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初五,雨急。

    中央皇城,元初聖殿。

    聖書才女收到了一枚傳訊光符,捏在細膩、瑩白的玉手之中,看完上面的內容,眼神便是變得有些複雜。

    “譁——”

    黃煙塵身上的聖光,一層層的散開,顯露出真身,問道:“誰傳來的消息?”

    聖書才女沒有隱瞞,道:“張若塵。”

    站在聖書才女對面的滄瀾武聖,嘴裡發出一聲輕哼,“他將天都捅破,不知多少朝廷中的天王,想要除掉他。他竟然還敢主動聯繫你,你們的交情,真不一般。”

    聖書才女只是微微一笑,沒有與滄瀾武聖爭執,坦然的說道:“他求了我一件事。”

    “他竟然會主動求人?”

    黃煙塵和滄瀾武聖幾乎同時說出這麼一句,可是,說完之後,卻又同時閉上嘴巴,誰都沒有主動去詢問,張若塵到底求了聖書才女什麼事。

    元初聖殿中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

    黃煙塵和滄瀾武聖的腦海中,浮現出各種不同的猜測,最後,卻全部都一一否定。

    聖書才女道:“他說,大世之爭,不傷百姓。崑崙界是億萬百姓的崑崙界,而不是第一中央帝國的崑崙界。”

    滄瀾武聖冷峭的一笑:“你和他的觀點和理念,倒是很相似。難怪他會求你,而沒有求我。”

    黃煙塵的臉色不變,道:“崑崙界的諸聖,應該都去了無頂山,我們也出發。”

    ……

    初六。

    魔教總壇,聖木峰。

    木靈希被關押在聖木峰上的一座玄鐵鑄煉的殿宇之中,不許她與外界接觸,也不許任何人靠近玄鐵殿宇。

    在木家聖主和雲崢的陪同之下,黃煙塵來到玄鐵殿宇的外面。

    “明天就是初七,也是火族前來迎親的日子,若是外人,肯定是不能探見靈希。但是,界子是靈希的師姐,自然是可以例外。”雲崢說道。

    黃煙塵點了點頭,看着眼前這一座密不透風的古怪建築,心中竟是有一些說不出來的滋味。

    “吱呀。”

    黃煙塵推開厚重的鐵門,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倒影。

    隨着,走入進玄鐵殿宇,黃煙塵終於看到木靈希的身影,只見,她面目呆滯的坐在地上,頭髮很凌亂,渾身都是泥垢,與曾經那個古靈精怪的端木師妹判若兩人。

    “怎麼會這樣?你爹和木家的人,怎麼可以這麼待你?”

    黃煙塵無比傷心,快步走了過去。

    “別過來。”

    木靈希立即躲開,與黃煙塵拉遠距離。

    黃煙塵的眼中,流淌出淚水,道:“靈希,是我,我是塵姐。”

    “我知道你是黃煙塵,你……你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那麼對他,人都是會變的嗎?你又想如何對我?”木靈希有些防範的說道。

    黃煙塵只是搖頭,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木靈希的眼神有些空洞,道:“你知道我最後悔的事是什麼嗎?那年在西院,張若塵踏入進龍武殿的時候,我就不該將黃字第一號和地字第一號的匾額調換。若是那樣,你們的緣分,恐怕就不會那麼深,你也就沒有機會,傷他那麼深。”

    木靈希繼續說道:“你知道,他從來都不會傷你。無論我多麼愛他,多麼衝動,多麼想要和他在一起,但是,他總能剋制住自己。”

    黃煙塵閉上了雙眸,深吸了一口氣,道:“我與他,今生是走向了兩個不同的方向,未來會如何,只能讓老天來決定。但是我卻知道,在他的心中,將你看得極重。否則,他也不會爲了你,將聖明皇太子的身份公佈天下,只爲登上無頂山,接你離開。”

    “聖明皇太子?什麼意思?”

    木靈希的眼睛轉動了一下,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黃煙塵道:“你不知道他是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

    木靈希有些木然,搖了搖頭。

    黃煙塵輕輕的一嘆,已經明白,木靈希被關押在這裡,恐怕根本就不知道外界已經天翻地覆。

    隨即,黃煙塵將張若塵發佈太子詔和攻下凌霄天王府的事,講述給了木靈希,隨即又道:“明天,張若塵必定是會來無頂山,可是此行卻是凶多吉少。無頂山,不是凌霄天王府,這裡有大聖坐鎮。而且,據我所知,火族也有一位大聖。除此之外,朝廷也肯定會有大批強者來到無頂山,一旦張若塵現身,他恐怕是會陷入四面受敵的險境。”

    木靈希笑了一聲,道:“你說出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黃煙塵道:“張若塵就算有聖明舊部的支持,也不可能同時對抗拜月魔教、火族、朝廷,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勢力也與秋雨交好,他們都可能會出手。當今天下,只有一個人,才能勸得住他,可以救他一命。”

    木靈希道:“你想讓我出面,勸他不要來無頂山?”

