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祭祀天地。”

    聖明舊部的諸位修士,站在各個方位,同時大吼一聲,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整個聖木峯。

    隨即,衆人同時出手,打出一道聖氣,注入進開元鹿鼎。

    開元鹿鼎上,散發出灼目的金芒。

    若是從萬里之外望去,那麼,無頂山完全變成了金色,有着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不斷逸散出來。

    頃刻間,秋雨就被開元鹿鼎煉化爲原形,變成一棵無比巨大的火焰神樹。火焰神樹中,有着一道淡淡的神力涌出來,儘管如此,卻依舊無法從開元鹿鼎中逃脫出去。

    火焰神樹的內部,傳出秋雨妥協的聲音:“張若塵……放我一命,今後我聽從你的差遣。”

    聽到這話,曾經那些與秋雨較好的聖境強者,心中都是無比鄙夷。

    要知道,哪怕只是一個普通的聖者,也將自己的名聲和氣節,看得比生命還要重要。

    秋雨做爲梧桐神樹,更是崑崙界未來的天地靈根,竟然向自己的敵人求饒,實在是讓很多修士都無法接受。

    天地靈根,不僅僅只是連接世界之靈和天地規則的媒介,更是代表一座世界的精神意志。

    讓秋雨來代表崑崙界的精神意志,在場絕大多數修士都無法接受。

    “我不需要你給我辦事。”

    張若塵站在開元鹿鼎的下方,冷聲的說了一句,隨後,擡起頭,緩緩的將雙手舉起來,準備打開乾坤界的世界之門,讓接天神木吸收梧桐神樹的力量。

    可是,就在張若塵仰望天空的時候,卻看見天穹之上,竟然出現三十三顆無比明亮的星辰。

    那是……池瑤的星魂神座。

    地面上,別的修士,也察覺到天穹之上正在閃爍的星魂神座,全部都是心中一顫。

    “女皇……女皇即將回到崑崙界……”

    火族的一位聖祖無比欣喜,激動的長嘯一聲,隨後,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上,對着星魂神座叩拜,道:“拜見女皇,拜見真神。”

    就連聖祖都下跪,別的那些火族的修士,自然全部都跪下叩拜。

    下一刻,有着一股浩蕩無邊的神威,從三十三顆星辰之中涌出來,化爲一縷縷星光,垂落到地面,籠罩着無頂山所在的這一片天地。

    “拜見女皇!”

    “拜見真神!”

    聖木峯頂,所有修士全部都露出誠惶誠恐的神色,跪伏在地上,沒有任何修士可以對抗神靈的意志。

    山下,正在戰鬥的石千絕、火尊、死禪老祖、副閣主、慕容葉楓、金猊全部都停了下來,在神威的震懾之下,即便是他們,也都跪在了地上。

    其實,以大聖的修爲和精神意志,只要不遭到神靈的刻意針對,是可以對抗神威,至少可以保持不跪。

    但是,在場的幾尊大聖卻能感受到,天穹之上的星魂神座,不僅散發出神威,更有一股神靈的怒火。

    誰都不可能傻到故意去和神靈叫板。

    更何況,向神靈下跪行禮,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嘩啦。”

    一道七彩色的神光,從三十三顆星辰所在的星空之中飛了出來,降臨到聖木峯的上空,凝聚成池瑤女皇的身影。

    池瑤女皇站在一片七彩色的神雲之上,穿着一件神衣,烏黑的長髮束在頭頂,有着一雙比星辰更加美麗的眼眸,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威嚴和神聖的氣息。

    這一片天地間,只有一個人沒有下跪,那就是張若塵。

    “池瑤……”

    張若塵的眼中全是血絲,站在聖木峯頂,以劍撐着身體,憑藉強大的意志,努力與神威對抗。

    可惜,他的修爲和精神力與神靈比起來,還是太弱,根本無法與池瑤抗衡,他的雙腿在不斷顫抖,不斷彎曲,彷彿就要跪伏在地上。

    池瑤女皇的眼中,露出一道冷峭的神色,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竟然敢滅了凌霄天王府,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每一道神音傳出,張若塵承受得神威,就會更強一分。

    驀地,張若塵大吼一聲,眼中露出一道絕然的神色,一劍揮出去,噗嗤一聲,斬斷了自己的雙腿。

    “嘭。”

    張若塵的身體失去雙腿的支撐,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場的修士,有的暗暗佩服,有的卻是在暗笑張若塵是一個蠢貨。

    沒看見大聖都跪伏在女皇的腳下?向一位神靈下跪,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何必要斬斷自己的雙腿?

    開元鹿鼎中,秋雨欣喜若狂,發出笑聲:“張若塵,本公子早就說過,你與整個崑崙界爲敵,就是自尋死路。如今,女皇歸來,你與那些膽大妄爲的聖明逆賊,全部都得死。哈哈……”

    秋雨正在大笑,可是,笑了一半,卻再也笑不出來。

    因爲,他看見張若塵的身邊,還有一人保持着站立,竟然抵擋住了女皇的神威。

    確切的說,她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美女鬼王。

    那尊鬼王的眉心,有着一道血月印記,伸出一根雪白的手指,輕輕的向着張若塵的雙腿一點。

    頃刻間,張若塵斷掉的雙腿,便是重新續接了回去。

    張若塵完全感受不到神威的壓制,重新站起身來。很顯然,乃是血月鬼王擋住了池瑤身上的神威,所以,他才能保持站立。

    “在神的面前,竟然可以如此從容,而且,還能庇護張若塵。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存在?”

