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木峯的峯頂,秋雨笑了一聲:“張若塵還真敢來闖無頂山,也太不將拜月神教放在眼裏,本公子現在就帶領火族修士,前去將他擊退。”

    “且慢。”

    歐陽桓坐在輪椅上面,從一片絢爛的聖光中行了出來。

    “今日,秋雨公子乃是新郎,應該在喜宴上陪伴諸位賓客纔對。這樣的小事,拜月神教還可以應對。”

    隨後,在場的魔教諸聖,全部都隨歐陽桓一起離開,向着山門的方向而去。

    喜宴,依舊還在進行。

    可是,所有修士的注意力,早就不在這裏,全部都集中到了山下。

    “動用開元鹿鼎,轟開護山大陣。”

    張若塵沒那麼多耐心,站起身來,飛到金步龍輦的上方,調動《九天明帝經》,雙手掌心的十四處竅穴打開,有着渾厚的聖氣衝出來,涌向開元鹿鼎。

    與此同時,站在金步龍輦後方的聖明諸聖,也都各自打出一道聖氣光柱。

    剎那間,從開元鹿鼎之中涌出的毀滅氣息,何止強大了十倍,形成一個直徑數百里的超大金色旋渦。

    那些金色古文,則是圍繞旋渦旋轉,隨後,不斷向着無頂山撞擊過去。

    “轟!”

    “轟!”

    ……

    每一個金色古文落下,都像是一顆小型星辰,撞擊在護山大陣上方,打得半透明的防禦罩,不停顫動,形成一圈圈漣漪。

    開元鹿鼎散發出來的氣息,則是鎮壓得無頂山中絕大多數魔教弟子都趴在了地上,根本無法站起身來。

    歐陽桓坐在半山腰一座陣塔的頂端,眼神冰冷,吐出音波漣漪:“張若塵,你不要太過分,真以爲拜月神教是你肆意妄爲的地方?”

    “你們不打開護山大陣,本太子自然只能強行將它轟開。”

    張若塵的雙手向上撐起,虛託着開元鹿鼎,身上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威勢。

    燕凱旋大吼一聲:“若是識時務,立即打開護山大陣,恭恭敬敬的將太子殿下迎上山。否則,等到我們攻破護山大陣,只能大開殺戒,讓無頂山血流成河。”

    明江王道:“我們是來祭祀天地,並不想製造殺戮,請不要逼我們。”

    “好大的口氣,今日,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讓無頂山血流成河?激活大聖銘紋,動用攻擊大陣的力量,鎮殺這羣挑釁神教的狂妄之徒。”

    歐陽桓的聲音,傳遍無頂山。

    下一刻,無頂山地底的靈脈,急速流動,有着大量天地靈氣和天地聖氣噴薄出來。

    在山中的三十六個方位,各有一根黑**柱,撐破地面,拔地而起。

    黑**柱,直徑達到百丈,高達千丈,很像是三十六座怪異嶙峋的石峯。魔柱上面浮現出一道道大聖銘紋,各自衝出一道黑色光束,向着山下的方向攻擊了過去。

    “轟隆。”

    開元鹿鼎將絕大多數黑色光束都擋住,可是,依舊有數道光束,擊在廣闊的銅爐原上。

    哪怕只是一道光束落下,也是立即撞擊出一個直徑十數裏的巨坑,有着濃密的黑霧,以巨坑爲中心,向外擴散,一直蔓延到千里之外。

    天穹之上,瀰漫着黑壓壓的塵土,原本是正午時分,都像是變成了黑夜。

    若是使用聖目,就能看見無比震撼人心的畫面,那些光束墜落的地方,巨坑的四周全是一道道長達千里的大地裂痕,並且方圓千里都被寒冰封住。

    如此恐怖的攻擊,就算是聖王,一旦被擊中,也未必能夠活下來。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眼中冒出寒光,大吼一聲:“給我破。”

    聖明舊部的諸聖同時發力,與張若塵一起,駕馭開元鹿鼎,猛然向着無頂山轟擊下去。

    “哧哧。”

    護山大陣的表面,密密麻麻的雷電浮現出來,形成一個大碗,蓋在無頂山的上空。

    可是,遭受開元鹿鼎的攻擊,那個雷電大碗卻是向下凹陷,最後,轟然一聲,崩碎而開。

    無頂山的第一層護山大陣被攻破。

    金步龍輦向前衝去,聖明舊部的諸聖,終於踏入進無頂山。

    緊接着,他們繼續掌控開元鹿鼎,開始攻擊第二層大陣。

    “怎麼可能?”

    山腰的陣塔中,歐陽桓無法保持鎮定,露出驚異的神色。

    拜月魔教的弟子和前來赴宴的賓客,更是嚇得臉色蒼白,不敢相信那些聖明逆賊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

    “無頂山的護山大陣,號稱能夠擋住大聖的攻擊,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攻破?”

