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江王顯然也是猜到了什麼,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道:“難道棺中是你的屍身?”

    張若塵明明就站在他的對面,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是有些怪異。

    張若塵的五指,緊緊的抓着棺蓋,又回想起當年池瑤殺他的一幕,心臟竟是有些疼痛。

    “十二皇叔,當年我死了之後,屍身葬在什麼地方?”張若塵問道。

    明江王嘆了一聲,道:“說來也是慚愧,你死了之後,朝廷上下爲了奪取帝位,爆發了持續不斷的爭鬥,可謂是腥風血雨,人人自危。三日後,等我再去查探你的屍身的時候……屍身已經不知所蹤。”

    張若塵的眼神一凜,再次盯向眼前的這具棺槨,奮力的一推,頓時,棺蓋飛了出去,嘭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兩人同時向棺中盯去。

    空的。

    “怎麼可能?”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探入進棺槨裏面,沒有發現任何幻術和陣法,棺中的確是空無一物。

    明江王也是露出難以理解的神色,道:“一具棺材出現在諸皇祠堂,本就已經相當詭異。棺槨上面出現皇兄留下的字,也就更加詭異。棺材竟然是空的,又是爲什麼?”

    疑點太多。

    每一點都讓人難以理解。

    首先,一具棺材,不可能出現在諸皇祠堂。

    第二,明帝寫下的字,不可能出現在棺材上面。

    第三,若是,明帝大費周章將棺材放入進諸皇祠堂,棺材就不可能是空的。

    三種不可能發生的事,卻偏偏都發生。

    “有血跡。”

    張若塵在棺槨的底部,發現了一處血痕斑點,由此可見,棺中曾經肯定是放着一具屍身,只不過,屍身後來又被移走。

    張若塵和明江王皆是陷入沉默,仔細的思考。

    明江王道:“當年的事,真的是越來越撲朔迷離,讓人完全猜不透。”

    “算了,先辦正事吧!”

    張若塵將眼睛一閉,再一次睜開的時候,又變得無比銳利,道:“必須將諸皇祠堂和皇族墓林一起遷入進乾坤界,不能再將它們放在聖明城。十二皇叔,此事就交給你來辦,我會讓護龍閣助你一臂之力。”

    一場浩浩蕩蕩的大遷移,緊鑼密鼓的展開,有着數以千萬記得修士,從聖明城的四面八方趕來,源源不斷進駐到乾坤界。

    對於一座世界來說,什麼最重要?

    毫無疑問,平民百姓最重要。

    無論是武者,還是聖者,或者是神,都不是憑空誕生,而是從數以億計的平民百姓之中誕生出來。

    平民百姓就是土壤,沒有他們,乾坤界永遠都不可能成爲一座強大的世界,一座能夠對抗崑崙界的世界。

    現在,張若塵最缺的,就是人。

    等到第二天清晨來臨,懸浮在聖明城四方的十二顆佛珠消失不見,與此同時,聖明舊部全部都消失得乾乾淨淨,猶如人間蒸發了一般。

    凌霄天王府被攻破,凌霄天王被鎮殺的消息,頓時,以最快的速度傳了出去,天下懼驚。

    “假消息吧!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凌霄天王被鎮殺?哈哈,笑死我了,誰傳的謠言?”

    “以凌霄天王府的實力,加上朝廷大軍,足以橫掃整個中域的東南大地,誰能與他們叫板?”

    最開始,根本沒有人相信這一則消息,可是隨着消息越來越多,昨晚那場驚世大戰的細節也都被曝光,所有勢力全部都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他們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就在昨晚,張若塵帶領聖明舊部,攻下了聖明城,滅了凌霄天王府,強勢得一塌糊塗。

    魔教總壇。

    木家的諸聖,收到魔教在聖明城分舵的消息,全部都嚇得臉色蒼白。

    木家聖主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凌霄天王和青月烙祖竟然隕落……聖明舊部之中,誰能殺得了他們?”

    “據說是傳說中的護龍閣。”

    木靈希的父親,雲崢,臉色有些蒼白,道:“張若塵做事完全就是肆無忌憚,不顧後果,如今,他掌握瞭如此強大的一股力量,下個月初七,無頂山恐怕會爆發出一場生死惡戰。”

    “何必要懼他?若是,張若塵真敢來無頂山,根本不用我們出手,火族自然會對付他。火族的實力,未必就壓不住聖明舊部。”

    ……

    聖女宮中,齊霏雨也將這一則消息,告訴了林素仙。

    林素仙的雙眸微微一眯,大笑出聲:“厲害啊,不愧是聖明皇太子,有魄力,夠膽大,哈哈,如此一來,下個月初七,石千絕必定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很好,很好。”

    “張若塵真的敢來無頂山?”齊霏雨道。

    林素仙冷聲道:“張若塵連凌霄天王府都敢滅,天下間,還有什麼事,他不敢做?憑藉這一戰,他聖明皇太子的位置,算是坐穩了!”