    “難怪張若塵敢滅掉凌霄天王府,攻打無頂山,原來是有大靠山。”

    “不會也是一位神吧?”

    ……

    朝廷、聖明舊部、魔教、火族……在場所有修士,皆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的目光,盯在血月鬼王的身上,全部都在猜測她的身份。

    血月鬼王與池瑤女皇對視,兩股神威交織在她們之間的那片空間。張若塵清晰的看見,那片空間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紋,猶如是要化爲空間碎片。

    經過初步試探之後,她們並沒有發動進一步的攻擊,而是,同時收回了神威。

    血月鬼王道:“本以爲,你會死在天庭界,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回到崑崙界,看來崑崙界和天庭界之間的聖路已經開闢了出來。”

    池瑤女皇腳踩七彩神雲,頭頂三十三顆星辰,問道:“你爲何要庇護張若塵?”

    血月鬼王的聲音清冷,道:“我庇護他,自然是看中了他的潛力。將他讓給我如何?”

    “不可能。”池瑤女皇道。

    血月鬼王道:“若是,我非要保他一命呢?”

    池瑤女皇道:“這裏是崑崙界,我的星魂神座就在上空,可以提供給我源源不斷的神力。你確定要爲了一個聖者,與我開啓神戰?”

    血月鬼王無所畏懼,道:“一旦開啓神戰,我可以向你保證,方圓百萬裏的生靈將會死絕。這裏聚集的聖者和大聖,也不少吧?若是,他們全部都隕落,你還怎麼去天庭界爭一席之地?你已經去過天庭界,應該明白,在那裏,我們的力量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實力。”

    血月鬼王和池瑤女皇各自都有顧忌,最終沒有爆發神戰,只能選擇妥協,答應對方的條件,簽訂了神靈契約。

    當然,兩位神的對話,從始至終都只有她們自己能夠聽到,外人根本不知道她們交流的內容。

    簽訂神靈契約之後,血月鬼王纔是對着張若塵說道:“帶上煉丹和釀酒的兩個老頭,跟我一起,現在就去天庭界。”

    張若塵皺起眉頭,道:“不行,我必須先將聖明舊部全部接入進乾坤界,然後,才能與你一起離開。”

    “這是不可能的事,我與你們那位女皇簽訂的神靈契約,只能保住你一人的性命。”血月鬼王說道。

    張若塵的眼神相當堅定,道:“將他們留在崑崙界,池瑤豈會放過他們?不將他們接入進乾坤界,我不可能跟你走。”

    血月鬼王露出不悅的神色,冷銳的說道:“張若塵,你得明白一個道理,在神靈的面前,凡人沒有任何話語權,只能服從。除非你想死在這裏。”

    “死又如何,生又如何?”張若塵顯得很淡然。

    “選擇死,無疑是懦夫。選擇活,至少還可以爭一爭。”

    血月鬼王邁着不緩不急的腳步,走到明江王的身旁,一邊說着,隨即,一隻玉手捏成了掌刀,向着明江王的頸部,揮斬了過去。

    “你……你要做什麼?你在逼我嗎?”

    張若塵怒吼一聲,五指一緊,抓起沉淵古劍,就向血月鬼王衝了過去。

    可是,他才邁出一步,整個人就動彈不得,根本無法阻止血月鬼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血月鬼王將明江王的頭顱摘了下來。

    在這一刻,張若塵充分的體會到什麼是無奈,沒有任何一刻,像現在這樣渴望得到強大的力量,對抗神靈的力量。

    血月鬼王顯得很冷漠,又向木靈希的走了過去,手掌再次捏成了掌刀。

    “吼——”

    張若塵嘴裏發出長嘯聲,渾身都在顫抖,想要掙脫血月鬼王的壓制,可是,卻根本做不到。

    血月鬼王的手掌,沒有揮斬下去,只是放在木靈希的頸部,淡淡的說道:“牢牢的記住此時此刻心中的無奈。有逆神之心和逆神之膽,還遠遠不夠,還要有逆神之力才行。”

    “大勢面前,衆生皆是棋子,想要活下去,想要保護自己的親人、朋友、愛人,就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成爲最有用的那顆棋子。現在,你對我來說,就是一顆還算不錯的棋子。所以,你有與我對話的資格,也能得到我的庇護。”

    血月鬼王重新走到明江王身旁,向他的頭顱接了回去。

    頓時,明江王又變成一具完整的身軀,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道:“拜見真神。”

    血月鬼王看都懶得看明江王一眼,繼續對張若塵說道:“很不甘心,對吧?沒辦法,現實就是這麼殘忍。想要不做別人的棋子,更要不斷變得強大,等到你強大到一定程度,未必不能跳出棋盤,成爲執棋者。現在,你選擇死,還是選擇活?選擇做懦夫,還是選擇爭一爭?”

    張若塵冷冰冰的盯着血月鬼王,一言不發。

    血月鬼王又道:“放心,池瑤女皇不可能殺了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修士,因爲,她必須要集結整個崑崙界半聖以上的力量,去做一件事。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她絕對不可能讓你將聖明的修士,接入進乾坤界,那是她的底線。”

    “她要做什麼事?”張若塵問道。

    血月鬼王沒有隱瞞,坦然的說道:“與我讓你做的事,是同一件事。”

    張若塵明白了過來,看來月神要讓他做的事,比他想象之中還要重要,既然如此,他也就還有更大的談判空間。

    就算在神的面前,衆生只是棋子,張若塵也必須要保住聖明中央帝國那些修士的性命,這是一種責任。
最近更新小說