    “那隻青銅古鼎很不簡單,很有可能是一件極其厲害的至尊聖器,由一羣聖者催動之後,爆發出來的威力,已經無法以常理來揣度。”

    “據說,凌霄天王的青天浮屠塔,就是被它鎮住。”

    ……

    秋雨的眼神凌厲,冷啐了一聲:“憑藉一件至尊聖器,就想來闖無頂山,張若塵還真是夠天真。”

    火族的一位聖祖,揚聲說道:“石教主,你若是再不出手,等到那羣聖明逆賊攻破第二層護山大陣,就會有數以千萬的神教弟子暴露在他們的面前。到時候,恐怕無頂山真的是要血流成河,堆屍如山。”

    “嘩啦。”

    一股無比霸道的魔氣,從一處祕境之中散發出來,隨即,覆蓋整個魔教總壇。

    在這一刻,除了聖者之外,無頂山中的所有生靈,全部都跪伏在地上,齊聲高呼:“拜見教主。”

    所有聖者,包括喜宴上那些聖境之中的大人物,沒有一個敢繼續坐在椅子上面,全部都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向着魔氣最爲濃郁的方向行禮。

    大聖就是聖境之中的帝皇,萬物衆生都要向他行禮。

    一縷縷墨黑的魔氣,匯聚在一起,凝聚成一尊威嚴神聖的人影。

    那是石千絕的一道身影,高達數千丈。

    山腳下,聖明舊部的諸聖,自然也是感覺到無比巨大的壓力,如同天地都變得凝固,根本沒辦法繼續前行,甚至都無法呼吸,無法正常的運轉聖氣。

    石千絕的聲音十分洪亮,道:“明帝的面子,本教主必須要給。張若塵,若是你現在退走,本教主只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不會追究你對拜月神教的挑釁。如何?”

    張若塵的雙手緊緊一捏,掙破那股聖道壓制,揚聲道:“本太子前來無頂山,只是想要借貴地進行一場祭祀儀式。做爲大聖,就應該要有大聖的氣度,難道以你的修爲,還擔心本太子滅了魔教不成?不如,你主動將護山大陣打開,祭祀之後,我立即離開,絕不傷任何一位魔教的修士。如何?”

    “來無頂山祭祀,你想要用什麼做祭品?”石千絕道。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聖木峯的方向,道:“梧桐秋雨。此人殺我兄弟,罪不可赦,正好以他爲祭品,祭祀天地。”

    “祭祀天地是假,祭祀接天神木,纔是真吧?”

    石千絕是何等厲害的人物,沒有什麼東西瞞得過他。

    很顯然,他已經知道接天神木和乾坤界的存在,於是,又道:“張若塵,你的心中,就算有再大的怨氣,可是,畢竟是崑崙界的一員。而秋雨則是崑崙界的希望,你殺了他,便是斬斷了崑崙界的未來。你這麼做,真的對嗎?”

    火族的一位聖祖,冷哼一聲:“崑崙界誕生出天地聖氣,各族生靈的修煉速度加快,甚至女皇能夠成神,都是因爲天地規則發生了改變。而這一切,都是秋雨公子的功勞。隨着秋雨公子的修爲越來越高,崑崙界的改變,肯定會更加巨大,到時候,萬物衆生都能得到無法想象的好處。”

    在場的修士,深以爲然,全部都是點了點頭。

    他們都能感知到,天地規則的確發生了一些改變,崑崙界變得更加適合修煉。秋雨的誕生,的確是造福天下。

    “張若塵,你爲了一己私利,竟然想要將秋雨公子當做祭品,獻祭給接天神木,好歹毒的心,你這是想要毀了整個崑崙界的希望。”一位聖境強者,義憤填膺的說道。

    秋雨傲然而立,嘴角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憐憫的看着成爲崑崙界公敵的張若塵。

    燕凱旋的臉上血脈噴張,吼了一聲:“毀了崑崙界的希望又怎麼樣?秋雨搶了我們太子殿下的太子妃,我們太子殿下就是要滅他。有本事出來單挑?”

    “沒錯,出來單挑。我們太子殿下,十招之內,就能將你回原形,分分鐘教你怎麼做樹。”那頭吞天魔龍吼道。

    秋雨的眼神一沉,正要回應。

    站在他身旁的那位火族聖祖,連忙攔住了他,對他搖了搖頭,傳出一道精神力,道:“今天,我們的目的,乃是奪取接天神木。先讓拜月魔教將聖明逆賊之中的強者全部都滅掉,再去擒拿張若塵也不遲。”

    秋雨點了點頭,忍了下來。

    那位火族聖祖站了出來,躬身向石千絕行禮,道:“石教主,那些聖明逆賊根本就沒有將拜月神教放在眼裏,必須給他們一個沉痛的教訓才行。若是石教主自持身份不方便出手,我們火族願意代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