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千絕、死禪老祖、慕容葉楓、副閣主,他們四人無一不是一方巨擘,跺一跺腳,整個崑崙界都很發生不小的動盪。

    四人爆發大戰,在一瞬間,就讓那一片天地變得混混沌沌,即便是聖者也無法靠近過去。

    火尊也盯上張若塵,準備將他擒拿,以此來制衡聖明一方的諸聖。

    可是,他纔剛剛生出這樣的一個念頭,地煞閣的陣營中,便是有數十道聖術飛出,向他打了過去。

    “天火之城。”

    火尊腳下的那片火海,快速升騰起來,凝結成一座巨大的火焰城池,有着四面高聳的城牆立在四方,抵擋那數十道聖術。

    “轟隆隆。”

    數十道聖術,落在火焰城牆上面,如同雨點,只是拍打出了一道道小小的漣漪,很快就消散殆盡。

    可是,在這短暫的時間之內,一隻金猊卻已經飛到火焰城池的旁邊,一腳踩壓了過去,將一堵火焰城牆踩得粉碎。

    火尊的臉色略微一變,眼睛餘光向身後一瞥,發現另一隻金猊從後方衝了上來,攔截住他的退路。

    兩隻金猊同時發起轟擊,撕裂天空的火雲,打得火尊從天空墜落下去,踩得大地塌陷了一大片。

    “聖明中央帝國的護國神獸,不是沒有達到大聖境界嗎?怎麼會如此厲害?”火尊的嘴角,流淌出聖血。

    剛纔的那一次硬拼,他竟然受了傷。

    其中一隻金猊,口吐人言,道:“八百年的時間,總是要有一些進步的。”

    隨即,兩隻金猊再次攻擊過去,將火尊拉入進了它們的戰圈。

    兩位大聖都被牽制住,張若塵與聖明的諸聖,再次全力以赴催動開元鹿鼎,向着第二層護山大陣攻擊了過去。

    “轟!”

    “轟!”

    ……

    開元鹿鼎每一次撞擊過去,第二層護山大陣都會猛烈的搖晃,無頂山的山體,則是會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此刻,所有魔教弟子都感到恐懼,生怕護山大陣被攻破之後,他們會被碾殺。

    聖木峰上,火族的修士沒有誰還能笑得出來,全部都臉色煞白。

    他們可是親眼看見,就連火尊大人都被擊傷。

    聖明逆賊的實力,出乎所有修士的預料,似乎真的是要滅掉拜月魔教和火族。

    秋雨還算比較鎮定,目光向着黃煙塵、聖書才女、鬥戰天王等人望了過去,道:“聖明逆賊如此猖狂,朝廷就不管一管嗎?”

    聖書才女道:“剛纔,我已經向大地神殿的殿主和混沌軍主求救,但是沒能得到他們的回覆,或許,他們兩位遇到了什麼相當重要的事。”

    秋雨的眼神冰冷,道:“還有什麼事,比剿滅聖明逆賊更加重要?”

    “大聖的事,又豈是我們可以揣度?”聖書才女有些不客氣的說了一句,隨即,又道:“秋雨公子還是先冷靜冷靜,這裡是無頂山,拜月神教的總壇,聖明的逆賊哪有那麼容易攻得上來。”

    周圍的那些修士,很多都在暗笑。

    張若塵來勢洶洶,擺明是要來搶親,針對的對象,自然是秋雨。

    一旦張若塵殺上無頂山,被搶親還是小事,就怕到時候,秋雨的性命都保不住。

    秋雨能不急嗎?

    火族的一位聖祖,道:“拜月神教不是有一件至尊聖器生死銅爐,此刻,怎麼還不動用?”

    凌飛羽走入進宴席所在的那一座廣場,聲音清冷的說道:“既然是生死銅爐,自然是要到神教生死存亡的時候纔會動用。”

    “凌宮主,現在還不是生死存亡的時刻?”那位火族聖祖道。

    凌飛羽道:“張若塵和聖明舊部乃是前來無頂山祭祀天地,又不是來殺人。他們祭祀之後,自然是會離開。”

    那位火族聖祖的雙目,微微的一縮,沉聲道:“凌宮主到底是天真,還是早就已經與張若塵有勾結?莫非凌宮主是想做拜月神教的教主?”

    凌飛羽的雙目,比利劍還要銳利,道:“炎長老還是先管好火族自己的事,拜月神教誰做教主,還不需要你來操心?”

    隨後,凌飛羽站在聖木峰頂,向着下方說道:“拜月神教的弟子聽令,所有人不得向聖明舊部發動攻擊,本宮主可以保你們性命。若是不聽本宮主的命令,後果自負。”

    一道道音波,向外傳出去,傳遍了整個無頂山。

    那些原本打算與聖明舊部拼死一戰的魔教弟子,全部都變得猶豫不決。

    炎長老自然是看出,凌飛羽是故意在幫張若塵,若是,讓她得逞,今日火族哪裡還有生路?

    “找死。”

    炎長老運轉聖氣,頃刻間,皮膚變成了金紅色,猶如是燒紅的岩石一樣,散發出驚人的熱量。

    腳掌一蹬,地上的石板瞬間就融化。

    炎長老的身形一動,猶如瞬移一樣,到達凌飛羽的身前,雙手捏成爪形,擊向凌飛羽的心口位置。

    “哧哧。”

    火光無比絢爛,讓人難以睜開眼睛。

    可是,令人意外的事,炎長老的手爪,還沒有擊在凌飛羽的身上,自己反而倒飛出去,狠狠的墜落在地上。

    他的兩隻手臂,更是化爲了飛灰。

    “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可能?炎長老在聖王之中都是相當厲害的人物,聖女首尊才修煉到聖王境界多久,怎麼可能只用一招,就將他重創?”