    “而且,一戰立威之後,下個月初七,必定會有更多的聖明舊部匯聚過來。”

    “我現在很好奇,石千絕知道消息之後,到底會是什麼表情?會不會後悔將木靈希賜給秋雨?張若塵可不是當年的洛虛,只能獨自一人殺上無頂山,做着自尋死路的傻事。張若塵可是掌握着千軍萬馬,一聲令下,八方雲動,教中的那些人,現在應該壓力很大吧!”

    ……

    中央皇城的修士也被驚住,朝廷六部的官員無不吃驚。

    一位皇族的親王,無比憤怒,道:“到底怎麼回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爲什麼我們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幫助那位聖明皇太子,壓住了消息,想要滅了我們池家?”

    有人陰陽怪氣的說道:“如今,坐鎮元初聖殿的那位,可是聖明皇太子的前妻。就算暗助聖明皇太子,也是很正常的事。”

    “區區一個聖者,竟然掌握着整個崑崙界的權力,若不是女皇的神諭要我們聽命與她,本天王早就一刀劈了她。”

    ……

    元初聖殿之中,黃煙塵看到聖書才女遞給她的傳訊光符,又聽到殿外那些皇族親王和兵部天王的聲音,不禁咬緊了嘴脣,道:“他……他這是要捅破天嗎?難道他不知道,與朝廷作對,只會是死路一條?”

    聖書才女很能理解黃煙塵此刻的心情,其實,她剛剛得知消息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

    滅了凌霄天王府,無疑是徹底激怒朝廷,以朝廷這數百年積攢下來的實力和底蘊,就算聖明的高手再多,也不可能擋得住。

    再說,殺了那麼多皇族的老祖和親王,女皇回來之後,又豈會再放過他?

    聖書才女道:“我收到的消息,張若塵並沒有在聖明城復國,而是帶着所有舊部,進入一個叫做乾坤界的地方。甚至還有傳言,接天神木也在乾坤界。當然,現在還無法證實消息的準確性。”

    黃煙塵努力挺直了脊樑,沒有被這一則消息擊垮,肅然的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天地棋局竟然沒有提前示警。若是,我們能夠提前發現,說不一定能夠阻止他,他也不至於徹底走到我們的對立面,甚至是整個崑崙界的對立面。”

    聖書才女道:“有人以無上神通,矇蔽了天機,因此,天地棋局沒有任何察覺。此人的精神力之強,甚至超過不死神殿的那位殿主。即便是我,也猜不透,崑崙界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黃煙塵道:“那麼現在怎麼辦?就算張若塵隱藏了起來,下個月初七,也必定還會出現。朝廷中,那些皇族的成員,那些兵部的天王,那些儒道的大臣,豈會放過他?難道真的要我帶領朝廷大軍,親自去剿滅他?”

    聖書才女深深的一嘆,道:“女皇離開之前,下達的第一條神諭,就是讓整個朝廷都聽命於你。其餘的神諭,都是排在這一條神諭的後面。所以,抉擇權在你的手中。或許,女皇早就看透了一些事,早就猜到會有這麼一天,故意在煉你的心。”

    聖書才女離開了元初聖殿,只留下黃煙塵一人,獨自坐在空曠的大殿之中。

    走出紫微宮,聖書才女穿着一身儒袍,猶如一位風度翩翩的俊美書生,向着青虹閣行去。

    一年前,聖書才女曾在這裏約見張若塵。

    這裏的環境清幽,種植着一棵棵碧綠的青竹,與外界的喧囂相比,像是另一個世界。

    一直走到青虹閣的深處,來到一棵桃樹的下方,聖書才女纔是微微停下腳步。

    “譁——”

    聖書才女再次邁出一步,在她的腳尖處,出現了一圈圈水紋漣漪,隨後,整個人便是從水紋中穿了過去,進入一片詭異的天地。

    此刻,在她的面前,也是一株桃樹。

    不過,桃樹卻是無比巨大,樹幹的直徑足有十數裏,一直生長到了雲層之中,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高,說不一定,已經生長到了宇外。

    “爺爺,外面又已經天翻地覆,女皇不在,難道你就不出去管一管?”聖書才女雙手合十,對着眼前的桃樹,深深的一拜。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傳遍這一片天地,道:“都是一羣小輩在小打小鬧,爺爺都是活了幾千歲的人,去管這樣的小事,豈不惹人笑話?再說,爺爺的職責,乃是守護崑崙界新的天地靈根,蟠桃樹,其餘的事,就由你們自己去應對。八百年,整整八百年,你們這些小輩之中,應該要誕生出來幾個人物,能夠獨自撐起一片天地才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