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了凌飛羽的話,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劍聖,不僅是在修鍊劍道,也是在修鍊心境。心境得不到升華,也就永遠無法成為劍聖。

    凌飛羽主動問了一句:「你融合了幾世記憶和聖道感悟?」

    「六世。」張若塵道。

    凌飛羽顯得很平靜,只是點了點頭,道:「還不錯,有這樣的一段經歷,對你今後的修鍊有數之不盡的好處。」

    張若塵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說了出來:「第六世的時候,我們一起渡過了三百年,有着很多難忘的回憶。你可還記得?」

    凌飛羽的眼中閃過一道柔色,片刻后,就又變得無比銳利,道:「在《七生七死圖》裏面,一切都是虛幻的,有什麼意義?」

    「你有對我動情嗎?」

    張若塵盯着她的雙目,凌飛羽立即避開,重新看着樹上的梅花和積雪,道:「問這個問題幹什麼?」

    「我動情了!」

    張若塵不想違背自己的真實情感,直接說了出來。

    凌飛羽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捏緊了幾分,就連呼吸都變得紊亂,很顯然,情緒波動有些強烈。

    張若塵又道:「我不敢融合第七世的記憶,一直在剋制。你能告訴我,第七世,我們有着一段什麼樣的經歷?」

    「那就永遠都不要融合,沒有什麼意義。」

    凌飛羽雙眸的光芒,無法再保持銳利,彷彿是被拉回《七生七死圖》中,曾經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湧來。

    「噗!」

    一口血液,從她嘴裏吐出。

    直到這時,張若塵才知道凌飛羽受了很重的傷,連忙摟住她那纖細的柳腰,取出一枚逢春丹,喂進了她的嘴裏。

    凌飛羽感覺到從張若塵掌心傳來的熱量,一雙美眸冷冷的瞪了過去,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掙脫,也沒有出手攻擊張若塵。

    換做另一個男子,膽敢觸碰她的腰,恐怕已經人頭落地。

    「與靈王聖祖交手,受的傷?」張若塵問道。

    「被他飼養的四劫鬼王打了一掌,不過,四劫鬼王已經被我打得魂飛魄散,靈王聖祖也被我一劍重創。算起來,我還是比他要強一些。」

    凌飛羽的性格很要強,即便是拼得兩敗俱傷,也要算出誰贏得更多,誰輸得更慘。

    凌飛羽是因為保護林妃,才會受傷,就算她再怎麼強勢,張若塵也是有些心疼,道:「靈王聖祖對吧?今夜,我就去斬了他。」

    「你別衝動?他已經失去四劫鬼王,等我傷勢痊癒,哪裏還能是我的對手。」

    只有達到聖王境界,才會明白聖者和聖王的差距有多麼巨大,不是憑藉強大的體質和戰兵,就能越級挑戰。

    凌飛羽擔心張若塵報仇心切,反而亂了分寸,做出不理智的事。

    「憑藉逢春丹的藥力,最多只要三天,我的傷勢就能痊癒。到時候,我們一起聯手,滅了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在中央皇城的所有勢力。」凌飛羽道。

    逢春丹的確是療傷聖丹,可是,對修為越高的修士,療傷效果則是會逐漸減弱。

    聖者受傷,服下逢春丹,一個時辰之內,無論多麼嚴重的傷勢都能痊癒。可是,聖王境界的人物,卻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才行。

    「行,那就讓他們再多活幾天。」張若塵道。

    憑藉聖相符,張若塵有信心擊敗受傷之後的靈王聖祖,但是,卻不可能阻止靈王聖祖逃走。

    若是凌飛羽的傷勢痊癒,憑藉他們二人之力,就有很大的機會,徹底滅殺靈王聖祖。

    對付一位聖王,絕對是大事件,若是能夠殺死靈王聖祖,足以轟動天下,讓得天下諸聖重新掂量「張若塵」這個名字的分量。

    張若塵讓白黎公主密切監視明鏡山莊,若是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有什麼大的動靜,或者天命屍皇現身,必須要立即通知他。

    花費三天時間,張若塵煉化了第二株聖葯,修為一舉達到上境聖者的巔峰,體內像是充滿用之不盡的力量。

    再接再厲,張若塵取出玄黃丹,服進嘴裏,開始衝擊玄黃境。

    只有參悟透玄黃之氣的本質,再將體內的聖氣,全部都轉化為玄黃之氣,才算是達到玄黃境。

    玄黃之氣,也被稱為「玄黃聖氣」,屬於聖氣的一種,只不過,比一般的聖氣的品質更高。

    吞服下玄黃丹,根本不用張若塵去參悟玄黃聖氣的本質,丹藥中湧出的聖道規則,就是玄黃聖氣的本質,直接就與張若塵的聖道規則融合在一起。

    玄黃丹乃是由精神力大聖凝聚出來,換句話說,此刻的張若塵,猶如是接受了一位精神力大聖的灌頂。

    領悟到玄黃聖氣的本質,很快,張若塵的體內,第一縷玄黃聖氣凝聚了出來。

    緊接着,第二縷,第三縷……

    張若塵體內的玄黃聖氣越來越多,當然,想要將聖氣完全轉化為玄黃聖氣,並不是一觸而就的事,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

