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聽完月神的一番話,張若塵只感覺自己以前真的與井底之蛙沒有什麼區別。燃文小說

    宇宙中,竟然有那麼多與崑崙界一樣強大的世界,可是,所有世界加起來,竟然無法抵擋地獄界的殺戮。必須成立天庭界,才能對抗地獄界。

    地獄界是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奇怪的念頭,隨後卻又搖了搖頭,沒有繼續想下去,眼神再次變得深沉,像是在思考着什麼。

    邀請古松子和酒瘋子,張若塵沒有花費太大的力氣。

    因爲,他們二人是主動找上張若塵,決定跟張若塵一起前往無頂山。

    古松子義憤填膺的道:“當年,石千絕殺我全家,也是時候讓他也付出一些代價。以前老夫不敢去無頂山,那是因爲雙拳難敵四手,如今,與你這個聖明皇太子一起去,一定要鬧個天翻地覆。”

    酒瘋子道:“神教的聖女,卻被逼嫁給一棵樹,列爲祖師的臉,都被石千絕給丟光。老夫,就算拼了這一條老命,也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從雲武郡國到無頂山路途遙遠,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

    張若塵坐在金步龍輦上面,調動全身聖氣,注入了進去,頓時,九條金色的巨龍,從龍輦的內部衝出來,發出震動雲霄的龍吟聲。

    古松子和酒瘋子化爲兩道光梭,衝入進龍輦之中。

    “嗷!”

    隨即,九條金色巨龍化爲九道金光,拉着金步龍輦沖天而起,僅僅只是片刻,已經衝出雲武郡國的國境。

    初七。

    來自各大勢力的聖者,差不多都已經達到無頂山,今天的喜宴,可謂是諸聖聚齊,盛況空前。

    “萬象城城主雪無夜,前來赴宴。”

    “琴宗宗主梅先生,前來道賀。”

    “鬥戰天王駕臨,請迎往內殿。”

    ……

    無論是拜月魔教,還是火族,皆有絕大的能量,與很多宗門和世家較好,所以,凡是能夠收到喜帖的人物,無不是名動天下的巨擘。

    雪無夜和立地和尚坐在相近的位置,一個生性風流,一個不沾女色,兩人的關係卻是極佳。

    雪無夜笑道:“要不我們來賭一賭,今天,張若塵和秋雨到底誰先到?”

    立地和尚面帶笑意,輕輕搖頭,道:“不賭。”

    雪無夜自感無趣,道:“我雪無夜平生最討厭強迫女人的男人,女人嘛,就應該懂她,寵她,愛她,憐她。老實說,在張若塵和秋雨之間,我更希望張若塵能夠抱得美人歸。”

    “可惜,可惜。”立地和尚道。

    雪無夜道:“的確可惜,火族和拜月魔教的實力都太強大,就算是明帝在世,也未必會爲了一個女子,同時得罪他們。張若塵就算前來無頂山,恐怕也只是無可奈何。”

    前來赴宴的修士,並不是所有人都站在秋雨的一方,也有一些希望張若塵和木靈希能夠有一個好的結局。

    其實,很多勢力,都是欠了張若塵的人情,認可張若塵的人品。

    只不過,在拜月魔教和火族的面前,他們都太卑微,也就只能暗暗嘆息。

    “只希望張若塵千萬不要來無頂山,否則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

    “這裡是拜月魔教的總壇,就連當年池瑤女皇攻打的時候,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張若塵應該隱忍纔對,爲了一個女子,卻要葬送自己的性命,實在太不值得。”

    ……

    時間過得很快,已是正午時分。

    按照約定,此時,秋雨和火族應該前來參加喜宴,然後接新娘子離開。

    可是,無論是秋雨,還是張若塵,竟然都沒有前來,氣氛顯得是無比詭異。

    “張若塵,恐怕是已經被嚇退,今天,根本就不敢來無頂山。”

    “未必,說不一定,聖明的大軍已經和火族戰了起來,不知在什麼地方,打得天翻地覆。”

    木靈希穿着鮮紅的鳳紋長衣,勾畫着美麗的妝容,長髮梳理得無比整齊,並且戴上了鳳冠,一動不動的端坐在喜宴的上方,顯得絕色動人。

    單論美貌,整個崑崙界,也找不出幾個比她更美的女子。

    無論別人怎麼說,木靈希卻是不悲不喜,無論張若塵今天來不來,她都不可能嫁給秋雨。今天的婚禮,恐怕也是她的葬禮。

    就在這時,在南方的天邊,浮現出一片赤紅色火雲,浩浩蕩蕩的涌了過來。隱隱間,可以看見,火雲中,有着聖獸、車架、船艦的虛影。

    “快看,火族的修士來了!”

    在這一刻,無頂山中,無數雙修士的眼睛,皆是向天穹上空望去。

    “終於可以見到秋雨公子的絕世英姿,可惜新娘卻不是我,那位小聖女怎麼那麼好的命?”

