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站在聖木峰上,只要是達到半聖境界的人物,全部都清晰看到山下發生的一切。

    每一刻,都有大片大片的魔教弟子隕落,夜瀟湘和歐陽桓皆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可惜卻被碾殺,化爲劫灰,說不出的悽慘。

    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沒有任何人能保持平靜。

    “現在怎麼辦?聖明逆賊的勢力太龐大,拜月神教的修士,根本擋不住他們。”

    火族的一衆修士更是心驚膽顫,全部都面面相覷,隨後,向着秋雨和兩位聖祖望去,希望他們能夠想出應對的策略。

    秋雨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目光掃視在場的諸位修士,道:“張若塵和聖明的逆賊實在太無法無天,大家只有聯合起來,纔有可能將他擊退。”

    的確是有不少修士,與火族較好,準備出手對付張若塵,以討好秋雨。

    可是,現在的局勢,卻與他們最開始的構想完全不同。張若塵太強勢,就連兩尊大聖都被牽制,聖王級別的人物都被轟殺,誰還敢出手?

    衆人的目光,向着凌修和凌飛羽望了過去,更是暗暗嘆息,全部又低下了頭。

    一位精神力大聖就坐在宴席之中,即便是鬥戰天王那種級別的存在,也都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是其他修士。

    秋雨見所有修士都沉默不語,心中便是氣怒。

    “轟隆。”

    守護聖木峰的防禦陣法,遭受攻擊,浮現了出來,形成一層雷電光罩,將山峰完全籠罩在內部。

    然而,防禦光罩只是擋住了一個剎那,就被開元鹿鼎攻破。

    “嗷!”

    隨着一道道震耳的龍吟聲響起,只見,九條金色的巨龍,拉着一輛金步龍輦,飛到山峰的頂部,出現在喜宴的廣場上面。

    緊接着,四隻聖獸擡着開元鹿鼎,也是飛了上來,出現在金步龍輦的後方。

    護龍閣的成員,全部都穿着白色長袍,戴着星空面具,站在金步龍輦的左右兩側,有着一道道強大的聖威,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震懾得一些修爲較弱的修士瑟瑟發抖,直徑跪在了地上。

    其中一位護龍閣成員,揚聲說道:“太子前來祭天,閒雜人等若是不想死就立即退避。”

    “算了,這羣人太厲害,招惹不起。”有人低聲嘀咕了一句。

    喜宴上,有一大半的修士,立即退避,沒敢與聖明中央帝國爲敵。

    當然,也有一些自持修爲強大的人物,依舊坐在宴席之中,平靜的看着這一切。

    張若塵坐在龍輦中,盯向坐在宴席最上方的木靈希,只見,今天的木靈希格外美麗,穿着一身鮮紅的鳳紋新衣,頭戴鳳冠,妝容精緻,如同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兩人四目相對,皆是露出一道笑意。

    所不同的是,木靈希的笑容之中,帶着淚花,心中的那份感動,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眼前這一幕,她以爲只會出現在夢中,根本不敢想象,竟然真的發生在她的身上。

    自己心愛的那個男子,能夠駕着九龍金輦,帶着千軍萬馬來接她離開。這一生,已經別無所求。

    除了木靈希,在場還有很多天之驕女,她們或是羨慕,或是無比嫉妒。只不過,她們都將這一份情緒,隱藏在心中,沒有表現出來。

    “誰敢出手阻攔金步龍輦,殺無赦。”張若塵說道。

    本來還有一些修爲強大的人物準備出手,聽到這話,卻都按捺了下來。

    就連火族的修士也都不敢輕舉妄動,金步龍輦向前行出一丈,他們便是向後退一丈。

    等到金步龍輦行到距離木靈希只有百丈的時候,停了下來,張若塵走下龍輦,一步一步向着木靈希走了過去。

    “端木師姐,我來接你,願不願意跟我離開?”

    張若塵走到木靈希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她的眉心,解開了她身上的封印。

    就在封印解開的那一瞬間,木靈希豁然站起身來,展開一雙玉臂,緊緊的將張若塵抱住,無比甜蜜的說道:“我自然是願意。但是,今後不要叫我端木師姐,叫我靈希。”

    聖明舊部的諸聖,接連不斷登上了聖木峰,看到這一幕,全部都發出興奮的大笑聲。

    “魔教的小聖女,終究還是我們太子殿下的女人,這才叫做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英雄配美人,絕對是修煉界的一段佳話。我們太子殿下就是天下第一英雄,小聖女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大家沒有意見吧?”