    只有在場的一些頂尖強者纔看出,剛纔出手的人,並不是凌飛羽。

    而是另一位高手。

    “有什麼事,不能坐下來好好說,非要動手?”

    就在這時,一位滿頭白髮的男子,從山下一步步走了上來,到達聖木峰的峰頂。

    剛上說話的人,就是他。

    白髮男子看上去得有五十來歲,長得與凌飛羽有些相似,不過,卻是面容憔悴,顯得有些病態,身上沒有一絲聖氣波動。

    凌飛羽走到白髮男子的身邊,攙扶着他,走入進宴席中,在其中一個座位上面坐下。

    木家聖主看到那個白髮男子,臉色猛然一變,連忙走上前去,拱手行禮,道:“拜見凌師叔。”

    白髮男子輕輕點了點頭,示意他不用行禮,趕緊起身。

    喜宴上,頓時議論紛紛。

    滄瀾武聖低聲問了一句,道:“此人是誰?”

    聖書才女打量着那個白髮男子,道:“應該是魔帝之子,凌修。”

    “凌修?石千絕的師弟?凌飛羽的父親?”滄瀾武聖瞪大一雙鳳眸,有些難以置信。

    聖書才女點了點頭。

    滄瀾武聖拌了拌嘴,道:“傳說,六百年前,凌修和石千絕爭奪教主之位失敗,已經自廢修爲。一個廢掉了修爲的人,怎麼能夠活到現在?”

    凌修似乎聽到滄瀾武聖的聲音,向她盯了過去,微微一笑:“廢掉了修爲,還能修煉精神力嘛。修煉之路千百條,哪一條不是大道?”

    聖書才女雙手抱拳,微微拱手,道:“凌前輩不愧是絕世高人,武道之路斷掉之後,竟然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如此可怕的高度,隨手一擊,居然就重創火族的一位聖祖。晚輩佩服。”

    凌修搖了搖手,笑道:“凌某的精神力強度,雖然達到了六十階。但是,與你祖父比起來,還差得很遠,不足掛齒。”

    “轟!”

    聽到這話,整個聖木峰都炸開鍋。

    六十階?

    精神力六十階,豈不是就是精神力大聖?

    這絕對是震撼人心的一則消息,拜月魔教竟然誕生出兩尊大聖。

    “拜見大聖。”

    廣場上,跪倒了一大片。

    在一位大聖的面前,誰人敢不跪?

    秋雨和火族的修士,盯向凌飛羽和凌修,他們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轟隆。”

    一聲巨響,從山下傳來,就連聖木峰都是微微搖晃了一下。

    第二層護山大陣被攻破。

    聖木峰並沒有在第三層護山大陣之中,此刻,算是完全暴露了出來。至於,聖木峰中的防禦大陣,完全就是形同虛設,怎麼可能擋得住開元鹿鼎?

    “殺!”

    張若塵駕馭着金步龍輦,衝上無頂山,向着聖木峰的方向飛了過去。

    雖然,凌修和凌飛羽下達了命令,但是,依舊有大批忠於石千絕的魔教修士,向張若塵與聖明舊部大軍發起攻擊。

    古松子大吼一聲:“拜月神教的弟子,若是不想死,就在一邊老老實實的待着。繼續聽命於石千絕,只有死路一條。”

    古松子對石千絕和跟隨石千絕的那些魔教修士,有着一股滔天的恨意,率先攻殺了上去。

    “嘩啦啦。”

    洛虛的雙手捏成拳印,向上打出了一拳,他腳下的那一片方圓千里的海水,便是向着無頂山涌了上去。

    只是一擊,就有數以萬計的魔教弟子,死在水浪之中。

    天罡閣和地煞閣的成員,緊跟在金步龍輦的後方,以碾壓的姿態,將那些膽敢阻擋張若塵的魔教修士,全部都打得爆碎而開。

    包括暗夜宮的宮主,夜瀟湘,也在一瞬間,就被數十道聖術打得四分五裂,化爲了一團血霧。

    歐陽桓坐在一座陣塔的頂部,盯着前方,只見,九條金色的巨龍,拉着一輛光芒璀璨的龍輦,飛馳而來。

    張若塵平靜的坐在金步龍輦中,猶如帝皇出巡一般。

    金步龍輦的四面八方匯聚着密密麻麻的魔教修士,數量恐怕是有數十萬,他們有的打出戰兵,有的打出武技,想要阻攔張若塵的腳步。

    可是,有天罡閣和地煞閣的守護,就算有再多的魔教修士,卻擋不住金步龍輦的一個剎那。

    “嘭嘭。”

    魔教修士的屍體,就像是下雨一般,向下墜落,整個天地都變成了血紅色,猶如是化爲了修羅場。

    隨着金步龍輦越來越近,歐陽桓閉上了雙眼,道:“你贏了!”

    “轟隆。”

    九龍金色巨龍和金步龍輦,撞擊在那座陣塔上面,隨後,碾壓了過去,將歐陽桓的肉身和靈魂都碾壓成了碎片。

    從始至終,張若塵都顯得很淡然,眼中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就像是碾死一隻螞蟻那麼平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