    “傳說,秋雨公子在同輩修士之中,堪稱天下第一,就連雪無夜和立地大師的風頭都被壓過,也不知是何等了不得的傳奇人物?”

    直到這一刻,木靈希的手指,纔是微微的緊了緊,身體在輕輕顫抖。

    在木靈希的身旁,另一位魔教的聖女笑了一聲,“你要等的張若塵,恐怕是不會來無頂山。當然,能夠嫁給秋雨公子,也足以讓我們所有姐妹都羨慕和嫉妒。”

    木靈希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是啊!你是很了不起,可惜張若塵今後就得淪爲崑崙界的笑話,大家都知道,他被秋雨公子嚇退,就是一個膽小如鼠的慫包。”

    “其實,張若塵的選擇還是很正確,畢竟來了也是送死。”

    木靈希氣得不輕,可惜渾身無法動彈,否則,一定上前去狠狠的扇她一巴掌。

    片刻後,以秋雨爲首,火族的一衆修士,登上無頂山,來到聖木峰,走入進擺設喜宴的這一片白石廣場。

    木家聖主和雲崢親自走上去迎接。

    雲崢遠遠的便是笑道:“賢婿,已經等你多時,怎麼現在纔到?”

    秋雨穿着一身紅衣,面容白淨,英俊非凡,顯得無比謙虛,歉意的說道:“在路上,遇到了聖明逆黨的阻攔,耽擱了一些時間,所幸的事,已經將那些小毛賊全部都清理,應該沒有錯過良辰吉時吧?”

    全場寂靜。

    在場的修士,無不動容。

    不久之前,聖明逆黨才滅了凌霄天王府,勢力不知何等龐大。如此厲害的一股力量,竟然被火族輕而易舉就滅掉,秋雨還聲稱他們只是一羣小毛賊。

    火族的實力,也太強大了吧?

    頓時,便是有一片奉承的聲音響起。

    木靈希的心臟,卻是微微的一顫,唰的一下,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木家聖主和雲崢對視了一眼,都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露出笑容。既然,聖明逆黨已經被滅掉,今天的婚宴應該是會非常順利。

    雪無夜露出一道笑意,揚聲問道:“請問秋雨公子,聖明的那羣小毛賊之中,有沒有張若塵?”

    秋雨的目光,向着雪無夜盯了過去,道:“倒也沒有見到張若塵。”

    “原來如此,看來真的是一羣小毛賊。”雪無夜端起桌上的酒杯,向着秋雨的方向一舉,微微含笑,便是一口飲下。

    婚宴上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

    雲崢笑了一聲,道:“恐怕張若塵是根本就不敢親自出手,見到火族的修士,直接就被嚇得逃走。”

    頓時,婚宴上一片笑聲,有人爲了討好秋雨,跟着附和,道:“沒錯,火族可不是凌霄天王府可以比擬,借給張若塵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火族。”

    氣氛總算又變得好了一些,隨後,木家聖主和雲崢帶着秋雨,與火族的修士,向着喜宴的上方走去。

    “轟隆。”

    驀地,整個無頂山,微微的震動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洪亮的聲音,從天邊傳來,“聖明太子張若塵,前來無頂山祭祀天地。”

    每一個字都如同是一道雷聲,震得衆人的耳膜發疼。

    在這一刻,天空變得有些昏暗。

    無頂山中,所有修士的目光,皆是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隻高達三千丈的太古巨靈魔猿,站在地平線上,手裡抓着一面戰旗,顯得無比猙獰霸道。

    剛纔那道聲音,正是從它的嘴裡喊出。

    在魔猿的旁邊,一輛由九條金色巨龍拉引的龍輦,行駛在銅爐原上,不斷接近無頂山。

    在龍輦的後方,由四隻聖獸,擡起開元鹿鼎,發出一聲聲嘶吼。

    除此之外,護龍閣和聖明舊部的諸聖,也都緊跟在金步龍輦的後方,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無比強大的聖道波動傳出來。

    “聖明太子前來無頂山祭祀天地,拜月魔教之人,還不立即打開山門迎接?”一位聖者聲音很冷的吼了一聲。

    帝皇祭天,都會選擇名山大嶽。

    八百年前,無頂山在聖明中央帝國的疆土範圍之內,如今,聖明的皇太子前來無頂山祭天,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無頂山的聖木峰上,所有修士全部都面面相覷,張若塵竟然真的敢來無頂山祭天,完完全全就是在挑選拜月魔教。

    同時,衆人都明白,祭天只是一個藉口,張若塵真正要做的事,恐怕是想來搶婚。

    “譁”

    開元鹿鼎騰飛了起來,懸浮在半空,有着一個個金色古文從鼎上飛出,宛如滿天星辰一般,將這一片天地都照亮。

    一條數十里長的吞天魔龍,飛在開元鹿鼎的四周,怒吼一聲:“再不打開山門和陣法,今日,太子殿下便要夷平無頂山。”

    公告:免費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wanbenheji(按住三秒複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