    「我現在也算是半隻腳跨入進玄黃境了吧!」張若塵會心一笑。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經過凈滅神火的淬鍊,本就不比玄黃聖氣差多少。可以說,雖然境界還沒有突破,但是,張若塵的實力,已經是玄黃境的實力。

    既然暫時還無法達到玄黃境,於是,張若塵選擇出關,將血月鬼王、鍋鍋、魔猿、黃煙塵、青墨,全部都從乾坤界中接了出來。

    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開始商討對付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策略。

    張若塵的打算是,今晚就行動。

    ……

    …………

    明鏡山莊中,封銀影早就想要動手,卻被天命屍皇制止。

    天命屍皇在兩天前就已經返回,可是,不僅沒有幫助封銀影,反而還阻止她去界子府。越是等下去,封銀影心中的怒火便越強烈。

    「你不出手,別阻攔我出手。」

    封銀影不想再等,將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強者,全部都聚集在一起,準備今晚就發起最強攻勢。

    「我阻攔你去,是不想讓你去送死。」天命屍皇終於開口,停止修鍊,並且睜開一雙清澈的眼睛。

    依舊是一副十七八歲的模樣,年輕而又俊美,雙眼像是兩顆青色寶石,肌膚瑩白,身上充滿靈性,一般人根本無法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絲屍氣。

    「為什麼?」封銀影問道。

    天命屍皇的雙眼有些深邃,道:「若是我沒有猜錯,張若塵應該已經到了中央皇城。」

    封銀影的神情大震,道:「擊傷厲聖長老和陵古長老的神秘高手,就是他?不對,你怎麼知道他來了中央皇城?」

    「張若塵若是知道有人要擒拿他的母親,怎麼可能不來中央皇城?北域沒有了他的消息,也就說明,他肯定已經離開北域。答案不是很明確了吧?」天命屍皇道。

    封銀影道:「既然張若塵來到中央皇城,就該立即帶着他的母親逃走,為什麼還留在界子府?」

    「自然是想要對付我們。」天命屍皇道。

    「就憑他,敢和兩大古族叫板?」

    封銀影笑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譏諷的神色,道:「如果我是他,就該選擇隱忍,立即逃出中央皇城,或許還能保住一條性命。」

    「或許他在界子府中,已經服下天羅地網,就等你上鈎。」天命屍皇說道。

    封銀影冷靜下來,覺得天命屍皇說得很有道理,萬一張若塵真的趕來中央皇城,並且在界子府中佈置出大量陣法,她冒然闖過去,的確是要吃很大的虧。

    封銀影道:「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守株待兔,讓張若塵主動來闖明鏡山莊。如此一來,我們就佔據主場優勢。對吧?」

    「沒錯,現在就看誰更有耐心,誰更能沉得住氣。」天命屍皇淡淡的說道。

    封銀影陰沉的笑了笑,道:「我才沒有你那麼沉得住氣,今晚,我就將他來到中央皇城的消息散佈出去,逼他先出手。」

    「愚蠢,你這麼做,只會將他嚇跑。還不如,聯合一些有兵部背景的世家,主動向界子府發起進攻。」天命屍皇道。

    封銀影道:「聯合他們?就算抓住張若塵,絕大多數寶物也會被他們取走,而且,張若塵也肯定會被關進天牢。我們豈不是人財兩失?你不是想要奪取張若塵的五行混沌體和神之命格?」

    「所以,這是中策。真正的上策,還是以逸待勞,等張若塵先沉不住氣,主動向我們發起進攻。算一算時間,凌飛羽的傷勢應該已經痊癒,很有可能,今晚就是他們出手的時候。」

    天命屍皇的雙眼很深邃,讓人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又像是能夠看透世間的一切,沒有什麼可以瞞得過他。

    封銀影的臉色一變,道:「靈王聖祖的傷勢還沒有痊癒,恐怕擋不住凌飛羽……」

    「慌什麼?你當明鏡山莊中的陣法只是擺設嗎?以本皇的陣法造詣,就算聖王闖進來,也未必能完好無損的走出去。況且,本皇的手中,還有另外一張底牌,只要他們敢來,必定讓他們有來無回。」天命屍皇智珠在握,充滿自信的說道。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是準備了萬全之策,首先,便是打出一道傳訊光符,將天命屍皇藏身在明鏡山莊的消息,告訴了滄瀾武聖。

    黃煙塵皺起眉頭,覺得有些不妥,道:「滄瀾武聖雖然和你有交情,但是,畢竟是朝廷中人,忠心於女皇,你確定她會幫你對付天命屍皇?」

    「滄瀾武聖與萬兆億是一個派系,肯定是希望早一些除掉天命屍皇這個威脅。她只需要帶領軍隊,破壞掉明鏡山莊的陣法,又不需要她親自出手對付天命屍皇。這樣的小忙,我想她幫的。」張若塵道。

    黃煙塵道:「萬一,我們戰得兩敗俱傷的時候,她出手同時對付你和天命屍皇呢?」

    「這一點,我已經考慮過,有人會在適當的時候牽制住她。」?

    張若塵背負雙手,望着天邊,道:「現在,只等夜幕降臨。今晚,會是一個血雨腥風的夜晚。」

    與一位大帝級別的人物博弈,張若塵自然是要萬分小心,將所有能夠調動的力量,全部都調動起來。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接下來,就看誰更棋高一招?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