    “誰敢有意見,我打不死他。”

    ……

    在場,無數雙眼睛,注視着擁抱在一起的木靈希和張若塵。

    聖書才女的一雙眼睛極其美麗,充滿了靈性,此刻,卻是流露出無比羨慕的神情,心中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

    黃煙塵沒有看過去,雙目一直盯着地面,心口卻是一直在絞痛,衣袖中,十根手指緊緊的捏着,掌心流淌出了一滴滴鮮血。

    眼前那個男子,本應該是她的夫君,而如今,卻形同陌路。

    擁在他懷中的女子,本應該是她,而如今,卻變成了別的女子。

    凌飛羽也沒有看過去,不過,手中的劍,卻是在輕輕的顫動。

    凌修向她手中的聖劍盯了一眼,道:“你的心緒波動太大了!”

    “沒有。”凌飛羽冷冰冰的說道。

    凌修道:“對於一位劍聖而言,心會影響劍,只有心動,劍纔會動。若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也就控制不住手中的劍。”

    “明白。”

    凌飛羽的五指緊了緊,頓時,聖劍就不在顫動。

    林素仙的眼中,既有羨慕,也有嫉妒,苦笑一聲:“好厲害的張若塵,竟是真的爲木靈希逆天改命。”

    就在這時,林素仙的眼神一凝,看到廣場上站着一道青色的人影。

    洛虛一步步走了過去,眼中的銳氣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柔情,伸出了一隻手,道:“素仙,你願意跟我走嗎?”

    林素仙無比深情的盯着洛虛,眼前看到的,卻是兩百年前,洛虛獨自一人殺上無頂山,渾身是血的模樣。

    一切都像是回到兩百年前。

    林素仙的眼中流淌出了一滴淚水,緩緩的伸出一隻手。

    可是,那隻手只是伸出了一半,就僵硬的停了下來,林素仙搖了搖頭,道:“不,對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離開。”

    洛虛如同是遭受雷擊了一般,緊咬着牙齒,道:“你是怪我來得太遲了嗎?”

    林素仙再次搖頭,道:“你能來,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但是,兩百年過去,我們都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我們,回不去了,已經回不去,對不起,對不起……”

    “無論兩百年前的你,還是現在的你,我的心,從來沒有改變。再給我一次機會,今後,我會使用性命來保護你,沒有人可以再將我們分開。”洛虛說道。

    林素仙不敢與洛虛對視,轉過身,就要離開。

    洛虛的目光無比堅定,快速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林素仙的手腕,隨後,將她拖到了自己的懷中。

    “無論回不回得去,總要試一試。上一次,我們都向命運妥協,不知留下了多少遺憾。這一次,我要親自掌控命運。”

    洛虛抱着林素仙,化爲一道流光,飛出了聖木峰,消失在雲層之中。

    “臥槽,洛虛居然將林素仙強行搶走,比張若塵還霸道。”

    “林素仙可是齊家聖主的老婆,居然就這麼被洛虛給抱走。你們快看,齊家聖主的臉都綠了!”

    “何止是臉綠了!”

    “齊家聖主豈不是比秋雨還慘,秋雨也只是被搶走未婚妻而已。”

    聽到這話,秋雨心中的怒火燒到了體外,渾身上下都冒出火焰。在大婚的這一天,他的未婚妻,竟然和張若塵抱在一起,這是何等的丟臉?

    “張若塵,可敢與我一戰?”秋雨沉聲道。

    “就憑你,也配與太子殿下交手?老夫來斬你。”

    蔡家老祖走出來,釋放出聖魂領域,籠罩住了秋雨。

    秋雨心知不是蔡家老祖的對手,大吼一聲:“你若是殺了我,就是毀了崑崙界的天地靈根,女皇回來之後,必定斬你。”

    “竟然還敢威脅老夫。”

    蔡家老祖冷笑一聲,五根手指冒出刺目的聖芒,準備一掌將秋雨拍死。

    “助手。”

    黃煙塵輕喝了一聲,站起身來,目光盯在蔡家老祖的身上,隨後又移到張若塵的身上,道:“張若塵,如果你只是想要帶走木靈希,我可以向你保證,朝廷絕不會向你們出手,你們可以安全離開。但是,秋雨是梧桐神樹,將來更是崑崙界的天地靈根,女皇有神諭,朝廷必須要保護他。你如果殺他,就是在與整個第一中央帝國爲敵。”

    張若塵緩緩的轉過身,看向黃煙塵,道:“我來無頂山,就是爲了殺他。就憑你,攔得住我嗎?”

    黃煙塵的眉心,飛出一粒粒銀色的液滴,凝聚成一柄晶瑩剔透的聖劍,盯着張若塵的那雙眼睛,道:“我來與你一戰。若是我贏,你放了秋雨。若是你贏,我用混元劍自刎在你的面前。如此,能解你心中之恨嗎?”

    張若塵深深的盯着黃煙塵的雙目,眼神變得越來越凌厲。

    木靈希使勁的向張若塵搖頭,擔心他真的與黃煙塵生死決鬥。

    “譁”

    張若塵的身旁,憑空出現一個黑洞,韓湫的窈窕身影,從裡面飛了出來,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笑了一聲:“不如我來與你一戰,正好替張若塵解決了你。”

    公告:免費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wanbenheji(按住三秒複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