    “沒錯。”

    黃煙塵沉默了片刻,纔是點了點頭。

    “你覺得,他是傻子嗎?我勸他一句,他就不會來無頂山?他決定了的事,誰都無法改變。”

    木靈希道:“其實,我覺得與張若塵一起死在無頂山,也是無比幸福的事,而不是向命運屈服,做命運的奴隸。況且,我相信他,他本就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蹟的人,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明天,他若死在無頂山,我便陪他一起死。他若是接我離開,今後,我便跟他一輩子。”

    “愚蠢,沒有人可以與命運抗爭,每個人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在做生不由己的事……”

    黃煙塵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搖了搖頭,不再繼續說下去,轉過身,有些落寞的走出了玄鐵殿宇。

    在聖木峰下,黃煙塵遇到了聖書才女。

    “怎麼樣?她答應了沒有?”聖書才女問道。

    黃煙塵搖了搖頭。

    聖書才女又道:“那你有沒有將你的計劃告訴她?就算張若塵明天不來無頂山,你也可以手持女皇的神諭,強行將她接走?”

    “沒有……已經不重要。或許……或許,張若塵的身邊,應該有這樣一個全心全意愛他的女子,要不然,他得有多麼的孤獨。”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黃煙塵彷彿是鼓起了人生最大的勇氣,眼神有些迷離,嘴脣都在顫抖。

    “你沒事吧?”聖書才女問道。

    黃煙塵搖了搖頭,道:“傳令下去,凡是朝廷中人,明天一律不許出手,否則,便是違抗神諭,後果自負。”

    “你這麼做,無疑是得罪了整個朝廷,就不怕女皇回來之後處置你?”聖書才女道。

    “我能爲他們做的,只有這麼多,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

    黃煙塵一言不發,目光呆滯,一步一步向前行去。

    聖書才女盯着她的背影,只是幽幽的輕嘆一聲,隨即纔是念道:“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其奈公何?”

    ……

    雲武郡國。

    “孃親、四哥、九姐,既然你們想要待在雲武郡國,我也不強迫你們,希望今後還有再見的機會。”

    張若塵盯着眼前的三位親人,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九弟,你是擔心此次前往無頂山會遭遇不測,再也無法回來?”張羽熙關切的問道。

    張少初道:“九弟,四哥也不是怕事之人,就算幫不上什麼忙,至少還有爛命一條,我隨你一起去無頂山。”

    有月神做出的承諾,張若塵根本就不擔心前往無頂山會遇到危險。

    而是,他答應了月神,此事結束之後,就要隨她前往天庭界,幫她辦一件事。

    天庭界在什麼地方,天庭界距離崑崙界有多遠,幫一位神辦事又會遇到什麼危險,能不能活下來,張若塵全部都是一無所知。

    正是如此,張若塵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回到崑崙界。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了月神的聲音:“帶上釀酒和煉丹的那兩個老頭。”

    這是月神第一次主動與張若塵溝通,倒是讓張若塵無比的吃驚。古松子和酒瘋子到底是有何德何能,竟然能夠讓一位神如此看重?

    張若塵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月神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想知道天庭界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嗎?”

    “當然。”張若塵道。

    “天庭界被稱爲聖界,乃是爲了對抗地獄界而成立,至少也需要半聖境界的修爲,才能去那裡修煉。然而,半聖進入天庭界,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也就只比普通人強大那麼一點點。到了那裡,六聖登天酒和化聖丹,可以發揮出很大的作用。”月神說道。

    張若塵的眼睛一凝,再次問道:“達到半聖境界,就能前往天庭界修煉?可是,崑崙界的半聖何其之多,爲何不能前往天庭界修煉?”

    月神道:“宇宙浩大無邊,與崑崙界一樣強大的世界,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反正就算是神也不知道宇宙的邊際。只有一個世界,誕生出了神,纔有資格與天庭界的諸神談條件,成爲天庭界的下屬凡界,才能開闢出連接天庭和凡界的聖路,這座世界的半聖、聖者、聖王、大聖,纔有資格進入天庭界修煉。”

    “只有成爲天庭界的下屬凡界,這座世界,一旦遭受地獄界的侵蝕,天庭界纔會出手一起抵擋。當然,依靠天庭界是一件不靠譜的事,關鍵還是要自身強大,否則,一樣是死。”

    張若塵心中的震動極大,道:“十萬年前,崑崙界諸神並立,難道還不算天庭界的下屬凡界?”

    “當時崑崙界的確相當強大,肯定是天庭界的下屬凡界,而且,崑崙界在天庭界的《萬界功德榜》上的排名還很高。可惜當年……算了,有一些事,你還是不知道爲好。反正崑崙界諸神隕落之後,就被天庭界拋棄,變成了棄子。”

    “你們的那位女皇,此次前往天庭界,與諸神談條件,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回來。若是能夠回來,崑崙界和天庭界的聖路,就會重新開啓。本來必定會毀滅的崑崙界,或許會有那麼一線生機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