即便,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逃遁到兩百里之外,依舊遭到劇烈的衝擊,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

    所幸,沒有人死去,都還活著。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